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草木滋味,优雅地匍匐于生活

草木滋味,优雅地匍匐于生活

作者:罗东哲

61Lj+tEBEDL

拿到周华诚新著《草木滋味》,随意翻了一页,是《地稔》。读着读着,就有了嗟叹。

美丽的记忆,是有颜色,也有声音、有味道的。由文字构建的中长镜头、近景、特写,频繁切换,轻重缓急,时间交错。好像看见作者走在草木之中,把许多从前不经意的细节定格放大。他写到少年时代,“带她去山坡上,指着地稔告诉她,这是野苹果,很好吃的,你吃吃看。”原来,从不曾忘记过啊,“如果她悄悄回去,将会在山坡上遇见一个砍柴少年。少年的脚边,有很多成熟的地稔。”

《草木滋味》5辑文字,“草木生”“南方书”“流浪帖”“烟火集”“灶下语”,很是雅致。其中记录的不仅是时序,还有温暖:“要下雪了,我却又想起母亲做的八宝菜了。八宝菜,过饭甚好,过白米饭,尤其好。于是感叹,什么山珍海味,不如一盘八宝菜。此话一出,当场就遭家人笑话:好像你还真吃过多少山珍海味似的。”有惆怅:“油墩儿热乎乎地捧在手上,那记忆还在。那时,我还在医院实习……好久没吃到油墩儿了,好像它们约好一样,突然从城市里消失了。”有顽皮:“远人兄,我这样说了半天,仍没有真吃苦笋,你或许会感到一些失望。怀素吃得,黄庭坚吃得,这样的苦笋,你干吗不吃——我想,就让他们去吃吧,我们就吃那些好的:甜的、鲜的野笋。”这本书里,所有的内容几乎都是围绕着童年与故乡,写的是草木、大地、故乡、童年,有一种区别于城市生活的乡野气息。

32306559535_9e9220d85d_b

周华诚还写白兰花、蓑衣饼,写余杭径山的乌桕树、甘肃民勤的羊肉、乡下的小点心、西湖的船娘……所有这些,那样贴近生活,几乎是一种优雅的匍匐。这种生活与艺术的沟通、衔接,正是周华诚所品味的草木滋味。原来,那小小的一花一草一鱼虫,倒也是能陪伴着人生道路的起伏跌宕,在回忆里渐渐生动的。在周华诚的文字里,你会发现万物有灵,草木皆有心,这样的文字,读着读着,也就愈加令人安静下来。

从文本上来说,这本书里都是非常纯净的散文。第二辑“南方书”,更是以书信体写成,向旧友“远人兄”问好,成为每一篇文章的开头,这样的形式,也正是作者有意识地去延续文人书札这样一种已经消失的传统吧。书札文字的优点,是娓娓道来,如捉手相谈,这就更增加了周华诚文字里那平和舒缓的成分,读来尤其让人安心。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和周华诚一样,读瓜果,读草木,品世情,品人生。值得一说的是,这本《草木滋味》中的插图很美,旧旧的情感,淡淡的色调,倒是和文字也很相配。夜深人静,读罢此书,整日因疲惫而有些拧巴的心情也渐渐被熨帖,温暖又平整。入睡前想起,读了此书还有一个收获——以后不再说那老套的“你好吗?我很好”,要说“少年的脚边,有很多成熟的地稔”。

文章来源:城市快报

原文链接:http://epaper.tianjinwe.com/cskb/cskb/2017-01/23/content_7560154.htm

图片:《草木滋味》、PhotoPin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