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积福田:8个人的希望农田

积福田:8个人的希望农田

作者:南都记者 胡嘉仪 岑龙基

“虽然认识的大都是同样有残疾的人,但多出去接触一下这个世界,何乐而不为呢?”

———学员家长

“很多人以为他们没有思想,其实是错的,他们只是轻度的智力障碍,智力可以达到小学生的水平,他们也有想法和诉求。”

———社工何姗姗

“原来,我也能有自己的朋友。”

———22岁的君君

 在社工指导下,学员们在“积福田”里种了土豆、生菜和油麦菜等。南都记者 郑仲 摄 作者:胡嘉仪 岑龙基 郑仲  链接:http://epaper.oeeee.com/epaper/S/html/2017-03/10/content_13027.htm 来源:南方都市报 更多有情调、有情趣、有情况的自媒体资讯,点击下载南都自媒体客户端体验http://corp.oeeee.com/ndapp/

3月9日上午,顺德大良大门社区,社工带着学员们到田地挖土。

三月,春雨绵绵,万物复苏,农田春耕春种已经开始。在顺德大门社区将近1000平方米的农田上,早已出现了春耕的身影。他们正忙着开垦荒地、松土播种。一些刚长出来的幼苗显得十分的娇嫩,一些早种的生菜、葱等长势喜人。

农田的播种与收成,对于他们来说,都有不一般的意义。这是顺德大门社区去年推出的“积福田———梦想农园”残疾人服务项目。现在梦想农园已由5个学员发展成8个正式学员。其中有智力残疾、精神残疾、智力精神双重残疾等多类残疾人。由于残疾,他们从小就被束缚在狭小的圈子了,不被外界理解、信任与包容。

无趣的生活轨迹,因为爱心福田农场而发生美好的变化。他们将在农田里学习、娱乐、生活和工作,同时在这里收获爱与希望。

耕作

“动起来,一起开荒种地吧!”

3月9日上午,春雨绵绵,寒意料峭。在大良大门社区将近1000平方米的农田上,早已出现了春耕的身影。

这块农田夹在两户人家中间,四周被围了起来。

“小心,那里种了一些瓜,别把它踩死了。”辉叔用手指着田里刚发芽的瓜苗提醒说。农田里近三分之一的地方已经种了蔬菜,有生菜、土豆和油麦菜等,部分已经可以收成了。其余地方还荒着,地上是大块的泥土和碎石。

“动起来,一起开荒种地吧!”一句号召下,学员们开始忙碌起来。

被雨水浸泡过,泥土松软。辉叔专门换了一双雨靴,但仍走得小心翼翼。他稍往后退一步,俯身把一块砖头大的硬泥捡起来,双手捧着泥块,右脚迈出一步,用鞋底在地上转了一下,把支撑点找好,左脚再迈出一步,找好支撑点,就这样他一步一步走了近两米远,把泥块装进袋子里,“这些比较硬的泥不适宜种菜,我们就装回去种花。”

另一边,勤叔也在清理一些小砖块。由于手脚不太灵活,他在荒地上走得有点踉跄,好几次差点跌倒。见状,20多岁的俊俊主动上前去扶他,手握着全叔的手走在前面,全叔慢步跟在后面。

忙碌了个把小时,终于把土地平整好了。霞姐是这块农地的日常打理者,她高兴地说:“现在地已经平整好了,等过几天天气好了就可以种菜了。去年学员们亲手种的土豆,下个月就可以收成了!”

农田收成对于辉叔们来说有不一般的意义。因为他们都是患有智力或者精神残疾的人,之所以聚在一起开荒种菜,是因为大门社区去年为顺心社工提供了这块地。当时,居委会希望社工机构把这块田地利用起来。社工何姗姗说,在日常走访时发现有些智力或者精神残疾人不想出门,一整天呆在家里。所以他们就希望能把这块土地变成一块农田,让这些残疾人参与其中,帮助他们逐步走出家门,融入社会。

去年,顺德推出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扶持社会力量开展残疾人就业服务项目,扶持力度100万增加至200万元,扶持时间从1年延长至3年,获选项目每年最高扶持30万元。顺心社工带着这个项目去申请保障金,最终获批。项目去年8月启动,9月招收了首批5名学员,今年学员增加到了8人,还有3人正在考核中。

学员们参与栽种的植物,插有学员的画像标识。

学员们参与栽种的植物,插有学员的画像标识。

交往

“原来,我也能有自己的朋友。”

每周二、四,学员就到农田耕种,其他时间就留在课室里学习。在课室,辉叔最爱的是看报纸。

“辉叔,你好!”听到有人打招呼,正在看报纸的辉叔微微抬起头,用食指托一下架在鼻子上的眼镜,然后笑嘻嘻地回一句:“早……上好!”

今年62岁的辉叔,说话语速较慢,说的第一个字总是拖长半拍,偶尔说到复杂处时,还会拖长到一拍半。旁人觉得他说得辛苦,想让他歇歇,可他却停不下来。何姗姗说,像辉叔这样的残疾人,从小到大都很少朋友,内心孤独,所以表达欲很强。

小时候,辉叔因发高烧导致四级智力残疾。当时没有学校愿意接收他,家人想尽一切办法才勉强让他留在学校做旁听生。但辉叔一次不错表现让老师刮目相看,最后让他转为正式学生,“老师问毛泽东的接班人是谁,全班没人能说出来,只有我,我能说出来。”

说起这件事,辉叔一脸的自豪,他想证明自己并不是“傻子”,只是学得慢。但同学们并不理解,他们都孤立辉叔,甚至嘲笑他、整蛊他。只有同样有智力残疾的勤叔愿意跟他做朋友。这段友谊一直维持了50多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22岁的君君是智力残疾,眼睛斜视,走路一拐一拐的。因为与普通人不一样的外表,君君在小学多次受到同学欺负,从而形成了自卑的性格。每次梦想农园来陌生人,她总爱躲在何姗姗身后,时不时又抬起头来瞄一下,就是不敢直视。在来梦想农园之前,君君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朋友,最好的两位朋友是素未谋面的网友。读完小学后一直留在家里,为了打发时间,爸爸教会了她上网,还开了一个QQ账号。她网名叫“公主殿下”,“城堡里的公主都是有很多人宠爱着的,我想做公主。”

在一次心理分析中,社工让君君在曼陀罗图画上涂色,整幅画她只涂了黄色。“黄色代表了温暖,表达了君君想跟人交往,但只有单一一个颜色,说明她缺乏与人链接的渠道。”何姗姗说,对于这群特殊人群来说,人际交往是他们融入社会首先遇到的障碍。

来到梦想农园后,学员之间互相成了朋友。“原来,我也能有自己的朋友。”时隔10年,君君仿佛回到上小学的时候,一群人一起学习,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更让她开心的是,这群人没有欺负她,还能说说笑笑。

由于学员们不懂农耕,社工邀请了社区里的长者作为志愿者,教学员农耕。平时学员也帮忙送餐给长者们,一来一往,他们也成为了朋友。

不少家长都觉得送孩子到这里比独自留在家里好,“虽然认识的大都是同样有残疾的人,但多出去接触一下这个世界,何乐而不为呢?”

俊俊牵着行动不便的勤叔走出田地。

俊俊牵着行动不便的勤叔走出田地。

就业

“社会给残疾人的机会怎么那么少?”

其实,这不是家长第一次让孩子走进社会。他们让孩子在学校学习,在工厂工作,尽可能地让孩子像普通人那样生活,但现实并不如愿。

辉叔读完小学后转到特殊学校学习技能。“我学过心理学、中医按摩,还有西式面包的制作。”但这些技能都没有派上用场,最后他在民政塑料厂找到一份工作。在流水线上,他主要负责分拣质量优劣的塑料,每个月有800元工资。

有一次临时被安排到其他岗位上,由于不熟悉业务流程,他中途出错了,因此被开除。“做了8年就这样没有了工作……”说到此处,辉叔眼睛红了,开始哽咽,“之后尝试去工厂找工作,但都需要上岗证,像我这样的残疾人怎么会有呢?”话毕,眼泪夺眶而出,他扭过头,用手遮住脸,不想让人看到。

看到此情此景,同样找不到工作的勤叔感慨道:“怎么社会给残疾人的机会就那么少?”

患有唐氏综合征的俊俊曾经在启智学校上学,学完了一整套课程。但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只能在家呆着。“社会上提供给残疾人的岗位,根本就是僧多粥少。现在孩子才20出头,我也50多了,还能照顾他多少年啊?”俊俊的妈妈一边摸着俊俊的头,一边说出自己的担忧。

爸爸妈妈老去后,这些残疾人怎么办?每次看到爸爸白发越来越多的时候,君君也会想这个问题。每次想到这样的问题,她就感到很无力,常常发这样的梦,爸爸妈妈突然不见了,只有她留在原地,无论怎样哭闹都没人回应。醒来后,她就会选择躲在网络的世界里,“最喜欢在网上看明星,他们有漂亮的衣服,去很多地方玩,永远都是笑嘻嘻的。”

“很多人以为他们没有思想,其实是错的,他们只是轻度的智力障碍,智力可以达到小学生的水平,他们也有想法和诉求。”何姗姗说,残疾人就业不仅仅是找一份谋生的工作那么简单,就业服务是全方位的,要从生理、身体、心理、成长等多个方面提供服务,锻炼他们真正融入正常人的社会,有正常交际的情商和能力。

目标

“农田自产自销,学员要做销售员”

折纸盒是学员日常的课程。今年顺心社工与一家纸制品企业进行合作,由企业提供原材料,项目里的学员负责手工工作。除了第一批是免费的之外,其他的都会给予学员一定的劳动报酬。“钱不多的,但这个手工活动最主要的目的是锻炼手指的灵活度。”何姗姗说。

除了手工制作课之外,社工对于新接收的学员还会设置练字、弟子规等课程。这是为了锻炼学员的专注力。何姗姗说:“8个学员里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但他们都有专注力不好和不够自律的问题。专注力不好会影响到工作,而不够自律则会影响他们的人际交往。所以这个项目的关键所在就是要通过多种手段来提升学员的这两个方面”。

现阶段接受培训的学员能回到社会上就业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为此,顺心社工利用自身的平台,为这些学员创造一些就业的机会。何姗姗介绍,希望在2018年的时候农田的产出能实现自产自销,届时这些学员需要做销售员,为此他们需要在现在学会算数。于是,从今年2月份起,顺心社工与大门小学的学生共同开展“小学生帮帮团”活动,由小学生来教他们算数。

日前,就读于大门小学六年级的李贤慧去到授渔舫与社工一起备课。李贤慧说:“一开始看到这些哥哥姐姐们会觉得有点陌生,不太敢说话。后来慢慢熟悉了就好,上周教他们10以内的加减法,这周会教他们一些简单的乘法”。除了一周一次的上课时间,在周末时她也会去找学员们玩。“我把他们看成是同龄的小朋友,甚至现在跟哥哥姐姐的友情比跟班上有的同学还要好。”她说。

积福田项目虽然今年获得了人社局的扶持,但仍然存在着一定的资金缺口。何姗姗介绍,未来将会把农田划分成一块块的格子田,供热心人士认购,每一块大概一平方米,每年五百块钱。他们认购之后可以自己去种菜,也可以委托学员们管理。“现在虽然还没有正式推开这个工作,但已经有很多市民认购了。”何姗姗说,“我们希望能链接到更多社区里的资源,为学员们提供更好、更全面的服务”。

(注:文中所涉残疾人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文链接:http://epaper.oeeee.com/epaper/S/html/2017-03/10/content_13027.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