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话养生 > 饱和脂肪伤健康的认知该被重新思考

饱和脂肪伤健康的认知该被重新思考

作者:penscieve

13746445_145136993000_2

“猪油不健康啦!”、“饱和脂肪会提高胆固醇、塞血管!”、“不饱和脂肪酸才是好的!”

这些耳熟能详的话语,在健康意识高涨的现在,常常会在广告、书、或厨房里出现。人们认为,血液中胆固醇含量可能会因为摄入饱和脂肪而提高,进而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与相关死亡率,因此应该以含不饱和脂肪酸的植物油来代替富含饱和脂肪酸的动物油,对心脏有益。

会有这种想法,最主要的依据可能是 1968~1973 年间由明尼苏达大学主持的一项大型随机对照实验(randomixed controlled trial, RCT),1989 年发表报告(Minnesota Coronary Experiment,后简写为 MCE)表明了,使用玉米油替代奶油与其他饱和脂肪,确实会降低胆固醇水平[1]。但是血液里的胆固醇量降低了,心脏病的风险就会比较低吗?相关的死亡率会随之降低吗?

2016 年的一篇研究[2],分析了 MCE 实验的数据,告诉我们:好像没有需要如此害怕饱和脂肪。

什么?饱和脂肪不是最好不要碰吗?

美国 2015~2020 年健康饮食指南中,建议限制饱和脂肪酸的摄取,并且列为健康饮食模式的关键因子,可见其对饱和脂肪摄取的重视(但也跟美国人平均由饱和脂肪供给的热量,占每日摄入总热量的 13.9% 有关);我国的每日饮食指南,也建议食用油应以含单元不饱和脂肪酸较多的植物油种类为主,都希望藉由降低饱和脂肪的摄取量、提升不饱和脂肪酸比率,可以提升国民健康。

由膳食影响健康的想法,已经发展好一段时间。1910 年,有人发现心血管疾病与血清中胆固醇浓度有关[3];1913 年,从对兔子喂食胆固醇的实验中,发现胆固醇可能造成动脉粥状硬化[4],从此之后,科学家开始汲汲营营探讨饮食对于健康的影响,尤其是饮食对于心血管疾病的影响。

许多报告出炉,认为饮食与心血管健康是息息相关的,称为“膳食–心脏假说”(diet-heart hypothesis)[5],预期含有丰富亚麻油酸(属于不饱和脂肪酸)的蔬菜油,可以降低血清中胆固醇,减少沉积于动脉管壁 [6],就可以减少心脏病的发生、提升心血管健康。

之后的几个随机对照实验,证实了亚麻油酸可以降低血清中的总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low density lipoprotein,LDL,被认知为“坏胆固醇”)浓度;但是最重要的减少心血管疾病发生率与死亡率呢?其实没有观察到因果关系。

没有因果关系?怎么可能!于是大家继续实验、分析关联,同时在明确的结果出来之前,大家还是被灌输着膳食–心脏假说的相关认知。2010 开始,越来越多统计结果指出,其实膳食中的饱和脂肪,不会显著增加心血管疾病的发生率,意思就是,两者可能没有直接关连[7, 8]

重新分析明尼苏达实验 饱和脂肪翻案

2016 年的研究,选择了重新分析当年的明尼苏达实验 MCE 的数据,当年的实验受试者有 9570 人,是个大规模的实验,加上严谨的设计与实行,是个好的分析探讨标的。分析结果显示,使用含丰富亚麻油酸的蔬菜油,可以显著降低血清中胆固醇浓度;严格遵守此饮食规则者,血清中胆固醇浓度降低的程度更为显著。这部分与先前的研究结果并无二致,那我们关心的死亡风险呢?

将 MCE 的数据重新统计过后发现,对全体受试者而言,以不饱和脂肪酸代替饱和脂肪酸的饮食法(之后以 MCE 饮食称之),对于降低死亡率没有帮助;并且对于 65 岁以上的人,相较于对照组,MCE 饮食竟然会提高死亡风险。当时一篇论文有此观察,且在 1989 年的报告中,也无法看出 MCE 饮食法对于降低死亡率的益处。
蓝色实线是 MSE 饮食法、红色虚线是对照组。

蓝色实线是 MCE 饮食法、红色虚线是对照组。

蓝色实线是 MCE 饮食法、红色虚线是对照组。

好吧,既然 MCE 可以降胆固醇,但对死亡风险没有甚么影响,那……降胆固醇和死亡风险有没有甚么关系?

膳食-心脏假说告诉我们,降低血清胆固醇有助远离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既然 MCE 饮食可以显著降胆固醇,那可以检验一下这个说法。分析了实行 MCE 饮食超过一年的受试者资料,结果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胆固醇降低会提高死亡机率!不过还好,在 MCE 饮食组与对照组之间,虽然可以大略观察到死亡机率与胆固醇下降的量呈正相关,但两组之间没有统计上的显著性(P>0.16),平均而言,血液中胆固醇浓度下降 30 毫克/每 10 毫升,死亡风险会提升 22%。

在此统计中,跟上一项目的观察结果相似,在 65 岁以上年龄层,此效应更加明显,与平均值相比,下降同样的胆固醇浓度,死亡风险平均提升 35%;65 岁以下的族群,胆固醇浓度下降与死亡率提升就没有甚么相关性。不过部分 65 岁以上的人,无论胆固醇浓度变化,本来就可能因为身体机能衰弱而造成死亡率上升,混淆结果。为此,作者特意将这些因素排除(做 sensitivity analysis 修正 Cox models),发现降低胆固醇与提高死亡风险的趋势不变。

左边是 MCE 饮食法实验组、中间是对照组、右边是两组合计。

左边是 MCE 饮食法实验组、中间是对照组、右边是两组合计。

分析死亡的受试者死因,发现在实验组中,因为心肌梗塞或粥状动脉硬化而死亡的比率为 41%(31 / 76),但控制组只有 22%(16 / 73);更妙的是,实验组的人之中,有冠状动脉或主动脉硬化的比率,并没有比对照组还少,从以上结果看来,降低血清中的胆固醇浓度并无助心肌梗塞或者冠状动脉/主动脉硬化。

为甚么亚麻油酸含量丰富的蔬菜油明明可以降胆固醇,却会提升心血管疾病的死亡风险?作者推测,可能因为蔬菜油中的其他化学物质影响,或者与胆固醇(尤其低密度胆固醇 LDL)的代谢途径(主要在肝脏)有关;许多植物油被用来高温烹调可能也是关键之一。经由高温而氧化的亚麻油酸,反而可能变成健康杀手,累积起来可能会造成心血管相关疾病、脂肪性肝炎等。

另外作者也提到,在自然的饮食中,其实摄取亚麻油酸的量不多,且都是由食物中获得,而非现在去除植物其他成分的精制油、补充剂。

美国人从亚麻油酸获得热量占总热量百分比,超过半数比 MCE 的对照组还高,也高于农耕时代的摄取量(2~4%)

美国人从亚麻油酸获得热量占总热量百分比,超过半数比 MCE 的对照组还高,也高于农耕时代的摄取量(2~4%)

在前几年,作者分析过另一个欲验证膳食-心脏假说的雪梨研究(Sydney Diet Heart Study)资料,那时就发现藉由提高饮食中不饱和脂肪酸比率,好像对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率并无帮助 [9],这次的分析,除了揭露当年 MCE 没有公布的资料,更加说明了膳食-心脏假说需要被重新检讨与思考。

笔者心得

1. 此类翻案研究的最大贡献在于点出之前认知或者操作的盲点,至于是否也会昨是今非、是否应该全盘接受与相信,可能没有很大的关系,能促使我们更进一步思考,都是好事。

2. 坊间很多关于“好的油”、“坏的油”叙述也需要重新思考。许多营养的摄取过与不及都不好,在倡导饮食健康议题上,我们需要更加谨慎。

3. 统计分析好重要,帮助人们厘清关系,也可以帮助人们突破盲点。

4. 许多所谓“健康指南”背后都有其统计基础,可能要稍微了解一下其预设背景或条件,每个人健康状况不一样,不应死守数字,应当要量身调整才是。

5. 关于亚麻油酸/富含不饱和脂肪酸的植物油,可能需要考虑其摄取量与摄取方式。尽量不经过高温、氧化,也尽量透过食物取得,不要使用精制油。

补一件有趣的事,当年 MCE 的参与人员之一,也就是 [1] 的 Frantz, I. D.,他的儿子正是此篇论文 [2] 的作者之一 Frantz, R. P.。他把当年老爸没发表的数据拿出来重新验证,发现老爸的假设可能不是那么正确。相关报导请至此

参考资料

  1. Frantz, I. D., Dawson, E. A., Ashman, P. L., Gatewood, L. C., Bartsch, G. E., Kuba, K., & Brewer, E. R. (1989). Test of effect of lipid lowering by diet on cardiovascular risk. The Minnesota Coronary Survey. Arteriosclerosis, Thrombosis, and Vascular Biology, 9(1), 129-135.
  2. Ramsden, C. E., Zamora, D., Majchrzak-Hong, S., Faurot, K. R., Broste, S. K., Frantz, R. P., … & Hibbeln, J. R. (2016). Re-evalu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diet-heart hypothesis: analysis of recovered data from Minnesota Coronary Experiment (1968-73). bmj,353, i1246.
  3. Windaus A. Ueber der Gehalt normaler und atheromatoser Aorten an Cholesterol und Cholesterinester. Zeitschrift Physiol Chemie 1910;67:174.
  4. Anitschkow N, Chalatow S. Ueber experimentelle Cholester-insteatose und ihre Bedeutung fuer die Entstehung einiger pathologischer Prozesse. Zentrbl Allg Pathol Pathol Anat 1913;24:1–9.翻譯版:Classics in arteriosclerosis research: On experimental cholesterin steatosis and its significance in the origin of some pathological processes by N. Anitschkow and S. Chalatow, translated by Mary Z. Pelias, 1913.Arteriosclerosis 1983;3: 178–82.
  5. Executive Committee on Diet and Heart Disease. National Diet-Heart Study Report.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1968.
  6. Getz GS, Vesselinovitch D, Wissler RW. A dynamic pathologyof arteriosclerosis. Am J Med 1969;46:657-73.doi:10.1016/0002-9343(69)90018-7.
  7. Siri-Tarino, P. W., Sun, Q., Hu, F. B., & Krauss, R. M. (2010).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evaluating the association of saturated fat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ajcn-27725.
    Chowdhury, R., Warnakula, S., Kunutsor, S., Crowe, F., Ward, H. A., Johnson, L., … & Khaw, K. T. (2014).Association of dietary, circulating, and supplement fatty acids with coronary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160(6), 398-406.
  8. Ramsden, C. E., Zamora, D., Leelarthaepin, B., Majchrzak-Hong, S. F., Faurot, K. R., Suchindran, C. M., … & Hibbeln, J. R. (2013). Use of dietary linoleic acid for secondary preven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death: evaluation of recovered data from the Sydney Diet Heart Study and updated meta-analysis. Bmj, 346, e8707.

文章来源:科科儲思盆

原文链接:https://penscieve.wordpress.com/2016/07/04/飽和脂肪傷健康的認知該被重新思考/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