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亲访不丹:有机农业的机会与困境

亲访不丹:有机农业的机会与困境

作者:李丽,贵州乡土文化社主任,农村发展工作者。

2016年的7月底至8月初,我参加了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和不丹皇家大学合作举办的“summer school”,主题是“Right livelihood”。在不丹的两周,我有机会聆听不丹的学者们介绍当地农业、环境保护和幸福观,也得以深入不丹旺杜区一个高山上的小村庄提马哈,住了4天3夜,亲身体会不丹的乡村生活。

本文应社会资源研究所的伙伴之邀撰写,他们希望了解不丹农户对有机农业的看法、接受度、采用度、销售途径,以及对家庭生计的影响。当然,这也是我极感兴趣的。感谢社会资源研究所的伙伴们在启程前响应我的约稿信,慷慨资助旅费。

主要图文内容来自我在提马哈实地参访的见闻,以及对不丹皇家大家自然学院助理教授索南•塔什博士的专访。

 图1:索南•塔什博士(右)在农户家做调研,来源:索南•塔什

图1:索南•塔什博士(右)在农户家做调研,来源:索南•塔什

95%“默认有机”

行前,在“Right livelihood”暑期学校的招募书中,我发现不丹制定了2020年实现全面有机农业的政策。这令我相当好奇:这是真的吗?如何实现呢?

因此,在不丹的两周里,我特别留意这个议题。刚好,不丹皇家大学自然学院的助理教授索南•塔什博士,以“不丹农业的潜力与挑战”为题,给学员们做了一场演讲,介绍不丹的农业概况,并提及有机农业。

不丹国土面积38394平方公里,海拔高低差近7000米。形象一点描述,整个不丹位于东高西低的大斜坡上,这个斜坡极为陡峭,是世界之巅的喜马拉雅山脉。

图2:山高谷深,人们沿山体散布居住,拍摄:索南•塔什

图2:山高谷深,人们沿山体散布居住,拍摄:索南•塔什

不丹是一个农业社会,65%的人口从事垦殖。2.9%的土地用于农业种植,人均耕地约15亩(相当的地广人稀)。塔什认为,不丹农业正在从传统劳动密集但低产出、满足生存的状态,慢慢走向半商业化。而发展有机农业,是不丹农业的最好出路。

“从产业的角度,不丹具备发展有机农业的潜力和条件。”塔什说,这些优势除了多样化的农业气候、无工业污染的环境等自然条件外,政治稳定、政府支持也是重要因素。此外,不丹并不沉迷于绿色革命,拥有强大的社会凝聚力,已经形成农民的合作社与组织等社会基础。

塔什说,在默认情况下,大约95%的不丹农民,生产方式都是有机的。“一般来说,农民想选择有机农业,但由于劳动力日益短缺,极少数农民被迫使用合成化学品。”

我们在提马哈的见闻大体印证了塔什的观点。提马哈海拔约3000米,约有30户,200多人。一般而言,村民还有另一个住所,在约两小时车程的更高处。人们春去秋回,方便照料高处的土豆和山腰的稻子。除了水稻和土豆,村民还在房前屋后种植玉米、黄瓜、豆子、西红杮等各种蔬菜。

图3:提玛哈村的梯田,拍摄:李丽

图3:提玛哈村的梯田,拍摄:李丽

村民都是佛教徒,信奉众生平等,不杀生。我们住在提马哈的村长家,主人在厨房里做饭时,同行的泰国小姑娘被蚊子叮咬,下意识地一巴掌拍死了肇事者。随团的不丹翻译立即提醒她:“千万不要再打了,在这里杀生,主人会很生气。”

这种信仰也体现在农业生产中。因为不杀生,在提马哈,村民们从不使用农药,不伤害侵袭庄稼的野兽(仅用围栏隔离)。也因为不杀生,尽管有极好的养殖条件,当地人也很少饲养家禽,田里也不养鱼。大部分家庭养牛,主要用于耕作畜力和获取奶制品。

除了不杀生,大部分村民以生产获利的欲望并不强烈。房东大叔家每年收成的大米有9000多斤,却一点也不卖。除了自给,多余的大米主要用作货币,在播种和收割时聘请劳动力。

索南•塔什说:“政府渴望转化为一个完全有机的国家,因为它是可持续的,适合像不丹这样的自给型小农农业。此外,有机农业的原则,与不丹政府倡导的国民幸福总值(GHP)发展的哲学范式有许多共性。”

围绕提升国民幸福总值,不丹农业的发展旨在维护三个基本目标:保护环境、提高农村收入、实现谷物和油料自给。

关于哲学范式,索南•塔什引用福冈正信在《一根稻草的革命》中的话,来表达对不丹人对农业的理解:“农耕的终极目标不是谷物的生长,而是人类的教化与完善。”

吃得最好的是农民

在不丹,吃得最好的是农民。

短短的十几天行程,我们先后在不丹首都廷布、第二大城市帕罗、小镇诺贝沙,和小村庄提马哈逗留。就吃饭这件事,学员们普遍认为在村庄农户家的体验最好,除了料理方式简朴有特色之外,最值得称道的是食材的丰富和新鲜。

在中部小镇诺贝沙,我们入住当地最好的旅馆。旅馆的设施、装饰、服务都不错,风景也美得很,唯独食物单调粗糙,难以下咽。每餐基本上除了印度进口的大块鸡肉,就是土豆。面对客人的抱怨,老板娘一脸无奈:“我也想给大家弄得丰富些,但买不到材料呀。”

后来我们去了镇上的菜场,看到陈列的食材确实屈指可数,除了奶酪、土豆和姜蒜等半干货,瓜果蔬菜都很不新鲜。

通过访谈村民和当地学者,我们才知道,不丹本地出产食物由于量少,交通不便,价格非常昂贵,除奶制品和土豆外,大部分城镇居民的食物主要从印度进口。即使是首都廷布的三星级旅馆,煮制米饭也用不起当地出产的稻米。

可以说,小农民是不丹有机农产品的生产者,也是最主要的消费者。对这种情形,塔什表示喜忧差半。一方面,这体现了不丹国民幸福指数;而另一方面,它反映了不丹农业面临的诸多挑战和危机。

从农产品贸易数据上看,不丹农业的种类和产量均不能自足:2011年不丹的农产品出口2016万美元;进口4979万美元,逆差2963万美元。出口农产品主要是苹果、奶制品、土豆、蔬菜,进口的则是全部农产品类别。

图4:在首都廷布街头售卖苹果的小姑娘,拍摄:李丽

图4:在首都廷布街头售卖苹果的小姑娘,拍摄:李丽

尤其在近年,虽然政府刻意限制旅游业、在全境实施免费教育和水电供给,尽力放缓全球化和城镇化进程,弥合城乡差别,但农民尤其是年轻人正在向城市大规模迁移,导致乡村劳动力短缺,生产不足,以及渐渐长大的城镇和外来旅游者对农产品的需求大幅增长,使得供需矛盾相当突出,大量依赖从印度进口。

我们在提马哈的这几天里,基本上看不到年轻人,留守的都是老人、学前的儿童和妇女。唯一一对经营杂货铺的年轻夫妻,也只是休婚假短暂回家。我们离开的那天,杂货铺已挂上锁,人去室空,小夫妻双双到帕罗去打工。

进口农产品与本地食物相比,尽管生产方式难以溯源,但价格便宜且种类丰富。廉价的工业化农产品充斥了不丹的流通市场,无论是在城市、小镇,还是崎岖山路边打尖的小店、提马哈唯一的杂货铺,人们都可以购买到可口可乐、咖啡、啤酒和方便面。因此,索南•塔什对不丹即将加入世贸组织表示忧虑。

全面有机挑战多

“很庆幸/我不必以农业谋生——劳作如此艰辛/收成却无法控制/末了/就像/会下雨吗?我能说的就是/上帝保佑所有真正的农民”

塔什引用这一段话,以描述不丹农民和农业的艰难处境。

位于喜马拉雅的东麓,西向印度洋的不丹,气候变幻莫测。土地破碎,地势陡陗,加上暴雨频繁,极易水土流失;相当部分国土位于高寒山区,并不适宜人居与农耕。山高谷深,居住分散,也使得交通和农业基础设施(如灌溉工程)的供给成本极高,且供应不足。环境保护前置,农作物易受野生动物侵袭——我们去提马哈,从谷底的LOBESA小镇一路盘山上行,道路泥泞险峻,滑坡不断,30公里的路程车行了1个半小时。可以想见,即使有足够的农业产出,小农户也难以承受进入市场的运输成本。

图5:糟糕的基础设施建设,拍摄:李丽

图5:糟糕的基础设施建设,拍摄:李丽

总体而言,不丹农业整体呈现为高劳动投入和低产出。与此同时,农产品加工能力有限,农业技术的研究和开发仍处于萌芽阶段。政府对农业的补贴也很有限,主要用于支持运输成本,有时也提供免费的种子、种苗。

“作为一个农业社会,农业在不丹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它需要转型和提升,有很多机会,同时也面临许多挑战和限制。”塔什认为,应该重点发展轻体积、低重量、高价值的产品,充分利用比较优势,以提升不丹农产品的竞争力;积极促进有机农业和气候智能技术的探索和运用。此外,还要努力改善农业和交通基础设施,为农产品进入市场降低成本。”

作为学者,塔什说:“研究是至关重要的。”

文章来源:社会资源研究所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欢迎在注明作者和出处的前提下转载或引用)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