首页 > 互助农业 > 安桥农场,工程师俊杰在土地上的诗意转身

安桥农场,工程师俊杰在土地上的诗意转身

作者:Roga

第一次见俊杰的时候,他正在为江门合欢自然生活馆店里送菜,在店主柔和的介绍下,我第一次知道,在我的家乡江门,竟然也有一个CSA(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有机生态农场。

第二次见俊杰,是今年二月末在我准备回校前,特意前往俊杰的安桥农场进行拜访,农场位于江门市新会区大泽镇的潮透村,离江门城区二十多公里。

我到达农场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左右,那时俊杰还在忙着将早上收割的蔬菜分类,为下午两点的配送作准备。目前,农场有三个当地的农民帮忙,加上俊杰,一共四个人打理这二十二亩田地。安桥农场,意味着农场是消费者获取有机食物的安心桥梁,这便是农场主俊杰的初心。

△ 俊杰在农场,图来自Roga

△ 俊杰在农场,图来自俊杰

与有机农业的初接触

1975年出生的俊杰,1997年毕业于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回到江门从事路桥工作已有十余年。过去他压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个农场主。2013年到上海旅游的时候,他偶然来到了一家叫“安心宣言”的餐厅吃饭,那家餐厅用的全是有机食材,不用化肥不施农药,这让从未接触过这种理念的俊杰很感兴趣,其实那时候俊杰并没有觉得“安心宣言”的食物吃起来有多特别,只是这次吃饭的经历打开了他与有机农业之间的一扇门。

回到江门后,俊杰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有机农业,CSA模式的相关资讯,他知道了国内北京的小毛驴市民农园,知道了常州的大水牛市民农园… 他觉得CSA倡导的城乡互助模式十分有趣,可以连接城市与农村,让生产者与消费者直接对接,共担风险共享收获。他甚至蠢蠢欲动,希望自己亲自实践一下。于是,俊杰又跑到珠三角一些实践CSA模式的农场考察,例如惠州李艳红的四季分享,中山陈鹏的耕读心园。

“最重要的还是实践。”这是俊杰常常说的一句话。

△ 安桥农场实景,图来自俊杰

△ 安桥农场实景,图来自俊杰

在做安桥农场之前,俊杰丝毫没有任何关于农业的背景,他甚至也没有在农村生活过。

我问俊杰究竟是什么动力让他下决心在江门做一个有机农场?

“因为想做,就做了。”俊杰用他一贯简洁有力的风格回答道。

一开始,俊杰有自己的合伙人,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散了。只有俊杰和最开始一样,一个人,就这样做,默默地去尝试,默默地坚持,直到现在。

图片4

生活中的俊杰,多做事,少说话,每天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让他对生活有了更多感性的思考。他从给自己做一顿丰富的早餐中开始一日的生活,接着便开着面包车到二十多公里外的农场开始一日的耕作与收割。

△ 分发打包蔬菜,图来自Roga

△ 分发打包蔬菜,图来自Roga

△ 现场购买,图来自Roga

△ 现场购买,图来自Roga

下午两点左右,俊杰就开始将分类好的蔬菜按照订单到江门和新会的配送点进行配送,他会不固定地选择进行打包订单的地方,因为当他打包蔬菜的时候,路人走过,有可能会过来问几句,运气好的话,还能做上几单生意。

为什么要选择有机蔬菜?

周五那天下午跟着俊杰派送蔬菜的时候,我协助他进行打包分类,每天派送的订单由俊杰简单手写在一张A6大小的白纸上,那天共有16户订购了蔬菜。俊杰告诉我,订户数量每天都不固定,一般维持在十几二十左右。

“假如每天有40户固定的订单,农场就可以维持盈亏平衡了。”俊杰说。

每天40户固定订户,在江门这个三线城市,对于俊杰来说,这似乎是个遥不可及的遐想。

那天的蔬菜有散发着清香的番茄、生姜、苦苣菜、芥蓝、甘蓝、四季豆、豌豆、紫叶生菜、小萝卜。这些蔬菜价格大致在5-7元一斤左右,与其他地方如深圳、广州有机蔬菜的价钱10-20一斤对比,俊杰说,他的定价几乎都是成本价,有的时候甚至还低于成本价。

为什么价格定得那么低?我问道。

“定得高没人愿意购买,如果你说你卖的是有机蔬菜,消费者会质疑究竟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即使他们相信你,有的人宁愿选择自己找一块地自己种自己食都不愿意去购买我的蔬菜。还有的人会觉得,你说吃你的蔬菜会更健康,那什么时候能见效啊?一周?一个月?还是一年?”

“他们还停留在这个阶段,反正吃不吃你的菜都看不到什么明显的效果,那有什么区别呢?”

谈到消费者这样的反驳,俊杰有点无奈地笑了笑,他坦诚,在决定在江门尝试做CSA模式的有机农场之前,他认为自己种出来优质的蔬菜可以得到消费者的认可,能够渐渐打开市场,而在打开市场的努力上,俊杰也尝试过很多不同的方法,去不同的农场卖菜,去联系相关的素食餐厅,在朋友圈上推介蔬菜,去调整自己种植蔬菜的种类。

“现在别人基本上都是通过微信直接向我订购蔬菜,这个订单数量也是不固定的,与定价也有很大的关系,我一开始的时候定价更低,希望吸引大家来尝试我的蔬菜。”

对俊杰来说,最彷徨的时候就是当他的菜卖不出的时候,最满足的时候就是别人说他的菜很好吃的时候。

“我辛辛苦苦种出来都没有人买,而且这些蔬菜是很有营养,很有价值的,我不希望它们被浪费了。设想一下,如果你将所有的时间、金钱、所有投入进去,却没有人愿意买,你可以想象到那种反差吗?”

这就相当于白白看着自己的努力付诸东流,俊杰会觉得可惜,但同时他也坦然接受了这个现实。他说,做有机农场这个圈子的,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各自的困难,而目前农场不乐观的经营状况假如继续下去,俊杰的资金最多只能坚持到今年年底。

我问俊杰,做安桥农场你会感到后悔吗?

“我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后悔。”

△ 图来自俊杰

△ 图来自俊杰

做一条教人安稳的桥梁

“这世上有许多的桥,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有的冲天而去,有的风雨兼程,有时走的是大道却不教人安稳,于是想能不能寻一个扎根于土地教人安稳的桥梁,于是就有了这桥,有了后来的一往无前,其实安稳不在形式,在于爱,在于一份单纯的执念,爱是没有附加的简单,爱是一个质朴的人,一份质朴的味道。” ——安桥农场的由来

通过去亲身实践安桥农场的这个过程,俊杰知道了很多自己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尝试过不同蔬菜的味道,才知道这是怎么种出来,知道怎么的方式种出来会出来怎样的味道,他还会通过食材去了解别的农场和自己农场的区别,因为食物可以吸收到土地的能量,现在俊杰觉得自己的味觉变灵敏了,可以分辨到不同的味道,比如说甜也分很多种,有清甜、有没那么自然的甜,如果种植方法好的话,食材会带着自己本来的香气,什么菜就是什么味道,会散发出很浓郁的自有的味道。

俊杰也看到周边使用化肥农药的蔬菜是如何种植出来的,“他们打完农药之后就马上收割。”俊杰的农场虫害和杂草也挺严重的,因为附近打了农药的农田上的虫便来他们这里,而那些满是虫眼的叶菜并不受消费者欢迎。

最初参加了活力农耕培训的俊杰,回来后便开始自己的实践与探索之旅,在这三年多来与土地亲密接触的日日夜夜里,他观察到植物和动物之间的互动,当中只要有一个元素的不同,土地、水、肥料,甚至翻土方式的不同,都可能会对最后生长出来的生命有这样那样的影响。

“这是一个随机的交换过程,它不是一条科学家计算出来利益最大化的完美公式,不是说我放了多少的这个元素,那个元素,然后用这些元素叠加就可以得到一个完全确定的产出。不是的,我认为这样的完美化是不可持续的。”

做了农夫之后,俊杰觉得自己没有以前那么浮躁,对以前的恩怨也可以看得更开了,做农场,对于俊杰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心灵的成长。

“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种菜了,即使路途艰辛,即使孤独难受,总会想到,明天会有一份期待等着你,一个破土而出的希望比什么都要重要。”——2016年冬至日,俊杰的感言

采访手记

自2016年在上半年游学中接触到国内有机农场的领域,我对这个话题一直十分感兴趣,也开始关注国内有机农场的情况。根据我了解到的信息,在珠三角,我只知道广州、深圳、珠海有发展有机农场。这次寒假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发现我的家乡江门也有一个有机农场的时候,真的十分兴奋!

2013年末开始经营的农场,4个人,二十亩地,将近4年的光阴,几乎从零开始,探索社区支持农业的模式和有机种植技法,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问俊杰,按照目前的经营情况,农场还能支撑多久,俊杰说最多只能到今年年底了。听到这里,我有点失落。我又问俊杰,那假如他将来不再做农场,会做什么?俊杰平静地答道,可能从事回老本行或者是从事与有机农业相关的行业吧。俊杰对这个问题早已有所思,倘若要告别安桥农场,难免可惜,但也是一个顺其自然的结果。是的,初心颤动之时,便撒手去做吧,能走多远走多远,走多远也不会后悔,毕竟,我们已经出发了。

那些种下的蔬菜
爱的精灵

每次收获都是祝福
爱的祝福

所有曾经沐浴温暖的阳光
所有流过心田如水的滋润
所有季节变换婉转的音符
所有的季度换多姿的色彩

这一刻——与爱同在
带着爱的蔬菜,你会拒绝吗?

——俊杰诗

关于作者

Roga (罗嘉彧), 汕头大学新闻系大四学生,2017年上半年将活跃在潮汕大地,探索潮汕本土故事,发掘潮汕文化与社会创新等有趣议题。

我享受自己能与自然和人有深入、有机联系的生活。我相信我与我的生活,我和我所用的物品,天然就有一种连接。

目前正进行乌桥记忆口述历史计划,“我们这一届”毕业生纪录片计划,相信行动即未来。

个人联系方式:微信(15917915986)

编辑:Jing

有机会原创文章

图片来自Roga、俊杰

有机会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