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环保记者郑凤云:实践零垃圾生活

环保记者郑凤云:实践零垃圾生活

作者;李翠媚

曾在中国修读生物医学工程科系的马来西亚媒体人郑凤云,在毕业回国后,因想通过文字向社会传达环保意识,而在两年前当上记者。

她认为,垃圾是引发环保问题的元凶之一,而当她一面撰写环保文章,一面吃着零食及把零食的包装袋丢入垃圾桶时,她为此深感困扰。

直到去年初,她看到有关Bea Johnson落实“零垃圾生活”的书籍,并接触到零垃圾的概念后,她每次遇到环保分子就会问他们:“你觉得在马来西亚实行零垃圾生活可行吗?”结果,每个人都答称:“只有在外国才可能实行这种生活,在本地根本不可能过这种生活。”

当这道问题持续在她的脑海里萦绕时,她最终于去年底订下一个新年新目标:实行一年零垃圾生活。

厨余垃圾做堆肥

厨余垃圾做堆肥

“我想,既然一个育有孩子的美国家庭都可以过着零垃圾生活,为什么我不可以试一下?”于是,从2016年1月1日起, 28岁的她开始过着零垃圾生活。

在展开零垃圾的环保生活模式之前,她通过身边朋友收集以玻璃或金属制成的瓶瓶罐罐,为未来一年的零垃圾生活作准备。

“我们每天丢弃很多垃圾,包括许多塑胶包装。即使你愿意重复使用一些包装袋,但它的数量还是很多,且最终还是会成为垃圾。”

所以,她只使用玻璃和金属制成的容器,即使商家注明可循环使用的塑胶容器,她也尽量避免不用,因为塑胶不是天然物质,制造过程会造成污染,且其成品又不能被分解。

“我始终觉得塑胶是污染环境的物品,一旦被制造出来就不可以被分解。即使被循环使用,它也只是被降低等级而已,到最后还是会成为无法分解的垃圾,至于玻璃和金属,则可以完全被循环使用。”

为了达致零垃圾生活的目标,她每次出门都得拎一大袋瓶瓶罐罐。在她落实零垃圾生活差不多两个月后,询及她的生活有无因此产生负担的问题时,她毫不犹豫的回答:“会,其实这样的生活方式很辛苦,因为我必须事先准备很多东西。”

“若是在家进食,我还可以把饮食所产生的废弃物,比如壳、骨头等当成厨余来处理,但若是在外用餐,我就必须尽量选购可以被吃得一干二净的食物。我出外吃鱼头米粉时,就得用自备的玻璃罐把骨头带回家,所以,我需随身携带瓶瓶罐罐,以备不时之需。”

FK20161117SMF3

一年不买新东西

郑凤云原本只是想要落实“一年不买新东西”的环保计划,后来却演变成“零垃圾生活”,不过,她依然坚持落实“今年不买新东西”的计划,除了鞋子。

“鞋子很重要,由于二手鞋会影响到脚部关节的生长,为了确保脚部健康,我今年还是会在必要时购买新鞋。”

为了尽可能落实“百分百环保生活”,她也通过物物交换平台换到许多她所需要使用的玻璃瓶、空铁罐、铁饭盒、环保酵素等。

此外,她也在距离公司不远处租房居住,平日尽量步行上班,以便减少使用汽油,为打造无碳环境出一份力。

基于工作需要,她无法完全避免使用纸张,不过,在出席采访活动之前,她都会预先通知主办单位勿提供她任何硬件资料或文件,而只需把相关资料电邮给她即可。

“不过,纸张还可以循环使用,所以还不算是完全无用的垃圾。”

提到许多单位常免费派发环保袋给媒体一事时,她说,环保袋实是使用塑料或人造纤维制造的无纺布袋,完全不能循环使用,所以,她本身向来拒绝使用一般的环保袋,只使用布袋或麻袋。

FK20161117SMF5

用苏打粉椰油精油制牙膏

市面上不少注明环保字眼的产品,特别是附有世界环保组织认证的产品,价格都比一般产品昂贵。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民众只买环保产品,生活成本岂非水涨船高?针对这一点,郑凤云强力否认。

“我在吃方面并没有要求只吃有机食物,我在购买用品时也不是只买有认证的产品。因此,我在展开零垃圾生活后,除了所使用的手工肥皂和100%可循环的厕纸的价格较为昂贵,我的基本生活费反而比过去减少。”

“我所使用的产品都很便宜,比如我用苏打粉(清洁功能)、椰子油(消毒)添加一些精油,渗在一起制成牙膏,这种方式既便宜又环保。在展开环保生活后,我又基于超市使用大量塑料袋及标签等不环保用品,而停止到超市购物,只到夜市采买没有包装袋的散装饼干和蔬菜,所以,我所购买的物品都远比超市的便宜,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生活费反而比以前更低。”

此外,她也提到零垃圾生活的一项要点,那就是尽量保护所使用的物品,减少它们损坏的机率,否则,损坏的物品又将成为垃圾。

“比如手机,我过去常常随便乱放,但我现在却很小心保护它,如果它坏掉,它就是一件很大的垃圾。”

拒吃量产年饼免造垃圾

零垃圾生活会不会太激进?郑凤云的父亲就曾提出这样的问题。“我爸说,地球还没有到那样的地步,何必自虐?我答,我们总不能等到情况严重时才行动吧,届时可能太迟了。”

所幸,她的决定获得丈夫的全力支持。“他在受到我的影响后,也参与零垃圾生活。在精神方面,他一直都十分支持我,但在行动上却慢了一点。

“我们最近最激烈的分歧是在农历新年发生。我说,我们不可以吃商家出售的量产年饼,他不明白,我就解释说,坊间用来盛装年饼的塑料罐就是一个垃圾。虽然很多人会收起来并重复使用,但它到最后还是会成为垃圾。还有贴在年饼罐上面的标签、铺在年饼上下的隔油纸等都会成为垃圾。所以,我们去亲友的住家拜年时,总会先问对方:这是你自己烘焙的年饼吗?若是亲友自烘的年饼,我们就照吃不误,否则,我们就碰也不碰,因为我们不想地球的垃圾一再增加。”

食物残渣送作堆肥

为免吃剩的食物成了垃圾,郑凤云对个人饮食进行严格的控制,她说,她绝对不吃以包装袋盛装的食物或饮料,包括面包和三合一饮料,而她也尽量不吃有骨的肉类。

“如果没有努力的去找,我所能吃的食物就变得很单一,比如在第一个月,我每天早餐只吃饼干,因为我只买到不用包装袋盛装的散装饼干。过后,我又买到散装红豆和绿豆,所以,我现在又常常煮红豆或绿豆汤当早餐。此外,我也不再喝咖啡,而改喝茶类饮料,因为茶叶可用来做堆肥。”

事实上,厨余最适合用来制作堆肥,但因都市人多住在没有空地的公寓,或没空栽种植物,所以,厨余往往因“无用武之地”而成了主要垃圾。

同样住在公寓的郑凤云为了解决厨余,遂努力地在住处附近找地方处理厨余。过后,一个私人环保组织决定接收她交来的厨余,并将之制作成堆肥。

“我平日都把厨余放进冰箱冷冻,每周一次把所收集的厨余送给该环保组织。一般上,我每周只收集到一小锅的厨余,但厨余的多寡实是胥视我们平日所吃的食物种类,有一次,因为我们吃蜜瓜,结果小锅子一下就被蜜瓜皮及蜜瓜核填满。”

设网页宣扬零垃圾生活

郑凤云身边的朋友在知道她决心展开零垃圾生活后,有者就自荐代她丢垃圾,但她说,让别人代自己丢弃垃圾的作法属于投机取巧的行为。

“我觉得不可以这样取巧。我展开零垃圾生活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而是我真的不要‘制造’垃圾。”

她坦言,她也希望通过自己的生活作息方式来影响其他人,或启发他人在消费时加以反省,甚至因此减少购买不必要的物品或附有包装袋的物品。

因此,她主动开设网页和面子书专页,以记录这段被她形容为“奇怪”的生活,同时宣传零垃圾生活的概念。根据一些网友的回应显示,她的坚持确实引起不少共鸣。

“我现在觉得零垃圾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难行,所以,一年后,我应该还是会继续维持这样的生活,只是届时很可能不会太过严格。”

她指出,在住家内较易落实零垃圾生活,若出门远行就很难达至零垃圾的目标。“出外旅行时,若装备不足,就很难达至零垃圾的目标,比如出门在外时很难时时自行准备食物。”

文章来源:马来西亚光明日报

原文链接: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88117?tid=9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