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到2020年,地球生命力指数恐下降67%

到2020年,地球生命力指数恐下降67%

作者: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徐茂祝

9-16102Q40304Z7

全球地球生命力指数显示,从1970年到2012年,脊椎动物种群数量整体下降了58%。其中,陆地物种种群数量整体下降38%。淡水物种种群数量整体下降81%,海洋物种种群数量整体下降36%。按现有趋势,数学模型推测,到2020年,整个地球生命力指数下降将会达到67%。

10月27日,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发布了《地球生命力报告2016》(以下简称《报告2016》),描述了人类在历史长河中第一次过度开发地球资源的过程,突出了改变社会能源和粮食体系的必要性。

《报告2016》由WWF联合28个外部机构共同编写,数据来源于权威机构或通过同行评议的科学期刊,如联合国粮农组织、伦敦动物协会、《Science》等。数据截止时间为2012年,WWF中国办公室项目执行总监李琳解释,和往期报告一样,因为涉及数据的公正性和可获得性,全球层面上可信度比较高的数据有四年的滞后。

野生动物正前所未有地消失

地球生命力指数(LPI)通过收集各种脊椎动物物种种群数据来衡量生物多样性,并计算一段时间内种群数量的平均值变化,提供地球的生态状况重要指标。覆盖世界各地的3706个脊椎动物(哺乳类、鸟类、鱼类、两栖类、爬行类)物种的14152个受监测的种群。

地球生命指数1970年至2012年间下降58%(范围:48%—66%)。白线代表指标值,阴影部分代表该趋势的95%的置信区间。(资料图/图)

地球生命指数1970年至2012年间下降58%(范围:48%—66%)。白线代表指标值,阴影部分代表该趋势的95%的置信区间。

数据显示,LPI年平均降幅达到2%,且这一降速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与上一期《报告2014》的LPI相比,本期下降了6%。“主要的损失来自淡水物种。”李琳介绍,因为水体的季节变化、跨境分布等复杂性,淡水动物的管理往往是分裂的,相应指数下降最快,面临的威胁在研究物种中也最大。

海洋物种地球生命力指数显示,自1970年至2012年,种群数量整体下降36%。(资料图/图)

海洋物种地球生命力指数显示,自1970年至2012年,种群数量整体下降36%。

从趋势图上来看,海洋生物物种在1980年代的下降以后便趋平了。“但这是一种比较濒危的趋于平稳。”李琳介绍,已经有大量的海洋物种都被过渡捕捞了。

《报告2016》分析,海洋生物最大的威胁是过度开发,水生生物和陆地物种中栖息地丧失和退化是最大的问题。此外还有污染、入侵物种和疾病、气候变化等威胁。

“栖息地仍然在丧失,物种仍然在减少,而且会持续减少。”联合国环境署国际生态系统管理伙伴计划主任刘健说,《生物多样性公约》有20个爱知目标,总目标是在2020年以前把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和栖息地丧失的趋势遏制住,在剩下的四年实现这个目标,“我打一个特别特别大的问号。”

实际上,地球生命力指数是有望恢复的。往期生命力报告中,熊猫、猪獾、亚洲象、麋鹿四个物种指数下降以后都出现了反弹。“9月份,科学家们认为熊猫从濒危变成易危,是因为中国投入了三十多年的熊猫保护,虽然没有完全安全,但这样一个降级反映了这种保护是有成果的。”李琳举例说明。

人类足迹的负担

人类活动改变了地球系统的功能方式,科学家据此建立了九个地球的限度基础。如果越过这些限度,会给我们赖以生存的资源环境带来不可逆的变化。目前的分析表明,人类已经打破了其中四个地球界限:气候变化、生物圈的完整性、生物地球化学循环和土地变迁。

108180.png

上图:地球界限:绿区是安全运行空间(在限度范围内),黄色代表不确定性区域,破坏地球系统稳定性的风险增加;而红色是高风险区域,将地球系统推出了稳定的全新世般的状态。地球的限度本身位于粗线圆内侧(Steffen 等,2015 年)。

《报告2016》指出“地球界限”的变化不是孤立存在的,一个限度的改变会在其他限度类别中被放大。如果仅通过新技术和减排来减少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应对气候变化,忽视土地系统的变化、生物地球化学循环及其他子系统在生物圈完整性中的作用,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2012年,人类消耗了相当于地球生物承载力1.6倍的自然资源和服务。“管理自然资本像管理你自己的银行帐户一样。”李琳解释,我们现在不但没有累积利息留给后代,反而过度消耗吃掉了本金,是对后代的不公平,“地球要花1.6年来再生我们在1年内需要的资源,这样是不永续的。”

同代之间也存在这种不公平,不同收入国家对地球使用的生态足迹存在差异。“如果所有人都像美国人一样的生活消费方式,我们没有那么多可以承受的。”

1961,1985和2012年高、中及低收入国家人均生态足迹。(资料图/图)

1961,1985和2012年高、中及低收入国家人均生态足迹。

生态足迹指满足人类对自然需求的、能够持续地提供资源或消纳废物(目前只是化石燃料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的、具有生物生产力的地域空间。例如,碳足迹指对作为除海洋之外的长期吸收碳的主要生态系统森林的需求。此外,还有五类需求纳入考虑范围:耕地、草地、渔业、林地、建设用地生态足迹。

108182.png

上图:全球生态足迹构成及地球的生物承载力:1961 年-2012 年碳足迹是人类生态足迹的主要构成要素(占比从1961 年的43 % 在到2012 年的60 %)。绿色线条代表地球的资源和生态服务能力(即生物承载力),随着农业生产力等的提高,该绿色线条呈小幅上行趋势。数据单位为全球公顷(gha)。

过去四十年的数据中,出现过少数全球生态足迹总量减少的情况,但并非得益于环保方面国际政策。时间点上对应着几次大的经济危机,如1973年的石油危机,1980-1982年和2008-2009年间发生在美国和许多组织国家严重的经济衰退。因此,生态足迹总量稍微减少之后又迅速攀升。

复杂世界的解决之道

“食物的生产对农业的需求,农业需求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这是一个我们认为应该关注的问题。”李琳提到了报告中关于食物的部分,这是WWF在最新一轮的战略调整中将关注的问题,也是“事件—模式—系统性结构—心智模式”这一路径解决问题的探索。

我们现在所有的食物中的75%只来自12个植物物种和5个动物物种,《报告2016》中给出数据:1%的大型农场拥有大概65%的土地,全球四个大型贸易和加工经销商控制约90%的农产品,一些农产品往往都是在超市,约80%的农产品都在超市里头进行生产流通。

“这是一个非常集中化的过程。”李琳分析到,背后涉及制度性封锁、技术垄断、农业税、农业研究等多种问题。“农业研究往往以产量为最大,而不是寻找最佳方案,生态系统承载力如何?怎样对环境友好?”随之而来的是食品导致的身体状况的改变、营养不均衡等问题。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地质时代,即人类世。在人类世,人类取代了自然力,成为了地球变化的主要驱动力。然而,人类仍有机会,把对地球那无度且不持续的单方面剥削关系转变为与地球相互依存的和谐关系。”WWF全球总干事Marco Lambertini说。

《地球生命力报告2016》下载链接

http://www.wwfchina.org/publication.php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原文链接: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576

图片来源:WWF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