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涉县梯田:始于元代的“世界奇迹”

涉县梯田:始于元代的“世界奇迹”

作者:王月红

涉县旱作梯田总面积达21万亩,早在1990年就被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专家称为“世界一大奇迹”“中国第二长城”。目前,涉县梯田正积极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11666328_118669

近日,第三届全国农业文化遗产学术研讨会在涉县举行。110多位专家、学者、主管部门负责人和企业代表齐聚一堂,围绕全国农业文化遗产普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申报与评选、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与乡村建设等议题展开研讨。在涉县期间,专家实地考察了涉县旱作梯田,为涉县旱作梯田保护与发展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申报出谋划策。

据了解,涉县旱作梯田总面积达21万亩,早在1990年就被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专家称为“世界一大奇迹”“中国第二长城”。2014年,涉县旱作梯田农业系统被农业部评为全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目前,涉县梯田正积极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11666329_899642

始于元代的“世界奇迹”

刨红薯、犁地、耙地、整修梯田……深秋时节,走进涉县王金庄村,山丘壑地间,层叠如链、绵延不断、错落有致的梯田上,随处可见劳作的人们,还有当地最具特色的“小黑驴”“大灰驴”这些农民口中的“驴友”们。“嘚嘚、喔喔……”的赶驴声、“嗯昂、嗯昂”的驴叫声就像是大山独有的交响乐。站在梯田中劳作的农户仿佛嵌在一卷水色饱满的油画中,千年的历史传承沉积此刻,令人沉醉。

正忙着刨红薯的老汉曹海魁说:“打小就在这梯田上耕种,每年冬天农闲时,就带着儿子再开点荒垒点梯田。”曹老汉和儿子也在外地打工,但从不让这祖祖辈辈留下的梯田荒着,白菜、红薯、玉米、谷子、花椒……地不大,样样都种着。

旱作梯田分布涉县全境,核心区位于井店镇王金庄。地处太行山东麓石灰岩深山区,属半湿润偏旱区,属北温带半干旱大陆季风气候区,年降雨540毫米,年蒸发量1720毫米,年均气温12.4℃。“山高坡陡、石厚土薄”“举头尽见奇峰峙,着足曾无尺土平”,就是在这样一个“惜土如金”“视水如油”,资源极度匮乏的石灰岩山区,人们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涉县旱作梯田系统”。

据考证,涉县旱作梯田始于元初,兴于明清,盛于当今。自元代以来,人们为了躲避战乱,移民来到当时交通相对闭塞的太行深山区,开始修建梯田,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修建进度也在不断加快,清康乾年间,因社会稳定,人口增速较快,修田造地数量加大,建于这一时期的梯田占现存梯田的三分之一。尤其近代以来,梯田规模更是迅速扩大。

新中国成立以来,涉县县委县政府加强对修建梯田工作的领导,由政府动员集体规划,统一行动,全民参与。1952年至1955年境内曾发动互助组、初级社开展整修梯田运动。1963年至1975年是境内兴修梯田成绩最为卓著的时期,特别是1965年至1972年。在公社领导下,王金庄全村在岩凹沟上设立了工程指挥部,长年累月出劳力不下100人,农闲200余人,以各大队为单位,成立了35个治山专业队。造出了梯田2800块,450亩。修建了小型水库及一系列水利配套工程,如盘山渠道、塘坝、水窖、井。并且边修梯田边栽树,在山顶上种植了22万株油松侧柏,在梯田石堰的边沿上种了30万株花椒树。这些壮举为改变王金庄生态环境,弥补日益增长的人口造成的土地短缺,以及充分利用水资源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一时期,还涌现出全国劳动模范王全有,王金庄人民正是在他的带领下,改变了生态环境状况,使昔日穷山沟变成了凤凰巢。

造田先造庵,在梯田内随处可见雨庵子,可谓是村民的第二个家。由于交通不便,村民在耕作中早起晚归,一天的十几个小时都要在地里度过,为了休息、进餐和躲避风雨,村民们便通过建庵子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实现了生产和生活的结合。它用石头建成,随山就势,就地取材,经久耐用,小巧玲珑,并且冬暖夏凉,夏避雨,冬避寒,战时避乱。1942年5月,日本侵略者对涉县进行九路围攻,边区政府主席李雪峰就曾在大南沟一个雨庵子里指挥乡亲们转移。地下党员、民兵队长刘些馨带领骨干民兵,靠这些建筑隐蔽了从一二九师转来的军用物资。

在艰苦的自然条件下,当地居民挑战自然、战胜自然,一代代在此繁衍生息。1988年至1992年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实施“3737”项目时,评估团专家到王金庄参观梯田时惊叹“往上看登天梯,往下看入地门。中国人了不起,上管天,下管地”,称其为“中国第二长城”“世界一大奇迹”。

梯田所在的核心区王金庄村,也是历史悠久。根据王金庄一街建于元代的大石碾推断,至少宋朝就有人在此居住。约至元朝至元十二年(1275年)王金由古邑北关迁来,并携陈、岳两姓一块儿掘荒于此。明朝初期朱元璋为了开发中原,在组织大移民时,有王、曹两户从山西洪洞县迁来。明朝中期李、刘、张、付姓先后从井店、更乐迁来。清朝咸丰年间赵姓从西坡迁来,光绪年间岳姓从武安北阳邑迁来。

王金庄村历史遗迹众多。龙王庙始建于元大德三年,关帝庙始建于元代,明国寺始建于明代中期。王金庄还保存了明清时期石头民居600栋,并且石头民居建筑一直遵循明清始建时期风格,被誉为天然的石头博物馆。

2008年10月23日,王金庄被列入河北省人民政府第二批“河北省历史文化名村”。2012年12月17日被国家住房城乡建设部、文化部、财政部列入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

在梯田内随处可见的雨庵子,是村民的第二个家。

在梯田内随处可见的雨庵子,是村民的第二个家。

涉县梯田的遗产价值

涉县梯田在中国北方极其陡峭的山坡上,以石材为原料砌筑而成,由山脚到山顶顺坡而上,体现了古代先民对土地执着的追求和在大自然面前不屈不挠的精神,兼具生态、经济、文化、历史、科研等多方面的价值。

旱作梯田系统是一个秉承循环理念、极具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依山而建的石头梯田、颇为丰富的食物资源、既是生产工具又是运输工具还是有机物转化重要环节的毛驴、随处可见的集雨水窖、散落田间的石屋,在人的作用下巧妙结合,石头、毛驴、作物、梯田、村民相得益彰,融为一个五位一体的可持续发展的旱作农业生态系统。在山巅登高望远,用石头垒砌的梯田,犹如一条条巨龙蜿蜒起伏在群山峻岭之中,并随着季节的变化呈现出各种姿态。梯田里农林作物丰富多样,谷子、玉米、花椒、黑枣等漫山遍野,各类瓜果蔬菜点缀在万亩梯田里,呈现出春华秋实的壮丽景观。

涉县梯田具有悠久的种植历史,长期以来,村民在这块赖以生存的梯田上,探索多种栽培模式,逐步提高土地收益率,成为当地农民主要的收入来源。涉县梯田的壮观景象可媲美云南哈尼梯田,但又具有自己独特的环境和生态特点,哈尼梯田是在水资源丰富的条件下修建的,而涉县梯田是在北方年降雨量540毫米以下的旱作雨养农业条件下修建的。旱作梯田“十年九旱”,每逢暴雨或连阴天气,因山高坡陡,洪水成灾,造成部分梯田坍塌。人们创造了“悬空拱券镶嵌”式石堰修复技术,并掌握了轮作倒茬、蓄雨保墒、花椒树生物埂等技术。作为优质小杂粮生产基地的王金庄,利用旱作条件下有害生物相对较少的优势,种植保健类小杂粮,产值高、效益好,保证在有限的土地上取得较高的经济收入。“花椒树均种植在堰边,每公顷花椒树生物埂可增加收入13500—18000元。花椒树还是‘水泥中的钢筋’,有利于水土保持。”涉县农牧局副局长贺献林说。此外,梯田文化遗产景观还具有独特的旅游价值。已有部分游客到当地观光、采风、拍摄等,具有较大的旅游业开发潜力。

涉县梯田农耕文化非常深厚,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千百年来,劳动人民在梯田修建与农业生产过程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农耕技术,形成了系统的文化现象,并衍生出与系统密切相关的乡村礼仪、风俗习惯、民间文艺及饮食文化等。比如每年数九给辛苦一年的驴过生日,有谚语云“打一千,骂一万,数九叫驴吃碗面”。再比如“糠菜半年粮”的饮食文化。生活条件提高后的今天,当地还是有吃榆皮面饸饹、小米焖饭、抿阶、软柿子摸窝子、花椒子油烙饼等杂粮的习惯。再比如,端午节门口挂艾叶、娃娃挂“布猴儿”等等。

当年涉县人民开山修梯田的情景。(资料图片)

当年涉县人民开山修梯田的情景。(资料图片)

旱作梯田的保护与传承

深藏在太行深处的涉县旱作梯田,独具特色,几乎是目前中国仅存的北方深山区大规模梯田,保护与传承工作刻不容缓。 2014年,涉县旱作梯田入选农业部第二批20个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名单,让这个深藏巍巍太行的“世界奇迹”得以呈现在人们面前,并引发思考。

如今,涉县旱作梯田正积极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全国知名的专家、学者走进涉县,共同就涉县旱作梯田保护与发展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申报出谋划策。

200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全球环境基金等发起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旨在对全球重要的、受到威胁的传统农业文化与技术遗产进行保护。目前,已有15个国家的36个传统农业系统被列入遗产名录。我国于2012年开始了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挖掘和保护工作,截至目前,农业部已批准了3批共62个国家级农业文化遗产,其中11个被列入FAO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2016年,涉县旱作梯田进入农业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文华对涉县旱作梯田的保护与发展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申报发来建议,他认为涉县旱作梯田展现了人工与自然的巧妙结合。他希望,涉县通过生物多样性的恢复、传统旱作梯田系统的文化传承以及与休闲农业的结合,探索出一条贫瘠山地地区农民的增收、农业可持续发展和遗产保护相结合的道路,让这一具有重要价值的农业文化遗产绽放新的光芒。

中国农业博物馆研究员曹幸穗说,涉县旱作梯田是无愧于世界农业的一大奇观。它在改造自然、利用自然、享受自然方面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一种人文精神。他指出,要保护和传承旱作梯田,就要研究好后代如何

在这里更好地生存下去的问题。他认为,涉县旱作梯田应该走农业发展的第二条路“吃好”,打造高品质农业产品,卖品牌卖文化卖生态,培育新时代耕种者,为年轻的耕种者创造满足新生活的条件,让他们继续生活在那里,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孙庆忠认为,村落与农耕系统是紧密相承的,要保护好村落独特的建筑结构,并且关注农民生活,抢救活在百姓记忆里的生活文化,焕发出当地的人文精神,比如王全有精神,凝聚人心的力量。这种活态的保护,就回归了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本意。

中国科学院地理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闵庆文说,农业文化是中华文明立足传承之根基,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涉县旱作梯田要进一步挖掘精髓,健全保护、管理与可持续发展机制。他还题词曰:“久闻旱梯田,太行天险,农耕文化世代传。肩扛背托成美景,名震轩辕。独处成一统,克己唯艰,笑傲江湖何愁难。农遗守护齐聚首,共谋发展。”

11666331_022641

据悉,自2014年涉县旱作梯田农业系统被认定为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以来,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已经出台相关政策并开展了一系列的保护工作。成立了由县长任组长的涉县旱作梯田系统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领导小组,制定并实施《涉县旱作梯田农业系统保护管理办法》:县政府统一领导组织、协调旱作梯田农业系统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和管理,将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城乡建设规划、财政预算。实施生态水网工程,大力维护天然生态环境,加快推进保护和开发进程;加快生态旅游建设的同时,努力提升居民生活质量,核心保护区石头民居全部编号存档,保留原有风貌,统一规划建设新民居。着力发展特色产品、农耕体验、休闲农业,打造遗产地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

文章来源:邯郸晚报

原文链接:http://handan.hebnews.cn/2016-10/26/content_6005821.htm

图片来源:涉县宣传部、燕赵都市报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