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老爸评测:众筹检测,就是要和有毒产品死磕

老爸评测:众筹检测,就是要和有毒产品死磕

魏文锋,杭州人,70后,“老爸评测”发起人。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曾在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从事产品安全检测和产品认证工作十余年。

2015年,魏文锋偶然发现女儿使用的包书皮存在有害物质。截至目前,魏文锋及其团队已经将铅笔、橡皮、水杯、板材、奶粉、除甲醛产品、滤水器等至少40种与孩子学习生活相关、可能存在危险的产品,送到第三方实验室检测,并发布安全产品清单。魏文锋被家长们和孩子们昵称为“魏老爸”。

↑ 魏文峰

↑ 魏文峰

老爸评测宣传片

委托:老爸评测DaddyLab

制片:青呈文化

一位不服输的老爸,被一张有毒包书皮改变人生

2015年春天的开学季,魏文锋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告诉他,老师要求买塑料包书皮包书。当在附近的小店买完包书皮之后,魏文锋凭着17年专业评测的职业敏感,怀疑这种塑料包书膜产品安全有问题。可是没有确切的证据,又怎么能说服学校呢?于是不服输的魏老爸自掏检测费9500元,带着杭州市面上可以买到的7种包书膜,开车去了位于泰州的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最终检测结果表明包书膜中都含有大量化学用品以及致癌物质。

↑ 塑料包书皮里,究竟有多少看不见的威胁?

↑ 塑料包书皮里,究竟有多少看不见的威胁?

仅仅拿着检测结果,告诉学校的老师,让他们不要再要求孩子使用包书膜,这只能保护自己和身边朋友的孩子,全国还有多少不知情的家长在为孩子购买这样的毒包书皮,这些看不见的危害侵害了多少孩子的身体健康,日积月累,后果不可想象。魏文锋决定办一个微信公众号,向全国的家长宣布检测结果。而这篇报道毒包书皮的微信文章被家长们疯狂转载,点击量迅速达到10万+,自拍的视频点击量达到60万+,引起了全国轰动。得到了上万家长的支持,这让魏文锋有了更多的信心去为孩子们的安全多出一份努力,他的公益检测之路也就此开始。

与有毒产品死磕到底

2015年6月,魏文锋自筹资金组建团队,发起了“老爸评测DADDYLAB”项目,凭借强大的专业技术支持,以社会企业为平台,“发现生活中看不见的危害”的口号,坚决与有毒产品死磕到底。随着项目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魏文锋也越来越忙碌,2016年3月,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辞去华测瑞欧总经理职务,放弃百万年薪,全职做“老爸评测”。目前,“老爸评测”已经检测了将近40种课桌上、餐桌上常用的产品,包括铅笔、橡皮、切菜板、蚊香、婴儿尿不湿等,就连学校的教室、跑道也都一并操心了。

↑ 检测各种板材

↑ 检测各种板材

自我造血,用良币驱逐劣币

既然市面上这么多有毒产品,消费者单是看产品的评论,别人的推荐并不能做出正确选择,而且短时间怎么才能买到安全无害的产品呢?魏文锋选择和电商平台合作,在有赞移动电商服务平台,开一家“老爸评测”的微电商,将检测合格的产品进货,供家长挑选。这家微电商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它是靠家长众筹的模式运营,并不通过差价赚钱,只收回产品的成本价、包装盒和人工费。给消费者充分参与的自主权,用良币驱逐劣币,这种的举措充分得到了家长的信任,“老爸评测”每月能获得上千订单,月入几十万。这样的模式让“老爸评测”有了自我造血的能力,可持续发展的希望,生存问题和社会问题都一并解决了。

↑ 老爸最近还和有毒食品死磕上了

↑ 老爸最近还和有毒食品死磕上了

严格标准 公益检测

毒教室、毒跑道的曝光让很多学校的校长、老师无辜躺枪,很多人质疑他们收了企业的好处费,可事实上产品是符合国家生产标准的,而毒文具的出现也不能全怪黑心的生产商或者是国家相关部门监管不力,因为国家的标准过于宽松,而且相对滞后,其中大部分是计划经济时代沿用至今的标准,而生产产品的化学成分极其复杂,因此会出现产品符合国家生产标准,却依然有毒的情况。再加上我国的生产业竞争压力大,很多生产商为了存活,毫无底线地压低了成本,依靠低价获得更多的市场,这才让我们身边充满了看不见的危害。

考虑到了国家的检测标准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魏文锋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最后选择严格依据欧盟REACH化学品安全评估法规和其他发达国家消费品安全监测标准和评估准则。他们会将需要检测的产品送到专门的检测机构,并且最终将检测结果公布出来,甄选合格的产品,发布在电商平台,让消费者们放心选购。此外,他们也计划以“老爸评测”的名义发布自己的检测标准,让家长们认可。

↑ 老爸评测协助检测的北京某小学毒跑道被拆除

↑ 老爸评测协助检测的北京某小学毒跑道被拆除

众筹检测 资金透明

为了保证自身的独立性和公平性,得到消费者的信赖与支持,“老爸评测”坚决不收取任何企业以赞助费、广告费等形式的捐赠,站在中立的立场,和企业保持距离。也有企业主动“送样”,但是都被魏文锋拒绝了,“老爸评测”扮演的是客观的产品质控人的角色,他们不会收取企业的好处为其推荐。

但是如此高额的检测费,又从何而来?这是老爸评测的一个创新之处,资金上采取众筹的模式,向消费者募集资金,众筹检测费。上千、上万的检测费在大家分摊的情况下,每人只需要多花几块钱,而这样的模式也给予了消费者自主选择权。“老爸评测”在16年1月还创新采用了微股东的形式,做了一次股权众筹,每份一万元,每位家长限投两份。如今已经招募了112位股东注入两百万的资金支持。魏文锋还会将众筹的数目、检测费用明细发票定时公布在网上,做到资金透明。

↑ 回归简约,自制纸质包书皮公益活动

↑ 回归简约,自制纸质包书皮公益活动

跨界合作 共同解决

仅仅是将有毒产品曝光,让家长们去了解这一情况,选购安全、放心的产品,还是不能从根源上去解决问题,致癌产品还是会源源不断地出现在大家的日常生活中。因此“老爸评测”会将有毒的产品告知政府,而政府有关部门也积极回应,加大监管。更令魏文峰欣慰的是,国家也正在着手更新文具的生产标准。此外,也有很多的企业表示,愿意按照“老爸评测”的标准,生产安全的文具用品。再加上各方媒体的宣传报道助力,跨界合作,多元参与,共同为孩子们的安全保驾护航。

传播新手段:社群运营

“老爸评测”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家长的支持,但是要怎样才能保持好和这一群体的良好关系,并且将检测和认证的理念传播给更多的家长呢?魏文锋想到了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建立了“老爸评测”众筹家长微信群,咨询家长们的建议,积极回应他们的问题,他们希望检测什么,“老爸评测”就众筹资金,朝着这个产品去检测。魏文峰还会经常在微信群和家长们一起讨论生活中有毒有害物品的案例,以及如何避开这些危害。如今他们已经建立四个微信群,总人数达到两千,大家也亲切地称他为“魏老爸”。

魏老爸还自掏万元,买了甲醛检测仪,免费给家长们检测室内环境作为粉丝福利。在公众号文章中他写道,“活动一发起,就受到了家长们的欢迎!甲醛仪供不应求,我又一口气买了18台仪器,一共花了22万5千人民币,就为了给全国的家长们检测家里的甲醛。已经有40000多位家长参与转发活动,400多名家长预约排队。我在甲醛漂流日记本上写了:心若简单,世界就是童话!”

你我都不是看客,行动才能带来改变

当问及“老爸评测”未来的发展方向,魏文锋告诉笔者,他下一步规划是做一个众筹检测APP,将众筹检测拓展到更多的产品和行业。APP的运营一方面可以加强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能够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力量,快速拓展用户数,起到更好的传播效果,让更多的家长知道课桌上、餐桌上这些看不见的危害,让孩子们远离致癌产品,同时得到家长的理解和支持,解决“老爸评测”资金运营方面的问题,使机构得到可持续发展。

凭借着超高的人气,“老爸评测”一举获得了2016年社创之星的总冠军和“最佳人气王”两个奖项,作为一家初创机构,却能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这么大的影响力,其以家长参与互联网众筹的创新模式、对产品检测的高要求、电商平台运营的做法、社区营造的传播理念都是值得其他机构去学习和借鉴的。

在我国,个人去做检测还是很少的,“老爸评测”的最大创新点就在于结合家长的力量,一起借助公益检测为孩子远离致癌物品贡献一份力。也有人认为生活中质量有问题的产品太多太多,挨个产品去检测,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这不是愚公移山吗?魏老爸认为,在保卫孩子们远离致癌产品的斗争中,你我都不是看客,行动,才会改变。而且国家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我坚信我的付出会带来回报,可能是万千家长的信任,但我更希望是孩子们一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一副副健康的体魄。”

logowall

新京报专访魏文峰(节选)

新京报:你向有关部门反映过问题吗?

魏文锋:我拿着检测报告,在微博上@相关部门,给质监局打电话。微博没有获得回应,质监局说这个不归他们管。我后来又找了工商、教育部门,没有获得积极回应。

新京报:文章广泛传播后,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改变?

魏文锋:我一开始只是想曝光书皮的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很多家长开始找我,咨询包书皮、油漆,甚至“什么样的台灯没有蓝光危害”……

我还陆续收到快递,家长们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寄给我,让我帮忙检测。比如锅、菜板、除甲醛的产品,甚至有钙片和餐巾纸。

我算是被家长们推着往前走。当时,我在经营一家状况还不错的公司。面对家长们的期待,我想,专门去做评测的话,社会价值可能更大。

新京报:你于是创立了“老爸评测”?

魏文锋:是的。今年3月,我辞职专职做评测。以众筹的方式,找专业机构检测,再将检测结果公布给大家。

新京报:家长们为什么会来找你?

魏文锋:他们不了解哪些检测机构比较专业;直接去找的话,对方可能没有时间跟他们说太多;我做过检测工作,知道什么样的东西应该送到什么样的检测机构。

新京报:现在你有了微商城,附带产品购买链接。

魏文锋:做带有公益性质的事业,也要活下去,要有自我造血的功能。

目前互联网创业三个路子:一个是to B(business),我收企业的钱,和企业穿一条裤子,那评测就没有公正可言了;第二种是广告,企业和工厂来买单,和to B一个性质;最后只能to C(customer),方式就是卖货。

新京报:你被称为民间公益人士。如何保持公益和商业的平衡?

魏文锋:不要说我是做公益的,这样别人会对我进行道德审判。

我就是一个企业,一个专注于解决有毒有害产品这个社会问题的企业,以让孩子们远离这些产品。

我们有本事自己赚钱,把事情一直做下去,也会尽力和工厂保持距离。以前,我们评测后向家长们推荐过一款糯米胶。家长们都跑去买,商家很惊讶地问家长,怎么突然有人说我们东西好。

新京报:被质疑过吗?

魏文锋:经常被质疑。昨天,在家长群里,有人说,我点进去一看你在卖东西,我心里咯噔一下。你能不能不要卖货了。可以仿照国外的订阅模式。

我跟他说,订阅模式在中国是走不下去的,很多人不会给你捐款。

新京报:家人支持你做这件事吗?

魏文锋:最开始,花了很多钱做检测,也没看到什么结果,我妻子很不支持。

后来,我发了“毒包书皮”的文章,粉丝量增加了,一千多个人点赞,她觉得这件事做得对,转而支持我。

我每次去女儿班里,孩子们都叫我“魏老爸”。言传不如身教,我希望女儿以后会成为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新京报:死磕有毒产品一年多,有效果吗?

魏文锋:我们收到的反馈是,包书皮这件事曝光以后,今年很多厂商已经改良了工艺。今年我们又抽检了10个包书皮的样品,只有一个邻苯二甲酸酯不合格。

今年2月,上海和江苏的包书皮市场抽查中,就按照我的标准增加了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两项毒害化学物的检测。

最近我们做了甲醛检测仪漂流活动,很多家庭及时搬离了甲醛超标的房子。

新京报:作为民间力量,有没有想过联合政府的力量?

魏文锋:尝试过,和政府打交道需要时间和精力。我有很多质监局的朋友,我们经常互通有无。他们是正规军,我是游击队。更多的是私下建议。

最近,我都想把我的跑道标准发布一下:一个民间老爸对“毒跑道”的检测标准。

新京报:你有一句宣言:在保卫孩子远离致癌产品的斗争中,你我都不是看客。行动,才会改变。你如何评价自己这一年多的行动?

魏文锋:我是身体力行者。我付出了行动,也看到了效果。

新京报:这场“斗争”中,政府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魏文锋:不能特别苛责他们没有尽到责任。事情的发展总是螺旋式的,科技发展和技术进步让我们身边有了五花八门的产品,我们的标准只有不断更新,才能有效监督。

跑道就是一个案例。新的东西出来了,我们的监管和标准还没有跟上,才导致了一些阶段性痛点。

中国人口众多,消费量非常大,不可能指望政府完成对所有产品的监管。这时候,就需要行业自律、消费者提高鉴别能力,以及我们这样的企业倒逼、监督和补充。

文章来源:新京报、公益时报、老爸评测

图片来源:老爸评测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