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动物欢乐颂——我在农场过了一个别样春节

动物欢乐颂——我在农场过了一个别样春节

有机会原创文章

作者:可筱

dav

农场的天空

导语:绿龙山庄为北京密云区的一处有机农场,有超过2500亩的山地、平地、水库和猪牛羊骡、鸡鸭鹅狗、野兔狍子等野生、家养动物,经王青松老师近20年的耕耘,已形成完整的生态循环系统。本文为城市原住民可筱在绿龙山庄实践“半农半X”生活的系列体验文章之三。

冬季的北京,尤其是春节,几乎所有的农场都休耕了。农人的日子愈发清闲起来。我们呢,却还有一件事得做——喂动物。

我们等着开饭呢

我们等着开饭呢

北方的冬季,除了樟子松高高在上炫耀着常绿的姿态,地上的草木早已枯败成柴了。放养在外的动物,能够找到的食物少,必须仰赖喂食。人可以饿几天,但动物好像不行(人有同理心,不愿让它们受罪)。

DSC08149

养动物是超级麻烦的。多数有机农场将蔬菜和动物分开种养,图的是省事。这么做,虽然方便了管理,却也扰乱了自然秩序。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它们的生存环境都恶化了。植物与动物是相互依偎的关系,正如人与自然一样。土地有它的承载能力,既不能超负荷,也不能荒着。养些动物,给土地补充营养,是人类的天职。

dav

吃草的黄牛

吃草的黄牛

对我们来说,冬天是养膘的季节;但对它们来讲,在秋天拼命地多吃,储备能量,到了冬天,随着储存在体内的脂肪日渐消耗,会变得越来越瘦;有些,甚至面临生死考验。

母猪和小猪在喝糠麸粥

母猪和小猪在喝糠麸粥

山里有几头十多岁的老山羊,牙已经掉光了。冰天雪地里,它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太可怜了!老羊抢不赢身强力壮的青年羊,吃得又慢,经常饿肚子。我分不清哪些羊上了岁数,王老师却一清二楚,毕竟这些羊是由他一手带大的。有一晚,我们合力逮了一只老羊,由王老师背下了山,领进了“养老房”(一个圈,里面有堆放的柏树枝),享受特殊看护。

老品种羊,已不多见

老品种羊,已不多见

另有一日,我们正在挑棒子。王老师抱着一只乌鸡出来了。他坐在凳子上,温柔地抚摸着乌鸡白得发亮的羽毛,嘴里喃喃念着什么。“这只鸡怎么啦?”我们好奇地问。“发烧了。”王老师轻语一声。

dav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圈~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圈~

我见他给乌鸡做了全身按摩,包括足疗。乌鸡十分享受这个过程,模样从一开始的紧张兮兮变为了陶醉其中。之后,它被送去了蔬菜大棚,那儿有一些绿叶菜,够它慢慢养病了。乌鸡对农场来说,非常珍贵。它们生于斯、长于斯,没有与外界打过交道。

DSC07469

提起乌鸡,就想起了农场那只得瑟的大公鸡。它之所以傲视群雄源于其是许多母鸡的梦中情人。

身材确实不错(摄于11月份)

身材确实不错(摄于11月份)

鸡不似人,不实行一夫一妻制。按它们的规矩,一只公鸡可以不停地换女朋友。奇就奇在,这只公鸡虽然女伴众多,但它与亲梅竹马的那只黑白相间的母鸡(两只差不多时候在农场出生的)感情始终如一。它俩几乎每天都会结伴去散步。

居然长胖了。笑宇/摄(摄于1月份)

居然长胖了。笑宇/摄(摄于1月份)

这些母鸡啊,贼机灵,不知在哪些角落下了蛋。王老师估摸至少有20个了。他说谁能找到,谁就有鸡蛋吃,但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也可能是被猫吃掉了。

DSC07975

农场有一只黄白相间老谋深算的野猫。每日,它都会用爪子拨开推拉门,溜进屋内偷肉吃。只要看到门有一道十厘米左右的缝,就知道老猫曾大驾光临。连续几日,有人不见缝隙,还误以为猫大人生病了(其实,门是被我随手关上的)。大家想了一些办法,婉转地谢绝猫大人的光顾,比如在门前放一个筐子,将猫爪和门隔开,但它还是见缝插针地跑来,防不胜防。

DSC08494

猫除了偷肉,还会偷瞄你撅屁股的窘态。在野外就地入厕,我有些害羞,不是冻的,而是担心背后冷不丁出现的动物。好几次,就被动物围观了,还有那只混迹于黄色枯草中的猫大人(难道是我们上厕所的时间一致?)。我终于也成了动物园里的一员了。当月亮变成“哈哈笑”的样子时,夜里便无需打灯,动物看我的屁股就更清晰了。有几次在山里“蹲”,耳边是猪吠骡啼,身前是牛粪和羊粪,感觉这个“厕所”无比高大上,真正跨越了种族、性别,走向了全球生物界!

我们在看着你哟

我们在看着你哟

与其说是在照顾动物,不如说是动物激发了我的存在价值。试想,如果地球不需要我们,动物不需要我们,那么,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存在的必要性是什么呢?

骡子吃的和牛一样

骡子吃的和牛一样

人类之间的冲突以沟通解决,自然界的冲突以生态的方式内化。人类想要解决发展的问题,就得先走进自然、贡献力量,重拾与它交流的语言,否则,我们将越来越疏离它,从而失去与自然对话的能力。

dav

假若山里没有动物,欣欣向荣的植物,它的归宿在哪儿呢?假若世间没有动物,作为万物之灵的我们,存在又为哪般?

花 絮

农场每天都要剁鸡菜

农场每天都要剁鸡菜

喂羊的柏树枝

喂羊的柏树枝

杨树叶子也是喂羊的

杨树叶子也是喂羊的

秋收后存储的玉米秸秆

秋收后存储的玉米秸秆

把 秸 秆 打 碎

把 秸 秆 打 碎

打碎后喂牛骡

打碎后喂牛骡

作为人,我觉得秸秆比稻草好吃, 但牛儿更喜欢吃稻草

作为人,我觉得秸秆比稻草好吃,
但牛儿更喜欢吃稻草

准备磨面的老玉米,常被动物正大光明偷来吃

准备磨面的老玉米,常被动物正大光明偷来吃

长得高就是有优势

长得高就是有优势

偷吃被抓,卖萌求饶

偷吃被抓,卖萌求饶

在水库的冰面上打洞,牛就有水喝了

在水库的冰面上打洞,牛就有水喝了

牛儿在吃盐,补充矿物质

牛儿在吃盐,补充矿物质

 

迷路的小鹰飞到了屋里

迷路的小鹰飞到了屋里

嘘,猪儿在睡觉

嘘,猪儿在睡觉

11头不合群不愿下山的傲娇猪,需要每日背白薯上山喂它们

11头不合群不愿下山的傲娇猪,需要每日背白薯上山喂它们

牛龄十多岁了,任性起来如婴孩

牛龄十多岁了,任性起来如婴孩

作者介绍

可筱:一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城市原住民,为了与自然纯粹的食物建立连接,并寻找生命的本源,开始在北京密云的绿龙山庄,体验一年四季的“半农半X”生活。

图文来源:有机会

草西
草西,写作者,有机会网COO,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