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观察 > 大热的绿色金融 商业银行为何不爱

大热的绿色金融 商业银行为何不爱

作者:国际金融报 王丽颖

rooftop-solar-Pixabay-620x330

随着绿色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绿色金融将迎来新一轮爆发式增长。而银行业仅仅意识到这个潜在市场还不够,必须尽快付诸行动。

在刚刚闭幕的G20杭州峰会上,“绿色金融”议题首次被写入会议公报中,引发全球关注。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发展基金、绿色保险、碳金融等一时间在金融领域成了“香饽饽”。

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中国银行业参与绿色金融项目情况时发现,当前依然处于人民银行主推,而商业银行参与意愿不浓的状态。

记者采访了解到,虽然银行业已意识到发展绿色金融业务是未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然而在信贷和债券领域,过分强调“绿色”,会导致银行失去一些客户资源,于是很多银行犹豫了。

全球投资新风口

绿色金融,通俗地讲就是对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的项目投融资、项目运营、风险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务。

在欧美等西方国家,绿色金融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发展趋势,而中国的绿色金融往往是自上而下的路径。

有研究报告显示,在亚洲市场,2014年至2035年,要想不让全球气温再升高2摄氏度,亚洲可再生能源市场的投资规模必须达到77万亿美元。而国际能源署预计,全球在2030年前要想响应联合国的低碳要求,仅在低碳技术领域就要投入135万亿美元。

澳大利亚投资者集团气候变化委员会(IGCC)首席执行官艾玛·荷德(Emma Herd)认为,银行业仅仅意识到这个潜在市场还不够,必须尽快付诸行动。

在整个亚洲市场,中国走在了前沿。据记者了解,中国已经明令禁止银行向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提供融资需求。但亚洲其他12个市场的监管者当前态度并不积极,根本原因在于银行们不想失去那些传统老客户。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绿色金融涉及的不光是碳排放,在水污染、土壤污染等各大污染行业都需要投入。

据悉,作为国内银行业践行绿色金融的先行者,兴业银行在年初已经发行了100亿元的境内首单绿色金融债,获得超过2倍认购,期限3年,票面利率2.95%,创下了同评级同期限商业银行金融债券的发行价格新低。

鲁政委指出,如何判断项目是否是“绿色的”并将募集资金全部投放于绿色金融业务,当前还存在争议。

兴业银行在这个过程中采用“赤道原则”,会邀请第三方咨询及评估机构对企业项目进行八个绩效标准审核。截至2014年末,兴业银行对854笔投资金额共21234.21亿元的项目进行评估,判断其是否符合赤道原则的相关要求,结果显示,符合适用要求的只有217笔,最终投资金额为4264.86亿元。

标准需区别制定

让银行“变绿”,首先要激发其对绿色市场的热情。那么,该如何激发呢?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市场创新部负责人徐光表示,国内当前激励机制还不完善,很多投资人反映,并没有在绿色领域享受到额外的商业利益。

外资机构方面,徐光指出,虽然它们很积极在进入中国市场,但对绿色债券的投资力度也很小。比如,截至今年3月,已经有325家境外机构进入了银行间市场投资,但这些机构当前投资的大部分还只是国债、政策性金融债这样的一些利率产品,信用产品方面涉及还较少。“未来,中国将吸引更多境外投资者对绿色债券进行投资。”徐光称。

新开发银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莱斯利·马斯多普(Leslie Maasdorp)表示,专注于可持续基础设施建设的银行与绿色债券有着天然的联系,它们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不同,在绿色项目方面有很多优势。

马斯多普指出,2015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出台了指导意见,专门把中国的绿色债券发行进行规范化,这对银行意义重大。新开发银行两个月前刚刚发行了30亿元的5年期绿色债券,最终被超购3倍,收益3.7%。“如果全球的标准框架能够逐渐建立起来,相信会有越来越多银行参与进来,尤其是多边银行机遇很多”。

高盛银行环境市场部主管Kyung-Ah Park认为,一些资金已经在准备进入绿色金融市场 ,他们的目标是获得长期稳定的回报,这对清洁能源基础设施来说是个好消息。如果清洁能源成本能快速下降,其竞争力提高了,这方面的融资就会更容易。她指出,中国可能是未来最大的绿色债券发行市场,中国也是清洁技术最大的一个市场,但如果资本市场改革力度不加大,资本管控等问题不解决,绿色金融肯定会受限制。

法国巴黎银行集团(中国)副董事长Bruno Weill认为,在制定绿色金融执行指南时,应该把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区别对待。他担心的是,“法国巴黎银行在全球80个地区有客户,如果全球指南强制执行,就意味着要把一些老客户赶走,不给传统能源企业贷款,就会直接影响银行的损益表。”他认为,在给烧煤炭的火电厂发放贷款时,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战略因有所不同。

“OECD(经合组织)成员国银行里面的贷款指南运行和发展中国家不太一样,发达国家里已经没办法借钱给火力发电厂的客户,但是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可以做一些工作,比如他们能够满足一些排放的标准,达到这些标准后还是可以拿到部分贷款。”Bruno Weill认为,不应该给银行设立一个僵化的标准,否则就会让绿色金融显得非常复杂,推广绿色金融的目标是解决排放问题,而不是产生更多问题。

46509995642817884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原文链接:http://finance.qq.com/a/20160912/002377.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