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话养生 > “食物成瘾”这回事真的存在吗?

“食物成瘾”这回事真的存在吗?

作者:莉莉安‧安奈可(Lilian Anekwe)

翻译:王怡文

4f3fd98ad23d8ce898cf4a6d1fd3b510-1-350x435

你像饼干怪兽一样,把“吃”视为嗜好?

或是觉得自己得了“巧克力瘾”、“迷上”某种汽水不喝不行?

对于每天都要进食的我们而言,食物成瘾是否真有其事?

为什么有人支持这个说法,有人却极力反对?

我们的社会越来越肥胖了。是因为一些人对某些食物上瘾吗?2013 年美国康乃狄克学院有项研究认为,奥利奥(Oreo)“跟古柯硷一样有成瘾性”。研究同时指出,有些过重者的行为确实有上瘾征兆,象是无法不吃某些食物,或是因压力而摄食过量的倾向等等。但并非所有过重者都如此,“食物成瘾”是否确有其事?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了解什么是成瘾。《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中,诊断物质成瘾疾患的标准包括产生耐受性(tolerance)、具有戒断症状,以及依赖性。最新版 DSM-5 还加上“渴求,或有强烈欲望,或迫切想要摄取物质”。

大脑的运作,是诊断成瘾的关键。成瘾会影响与愉悦、酬赏以及决策相关脑区,也会影响神经传导物质,也就是脑细胞和脑区之间沟通用的化学物质。经过一段时间,先前曾获得酬赏(例如食物、性、酒精与药物)的记忆,会造成象是渴望的生物性反应。

糖促进多巴胺分泌,启动脑内的酬赏回路。图 /《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糖促进多巴胺分泌,启动脑内的酬赏回路。图 /《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耶鲁食物成瘾量表(YFAS)是研究者运用上述概念分析饮食的最佳工具。YFAS 是一份 25 题的问卷,由美国密西根大学临床心理学助理教授艾胥黎 • 吉尔哈特(Ashley Gearhardt)在 2009 年所制定。她相信成瘾机制确实影响着饮食问题。

吉尔哈特的食物成瘾实验室(FAST Lab)探讨受试者的饮食行为。图 /《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吉尔哈特的食物成瘾实验室(FAST Lab)探讨受试者的饮食行为。图 /《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我的研究目标是,如何找出最有可能食物上瘾的那群人?为此,我制定了耶鲁食物成瘾量表,不以体重判别谁可能是成瘾饕客,而采取与其他成瘾症一致的标准。我们能够以此为起点,探讨这群人是否有行为、认知或生物上的特征。”

其中一项实验,吉尔哈特先让受试者观看巧克力奶昔之类的“点心”图片,再给他们实物。她发现,饮食行为“比较像”上瘾的人,在接触到“上瘾提示”(点心图片)时,脑中的酬赏及欲望相关区域,比观看其他图片更活跃。比起摄取其他非成瘾性食物,他们喝到巧克力奶昔之后,脑部的抑制反应也较低。

耶鲁食物成瘾量表的受试者,认为披萨是最具“成瘾性”的食物。图 /《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耶鲁食物成瘾量表的受试者,认为披萨是最具“成瘾性”的食物。图 /《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表示这群人对‘环境里有这种食物’的提示很有感觉。”吉尔哈特解释,“一旦他们开始进食,脑中那些帮忙踩煞车、让人停止进食的回路可能也运作得没那么好。”

同样的模式也出现在“传统型”上瘾的人身上。吉尔哈特认为,这更加强化食物成瘾的合理性。在另一项研究中,吉尔哈特的团队找来 500 名受试者完成 YFAS 量表,并且写出自己在读特定句子时想着哪些食物。一如常理的猜测,冰淇淋、巧克力、饼干以及甜点,果然名列前茅。吉尔哈特认为,我们的大脑对这些食物,还没演化出好对策。

肥胖大问题

我们现今的饮食远比过去更精制,也更多糖,而这也展现在我们的腰围上。英国国民保健署(NHS)数据显示,1993 年到 2013 年间的成人肥胖比例,男性从 58 % 成长到 67 %,女性则从 49 % 提高到 57 %。世界卫生组织预测这些数字还会再攀升,以英国为例,到了 2030 年男性会高达 74 %,而女性则为 64 %。

现代饮食的含糖量比过去更高。图 /《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现代饮食的含糖量比过去更高。图 /《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然而,食物成瘾研究多半来自动物实验,或短暂的人类实验。尽管有个过量进食者支持团体已扩展到英国等六个国家,拥有 6,000 名会员,但尚未有任何完善的科学研究。英国剑桥大学研究食物酬赏机制的希沙姆 • 济奥丁博士(Hisham Ziauddeen)认为,这些使得“视食物成瘾为医学症状”的想法,不是那么站得住脚。

“支持食物可能有成瘾性、或者食物成瘾确有其事的证据,其实非常薄弱。”他说,“但我不会说它绝对不存在。若从饮食异常患者所描述的广义症状来看,少数人异常饮食问题看起来很类似上瘾,并且有着与酒精、药物上瘾者相同的感受与经验。”

但济奥丁博士并未信服 YFAS 对食物成瘾的鉴别度,以及对他这种“怀疑者”的说服力。济奥丁认为,“耶鲁量表得分很高的人,在其他传统的饮食异常评估也同样获得很高的分数。所以这个量表能够衡量一些饮食异常患者的行为,但没有真的掌握特别的证据。”

有些研究者甚至认为,食物成瘾是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概念。英国诺丁汉大学代谢生理学教授宜安 • 麦当诺(Ian Macdonald)便是其中一位,他认为我们很难将人类维持生命的基本行为视为成瘾。酒精和药物之类的东西,基本上是一种选择,但饮食不是。

“食物成瘾”反作用

“我不认为‘食物成瘾’一词有什么帮助,也认为不应该鼓励大家把‘成瘾’一词和特定营养素(例如脂质和糖类)或食物(例如巧克力)并用。”麦当诺说,“每个人都必须进食才能生存,所以成瘾会比一般饮食更加极端。灌输大众这些词并没有帮助,他们可能会把它想成类似海洛因、尼古丁或酒精上瘾,但事实并非如此。”

麦当诺说他即使身为临床医师,也不愿意使用“食物成瘾”一词。“我不认为专业人员应该用这个词,除非他们把这些词汇定义得非常清楚。心理学界现今认为,‘饮食成瘾’一词有助于描述对于特定食物(或一般食物)渴求改变,或行为改变的现象。然而,就连这些也可能被不当使用与过度解读。”

不难看出,成瘾概念可能产生的反作用。把“食物成瘾”贴上疾病标签,可能造成或强化,我们对于过度进食无能为力的认知。如果有人告诉你巧克力有成瘾性,或天生的生理机制会让你迷上垃圾食物,那你“吃得健康”的新年愿望会更加努力执行还是相反?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研究营养、行为与脑如何控制食欲的彼德 • 罗杰斯教授(Peter Rogers)说,把食物成瘾视为一种症状,可能带来无法预测的影响。“‘食物成瘾’这类标签可不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它直接影响我们饮食、感觉飢饿,以及想吃东西的体验。”

他发表在《食欲》(Appetite)期刊上的一项研究,探讨食物成瘾信息如何影响人们的行为与偏好。此研究先让 60 位受试者阅读科学家证实或推翻食物成瘾之存在的“报导”,然后试吃健康与不健康的食物。

“刚读过‘食物成瘾真有其事’的人,很有趣地分成两派。”罗杰斯解释,“有些人吃很多,有些人真的吃很少。这符合一项理论:有些读过讯息的人想,‘我管不住自己’,然后投降;而有些人想,‘这些食物有成瘾性’,接着抗拒。这意味着大家接触越多食物成瘾信息,越容易在面对特定食物时,产生有益或无益的成见。”

这或许能为治疗过度进食提供线索。倡导有些“问题食物”容易过量,而需回避的观念,也许就能仿效控制传统成瘾的完全戒除模式,处理此问题。

然而,在可能疗法确立之前,必须先对食物成瘾是否真有其事、以及它(若确实存在)的运作原理有共识。目前要专家达成共识,还有得等。显然,有些人确实渴求某些食物,但我们并不完全了解背后的成因,以及吃下渴求的食物会得到什么酬赏。有待琢磨的事还多着呢!

文章来源:PanSci 泛科学

原文链接:http://pansci.asia/archives/108630

图片来源:BBC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