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食农教育,不只是简单的种菜而已

食农教育,不只是简单的种菜而已

作者:李京谕

食农教育在台湾云林光复国小,不再只是简单的种种菜、上上课而已,而是完整体现对生活、对土地、对大自然的关怀。

b4d99bda7729fc15b72a15ee84fdb76f-50935

台风过后的艳阳下,云林县虎尾镇光复国小七十三位学生,每个都是新世代的小农夫,他们经营学校的教育农园,有外宾参观时,你可以听到这群孩子用中文、英语,甚至是日文来迎宾,一边介绍校内教育农园里的作物,一边用iPad扫描QR Code和AR扩增实境做导览。 采访当天,学生向记者解释着农园里的每一景:学生每天早上轮值导护,让校内畜养的鸭子安全过马路,而鸭子是教育农园里的帮手,牠们进入稻田间吃害虫、排泄物又回归土地,用生态农法种稻米;每周有一堂农事课,学生亲手种地瓜、大头菜和木瓜,收成之后,作为营养午餐的加菜。

导览来到“地层下陷研究区”,云林县光复国小校长沈美杏补充,学校所在社区有地层下陷问题,为了让孩子了解居住的环境生态,教育农园内特设这个区块,因为“食农教育不是种种菜就好,而是完整的对生活、对土地、对大自然的关怀,要真正做到环境教育。”

加深土地认同,把人口留下来

光复国小的食农教育,在短短的三年内,农园、师资跟课程都渐趋完备,背后有着一点幸运和一点焦急。焦急来自于社区人口外移严重,云林虎尾镇垦地里垦地社区总干事陈俊雄说,“希望孩子能对土地有更多认同,跟社区成为生命共同体,成年后不会轻易地离开。”

幸运则来自于四年前,垦地社区发展协会当时向水土保持局提出农村再生计划,而沈美杏到任校长后,欲活化校园中原本荒草丛生的闲置空地,于是学校与社区的力量结合,空地定位为“教育农园”,才有了一连串的开展。

“社区是后端,可以提供资源;我们学校是前端,负责教育学生。”沈美杏担任中间的桥梁,让学校围墙内外的沟通更畅通。 这四年来,这0.6公顷的教育农园,涌出源源不绝的影响力。“现在台风来之前,孩子不像过去那么盼望放假,反而担心农园里的菜会不会被吹毁。”沈美杏欣慰地说,教育农园让孩子找回珍爱土地的心,也改变周边农夫观念,看到孩子用生态农法经营农园,有的农夫也愿意尝试友善土地的耕作。

扎深校本课程,让学习不断落

问起食农教育为何有这么大的能量?沈美杏说,“食农教育是综合能力的展现,”因为孩子每天有活动、有产出,再辅以系统化的课程学习,“孩子培养出的是‘从土地到餐桌’的完整素养。”

这也是沈美杏最初想要推动食农教育的愿景,“希望让孩子学习耕作的知识、食物的来源,更能拥有正确的饮食营养观念。”光复国小以教育农园为起点,教师团队研发跨领域课程,如健康课结合烹饪课,把农园采收的木瓜拿来教孩子自制木瓜牛奶、用五感比较跟市售饮料的差别;自然课结合农事课,教孩子认识农园里常见的昆虫如红纹凤蝶,并带孩子DIY、用友善农法防虫害。

“过去学科的知识比较难展现在一般生活中,只呈现在考卷上,”沈美杏说,“现在因为食农的主题,孩子有了创作的灵感跟真实经验,比较知道自己为何而学。”沈美杏看见孩子的学习与成长后,致力要把课程扎的更深更广。

起为何一定要发展校本课程和教材?沈美杏斩钉截铁回答:“我要长期、永续的资源、师资与课程,”除了希望食农教学更因地制宜、在地化,她也希望即便未来校长易主,课程跟孩子的学习不会断落,社区能永续发展。

她对课程还有期待,“课程成熟至少要六年,从规划、实践到发展,主要是师生对环境议题有投入、有热情,”对于较缺乏条件发展校园农场的都会型学校,沈美杏认为,场域不是问题,若无适合的农地,可以跟农场议定合约做校外教学,或是利用水管叠架起的垂直农场、简易的鱼菜共生系统,“食农教育的实践,有心就不难。”

50770d1aed68b98b470197a6f8cf1537-65938

社区农耕 体验更多元

光复国小的农耕活动,不仅结合社区发展协会来进行,也会请社区耆老来做文化传承,像是收割时的祭天跟谢地仪式,邀请耆老讲古、让学童体验割稻饭,并挑古担,不仅让孩子体验到传统的农耕趣,也拉近了孩子与社区长辈的距离。

文章来源:亲子天下

原文链接:https://www.parenting.com.tw/article/5072506-【食農教育】孩子自營學校農場的綜合能力課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