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这座丹麦小镇,让失智症患者在自由中重生

这座丹麦小镇,让失智症患者在自由中重生

整理/黄思敏

在丹麦的这座小镇里,大部分的银发居民也许都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住在哪,但是他们仍能自由地过着正常人生活。

2016年11月21日,丹麦首个为失智症患者(注一)打造的照护小镇,于菲因岛(Funen)的斯文堡(Svendborg)落成。

cover_13

这座丹麦小镇,让失智症患者活出日常

根据丹麦国家失智症研究中心(Danish National Scientific Center for Dementia),至2040年,丹麦的失智症人数将高达15万(相当于总人口的2.7%)。因此,防治失智症成为丹麦首要国家计划之一。在2016年11月初,丹麦政府便立下2025年成为“友善失智症”国家的目标。

建立友善失智症的照护系统尤其重要,这座位于斯文堡的失智症照护小镇,是由废弃的啤酒厂改建,里头能住125个家户,并设有餐厅、发廊、电影院、音乐图书馆、健康美容中心、健身房,和封闭式的花园等。

居民除了拥有自己的公寓外,也与邻居共享厨房、客厅等空间。而这里就像一般的城镇,差别仅在于:为了确保失智症患者的安全,这里仅提供患者居住。与传统的庇护中心相比,这座照护小镇的设施,提供患者更充实的生活。

除了斯文堡外,丹麦也将在其他城镇如奥尔堡(Aalborg)、欧登塞(Odense)及海宁(Herning)等建立类似的照护小镇。

然而,丹麦阿兹海默症协会 (Alzheimer foreningen) 的专家担忧,让失智症患者住进专属的小镇,即是将他们排除于社会之外。

为了避免让失智者居民与世隔绝,小镇也开放非居民的民众拜访,并允许失智症患者带着宠物入住。

让失智症患者“回到过去”,按照记忆生活

事实上,丹麦并非创立失智症照护小镇的先例,荷兰、义大利、加拿大等国早已成功建立类似的小镇,当中荷兰的霍格威(Hogeweyk)尤其著名。

作为全球第一的失智症照护小镇,位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附近的霍格威于2009年开幕,整座小镇的建筑分别仿造1950、1970及2000年代等的设计风格,为居民增添熟悉感。

霍格威有着一般小镇外表,然而除了失智症居民外,霍格威的店员、服务生等人员,都受过专业的医疗训练,能随时在居民跌倒或走失时提供帮助,而这些工作人员的主要任务是:尽可能地让这里像是真实的小镇。

slider_kenniscentrum_02

霍格威当初被设计的初衷很简单:不要让已经够困惑的人(失智症患者)感到更困惑。

“一般人在街上散步时不会看到医生,更不会看到护士正在照顾邻居。传统的照护中心会令人(失智症患者)感到恐惧、压力与焦虑,更让他们处在一个自己不认得、充满负面刺激,缺乏社会连结的地方。”Hogeweyk的设计者之一Eloy van Hal于The Times的报导中表示。

研究显示,住在霍格威的失智症患者服用较少的药物、胃口更好,有活力,也活得更长久。

根据国际失智症协会(ADI)发布全球失智症报告,2015年全球失智症人口为4680万人,到了2050年人数将高达1亿3150万人。

在失智症照护小镇里生活,为失智症患者的生活带来意义与活力,而这2个关键元素是传统疗养院所缺乏的。

此外,在照护小镇里中使用怀旧疗法(Reminiscence therapy,注二),并赋予患者自由,能减轻患者的行为问题和焦虑情绪,进而减少高强度的药物使用。

然而,打造失智症照护小镇,最大的门槛即是成本,以霍格威为例,其成本约为2500万美元(约7亿7千万台币),其中2200万(约6亿6千万台币)由荷兰政府出资;住进的患者每月支付7千美元,而入住小镇的机会仍是远远供不应求。

注释

注一:失智症是一种疾病,而不是正常的老化现象,症状包含记忆力的衰退,以及语言能力、空间感、计算力、判断力、抽象思考能力、注意力等认知功能的退化,同时可能出现干扰行为、个性改变、妄想或幻觉等症状。(来源:台湾失智症协会)

注二:怀旧疗法是失智症疗法的一种。主要让患者与他人或团体讨论过去的活动、事件与经验。通常透过有形体的物件如:老照片、旧家具等引导患者回想及发言。可改善患者智能和情绪,以及生活功能;对于家属也有减轻紧张的效果。

文章来源:社企流

原文链接:http://www.seinsights.asia/article/3289/3324/4677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