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山中的猎人学校,泰雅部落文化之旅

山中的猎人学校,泰雅部落文化之旅

部落的孩子到外地求学、打拼,最终也要回家;发展部落旅游产业,除了传承文化,也希望能为泰雅的孩子留一条后路,回家以后,能有所依靠。

作者:生命力新闻记者 武敬茹、李雯琼/新竹报导

驱车开过崎岖的山路,经过路边深谷的一大片竹林;第一次到和平部落的竹林村,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落,我们搭的便车刚好停在一户正在烤肉的人家前;胡里胡涂地,就坐下来与素未谋面的当地泰雅族人,围绕着烧烫的石板,以及兹兹冒着油水的烤山猪肉;喝起饮料、吃起烤肉。

五峰猎人学校的校长张传枝热情地搬椅子、倒果汁,“小朋友们坐下来〜校长来说历史给你们听!”

竹林养生村建立人郭文标(右)、猎人学校校长(左)和校长的干妈合影。 摄影/李雯琼

竹林养生村建立人郭文标(右)、猎人学校校长(左)和校长的干妈合影。 摄影/李雯琼

泰雅女婿郭文标 用原住民的方法复兴产业

位在新竹五峰山区的和平部落竹林村,是泰雅族人的居住地,村落里模拟复建了古老祖先传统猎场、谷仓,村里各处立有牌子,介绍传统的祭典与植物,这是部落观光产业的一部份,即便位置偏远,也吸引游客到此一游。

校长说,“真的要谢谢标哥,为了我们原住民尽心尽力。”

他口中的标哥,郭文标,是“外地来的”客家人,成为泰雅女婿后,从种香菇开始,一步一步把遗失的泰雅传统文化价值找回来。“我们这里一定都是种以前祖先们会种的东西。”标哥说,香菇、柑橘、桂竹笋,都是祖先的产业。

“我特别喜欢原住民的共食文化。泰雅族里没有‘自己的’,都是‘大家的’。”标哥说这话的同时,我们正和一大袋香菇面面相觑;那是在校长盛情之下,对“我菜园里的高丽菜……”连连摇手、再三推辞,强调“我们带不回家啦!”所得到的“折衷办法”。

“那香菇可以吧!带一些香菇回去!”

标哥则是无奈地笑,“那可是我园里的香菇!”

由于对泰雅的情感,标哥想要振兴部落的产业;但是万事起头难,身为一个汉人,一开始自然用“汉人的方法”做事;“一开始以为钱进来了,经济就会起来;盖路、增加硬设备……之类的。”标哥说,“但是后来才知道,用汉人的方法行不通;想要振兴原住民产业,就要用原住民的方法。”

什么是原住民的方法?文化。而原住民与自然共生共存,文化与自然也息息相关。

休闲旅游的观念正好崛起,于是标哥结合观光的概念与政府的辅导,发展出和平落休闲农业区。泰雅部落里的好山好水、成为假日人们放松休闲的好去处。

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小孩一起体验原住民文化活动。 摄影/李雯琼

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小孩一起体验原住民文化活动。 摄影/李雯琼

发展部落产业 为泰雅孩子留回家的路

然后,从部落长老的口中,标哥听见对他们对文化传承的担忧。

我们询问对泰雅历史、自然文化典故信手拈来的校长,是从哪里学到这些知识的?校长说,“都是从小爸爸跟我说的,我爸爸则是祖父跟他说的。”后来下山求学,课本上写着关于原住民族的历史,他掩不住地自豪,“跟爸爸说的一模一样!”对族人来说,历史文化不是知识,而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泰雅族是口述历史。”标哥说,总是要有人保存这些历史,留下纪录;向外推广,也向下扎根。

于是,二〇一〇年成立了猎人学校,结合生态旅游,推广泰雅族的狩猎文化,发展部落旅游。

标哥说,部落的孩子到外地求学、打拼,最终也要回家;发展部落旅游产业,除了传承文化,也希望能为泰雅的孩子留一条后路,回家以后,能有所依靠。

目前,猎人学校里只有一位教官,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导览人员;其他的副教官,都是泰雅的年轻人,则还在学习导览游客、说明讲解文化的技巧。而标哥也亲力亲为,教导回乡的青年那些泰雅古老的生存方式,怎么烘烤食物、不同的食材有不同的传统烹煮方式……这些,都是标哥向部落长老学来的;部落长老把原住民的生存文化教给汉人,再由汉人传承给泰雅青年,标哥笑着说,“有些部落青年会觉得怪怪的。”

不过,泰雅的族人来自于山林,不管曾经离得多远,依旧会记得在血液里流动的本能。与其说是“教”,不如说是帮助族人把深埋的记忆再次翻新。

猎人学校的副教官小龙,曾经在都市工作,被标哥找回到部落一年多,就快要可以“出师”了,他说,“小龙是我的汉人名字,我的名字是哈勇尤号。”

哈勇尤号十五岁时,“就被我老爸丢到深山里两个礼拜,野外求生。”他略为无奈地说,脸上更多的是那自豪的笑容,“只给了一把刀!”

十八岁离乡下山,再次回部落,已年近不惑;问哈勇尤号回部落会不会不习惯?他瞪大眼睛,“怎么会不习惯?刚到都市时才不习惯!那时候我都不喜欢穿鞋子!”晃了晃脚,说,“我们原住民喔,多多少少都知道这些山里的东西啦!”

说完,先是塞了两条用传统石头闷烤方式料理而成的烤地瓜到我们手上,不过眨眼的功夫,我们手上又多了个用茶叶浸泡出浅褐色的天然竹杯。

泰雅的孩子在介绍自己的时候,不仅会讲自己的“汉人名字”,还有真正的“名字”。不论在哪里,泰雅的孩子始终会记得自己的身分;而文化的传承与发扬,让族人说起自己的名字,更有自信。

猎人学校的导览员在祈福环节中为游客“纹面”,体验传统文化。 摄影/李雯琼

猎人学校的导览员在祈福环节中为游客“纹面”,体验传统文化。 摄影/李雯琼

猎人学校 泰雅文化的传承与推广

来到山中的猎人学校,第一件事,就是穿上泰雅的传统服饰,跳起迎宾舞,体验震耳欲聋的竹炮礼赞,当“一日泰雅族人”。不但有编织、歌谣等文化解说,更让游客实际体验射箭、制作陷阱、实际走过泰雅猎人的狩猎路径。许多父母带着一家老小到此一游,向往自然美景,也被深厚的文化底蕴吸引。

校长会指着远方那蓊郁的山陵,告诉你,那是泰雅族人的猎场,是与大自然共生共存的地方;泰雅的打猎文化,则是“我们的骄傲”。

尤其是遇到父母带着小孩来到猎人学校,标哥说,“从小让他们体验不同的文化,了解彼此之间的不一样,长大后就不会有歧视发生了。”

但是,真的有用吗?

有的孩子即便走进深山,穿上传统服饰,依旧打打闹闹抢着手机,双眼盯着荧幕玩游戏;有的孩子则争先恐后地排队,让猎人学校的导览员们在脸上画上传统的泰雅纹面;初次踏入香菇农园,好奇地抚摸刚探出头的段木香菇。

一个母亲搂着五岁大的小女孩,指着猎人学校旁,上坪溪另一头的岩壁上那隐约看得见的侧脸,传说中,那是泰雅祖灵对族人的庇佑;温柔的话语在山间回荡,“你看,那是他们的信仰,就像我们的一样。只是我们拜神明;他们拜祖灵……”

文章来源:生命力新闻

原文链接:http://www.vita.tw/2017/01/山中的獵人學校-泰雅部落文化之旅.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