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居家 > 我决定简单地生活 | 从断舍离到极简主义

我决定简单地生活 | 从断舍离到极简主义

作者:慵懒的番茄

[日] 佐佐木典士 著

[日] 佐佐木典士 著

作者简介

佐佐木典士,编辑/极简主义者。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教育学专业,目前供职于wanibooks出版社。2010年,开始着手丢弃身边的物品。2014年与创意总编沼畑植树共同开设“Minimal&ismlessisfuture”网站。本书是其第一部著作。

内容简介

乔布斯曾说:“你的时间有限,请不要为别人而活。”同样,你的时间有限,请不要为杂物而活。我们再也不需要物品填满我们的人生。36岁的作者曾一度被繁琐的生活困扰着,然而他接触到“极简主义”之后,开始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重新定义人人渴望的“幸福”。他说:“我的东西少,但每天都很幸福。”

现代社会所建立的“幸福模板”告诉我们,未来充满未知,因此我们要趁现在拥有,才能获得幸福。然而本书所宣扬的理念与之截然不同。本书介绍了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作者通过实例向读者解释为什么我们需要倡导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并介绍了极简主义生活方式的秘籍,以及极简主义生活方式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积极的变化,传达了通过简单的生活获取简单的幸福的理念。

将物品减少,可支配的时间会增多,夺回被物品占据的时间,丢掉不必要的杂物,这样我们才有充裕的时间构建幸福人生的蓝图。

51cZuGQZABL

什么是极简主义者

极简主义者是如何定义的?也许你会觉得将身边物品精简到最少的人是极简主义者,但是,少到什么程度才算“少”呢?

其实,极简主义者的界定是没有限制性规定的。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是拿自己的自由去交换不必要的杂物。但是,人的价值并不在于自己拥有的物品数量。物质只能给我们提供稍纵即逝的幸福,而通常不必要的杂物会从我们身上夺取精力与时间。最开始意识到这个道理的就是极简主义者。

也就是说,真正了解自己的需要什么的人;为了最重要的人生目标,减少物品数量的人。就可定义为极简主义者。

成为极简主义者的理由:

每个成为极简主义者的人,经历各有不同。有的人是因为看到亲人因物欲导致人生失落;有的人虽然有钱,拥有很多物品但仍不满足;有的人因为多次搬家,逐渐减少自己拥有的物品数量等。

无论是哪一种情形,在没有变成极简主义者之前,身边总会存在很多的物品。在无法下定决心,总因舍不得而无法丢弃多余物品时,一味囤积的物品越来越多,不断夺取与消耗使用者的精力与时间,最终这些物品会压垮使用者。即便如此,使用者还是会贪婪的想要自己没有的东西,于是陷入恶性循环。使用者的精神与幸福感,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些多余的物品损耗,从而产生些许负面的情绪,抱怨或感到不幸,所以何不尝试减少物品,勇敢踏出第一步。

为什么身边的物品会如此泛滥?

1. 从习惯到厌倦

人之所以感到不满足是因为实现愿望之后,就会慢慢“习惯”。久而久之,“习惯”逐渐变成“理所当然”。最后对“理所当然”的东西感到“厌倦”。曾经疯了似地购买大量衣服,时间久了会觉得老气落伍,忍不住开始抱怨“没有可以穿的衣服;对于曾经干劲十足的工作,渐渐找不到乐趣。

其实,之所以人会“习惯”,是因为人的神经网络,能够接收到对于某种刺激变成其它刺激而产生的“差异”的刺激。

习惯并厌倦自己拥有的物品,会使人失去刺激感。因为神经网络对一成不变的东西感知不出“差异”的。为了产生“差异”,只能消除、改变、增加或放大刺激。以物质来比喻,必须通过换购新商品(改变刺激)、增加数量(增加刺激量)、提高价值(放大刺激)来制造“差异”。

2. 价格与喜悦不成正比

假如物品的功能与价格成正比,2倍价格的车能以2倍速度提前到达目的地,2倍价格的羽绒服能带来2倍的温暖,那么我们明明可以用金钱和物质换取幸福。让人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所以,获得物品后的幸福感与满足感,并不会因为物品的增长而持续递增,快乐的程度也不会随之放大

3. 人的行为都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

人是群居的社会性动物,为了能在社会中生存下去,需要向群体与社会“展现价值”,透过他人的认同展现“自我价值”。

而恰巧通过物品能够迅速展现自我价值,比如穿着,通过摇滚造型来表达自由奔放的性格;通过自然风格的搭配来表达温柔沉稳的人品;通过另类的时装来表达独特的品味;即使是对衣服搭配漠不关心的人,也会散发出我不在意穿着的自我价值。

从减物开始:

舍弃本身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而是下定决心舍弃物品花费时间。61T9VrslwZL

舍不得扔掉的物品有这样几种:不能用的、还能用的、觉得留着还能用的。想要丢掉时,总会觉得浪费,心中升起罪恶感。心情一在被折磨着,不断消耗内心的能量。

如果正在烦恼要不要舍弃某件物品或是想要购买弄样物品的时候,就问一下自己这件物品是否“必要”,如此一来,几乎就有了自己的判断。知名僧人小池隆之介曾说过,当你摸着胸口问自己这个问题时,若感到“痛苦”,就代表这些物品对你来说是“不必要”的。之所以感到“痛苦”,是因为明明已经了拥有足够的物品,自己仍然不满足,或是被心中的罪恶感折磨无法舍弃。

舍弃的理由也很简单,一边触摸物品,一边扪心自问:是因为这个物品很贵吗?是因为有莫名的罪恶感吗?是因为不能物尽其用而导致良心上的不安吗?是因为感觉对不起送东西给自己的人吗?是因为觉得扔掉物品就会失去回忆吗?是因为东西还很新舍不得吗?或者只是觉得舍弃物品很麻烦?

现在你可以试着拿起一件手边的物品,试着问一下自己,相信你会得到一个答案。

我在阅读整本书后的变化:

1. 生活方面

购买一件物品前会反复问自己,真的是否需要它?是否只是满足自我一时的购物欲,或是为了短暂且有限的新鲜感与喜悦感。假想物品拿到手后,是否能够在我的生活中有实质的作用,提高生活品质。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会下单,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就取消购买。目前按着这个方法,可喜的结果是,半个月内我为自己省下了1000元左右。

衣着方面,我不在思考衣服风格尝试与搭配。目前给自己的衣服基本统一为蓝色系的帽衫、牛仔裤,土黄色工装鞋。省去了不少考虑搭配与网购挑选的时间与精力,也许别人看着会感觉单调,但因为穿着的是自己所喜爱的色系与款式的衣服,心里时常充满了满足感。

2. 专业与工作方面

提到极简主义,“少即是多”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一句话。作为一位设计师,起初接触极简主义,理解的“少”,是尽可能的减少画面元素,使其看上去有“空”或“白”的感觉。一味地做减法,而忽略了,为什么做减法。

通过阅读这本图书,我对极简主义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极简主义,不是物品越少越好。而是断舍离后,留下的都是对自己最为重要的,真正了解自己需要什么”。套用到设计的画面中,做减法的同时,就可以问自己,每一个元素在画面中存在怎样的意义,如果只是单纯的满足视觉上的绚丽,而无法为画面本身加分,就可以考虑它是否还要存在。形式上的原研哉附身是无法帮助设计能力成长的,探究摸索其本质后才能有效的试错进步。

3. 心理方面:

开始更留意和关心自己的心理感受。价格与喜悦是不成正比的,喜悦不会因为物品的价格而增长。电商总是诱导我们走上一条买买的“不归路”,多数人也乐此不疲的无限满足自己的物欲。刷卡时的畅快与还款时的揪心,相信不止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矛盾的体会。

购买物品时,结合对自我的认知,就可大概的知道自己是对物品功能性的需要,还是在取悦自己,满足单纯的物欲。想清楚后,就不会有“后悔”这样的负面情绪。反而会有一丝因自律带来的小确幸。

断舍离的过程中,不断审视每一件已有的物品,心中对于哪些物品在消耗自己的精力,哪些物品是真正有助于生活,会清晰明了很多。不用再无限制的纠结于物品是否需要舍弃的问题。明确的梳理后,心理上总归畅快许多。

结尾

《我决定简单地生活——从断舍离到极简主义》是一本有趣且实用的书。断舍离的生活,给我带来了简单积极的能量。如果此时你厌倦了一团糟的屋子或生活,不妨阅读这本书,相信也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状态!

文章来源:刷认知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QdlJSK6b5gM1q4LeMiKWt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