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美时尚 > 创平价有机棉品牌 Marine时尚界“寻根”

创平价有机棉品牌 Marine时尚界“寻根”

作者:吴奕萱

0001

你穿过有机棉衣物吗?在国际平价服饰品牌,大量充斥市场下,不少人也唤起环保意识,想要找回衣着的原始,连ZARA也开始设计环保系列服饰。曾在纽约时尚圈工作的Marine,就是一个回台贡献的例子,在有机棉身上,找回服饰业的初衷。

原本在纽约念时尚营销的Marine,曾在意大利名牌BOTTEGA VENETA实习,过着如电影《穿着Prada的恶魔》中光鲜亮丽的人生。但她却发现,愈漂亮的衣服,背后伤害环境的隐忧也愈大,每想到这,便觉得自己像刽子手般残酷。直到她毅然回台,辗转做起有机棉衣物,才找回人生的理想。

“服装产业到底给谁带来快乐?”这是Marine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除了消费者穿了开心,1件T恤,在生产过程中,如果不是使用有机棉花,就需要1杯马克杯的农药;这些农药倒下去,难过的是种植的农民、受伤的土壤。“我只是想传达,不是只有人类拥有这片土地,我们的作为最后都会影响到全体。”她诉说着简单的信念。

为了能产出足够的棉花,需要喷洒大量的农药除虫,全世界每年有2万多位农夫中毒不幸死亡;而在印度,政府推广抗虫的基因改造棉花,效果却不如预期,农民因偿还不出庞大贷款,造成去年每30分钟,就有1位印度棉农自杀的惨剧。

血汗工厂 时尚黑暗面

除了棉花以外,衣物在染整的过程中,也排出许多重金属废水。Marine说,小时候她朋友家里开染整厂,只要看旁边河流是什么颜色,就知道最近在染什么衣服。

其实,在齐柏林的《看见台湾》纪录片中,桃园观音工业区色泽鲜艳的海岸线、黑色南崁溪,就是拜周遭数百家染整厂所赐,有些衣料残留的毒素,依然穿在消费者身上。“难道吃下去的是毒,穿在身上的就不是毒吗?”

现在纺织业几乎已转移大陆,但纺织镇的背后,依然是怵目惊心的景象:污黑发臭的河川、居民的痛苦代价,与服饰业的时尚印象形成强烈的对比。

Marine回忆起,从求学到工作,都是在行销端,看着美艳的模特儿、风光的设计师,及永远最新最潮的服饰,时间一久,不禁纳闷这堆快速制造的流行,“人类真的有这么多衣服要穿吗?”质疑与迷惘,一天天在她心中扎根。直到后来外派到大陆,接触制造端,从第一线闻到衣物染整完的恶臭味,血汗工厂的印象,才真实浮现在眼前。

“很多事情背后很残酷,只是你选择要不要去看。”或许大多数人觉得,大陆纺织镇的黑暗与他们无关,消费者能穿到漂亮衣服,厂商能卖能赚钱就好。不过她反思,在自身领域内,是不是可以选择什么,去一点点改变它?这也是她踏入有机棉衣物的初衷。很多人会说:“今天还没有能力做,明天吧!”其实若每天回收一个垃圾,几年后就减少1个掩埋场,就像我们拒吃黑心产品一样简单。

000

成立品牌 MOJIL有机棉

离开纽约时尚圈回到台湾,因不想继续从事服饰营销,Marine曾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她到咖啡店工作,又差点去当瑜伽老师,终于辗转在亲友鼓励下,拾起热爱服装的本心,加上独特的美感,就此展开有机棉的设计。

2012年,Marine成立了“MOJIL有机棉”,MOJIL在印度话是代表“喜悦”,且她非常喜欢无印良品“MUJI”,刚好无印也开发有机棉素材,名称取得颇相配,设计风格以简约女装为主,得以发挥她的设计天赋。

有机棉的棉花,是在3年以上未使用农药的田地上耕种的,以确保健康的土壤;此外,更在棉花田旁种植玉米喂饱害虫,形成天然的屏障。在染整方面,亦采用低彩度的环保原料,虽不如一般服饰多彩光鲜,但这种简单就是她想要的。

不过,历经创业4年,她也感叹,台湾的有机棉市场已有10年,但仍是小众,且因原料昂贵,若没有一定的经济规模,很难形成产业链,除了厂商难找,价格更不好谈。大家只愿做低价好赚的生意,现实的牴触,让有理想的人依然撑得很纠结。

Marine最后说,有机棉只是她能力范围的一个选择,并非鼓励大家购买有机棉、吃有机食物,她不是卫道人士,只是秉持改变生活的信念罢了。

文章来源:中央社

原文链接:http://appweb.cna.com.tw/webm/magazine/51/201611180018.aspx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