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台北共同居住社区玖楼:让我们一起温暖这座城

台北共同居住社区玖楼:让我们一起温暖这座城

作者:潘信荣

接上篇共同居住,能帮都市人摆脱孤独吗

当全世界各大城市的共同居住公寓正方兴未艾时,台湾却因着不当的税赋制度,导致租屋产业在过去十几年来除了网络平台的出现之外,整体服务质量几乎没有任何进步。建筑师阮庆岳便曾在个人脸书上以朋友的亲身经历,说明当前制度是如何不经意的将经济弱势排除w于租屋市场外。而经营物业管理二十余年的永胜资产管理公司执行长徐铭达12更直言,目前的制度设计得就象是在“惩罚”将房子出租的屋主,也让包租包管的物业管理业几乎没有发展的机会13。从崔妈妈基金会的研究整理14中,台湾租屋市场主要有以下问题:

  • 经营者几为小房东,靠着屋主无偿的劳动管理租房,过于分散导致经营规模不足。
  • 房东逃税、出租未登录为常态,市场严重地下化。
  • 市场规模小,租房比例约10.9%。
  • 租金投报率亦几乎是全世界最低,台北市仅为1.57%(屋主藉着不缴税、搭违建以降低成本,间接弥补投报率不足),换言之房价租金比过高。

然而不论如何,居住都属于刚性需求 (Rigid Demand),在面对忍无可忍的租房环境下,纵使规模不大,台北也出现了一些共居公寓如角隅、共生实验室、102共生空间,以及日商Borderless House 。而“玖楼”——从起初只是由几个合住的朋友们改造自己生活空间的行动,到慢慢扩大到自己社群之外,并尝试建立起共同生活的制度与文化。尽管目前玖楼只有约60位室友,连台北租屋人数的0.01%都占不到 ,但若以文化行动主义 (cultural activism) 的视角,来观看每位室友们真真实实的经验与故事,则未尝不是当代都市青贫蜗居困境里的一点希望与想象?

目前就读云科大的涵亦,趁着暑假实习的机会,刻意找了台北的工作想到台北生活。她回忆到:“七月份住在高中同学的租屋处,她暑假不在,就出借房间给我,是和她同学合租的老公寓。但那一个月我和她室友几乎没有互动,只见了几次面,没有打招呼。下班后我在厨房快速地弄完晚餐,回房间吃饭,我甚至有点抗拒在公共空间遇到室友,能在公共空间的时间越短越好。”涵亦后来因缘际会下八月份转到玖楼实习,也住进了玖楼其中一间公寓。

“这里的室友见到我会热情地打招呼,简单寒暄,而我睡的地方就是客厅旁的上下铺,只有帘子稍微挡住,因此我必须一直待在公共空间,但我却不再有抗拒的感觉。这个月我开始与很多不同背景的人接触、对谈,开始打开我的感官去感受台北这座城市。在玖楼里,同一个空间,可以做的事很多:独自拥有一个宁静的午后;和室友各自专注于工作;和室友度过温馨电影夜;和许多创新团队,甚至是东南亚移工分享接触交流。很多人说台北资源很多,我来到台北也深深体会到这点,但更可贵的是在玖楼看到很多资源整合与交流,让你会怀疑这里并不像从小印象中那个冷漠的台北。”

目前为止玖楼年纪最小的房客——励安,刚从高中餐饮科毕业,第一次离家独立便是一个人从高雄来台北的餐厅实习,谈到与室友们互动的情形时她说:“开心难过的事都有人可以分享,在工作时遇到无厘头的同事客人也陪着我一起骂,有好吃的食物一起分享,甚至在我生病感冒时关心我照顾我,在我跟同事公司聚餐晚归时,担心我怎么还没回家,虽然都是些小小的举动,但让我觉得并不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台北生活着。”而对于外地人而言,如何在短时间融入地方也是件不容易的事。从香港来台湾主妇联盟实习的Darcy认为玖楼的室友们提供了深刻认识台湾的机会:“不止于陌生人关爱问候的人情味。室友们对台湾社会问题有足够的认知,这是外来人难以企及的。街友、贫穷老人、污染、文化保育,选举制度,你愿意问,总有人能给你答案。不安于一隅,从小空间看大社会。感觉,台北要比我想象中的更有温度一点。”

图:Darcy(右二)回香港前与室友的留影。摄影:室友 Shane。

图:Darcy(右二)回香港前与室友的留影。摄影:室友 Shane。

当然,共同生活不总是只有美好的一面。有室友便曾直言:“你们的管理真的很废!”,管理成本与效率的确是目前完全没有正职人力的玖楼团队最头痛的问题之一。而将家里客厅共享出来的大胆尝试,亦有过几次因为在周末上午开放给外人使用,造成室友们的困扰 (周末上午理应是清闲安静好好煮咖啡吃早餐的时间呀),提醒了玖楼工作团队应当更细心的同理彼此的心境之外,也更确立朝向改装一整栋公寓的目标迈进,有公共生活也有静谧的个人空间,让空间使用兼具多元与舒适。值得留意的是,所谓舒适的空间,过去除了侷限在硬设备如外观设计与内装,“人”的部分往往也只谈到“客户需求”的层次,忽略了所谓的“人”其实早已在现代社会中异化而不完整,造成对生活想象的贫乏。有了这样的认识,那么找回人的完整性、改善人与人之间关系,便是环境设计(或社区设计15)最重要的任务。玖楼的目标便是打造出一个基础 (infrastructure),透过共同居住,修补彼此的生活;藉着看见他人的同与异,重新检视自己的生命。以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饮食为例,“共食16”不但建立起人们的连结,同时也如室友Willy在其个人脸书上所分享的:“便利的外食文化,解放了我们烹调的时间,却换来对所食的无知及卸责。重新走回厨房,从自煮开始,夺回自主的一点可能。” 就让我们一起成为更好的人,一起温暖这座城市。

关于作者

潘信荣:台大城乡所硕士生,玖楼共同创办人。

注释/延伸阅读

12 徐铭达于巢运讲堂(2015/12/09)的简报清楚说明了相关税赋的设计如何不利于房屋出租  http://www.slideshare.net/debspeng/ss-62679644

13 巢运讲堂完整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7j1GzjIJy0

14 【投书】吕秉怡、张艾玲:启动调养租屋市场残破体质的疗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406

15 可参考《社区设计:重新思考“社区”定义,不只设计空间,更要设计“人与人之间的连结”》 作者: 山崎亮Yamazaki Ryo;译者:庄雅琇  http://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5%B1%B1%E5%B4%8E%E4%BA%AEYamazaki+Ryo/adv_author/1/

16 共食,有别于聚餐,其意涵包含了共同参与备餐与料理,藉着参与食物生产的过程连结人与人、人与食物、人与环境社会的关系,而不仅仅是一起吃饭。

继续阅读

走出都市蜗居,韩国青年住进实体“社群”

文章来源:台北村落之声

原文链接:http://www.urstaipei.net/article/20093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