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人与自然的共存,贡寮水梯田的故事

人与自然的共存,贡寮水梯田的故事

作者:游羽棠

 绵延无尽的梯田,过去曾有上百公顷的耕种面积,如今剩下不到十公顷。摄影/游羽棠

绵延无尽的梯田,过去曾有上百公顷的耕种面积,如今剩下不到十公顷。摄影/游羽棠

前往贡寮水梯田,从来就不是一趟容易的路。

单程超过三小时的梯田寻访

从台北火车站搭上一班每站都得停靠的区间车,摇摇晃晃了一个半小时,好不容易在只有一个人驻守的贡寮火车站下车。走出车站,愣愣地等待一天只有两班、班距四小时的社区公交车。

“你要搭到哪里?”一上车,顶着平头的司机,与外表不相符的热情口吻逐一询问乘客后,这才开动小巴,往山里的产业道路出发。

有别于市区公交车,下车前须按铃告知司机:贡寮的公交车是没有下车铃的。贡寮的公交车反而比较像出租车,不只把每个人专程送到目的地,也关心每个人的日常生活。

“妹妹你要去采访梯田喔?有人来接你吗?还是我直接载你到萧家庄,梯田都是他们种的,好不好?”司机先生连珠炮似地问句背后,有着满满人情味。超过半个小时的颠簸,绕过一段段蜿蜒山路后,终于得见连绵无际的梯田景观。

▲终年蓄水的水梯田,孕育着一百多种动植物,拥有不同于一般稻田的丰富生态。摄影/游羽棠

▲终年蓄水的水梯田,孕育着一百多种动植物,拥有不同于一般稻田的丰富生态。摄影/游羽棠

上百公顷的水梯田风光不再

提到贡寮,社会大众第一个想到的,大多是冷得刺骨的海岸阵风,或是争议延烧已久的核四发电厂。然而,少有人知道,往贡寮的山里再进去,当地人惯称的“内寮”一带,有着大片的水梯田。

在过去,贡寮地区一年的最大稻作生产面积就达1000公顷,是基隆、瑞芳一带的重要粮仓。而其中的内寮,全盛时期有上百公顷的水梯田,养活了世居此地的人们。光是此地最繁盛的萧姓家族,就曾经拥有60公顷的水梯田,将近200人以此维生。因此,内寮一带又被外来的游客们,暱称为“萧家庄”。

因应贡寮地形与气候,才发展出水梯田的耕种形式。贡寮山区坡度陡,开垦梯田有助于水土保持,避免大雨一来土壤瞬间流失。此外,有着丰富的涌泉露头,且邻近双溪流域,处处有溪沟,水资源丰沛,很适合耕种水稻。

由于水梯田的环境限制,每一个田阶都有相当高度及坡度,重机械难以运作。此外,相较于一般的农田,水梯田的淤泥较深、较软,不易操作动力机械。因此,贡寮水梯田至今仍是以人力插秧、以水牛耕作,甚至农忙时期也是动员亲友人工收割,颇有古风。

回到家乡比种田谋生更重要

然而,现年70岁以上的农夫们逐渐凋零后,满山连绵的水梯田无人接手,只能落得休耕,甚至弃耕的命运。农户萧春益出生、成长于内寮,自幼与大家族生活在这片绿意盎然的梯田边。一家七口也是仰赖梯田,才能衣食无虞。

成年后到台北工作30年,也早已在外地成家立业。但人称二哥的萧春益,还是选择返乡。“是因为爸爸过世,实在舍不得看田地荒废才回来。” 由于对土地的依恋,萧春益放下半退休的悠闲生活,重拾锄头与牛犁,看天吃饭。

放眼望去,大都是像萧春益这样的农户,仍在持续耕作梯田。这些人在内寮成长,壮年时出外打拚,在半退休的年纪、经济无虞时,回乡接手面临休耕的田地。在自己能力所及,不让祖先传下来的田地荒废。

然而,近年来的水梯田保育计划,改变了居民对这块土地的认识,也开启了不一样的相处方式。

水梯田丰富的动植物生态

贡寮水梯田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以及丰富的生态环境。但在人禾环境伦理教育基金会协助保育前,当地居民从不知道,家乡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具有保育的公益价值。

近年来,许多热心于水栖生态环境健康的人们,开始关注北台湾的水梯田地景。水梯田虽是人为栖地,却因为气温合宜、位置特殊,有着终年蓄水的环境之外,农夫也持续耕作,造就了特殊的生物相。因而受到林务局重视,从2011年开始支持水梯田的生态保育计划。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在贡寮水梯田发现,已长达30年未在台湾农田间记录到的黄腹细蟌,成为保育成效的指标物种。自从水梯田保育计划开始,至今每一年的田间调查皆有其踪迹。因此,人禾基金会与狸和禾小谷仓,开始与农民合作,在耕种作物维生之外,同时兼顾生态保育。

于是,在地农民成立和禾生产班,共同遵守《和禾田间生产原则》。人禾基金会项目执行郭俊麟认为,“奠基于农民过去的耕作方式,水梯田才能有那么丰富的生态。”所以《和禾田间生产原则》基本上延续了祖先传承下来的耕作模式,如:终年蓄水、自家保种,并且不施用农药或除草剂。

台湾大学生态演化所硕士生谢传铠,在贡寮水梯田蹲点,进行研究,对此提出自身观察。贡寮水梯田的农民,原先就有保种的习惯,会在每年收成后,择定生长得较佳的稻种,储存起来,等待来年播种。农民种的是具有在地特色的平林种,虽然稻粒普遍较小,却能抵御稻热病的侵袭。在东北季风迎风面的强力吹拂下,仍能稳健生长。有了这样适应在地环境的稻种,就能减少农药及化学肥料的使用需求,从根本实行友善农业。

确实遵守此原则的农民,经狸和禾小谷仓田间观察员定时纪录、监控田间生态,可领取由林务局发放的生态劳务给付。对农民而言,虽然不使用肥料会使稻米产量减少,但这样的耕作方式提高了稻米收购价,且能额外获得生态补贴。因此,也提高了农民扩大耕种面积的诱因。

 ▲狸和禾工作人员谢传铠为审核生态补贴,在冬季休耕的梯田里纪录翻土情形,注意田间生态。摄影/游羽棠


▲狸和禾工作人员谢传铠为审核生态补贴,在冬季休耕的梯田里纪录翻土情形,注意田间生态。摄影/游羽棠

里山倡议在台湾的具体实践

联合国于2010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大会中,提出“里山倡议”的构想。“里山”的意思是家(聚落),而聚落附近有林木可以利用。所以,里山是指跟生活密切的生产活动。

贡寮水梯田的农民世居此地,遵循着祖先传承下来的耕作方式,也继承了人与自然密切相关连的生活方式。而这样延续了百年以上的友善环境模式,与近年提出的里山倡议不谋而合,也因此获得联合国认证为里山倡议示范区。

东华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李光中,是国内实行里山倡议最熟悉的学者,过去也曾参与贡寮水梯田的谘议。李光中提到,里山是一种人和生态共生的概念。“生活跟在地资源很密切,在环境的承载力内共生。”例如:农村就是很好的展现。

▲萧春益的妻子(二嫂)利用秋天盛产的芦苇花编织工艺品。除了增加农产品的附加价值,更是永续利用的展现。摄影/游羽棠

▲萧春益的妻子(二嫂)利用秋天盛产的芦苇花编织工艺品。除了增加农产品的附加价值,更是永续利用的展现。摄影/游羽棠

适度的人为扰动有助于生态保育

“保育指的是保护跟永续利用,并非完全不能使用。”李光中指出,传统的自然保育理念,认为人为干扰就是不好的,但这是矫枉过正。这样的做法适用于原始的自然保留区,却不适合长期有人类居住、活动的农村地区。

对于乡村地区而言,更适合“地形海景保护区”的概念。虽然是存在传统农林渔牧活动,但延续使用了几百年、上千年,这也是永续的实践。此外,农村是半自然环境,虽然很多都是常见的生物,以保育观点看,缺乏稀有生物,看起来没有价值。然而,在农村地景中,维护生物多样性,比起发展稀有性来得更重要。

农村的特性在于,耕地在不同季节会有扰动,而适时的有助于生态,对人有好处。所以,现在国际间开始重视这种类型的保护区。而台湾地狭人稠,生活的空间与自然环境距离更短。与其消极且不切实际的要求民众远离自然地景,更应该协助居住乡村地区的人民,学会与自然环境共生,才能永续利用资源而不枯竭。
贡寮水梯田的未来

里山倡议的另一个重要概念,是“城乡交流”。现今农村地区人口外流严重,农村人口虽然到60-70岁仍在耕作,但改变也要从这些人开始。相关科系、NGO组织的年轻人,虽然较缺乏农业知识,却能基于自身专业,协助规划、实行永续农业的理念。

这样的实践,正在贡寮水梯田上演着。

有着200多年历史的贡寮水梯田,蕴藏丰富的生态,以及农村文化内涵,获得联合国认证为里山倡议伙伴。然而,这样珍贵的农村地景,却因为人口大量外流,不仅满山遍野的水梯田缺乏耕作人力,传统文化的存续也面临困境。

值得庆幸的是,贡寮水梯田吸引了一群热爱生态的年轻人注意,长驻此地的过程中,也对农田耕作文化的存续产生兴趣。开始从这些拥有珍贵农耕经验的资深农人身上,一步步的学习、实作农田里的大小事。

谈起水梯田使用水牛犁田,除了适应环境所需,也是意在传承流传已久的传统农法。自幼生长在水梯田边的萧春益,轻而易举的指挥水牛工作。但问起已经在此工作近一年的郭俊麟,他却大笑着说,“哪能跟二哥他们一样啊?我当然是用人力翻土啊,年轻人谁会用牛啊?哈哈哈哈。”

祖公田不能放

由林务局委托执行的水梯田保育计划,已顺利迈入第五年,不论是水梯田复育的面积,或者投注此地的人力都在持续增加中。对于当地居民而言,生态补助打平了友善农业的保育成本,提供更有吸引力的选项。负责执行水梯田保育计划的人禾基金会,也因此能引进更多认同友善农业理念的外地青年,一同为耕耘水梯田尽一份心力。

但贡寮水梯田现行的生态补助,仅是林务局的试验计划,而非正式的政策方针,未来能否持续获得此补助仍充满变量。一旦补助计划停止,对于水梯田的保育就可能产生冲击。对此,狸和禾生产班制作农产加工品,努力提高农田的附加价值。狸和禾小谷仓也发展出生态小旅行,希望藉由举办在地性的活动,兼顾生态保育与环境教育。

然而,对当地农民而言,水梯田的未来仍是走一步算一步。萧春益明白两个儿子对种田没兴趣,目前没有接手意愿,也不勉强。但仍希望有一天,能有人回来接手祖先辛苦开垦、传承下来的水梯田。

看着来自都市的郭俊麟与谢传铠,虽然都非贡寮当地出身,却对水梯田的种植与永续发展深感兴趣。对此,萧春益认为:“我觉得这样子也好,至少不让这些田弃耕、荒废掉。”萧春益望向远方的水梯田,久久未再开口。

影片连结: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wlIdYInDGc

文章来源:台大新闻

原文链接:https://ntujournal.com/2016/12/15/七之五:人與自然的共存 貢寮水梯田的故事/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