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生态村:另一个世界已经在发生

生态村:另一个世界已经在发生

编译:有机会记者Jing

【前言】人类是天生的群居动物。而现在,我们生活在人口密度很高的城市,表面上看依然是群居,但内心却是被隔离的。当人们相互孤立、猜忌和竞争,没有共同的目标,失去了面对面相处的能力,这算不上真正的社区,以至于有人常常说“管好自己就够了”,而不去考虑他人或者是后代的利益。这样的模式带来的问题已经越来越明显。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社区?生态村(ecovillage)是可能的答案之一。

001

↑《生态村:治愈地球的1001种方式》由全球生态村网络出品,其中不仅有生态村的概念,设计生态村的基本方法,更囊括了全球数十个生态村的介绍,大多数文章都是由社区创始人或常住成员所写,不仅是关于成功的事例,更是关于伤痛、教训和重生。本文主要是整理自本书前三章的部分内容。

生态村的多样性,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什么是生态村?一句话难以说清。从形式上看它是千变万化的,它可能是经过改造的荒废古村,可能是朴门农业项目,或是禅修中心、嬉皮公社、生态度假村、贫民窟里的自助型社区,也可以是一个自然学校…… 不论在起源、规模、结构还是生活方式等方面,生态村是非常多样化的。而这样的多样化,正是生态村的核心特征之一。人类的多样性和自然环境的多样性一样,是非常宝贵的。

但是生态村也有他们的共通点。生态村并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村落”,但一定是完整的“社区”。他们不是随机自然产生的,而是经过特意的、自主的设计。不是单以经济或生态可持续为目标,而是考量到可持续发展的所有层面。

全球生态村网络(Global Ecovillage Network,简称GEN)将生态村定义为:生态村可以是理念社区或传统社区,以本土化、参与式的过程进行有意识的设计,以重建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注:理念社区由一群有相通理念的人居住在一起组成,他们可能来自各个不同的地方,不一定有血缘或宗族关系;传统社区即传统的基于血缘和宗族关系的社区。)

有的人可能会说,“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的确,在每个生态村的起源和发展过程中,都不可避免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困难,但全世界的数千个生态村证明着,另一个世界不仅是可能的,她正在发生。另一个世界不是(也没必要是)完美无暇的,但她是真实、真诚的。困难会发生,但面对困难的不是一个个单独的个人,而是有共同目标的群体,这是关键所在。

↑ 德国Sieben Linden社区,图片来自ecovillage newsletter。

↑ 德国Sieben Linden社区,图片来自ecovillage newsletter。

社区的力量

今天的社会教我们“最好只相信自己”,在政治、商业和每日的生活中,我们习惯于竞争、分离和对抗,这样的立场也主导着我们的内心世界。这是我们大多数人所习惯的生活方式。

如果没有整体感和社区感,感觉不到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我们就无法对这个变化得越来越快的世界作出快速的、有效的反应。

生态村尽管多种多样,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决定要以社区的力量去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并且会一直这样做,尽管不可避免会出现冲突和困难。

↑ 意大利Damanhur社区的地下神庙,这座神庙因为是非法建筑差点被毁,但在众人的努力下最终得以保留。图片来自Spirit Tourism。

↑ 意大利Damanhur社区的地下神庙,这座神庙因为是非法建筑差点被毁,但在众人的努力下最终得以保留。图片来自Spirit Tourism。

社区是人类最早的家园

自然界中,万事万物都存在于社区里。从星系到细胞群,万事万物都通过和其他事物的互动来找到自己的位置和独特性。而这样的互动都是发生在更大的整体当中。

在一个健康的生物体中,每种器官都相互依赖。肺不会认为自己必须要和心脏一样。肝脏不会和肾脏争夺氧气。

生物学家Bruce Lipton说过,“如果身体中的细胞都活在竞争和不信任中,就像人类对待彼此的方式那样,那么它们将很快分崩离析。”

社区是人类最早的家园,人类历史上99.9%的时间都是以部落形式生活。考古学家Marija Gimbutas和其他很多其他历史学者都认为,在全世界的原始部落文化中,暴力和惩罚都是很少的(相对当今社会而言)。人们之间是相对平等的,没有等级制度,决策很可能是通过整体的交流来达成的。当一个部落感觉到自己快要超出生态极限,他们会离开、去寻找下一个居住地。原始社会存在了百万年,占据人类历史的绝大部分,这说明当时的生活方式是可持续的。在这样的环境里,破坏社区利益的行为,不仅是不道德的,而且是疯狂的。

而今天人类的贪婪正把地球抢劫一空,这样的贪婪就是一种疯狂。疯狂存在的根源是,我们无法再感受到对于“社区”的归属感。这是属于整个人类的创伤。非常多的情绪问题都是因为社区的消失而出现的。

当非洲的文化大使Sobonfu Some第一次到美国旅行并且访问了一个家庭,她惊讶地问,“但是其他人在哪呢?”是啊,他们去哪了——邻居、朋友、姐妹、亲戚们,那些让我们的生命温暖、有意义的人都在哪里?为什么我们在生活中放弃了那么多的亲密关系、联系、交流、互助、合作、矛盾、反馈和相互的学习?

历史学家能够清楚描述全球每个地区的部落是何时消失的。广泛地说,这和新石器时代的来临是重合的。当人们开始耕作土地和驯养家禽家畜,一种新的社会组织形式迅速扩散到全球。取代了互补和合作,这样的新社会采用的是命令和控制的阶级制度。

社区的消失很可能是和人们内心的改变同时发生的。我们可以推测,当时人们希望传统社会形式出现改革,以使个体能够拥有更多自由。但是他们并没有形成新型的社区,而是形成等级制、父权制,并且和社区脱离。很遗憾,这样的策略没有带来他们想要的自由。相反的,人们为自己创造了孤独的牢笼。

真正的社区,需要支持个人的独特性,同时也要给人以归属感。

 ↑ 埃及Sekem社区的巨大变化。这里是埃及生物动力农业协会的创始机构。图片来自Sekem社区。

↑ 埃及Sekem社区的巨大变化。这里是埃及生物动力农业协会的创始机构。图片来自Sekem社区。

社区怎样持续?

以下的这些,是关于可持续社区的指导思想而非方法论。每个社区都必须找到自己的可行方法,并且不断地调整。

1. 社区和个人

未来社区的特征并不是“人人一致”的,而是尊重个性和多样性。在社区中,我们需要给个人的发展留出足够空间,给独处和彼此的认识留出足够的时间。

没有个性,就没有社区。同理,没有社区,也就没有个性。“个性”不是关上门来与世隔绝地发展出来的。必须通过联系、反馈和冲突,才能发现“我是谁”,发现自己的强项和弱项。社区能够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让个人寻找和表达真实的自我。

2. 共同的目标

没有哪个社区里的成员是永远互相喜欢的。就像在个人恋爱关系中发生的那样,当最初的迷恋平息后,我们必须决定是要分道扬镳,还是要找到比一时半会的同情或厌恶更重要的一些东西。

找到社区成员都能够认可的共同目标是很关键的。当人们知道他们可以在共同目标的基础上互补、相互信任,他们之间就会形成很强的纽带。

3. 透明度和信任

透明带来信任。当你看到内心深处的自我,并且也看到别人内心深处的自我,信任就产生了。人们需要展现自我。当你知道自己不需要害怕被别人背地里议论,当你知道别人不喜欢的你的某一点时他们就会告诉你,你就会感到如释重负。

有些事情会被“礼貌”地隐藏起来或者被压抑,但是却最终会损害整个社区的氛围(这在主流社会是常见的)。但社区需要有一些方法和过程,来帮助这类事件变得更透明。并不是要说出一些话来彼此伤害,而是要表达自我、互相理解。

当人们能够表达自我,却不必担心他人对此作出恐惧或愤怒的反应,这能够给社区带来自由。

↑ 印度曙光村(Auroville),生活着来自全世界各地的50000多人,图片来自穷游网。

↑ 印度曙光村(Auroville),生活着来自全世界各地的50000多人,图片来自穷游网。

4. 领导结构和草根民主

在社区中,决策的模式不是金字塔形的,而是圆圈形的。在一个圆中,每个人都是领导,每个人都必须为整个圆负责。如果没有参与式的决策结构,就没有社区。同时,有领导品质的人也是必要的,这样责任能够真正被分担。

为了达到真正的民主,并且超越“共识模式”,近年来生态村实践者们当中出现了很多新的方法,在本书中有提到一些例子。

5. 性别的动力(Gender Dynamics)

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异、吸引和误解,给每个社区都创造着变动(dynamic),这是不容忽视的。

所谓的女性特质,比如关爱、同情、怜悯、倾听——不管是在男人还是女人身上出现,都是社区中的关键要素。社区比普通的商业领域更需要这些女性特质。

而男性特质也是一样,远见、坚定的目标、理性、行动力等,不管是在男人还是女人身上出现,对于社区也是同样重要的。一个社区需要找到方法,来发现和平衡这些特质。

对于情侣和小家庭,社区能够以一个治愈的环境来容纳他们:当冲突出现时,如果有朋友不是站在某个人的一边,而是以双方之间的爱与真实为重,这会是很有帮助的。

↑ 南美的生态大篷车队很特别,这是个移动式的社区,他们四处传授可持续生活技能,图片来自《Ecovillage: 1001 ways to heal the planet》。

↑ 南美的生态大篷车队很特别,这是个移动式的社区,他们四处传授可持续生活技能,图片来自《Ecovillage: 1001 ways to heal the planet》。

社区的社区:多个小社区形成的大社区

以上都是关于人与人的关系,而这些对于不同社区之间的关系同样是适用的。全球生态村网络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越来越多的社区不再是彼此竞争或隔离,而是向彼此敞开,彼此认可,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尽量差异依然是很多的。他们分享经验,并且在更深的程度合作。

生态村越来越不再把自己看做是独特的个体现象,而是一个更大的整体的一部分。这就是社区的社区(Community of Communities)。

可持续性的五个维度

0000
生态村设计曼陀罗是2004年由生态村教育者们创作的,这张图是生态村设计教育课程(EDE)的核心。这是关于可持续设计和发展的整体地图,它包括社会、世界观(文化)、生态和经济维度的可持续;参与式设计被认为是第五个维度,并被放在了曼陀罗图的中心位置。这张图可以应用到不同层面:个人、组织、理念社区、传统村落、城市邻里、大到地区等等。

1. 文化和世界观

在非常多不同的文化、信仰体系和世界观中,都可以出现生态村。但有些价值是统一的:尊重生命,包容和接纳多样性,慷慨和热心等等。责任感、关爱地球和生命,这是可持续的文化的基础。这样的伦理是超越所有的文化和宗教的。

在社区中生活,不仅是生活,而是一种终身教育。这教会我们如何跟自己以及其他生命产生诚实而透明的连接。我们学习如何扩展自己的责任、友谊和宽容度,即便对那些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人。

2. 生态维度

低生态足迹、高品质的生活方式是可能的:水、食物、建筑材料和能源都能以健康的、基于本地生态循环的方式得到。尽量达到自给自足,是许多生态村的生活态度,也是保证社区可持续的重要方式。

能源自给:包括建造生态建筑、房屋隔热层、主动和被动式太阳能使用、低能耗的交通方式等。

水:通过雨水收集和储存,人工湿地处理污水,无水堆肥厕所等,水资源消耗和废水产生量都能大大减少。

食物:大多生态村都生产他们自己的食物,主要的原则包括不使用化肥和农药,多样化栽培,自留种等。

建筑:可以用本土化的自然素材建造,比如粘土、纸、秸秆和垃圾等。(注:回收纸可以打碎成纸浆并和其他材料混合成建筑材料;关于垃圾做建筑的例子,可以参考“大地之舟”。)

垃圾:模仿自然界的循环,生态村减少垃圾的方式在于减少消费、内部循环、堆肥、重复使用等。

3. 社区维度

可持续性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共同生活和创造:如果我们有最好的农耕和能源系统,却并不享受在一起居住的感觉,那是没什么意义的。多年来,各个生态村逐渐成长,并在很多方面积累了经验,包括交流方式、冲突管理、参与式决策、帮助个人找到在社区中的位置,修复过去的创伤以及重建信任等等。

集体智慧是最新的前沿领域:我们怎样才能真正集合大家的才智和目标,实施我们已经有的解决问题的方案,并且寻找那些我们还未知的方案?

4. 经济维度

公平、公正、团结、透明、再生经济……这些都是可持续经济的特征。生态村的居民是有责任感的消费者、生产者和销售者,产品则以本地生产为主。在这里可以以信任和开创精神为基础,开展小规模的经济试验。比如公有储蓄合作社、社区货币、物物交换、礼物经济等。

(注:“社区货币”鼓励人们在社区内分享、交换商品和服务,通过劳动、参与义工活动,换取能在社区内使用的“金钱”——它能对付经济危机、促进邻里关系,也是新的社交方式。“礼物经济”:在礼物经济中,有价值的物品和服务不是被售卖,而是被赠予,而给予方并不期待得到什么回馈,接收方也不必感到“欠”别人什么,而是把付出的行动自然而然、自愿地传递下去。)

当为社区设计经济系统,需要考虑诸多问题,每个社区都可以寻找自己的答案。这些问题包括:土地的所有权怎么解决?怎样的法律地位最合适?企业应该是私有的还是合作社形式?为社区做的服务会得到报酬吗?个人会有不同的收入吗,还是平均分配收入?怎么解决养老、医疗?社区居民离开时怎么处理?……

不管社区怎样选择具体的方法,信任、交流以及闭环反馈是最关键的。

↑ 美国Sirius社区的太阳能房,这个社区有近40年历史。创始人曾经在苏格兰的Findhorn生态村生活过几年,并决定把这样的生态村带回到美国。图片来自Sirius。

↑ 美国Sirius社区的太阳能房,这个社区有近40年历史。创始人曾经在苏格兰的Findhorn生态村生活过几年,并决定把这样的生态村带回到美国。图片来自Sirius。

5. 参与式设计

将生态村和主流的社区区别开的重要一点,是参与式设计的过程。生态村不是被外来的开发商或者建筑师设计,而是由社区成员自己的梦想所创造的。当然他们可以邀请外来的专家做协助,但是归根结底他们得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

设计过程的开始,是对每个参与者的梦想和愿景的倾听。接着,他们需要依据“生态村设计曼陀罗”来找出自己的强项和弱项。这里如何使用自然资源?怎样解决冲突?领导责任怎样分配?经济上的可持续性如何?怎样设计更有韧性的环境?……

接着就需要找出行动的“支点”。改变是一步步慢慢发生,从最容易入手的开始,以尽可能小的努力带来尽可能大的影响力。

在参与者中,需要找到那些自然而然会承担某些责任的人,同时也要给每个人以“主人翁”的感觉。当设计具体的一些领域时,会形成小的团队;而当这些团队具体去实施计划时,也会接纳社区其他人的加入。当冲突出现,不是要放弃所有工作,而是想办法去处理冲突。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者之间的相互认可和信任会逐渐增强。

↑ 生态村不仅可以在城市中形成,而且可能存在于城市里最贫困的地区,巴西圣保罗的Favela da Paz就是一个例子,上图是一个自制堆肥桶。图片来自Favela da Paz。

↑ 生态村不仅可以在城市中形成,而且可能存在于城市里最贫困的地区,巴西圣保罗的Favela da Paz就是一个例子,上图是一个自制堆肥桶。图片来自Favela da Paz。

结尾的话

关于世界各大洲数十个生态村的案例,你可以在本书中读到(有Kindle版)。但本书并没有写到中国的生态村,其实这样的社区在中国已经存在; 一些依然有活力的传统村落特别是少数民族村落,也有发展成生态村的潜力。有机会将在近期推出更多关于中国本土生态村的报道,敬请关注。

另附一些个人阅读体会:

  • 想要生活在生态村中,不需要放弃所有“隐居”山野,在城市中、在现有的邻里中也完全可以做到。自主的、本土化的设计是起始的关键。
  • 生态村中最重要的资源是人,人与人的连接,而不是金钱或是建筑物。任何本末倒置的行为都是值得警惕的。
  • 传统村落并不一定等于生态村。原因是村民的生活方式可能并非自主选择的,内心可能是迷惑、没有方向的。但只要经过适当的引导,他们中的一部分会逐渐认识到传统文化的真正价值,并有意识地把家乡转变成真正的生态村,这样的例子在本书中很多。
  • 很多生态村的初始创建过程都用了数年、甚至超过十年。失败、解体的当然也有许多,至于各种起伏、争执、困惑当然更常见。但新事物的探索从来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 生态村村民的生活态度不是“逃避”,而是在主流价值观外“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并且给其他人以多样化的选择。好消息是,在一些国家,生态村网络已经和政府之间有积极的合作,例如塞内加尔的全国生态村项目。
  • 我们不用去评价说“发展了这么多年还没普及,是不是意义不大”,他们的过往和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自由”不是随心所欲、只为自己考虑;而是真实地、清醒地活着,人需要清醒地意识到,万事万物都是相互连接的。

文章来源:有机会

编译参考资料:《Ecovillage: 1001 ways to heal the planet》

图片来源:见标注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