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网红“完美主妇”的幸福仅是“虚伪面纱”?

网红“完美主妇”的幸福仅是“虚伪面纱”?

作者:欧洲时报记者 李婧詝编译报道

女人身着美丽的裙子,发式讲究,一边在整洁的厨房做蛋糕,一边等待丈夫和孩子回家。她在家里扮演全能的角色:吸尘、清洁、熨烫、做饭、给孩子梳洗,并永远保持微笑。上世纪广告中的这款经典“主妇形象”曾被法国传媒和公众判定为“性别歧视”,在女权主义甚嚣尘上的今天,人们都以为“她”已不复存在了。可近日,法国《世界报》记者Zineb Dryef发现,在发达的社交网络上,经典的主妇形象又复活了。

James Kicinski-McCoy是Instagram上粉丝最多的主妇之一。(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James Kicinski-McCoy是Instagram上粉丝最多的主妇之一。(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完美主妇”标签炒红凡人

更活跃、更健美,从夫权主义中解放出来,主妇也更加现代化了。如果没有在旅行、聚会或者做瑜伽,她一般是笑容甜美、幸福满满地在以北欧风格家具为背景,摆设精美瓷器、新鲜花朵、自制糕点的家里。需要注意的是–重点其实不是这些身外之物,而是主角对做妈妈、做主妇充满了幸福感!她是快乐的、满足的、身心愉悦的,并且在社交网络Instagram上用主题标签和照片将这些感觉展示给网民。当然,“快乐主妇”的照片越美丽,她们得到的关注越多。

“四个漂亮孩子的妈妈”、“嫁给了最棒的男人”的James Kicinski-McCoy(网络化名)是Instagram上粉丝最多的主妇之一,受到了24万4千人的关注,她在个人主页上公布家庭日常生活、工作和厨艺。中法混血主妇Mimi Thorisson也是以曝光“完美主妇”生活走红:做面包、精致的法式餐饮,身边可爱的孩子、酷毙了的狗和考究的瓷器。三个孩子的母亲、标榜“大大小小的日常幸福”的法国主妇Elisa Gallois也吸引了6万4千个关注。

脸书、Instagram和博客上,“完美妈妈”形成新的潮流。不管是名人还是普通网红母亲的博客上,按照法律规定应当保护的未成年人肖像也不再受限制,乖巧的孩子们是母亲博客的重要演员。安吉丽娜·朱莉、维多利亚·贝克汉姆作为潮流的先驱已成为过去,现在是布莱克·莱夫利、杰西卡·阿尔巴、娜塔莉亚·沃迪亚诺娃等人引领“完美妈妈”的潮流。

Isabelle Cantarero和她的新书。(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Isabelle Cantarero和她的新书。(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完美妈妈”上位史

新生代妈妈本来应该是自由、独立的女性,怎么沦落到以比拼家庭和孩子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的地步?Elisabeth Badinter在2010年出版的《冲突:女人和母亲》(Leconflit:La femme et la mère )一书指出,从70、80年代妇女强调“自我中心”,演变到现在,妇女强调“孩子中心”,这是种倒退。妇女摆脱了夫权的桎梏,却又陷入了孩子的束缚中。

其实, 最初妈妈们在网上写亲子博客是为了摆脱一切围着孩子转的单调生活。2005年开始写作亲子博客的Isabelle Cantarero回忆说:“当年,妈妈们的博客都很幽默,自嘲年轻母亲面临的实际问题。内容都很现实,那是一段新手母亲们展示自己愤怒、或抓狂生活状态的时期。”她口中的“愤怒母亲”把孩子放在电视机前面,趁孩子看电视自己去补觉。“愤怒母亲”常常对现实不满,得与孩子斗智斗勇,才能稍稍喘口气。但是,慢慢地,母亲们博客的内容变了,孩子获得了中心位置。早上醒来妈妈的爱抚、母子林中漫步、孩子刚学会走路、生日派对……好像有了孩子,女人才有最精彩的人生。

这是上世纪50年代的“家庭妇女”包装一番重回人间吗?社会学家、作家Camille Froidevaux-Metterie认为,这完全是两回事,对当年的家庭妇女来说,生儿育女天经地义,必须接受。现代女性有选择的自由,但这反而使她们面临的形势更为复杂:要生孩子吗?何时怀孕?事业和孩子如何协调?

umbrella-rain-boots

“幸福主妇”可能并不存在

细心网民会发现,与活跃的“幸福主妇”相反,家里男主人很少在公众视野中出现。比如Luisa Fernanda Espinosa的金融师丈夫总是在出差,网红主妇Natacha Birds的丈夫总是在外参加商务活动。他们只是在特定时刻,比如家庭聚餐、度假、生日时出现。主妇们展示出来的丈夫与乖巧的孩子一样:发型巧妙而随意、衣饰精心搭配……但总的说来,这个形象非常单薄,并缺乏现实感。

《世界报》称,“完美妈妈”晒幸福的潮流汹涌而来,以至美国一些未婚少女把它拿来当“过家家”游戏玩,创造出“完美妈妈”的虚拟形象,吸引社交网络Instagram用户。游戏方法其实很简单:从社交网上下载一些照片,“设计”出幸福的生活场景,将主角、背景和孩子合成在一张图里。

在网络上以“完美主妇”的形象走红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很多真人版网红妈妈在现实中是专业美工、设计师、摄影师……将博客打理得有模有样需要至少全日制工作。

与法国人对金钱的隐晦态度不同,美国“完美主妇”James Kicinski-McCoy在博客上坦然宣布其盈利性质:可以从合作单位拿到大量礼物(衣服、化妆品、装饰物),可以从广告商和大品牌(Stella McCartney、Bugaboo、Gap等)那里获得收入。

法国网红妈妈Megan决定放弃和这些“专业完美主妇”竞争了。她回忆说,自己第二次怀孕时,常常对着电脑流泪。“我知道那些职业‘完美妈妈’只是把最美好的照片晒出来,那不是真实生活。但即便知道事实是这样,那也让我倍感焦虑。即便知道生活不可能是完美的,我还是发现她们比我富有得太多。这就改变了我对自己人生的评价,觉得自己太失败了。”

Megan认为上社交网只能放大自己生活中的各种不如意,比如孩子房间墙皮剥落会被看成自己无能的体现。社交网络不能使人振作,只能使人不平衡、焦虑。

像Megan的经历一样,“完美妈妈”的追求者的最终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不是幸福,而是摧毁幸福!Earlybird博客上美丽、优雅地穿过客厅,陪伴乖巧孩子的“完美妈妈”世上其实难有,大部分在网络上“拼”幸福的“完美妈妈”再努力也不会有专业团队打造的明星妈妈的优雅从容。

34岁的博主Sandrine Prévost在濒临崩溃的边缘,终于决定结束公布“完美妈妈”照片。在2015年2月的博文上,她不服气地质问:“我们为什么做不到?不能符合完美妈妈的形象?为什么我们不像杂志照片上的样子?”为了活出网红妈妈们的完美状态,这位3个孩子的母亲曾经疲惫不堪。

Prévost承认当时“太用力”:“我想拍漂亮照片放在博客上,这样可以吸引更多粉丝,可以卖照片。但‘完美妈妈’的尝试让我累得差点崩溃-无休止的清洁、整理,只是为了让照片更漂亮。但即便如此努力,我的房子也没像网络上蹿红的那些‘幸福母亲’家一样完美。为了拍照片,很多家务做不了,脏衣服有时累积成山,孩子们也常常把我逼得发疯。说实在的,现实生活中,一个妈妈高兴和不高兴的事差不多各占一半。现在,我接受生活原本的样子,不再为之羞愧。”

happiness-987394_960_720

“普通母亲”反转回击

“完美母亲”晒幸福的潮流也激起了普通母亲的反击,她们将真实的生活照上传网络,反映自己普通的生活。作为对“完美母亲”的回击和反映。搜索关键词“爱你的妊娠纹”(aimez vos vergetures)或者“产后复健”(reprise après accouchement),妈妈们欣然接受生育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搜索关键词“真实妇女”,你可以看到临产妇女的惊恐、疲惫、担忧,甚至怀孕对夫妻关系的不良影响。

这些话题关键词在2015年由美国月刊《简单的真实》(Real Simple)推出,被妈妈们追捧为网络热词。“真实妇女”关键词下,妈妈们上传了5万多张照片:在超市中哭闹的孩子,被玩具占满的床铺,晚餐仅有的速冻食品……

为了撕下“完美母亲”的虚伪面纱,法国妈妈Valérie Lavallé在自己的亲子博客“Allo Maman Dodo”中频频公布“反转”照片:冰箱下层放的不是BIO蔬菜而是一瓶瓶啤酒;客厅里乱七八糟无处插足……她的那些表述和两个4岁和6岁孩子一起经历的慌乱的早上的文字和视频下面有大量留言,很多年轻妈妈表示认同。“我也曾经试着去拍‘完美’的照片,不过很难做到。我很喜欢那些超级完美妈妈的社交账户,但希望发记录普通生活的照片起些积极的作用,消除妈妈们对自己生活‘不完美’的负罪感。我想告诉大家生养孩子是积极的事,但它不应该占据我们的全部生活,也不应给我们造成过大的压力。”

“我过去经常感到沮丧和焦虑,但竭力掩饰这些。有一天,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不应该躲避消极心理状态,而是应该让它们自然存在,并且去面对、探索。我觉得把这种状态公布出来,让大家看到很好玩。”拍摄、发布这些“黑暗相片”让这位两个孩子的妈妈发现,即使生活不完美也可以是有趣、有个性和亮点的。

链接:完美妈妈现象 女性被迫迎合“分娩幸福”价值观

Camille Froidevaux-Metterie分析“完美妈妈”现象说:“媒体和社交网络都在铺天盖地地宣扬和孩子、和母爱相关的价值观。即使母亲已经精疲力尽,可全世界还是都对她说–你正享受最幸福的时光。”Froidevaux-Metterie在2014年出版的《女性革命》(La Révolution du féminin)曾谈及,“女人必须完成作为母亲的使命”的社会价值观从未像今天这样强烈。“‘分娩’被媒体和社交网展示为最幸福的时刻,这种强大社会压力迫使人们去迎合。”

结果就是,人们认可的所谓“成功人生”必须包括展示幸福的个人生活,当然也包括展示孩子的幸福。因此,人们只是展现或做作出美好的一面,把给婴儿穿衣的忙乱、被孩子搞得一片狼藉的厨房这样真实的一面全部或忽略掉了。

Froidevaux-Metterie开玩笑说:“看多了以后,你就会怀疑,为什么很少人公布新生儿的照片?哦!是因为新生儿太难看了。”

巴黎教会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Thierry Harvey发现,如今跟产妇一起进入产房的,不仅是随拍随传的智能手机,还有被彻底颠覆的产育生活:“以前,产妇生完孩子回家可以得到彻底的放松休息。而现在,就算是在家里,无处不在的智能手机让她随时处于社交状态,无法休息、无法好好恢复。

“很多母亲跟我倾诉经常性的压力”,精神分析学家、作家 Gérard Bonnet说。他发现年轻父母的心理负担日渐增长,尤其是母亲一方,被社会要求的“完美家庭”模式压得喘不过气来。他说,在社交媒体晒幸福其实就像是残疾人的义肢,能帮助心理上脆弱的人能正常地在大家面前“行走”。“对很多人格脆弱的母亲来说,孩子是给自己人生镀金的工具,通过孩子可以向别人呈现自己积极的形象。我的孩子是最棒的,这样我才是最棒的”。可以说,“完美妈妈”实际上代表的是脆弱的妈妈,而不是成功的人生。

文章来源:欧洲时报

原文链接:http://www.oushinet.com/europe/france/20160723/236248.html

图片来源:欧洲时报,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