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在地化”、“生活化”的自然教育是什么样?

“在地化”、“生活化”的自然教育是什么样?

作者:冷杉 蚂蚁

四年沉淀,从四个女孩到拥有二十位核心成员的团队,一年2000多人次参与课程,一座自然学校梦想的达成——在地自然教育中心,一家致力于自然教育实践的社会企业。

从左到右:蚂蚁,海螺,茉莉,榆钱儿

从左到右:蚂蚁,海螺,茉莉,榆钱儿

2012年的秋天,四个平均年龄29岁的姑娘——蚂蚁、茉莉、海螺和榆钱儿,出于对自然的热爱、深厚的社会责任感走到了一起,成立了云南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海螺说:“这份事业是我们共同‘创造’的。”

蚂蚁曾在威斯康星大学攻读环境教育,回国后一直致力于环保和环境教育工作,茉莉从2008年开始就在昆明一家本土机构的平台上组织市民开展自然体验活动,榆钱儿用她所擅长的绘画和戏剧对公众开展环保宣传,海螺则是报社的一名环境报道专业记者……这四个女孩在机缘之下相遇相知,从各自的生活中走了出来,先后加入到“在地”的创立过程中。

在地的自然导师们,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在地的自然导师们,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四年之后,在地通过开展自然导师培训,为对自然教育感兴趣的公众进行系统培训,不仅补充了高素质的活动带领人员,形成了一个拥有二十位核心成员的团队,同时自然导师内部的故事也越来越多,多个自发性的兴趣小组诞生,拓宽了自然教育的应用范围。

自然教育“课程化”

在地成立之初,她们从一些零散的儿童自然体验活动开始做起,随后逐渐研发一些自然教育系列活动。但是她们发现活动组织有太多的偶发性,活动和活动之间没有逻辑性,孩子的参与缺少持续性……

植物园里的“落叶大战” ,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植物园里的“落叶大战” ,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2013年的9月,基于以往活动积累的经验,在地推出“身入自然——以植物为师”自然教育课程,带领孩子们体验昆明植物园的四季轮回。海螺说,这是真正意义的“在地系列”的开始。跟以往零散的活动不同,这一次,在地反复研究课程内容,确定了清晰的教学目标,采用“流水学习法”(Flow Learning)的设计原理,将课程分为热情激发、促进五感打开的集中注意力、直接体验,以及分享启示四个阶段,在活动中融合了自然观察、自然记录、自然创作的内容。

自然观察引导孩子发现植物的形态、颜色美,探索植物如何传播种子,如何适应环境,并与其他的生物的相互关系,并且根据节气以及季节的变化,在地设置了不同的观察主题的活动。

自然记录引导孩子记录自己感知到的自然,通过记录促进参与者关注到细节之美;在记录自然的过程中,关注物候的变化,帮助孩子认识自然规律、季节变换,并从自然变化、植物生长中获得生命的力量。

而自然手工则是根据当季的特点,孩子们在导师的引导下利用自然物进行手工制作。蚂蚁说:“在孩子拥有太多物质,动手能力却不强的当下,让他们自己动手,用手来与自然亲近,而且制作出有实用功能的物品,孩子们的意志力和创造力会在其中得到提高。”

秋冬季“山野之窗”,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秋冬季“山野之窗”,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到2016年秋天,“以植物为师”课程已经迎来了第四个年头,先后开设过24个班次的学期课程,一个学期按4次课计,加上零星的班级或小队活动,在地先后在植物园带领过100多次课程!从“以植物为师”开始,在地逐渐摸索出了自然教育“课程化”的方式,后来的“山野之窗”系列、“自然笔记”系列等课程都延续着这种方法。

石城自然学校破土而出

石城自然学校成了更多人的“家”,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石城自然学校成了更多人的“家”,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我们一直梦想着有一个地方能够让孩子在生活中去实践自然、理解自然。”在地创立时,曾规划三年后建立一座在地自然学校,2015年春,这个计划提前走上了日程。

石城自然学校位于昆明市西山区海口镇石城公园内,这里有奇特的地质景观和丰富的植被,毗邻滇池周边的社区,孩子们亲近自然生态的同时又能结合社区探索自然环境与社区的关系。

在地计划通过2到3年的时间,建设成为一个集自然体验、自然游戏、体验式园艺、户外教育为主题的自然学校,不仅可服务来自城市的孩子和家庭,同时也会定期为本社区(海口镇)孩子、家庭和其他有需要的人群提供学习、体验的机会。

第一批踏足并参与自然学校建设的孩子,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第一批踏足并参与自然学校建设的孩子,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十多个家庭和志愿者陪伴着在地走过了石城最初的阶段,“在大家的努力下,石城自然学校有了室内外活动的场地,有了经打理的果园和菜地,有了处理自己的污水的人工湿地,有了堆肥区和垃圾分类,有了高低床的宿舍,以及可以容纳大家一起做餐的厨房。”

基础设施在不断完善,而石城的自然教育活动也从未落下。2015年在地在石城开设了“石城亲子课”、“石城四季课堂”、“石城农耕笔记”等课程;2016年又开设了攀岩、探洞、漂流等探索类课程,在地认为“这些突破性强的户外运动对于激发孩子们探索自然、思索自己与自然的关系、选择更自然的生活方式的贡献和意义,希望这类带有自然教育目标的户外体验,能够为孩子们提供自我成长和团队协作的机会。”

贴近社区和生活的自然学校

探秘石城地址景观,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探秘石城地址景观,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石城所处的地质公园常有周边社区居民和本地游客光顾,垃圾量非常大,而整个园区却没有一个垃圾桶。为了帮助解决公园内的垃圾问题,在地策划了一个与往日“体验型”活动不同的营队——以垃圾为主题的“服务型”亲子营。

在地导师为亲子家庭布置了两项任务,一是自己设计问卷,了解公园内的垃圾是如何产生的;二是根据问卷结果讨论出解决方案。本想是一道难题,然而当 “放任”这帮孩子去实践的时候,孩子们给出的答案却让所有成年人惊讶不已。

“你喜欢石城吗?”孩子们向游人问道,看得出他们是多么喜欢这个地方,想要了解哪些人更爱扔垃圾。孩子和家长讨论出来的解决方案不是去捡垃圾,而是在人们容易扔垃圾的地方树立告示牌。而相比成年人劝诫式的语言,孩子们竟然设计出来充满积极情感的告示语!“垃圾也有家,请带它回家”、“这里很美,感谢您和我们一起保护它的美”……这些带着鼓励的话语,透露出富有正能量的心灵。一个月后,公园的管理人员告诉在地,垃圾真的减少了。

“对社区的服务也能让孩子与自然建立连接。这跟我们做自然教育所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一致的,对自然的爱是可以解决我们的环境问题的。”石城跟社区的紧密联系、与生活的贴近,让蚂蚁和小伙伴们不断探讨除却自然教育课程之外,自然学校还能带给人们什么。一年多的实践下来,在地总结出了三点:自然学校能够让孩子们建立与地域的情感连接;能够带来丰富的体验;能够通过生活教育把知识变成自我理解和实践的过程。

与地域的情感连接

人们可以时常造访石城,在这里自由地扩展,这里有很多小伙伴,每天都有不同的事情发生。在以后,人们回忆起来他在这里做过的事情,自然而然产生一种“老家”的感觉。当春天来到的时候,他会想起学校的梨花开了,秋天的时候,他知道柿子该熟了……仿佛一抹乡愁连接着心灵和故地。

学校的柿树,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学校的柿树,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自然学校的体验性

在石城自然学校,孩子们要参与种植、管护草花瓜果,要下厨房把蔬菜做成食物,还要学会处理食物残余。在这整个过程中,他们亲身参与了植物的“生命循环”。我们知道很多关于自然的道理,学到了自然界的种种规律,但切身的参与体验比课本知识更容易让人理解并接纳,并主动思考和动植物、自然、乃至我们自己的关系。蚂蚁说:“不光是孩子,成年人在自然学校这样的环境中很容易唤醒他们对可持续生活的活力,通过努力让他的生活跟自然界发生更好的互动。”

弯下腰和土地在一起,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弯下腰和土地在一起,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自然学校的生活教育

2015年7月,在地组织了自然学校第一期生活营。“在营期目标里,生活是第一位的,食育、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共同生活、家务是最重要的,活动版块里,才是自然中的生活、动手、观察和体验。”

孩子们要参与到自然学校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要种地、做饭、洗碗,学习生活的基本技能,学习和他人相处,去发现生活与自然之间的联系。在城市生活的孩子很少知道菜和肉是从哪里来的,对食物更多的是一种消费者的购买关系,而通过参与食物的生产和制作,唤醒人们对健康的意识,去践行可持续生活。“我们发现,孩子们特别喜欢帮厨,喜欢做跟食物相关的事情,把一份饭摆出很好看的样子,这不仅是培养孩子们的生活能力,同时也是他们自我成长的过程。”

共建人工湿地,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共建人工湿地,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生活实践往往带给参与者们对自然和环境的关注。石城自然学校没有铺设污水管道,废水都是直排到环境中,因此在地打造了一块人工湿地,并让孩子们参与湿地的建设工程,每次活动都要去观察湿地的变化,看看进入的水和出来的水有什么不同,以此了解水循环系统,明白自己的行为与环境的关系。“他们虽然不能把人工湿地带回家,但是可以选择用什么类型的洗涤用品”,参与者把学到的环保方式带回日常生活之中,这种将知识变成自我理解和实践的过程,会促进更多的改变。

一个推动可持续生活的公众平台

四年不间断的实践让在地的课程呈现出相对比较成熟和稳定的状态,茁壮成长的团队开始探讨:“在地一年2000多人次的活动量对于一个城市,一个社群的来说够不够?自然教育实现对孩子、家庭的影响,课程服务就够了吗?除课程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

蚂蚁说:“自然教育课程有它自己的使命,它能够帮助孩子成为热爱自然,尊重自然的人,但对于生活层面的改变,它是远远不够的。”她认为,自然教育机构的最终目的把自然教育带到人们的生活当中,如果没有一个可持续生活、自然保育等理念的融入,那么自然教育便成了跟一个跟课外兴趣班一样的事情。

2015年6月,在地召集了第一次“静修会”,通过深度讨论,团队对机构的使命进行了修订,明确提出,在昆明本地搭建一个公众平台。这意味着“在地从自然教育课程化的阶段,开始走进共同陪伴、共同成长的阶段。”他们为公众活动做了三个主题的定位:自然保育、更好的教育和可持续生活。

在农夫市集上,人们可以用家中的废油换一块手工皂,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在农夫市集上,人们可以用家中的废油换一块手工皂,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自然保育”方面,在地会举办跟云南生物多样性、博物学、自然与人类关系等相关主题的讲座等活动;“更好的教育”指在更大的教育背景之下探索积极正向的教育方式,比如在地邀请一位漫画家分享举办以“孩子旅行的意义”为主题的沙龙;“可持续生活”方面,在地召集开办一些绿色生活沙龙或者环保手工创作活动,比如他们邀请在昆明进行垃圾分类处理链研究的美国学者,分享昆明垃圾分类现状,提出家庭垃圾减量的方法,他们还在昆明农夫市集上带开展公众“废造”活动,将一些生活中的废弃物重新利用起来。

在地还支持一些“小中心”来带领公众平台的活动。在地的一位自然导师是化学工程师,她尝试钻研手工皂的配方,不断试验改良,把做皂的活动带到在地的自然教育课程里。同时,他也常常在自己生活的社区、学校的家长群体中独立开展活动。类似的,在地还支持其他一些由自然导师发起的亲子团,比如观鸟小组、自然笔记小组等。“我们非常支持这些小型的实践,他们可能不会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但是这些小活动也可以将可持续生活扩散影响更多的人群,成立一个个小中心。”

公众活动基于推动城市可持续生活实践这一理念,通过组织城市家庭、社区的生活实践、开展相应工作坊以及公众活动,倡导更多的人群亲近自然,实践更加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在地作为社会企业,看重的是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否真的可以对社会问题有所回应,是否可以逐步去改善或者解决这些问题,他们相信,为自己所热爱的大自然探寻实质的帮助,是身为自然教育机构不可避免的责任。

孩子们认真打理他们的菜园,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孩子们认真打理他们的菜园,图片由在地自然教育中心提供

每个地方都可以有一个“在地化”的自然教育机构,而“在地”的三层深刻涵义在于:脚踏实地,立足于本地,以及重建孩子和大地的联系。通过提供基于本地化、生活化的体验活动和共同学习、相互陪伴的平台启发青少年和成人对自然的情感的尊重,培养其应对环境问题的洞察力和行动力——这是“在地”的使命。

注:本文参考以下文章

1.海螺、蚂蚁《在地四周年纪念〡流动的生命》

2.海螺《在地之美:云南姑娘的自然教育创业故事》

3.《云南在地自然教育中心介绍》

4.《自然学校生活营“石城探夏” | 第一次的叨絮》

文章来源:秘境守护者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