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你是爱孩子本身,还是爱孩子的表现?

你是爱孩子本身,还是爱孩子的表现?

作者:沙法丽•萨巴瑞

51IKU8DtArL

我们希望孩子能将黑暗情绪驱赶到心里的隐蔽角落。但结果却是,孩子长大后不再跟自己的情绪连结,他们会活在否认中。要教养出一个具有同理心的孩子,首先就在于包容孩子去体验他的所有经历,让孩子能彻底拥抱每个经验,不被我们所左右或控制。

你是爱孩子本人,还是爱孩子的表现?

我相信我们都知道这两者的差异在哪里。

我们习惯说“我了解”来表达对他人的同理心,然而真实的状况往往是我们“不了解”。即便我们曾经历过类似的处境,但只是类似而不是一模一样,你也无法完全体会他人独一无二的心理状态及情绪特质。

要强调的是,说出“我了解”这句话,其背后的意图才是最重要的。当我们说“我了解”时,是因为我们想干涉对方的体验?或者这是“我永远支持你”的另一种说法?或是“无论你现在正在经历什么,我都全盘接受”的意思?其中的关键差异,就在于我们的出发点是自己的私心,还是真的与对方感同身受,并认同他们的本质。

这里我们所要谈的是“同理心”。同理心的核心关键,就是有能力去包容他人以自己的方式去体验所有经历,而我们只是在一旁单纯观照。因此,要教养出一个具有同理心的孩子,首先就在于包容孩子去体验他的所有经历,让孩子能彻底拥抱每个经验,不被我们所左右或控制。

换句话说,同理心跟认可孩子的存在感有关,这也表示我们必须向孩子传达一个讯息:他们有权保有任何感受,不需我们的同意或反对。为人父母,不要把精力放在否认、塑造或改变孩子的感受上,而是要让孩子知道,不仅他们的声音被听见了,我们也注意到了他们话里的真正意思。

要发挥同理心,我们必须愿意暂时放下自己的感受,让自己能与孩子的感受共鸣。这可能很难做到,如果孩子正在经历某种煎熬的情绪化时刻,尤其是嫉妒、暴怒、内疚或怨恨等等黑暗情绪,更是父母难以消化的。

有一天,我接女儿放学回家的路上,她要求去公园玩,我说不行,然后她又问我可不可以去图书馆,我又说不行。最后,她问我是不是可以去找其他小朋友玩,我再次给了她否定的回答。每一次我都跟她解释原因:我要准备晚餐,爹地快回来了,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她不高兴地嘟着嘴巴,然后开始闹脾气:“你是坏妈咪,每次都不让我做我想做的事。我讨厌今天,烂透了。”

那一刻,我没有静静地当个观照者,包容孩子的感受,反而介入了我的感受。我先斥责她“自私”,然后又说她的行为“任性”,接着又想对她说要“心存感谢”一类的事。正当我准备说教时,心里突然生起一股愧疚感,我越是斥责她,就越感内疚,然后就越想要让孩子也觉得内疚。

当我终于清醒过来时,我问自己:“她的话为什么让我觉得受到威胁?我是否太过执着于要她心怀感谢,以至于剥夺了孩子真实的失望感觉?我本来可以在她冷静下来后教给她这些很棒的课题,但是我没给她机会冷静下来,反而选择让她觉得内疚,以减轻她叫我『坏妈咪』时被激起的无力感。”

我们惯常的做法就是在孩子被强烈情绪掌控时斥责他们,希望我们的介入,能让孩子的负面情绪神奇消失,我们就不必处理他们那原始的,甚至丑陋的一面,我们会劝告孩子“不能生气”、“不应该嫉妒”,或者“打起精神”、“不要沮丧”……

透过这些话语,我们希望孩子能将黑暗情绪驱赶到心里的隐蔽角落。但结果却是,孩子长大后不再跟自己的情绪连结,他们会活在否认中。这些深埋的情绪会在青春期或多年之后,因为某个事件或某段关系而复活,届时我们那已经成年的孩子会发现自己不堪负荷这样的情绪,因为他们欠缺安然度过这些情绪的能力。

缺乏同理心,无法包容孩子的所有情绪,等于是教导孩子在生活中畏惧及躲避这些情绪。

举例来说,我第一次带女儿去水上乐园,她看见有些游乐设施的坡道很陡后说:“我会怕。”我注意到自己的第一个反应是想着扫除她的恐惧:“别傻了,你没看见有那么多小朋友都在玩吗?”然后向她保证:“不会发生什么事的,因为我会跟你在一起。”我也听见好多父母都是这样告诉孩子的:“别怕,没什么好怕的。”

经过反思后,我克制了这样的反应,我很清楚,孩子不会因为我告诉她不要怕就真的勇敢起来。于是我告诉她:“当然你会觉得害怕,我也会。事实上,我怕死了,但重点就在这里,即便怕得发抖也要去冒险。”她懂了。于是我们两人都去排队等着玩,然后对自己说:“我好怕呀!我好怕呀!”我们不畏惧害怕的感觉,反而对这样的感觉兴致勃勃。我们滑下坡道,平安地从另一头出来,我也成功向孩子说明纵使害怕也要勇于冒险的重要性。

当然,我们必须教导孩子不要害怕、不要生气,或者不要悲伤,但是为什么孩子不该害怕,不该悲伤,不该真实地表达出他们的感受呢?为什么我们会要求孩子忽视自己的感受?驱赶情绪不是帮助孩子最好的方法,反而是培养孩子安然度过这些情绪的能力,才能真正帮到孩子。

在亲子一起体验的经历里,无论多么平凡无奇,我们都要鼓励孩子坦白地为自己真正的感觉发声,例如“我很难过,我的朋友不能来”、“我怕黑”,或是“这里很吵”等等。

接纳,是主动拥抱孩子的一切

接受,经常被视为一件被动的事,这是个天大的误会。“接受”不可能只是个理智上的决定,我们全副身心都必须投入才能办到。我想要强调的是,“接受”绝对不是一个不得不的被动行为,而是一个积极主动、充满活力的过程。

下面的例子,可用来说明这种“接受”会如何进行。这是发生在约翰与艾丽斯夫妇,以及他们那个跟一般男孩不同的儿子杰克身上的故事。

杰克是个安静、充满文艺气息的孩子,对体育或吵闹的游戏一向不热中,他偏爱艺术、跳舞,从他年幼开始,父母就得忍受爱子被同侪围攻的情景。他们曾设想过儿子可能是同性恋,但他们并不想因为儿子的阴柔特质就贸然将他定型。虽然有时候他们也会挣扎,想要他变得像大部分男孩一样,但他们仍将自己的忧心放在一旁,用心培养儿子的音乐与舞蹈爱好。他们在一旁默默观察、等待,而杰克也开始绽放自己“如其本然”的天性,成长为一个情感细腻、善良的男生。

约翰与艾丽斯夫妇打定主意,如果杰克真是个同性恋,他们也会让他完全去接受自己的性倾向。他生命中的这个面向,对夫妇两人而言并不重要,因为他们认为儿子的性倾向只不过是他丰富本质里的一个呈现而已。当杰克受到同侪伤害时,身为父母的他们能够为他做的,不是试着消除他的痛苦,而是陪他一起度过。

随着杰克渐渐长大,夫妇两人刻意为他打造了一个包括同志与非同志的朋友圈。他们想要他知道,当他准备好公开自己的性倾向时,将会有一群接受他的人在他身边。因此当杰克进入青春期,向他们坦承自己的性倾向的那天来到时,夫妇两人早已经了然于心,他们只是张开双臂接纳他。由于父母早在一开始便接受杰克“如其本然”的样子,杰克才能在没有任何条件、评断或内疚感的情况下滋养真实的自己。这是一个得到全家人祝福礼赞的真实人生。

这也是一个不需要靠儿子来满足自己幻想或实现梦想的家庭,他们没有利用儿子来疗愈自己尚未愈合的伤口,或利用他来强化他们的自我。本质上,儿子就是全然不同于父母的个体。在孩子与父母之间创造出一个距离感,这种能力反而能帮我们培养出亲子之间最棒的亲密感。

学会欣赏孩子的平凡

一个在童年时期否定平凡经验的父母,将无法忍受孩子的平凡,他们的孩子会处于必须一直保持非凡而杰出的巨大压力之下,而这样的代价就是牺牲他们的真实自我。与其将这一切压力加诸于孩子,我们能否享受孩子的平凡?我们能否在他们的平凡里发现一些特别之处呢?

经常有父母对我说:“但是我们想让孩子接触一切最好的,这有错吗?为什么我们不能送他们去学芭蕾舞、上网球课和游泳课?”我倡导的不是父母应该限制孩子探索的欲望。鼓励孩子尽情探索是对孩子生命的尊重,我要强调的重点的是帮助孩子了解,他们的自我价值感并非由成就来断定。

尽管想要孩子胜出的想法十分自然,但是代价最好永远不要是变得无法为孩子的平凡感到欢喜。当我们否定了孩子的平凡,我们教导他们的是只能为生命里的夸大经验感到着迷,他们将因而相信只有辉煌耀眼、卓绝群伦的事物才值得注意、值得喝彩,以致不断追逐“更大”、“更好”。

反之,孩子若能学会欣赏并珍惜平凡,他们也将学会安住于生命本身。他们会欣赏他们的身体、他们的心智、分享一个微笑的快乐,会因为能与他人建立关系而感到荣幸。这一切都从我们父母教导他们欣赏什么事物开始。

我建议你为孩子点出以下几个非常平凡的时刻:

•手牵手时,肌肤的接触

•刚睡醒时早晨安静的时光

•淋浴时从莲蓬头流泻而下的温暖水流

•折衣服时,洗晒好衣物的味道

•全家人一起吃饭时的团聚时光

•落日的余辉

•孩子写字时,铅笔握在手上的感觉

•开始阅读一本新书的兴奋心情

•最喜欢的食物的滋味

•朋友来家里过夜的兴奋心情

•夏天吃到第一口冰淇淋的雀跃

•秋天踩落叶发出的声音

•冬天的肃杀严寒

•经过比萨店闻到的烤面团香味

•图书馆一排排书架间不为人知的秘密

•找到一块钱时的欣喜

如果孩子能学会对这些时刻怀抱着崇敬之情,那些不断追逐更多、更绚烂、更大的疯狂心态将会消失。他们成年之后便能将注意力放在眼前所在的事物,而非不在的事物上。那么,在没有期待的自由之中,他们会享受自己的平凡,并且达成那些萌生自他们一己存在中心的期待。

如其所是地爱一个孩子,接纳孩子原本的平凡,才能培养一个独一无二的“娃”!

文章来源:《父母的觉醒》

原文链接:https://mt.sohu.com/learning/d20170203/125400212_190880.s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