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自然教育在中国:为了自然而行动

自然教育在中国:为了自然而行动

作者:人民画报

2005年,美国作家理查德·勒夫(Richard Louv)在其畅销书《林间最后的小孩》中首次提出“自然缺失症”(nature-deficit disorder)。“自然缺失症”并非是一种病,而是当今社会存在的一种现象,即儿童在大自然中度过的时间越来越少,从而导致了一系列行为和心理上的问题。针对此,自然教育兴起。

W020170213339844484120

最近两年,中国的自然教育也开始蓬勃发展起来。中国最开始提到的自然教育,还是指以十八世纪法国教育家卢梭“回归自然”为根基的自然教育观,主要还是围绕着对人尤其是孩子“天性”的“尊重和释放”。如今,随着环境问题的日益严峻,为应对环境问题的挑战的“环境教育”,开始将“人”作为“自然”的一部分重新思考,以改善“环境”作为教育的使命和目标。当代的“自然教育”,不仅有“在自然中”的教育(in);“关于自然”的教育(about);更重要的是“为了自然”而行动的教育(for)。

“萤火虫散发出淡淡的光,照着我走在通往月亮的路上。”这是盖娅自然学校10岁女孩李沐荷所作的诗中的一句话。她的妈妈感慨:“沐荷曾经就喜欢宅在家里看书,现在她很喜欢到自然中去,并且发觉‘自己拥有了看到什么都可以发现美的本领’。”

在古希腊神话中,盖娅是大地之神,地位尊崇。2014年,自然之友成立自然学校时选择以此命名。张萌,自然名“冬小麦”,盖娅自然学校的副校长,就中国社会当下自然教育的问题接受了China Pictorial 的专访。

China Pictorial (CP): 当初是什么促使您想要建立一个自然学校?

冬小麦:最开始的时候,我是自然之友的志愿者,一直从事以项目制为主的环境教育。但逐渐发现这种模式进入了一个瓶颈,自身缺乏的造血能力,生存面临困难。2013年,我获得了一个去日本参观自然学校的机会。日本有30多年自然教育的经验,全国有4000多所自然学校。和我们相比,他们的自然教育更专业、并且可持续。

我曾经是一名大学老师。我始终相信教育是可以改变、促使人的成长和变化。而且,当时在做了4年的志愿者之后,在参与了环境教育的活动,和大自然相处之后,我自身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得到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生命提升感,因此我觉得应该好好做这件事。所以,2014年,我决定创办盖娅自然学校。

CP: 您觉得现在国内的孩子“自然缺失症”严重吗?

冬小麦:我觉得还是很明显的,而且并不仅限于城市里的孩子。前几天,我们这里来了一个从乡村来的教师,她说当她的儿子看到绿油油的冬小麦,问她“韭菜长得这么好”。“自然缺失”并不单是认知的缺乏,而是对自然的感知力差。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在自然中玩耍,和自然建立了那种很神奇的那种连结。你知道当你悲伤了,生气了,怎么样在自然中获得慰借,但现在很多人都不会,包括小孩和成人。相反,他们会在大自然中会有很多不适,比如怕脏啊,怕各种虫子啊,没有任何和与自然互动的那种畅快,那种能量获得的感觉。其实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所以自然教育在包括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的同时,也涉及到人和人以及人和自我的关系。

CP:您觉得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呢?

冬小麦:首先,是自然的碎片化。我们看到桌子,知道是木头做的,但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拧开水龙头,水就来了,至于它从哪儿来,并不在乎;垃圾扔出去,就没了,至于去哪里了,也不知道;食物从哪里来,不清楚。这样也导致我们对自然的认知是不完整的、碎片化的。

第二个就是现在的孩子缺少“自由”。他们时间是被父母安排好的,上各种的辅导班。等孩子真到了自然中,又怕脏怕不安全。我们提倡“把生命还给自然,把童年还给孩子,把教育还给生活。”

第三点就是社会集体价值观的导向性问题,非常功利。家长们都想让孩子上好大学、找好工作、过物质条件优越的生活,这些都变成了生命的终极目标。但关于生命的关怀以及生命的价值,却很少有人真正关心。比如,我们的很多家长来我们这咨询,就会问“到自然中体验有什么用,锻炼什么能力,获得什么知识”,而且必须速成。但自然教育不是教孩子们认识动植物,一些小孩可以背下整本的昆虫图谱,但却可以随便踩死昆虫。没有同理心,情感的激发和爱的生发,知识再多,也无用。其实体验自然,可以完整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增强探索的精神,激发对学习兴趣和保留,这些是更有价值的。

CP: 国内自然教育的现状如何?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冬小麦:中国的自然教育近几年发展很快。各地,包括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都涌现了很多自然培训机构。越来越多人开始对这个领域感兴趣。从我们设置的自然体验师培训课程上就能看出来。原来少有人问津,但现在紧俏得报不上名。自然体验师收入并不可观,但是从业者都认可自然教育的价值,这也体现了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多元化。有些自然教育的内容也进入了课本,一些学校还建立了自己的小菜园和小花园。

一提“自然教育”,大家更多想到的是针对孩子。但其实成人更需要。我们强调“亲子共育”,因为孩子们普遍对自然的感知力和敏感度要比成人强,但当他们回到家,受家长的影响容易重回起点。因此我们对家长的教育更下功夫,但成人的变化比较缓慢。其实,在自然教育中,大自然是唯一的老师,蕴含着无穷的智慧。大自然作为一个承载,一个大家共同想要了解的目标,增进了大家彼此的交流。

文章来源:人民画报

原文链接:http://www.rmhb.com.cn/gd/201702/t20170213_800087046.html

图片:盖娅自然学校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