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观察 > 生态/有机农业与农业补贴

生态/有机农业与农业补贴

【编者按by沃土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心】本文作者唐亮,80后返乡青年,毕业于某重点大学,2013年返回家乡建立家庭农场。作者阅读了大量资料和信息,从生态/有机农业的角度,综述了当前农业补贴的现状,作者以自己亲身的农村生活经验,对农业和生态环境的饱满情怀,对农业和社会未来的高瞻远瞩的眼光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可以为我们同行的从业者、政策相关制定和执行者提供参考。

45969e98gw1f7mjd1wd88j21be0qodx4

生态/有机农业与农业补贴

关于农业补贴

2016年,作为一个普通农户所领到的补贴情况(四川成都金堂县某村子里)。该农户家庭6个人参与分地,耕地面积7.23亩,人均耕地1.2亩。

该农户领到的农业补贴主要分为两大类:

1、现金农补(直接打入银行存折)
1)直接农补:723.28元(折算100元/亩,120.5元/人 ,当地老百姓称作“粮食补差”,应该是官方资料说的农业支持保护补贴);
2)耕地保护基金:2602.8元(折算360元/亩,434元/人)。

2、农资补贴(实物领取的形式)
1)稻谷种子:1斤/人;
2)化肥:40斤/人(磷肥35斤,复合肥5斤);
3)农药:1瓶/亩(主要针对水稻病虫,还有的地方提供喷药服务);
4)农膜:1.1斤/人;
5)杀虫灯:2个/亩(水田);
6)秸秆腐化剂(0.5斤/人)。

2014年我国财政用于“三农”支出为1.4万亿元左右。扣除不属于WTO界定的农业补贴项目后,实际农业补贴估计只有3170亿元左右,仅占全国财政总支出的2.1%左右,农民人均获得农业补贴只有500元左右(社会科学报)。2016年没有查阅到具体的数据,按照目前的趋势,应该是每年会有所增长,但这两年的时间段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增幅。目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000元左右,以此为依据,那么农业补贴(各种直接的、间接的补贴)占比农村家庭收入为5%左右。而以大农场为主的美国,这个比例在40%左右;以小农场、农户为主的日本,这个比例在60%左右。这个占比的差距是很大的,说明中国目前的农业补贴,虽然总量已不小,但平均数却相差很远,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户家庭,这样的补贴比例是很低的,对于城乡收入差距的缩小贡献不大(目前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约为3:1)。

在实物补贴方面,可以看出,目前主要集中在化肥、农药、农膜这些化学农业领域,而缺乏生态/有机农业方面的支持政策和相应的选择,对于一个从事生态/有机农业的农场或者其他经营主体,就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反正都是按照耕地面积进行摊派(有的地方在具体落实上会按人均来进行分配),不论你是从事常规化学农业耕作,还是从事生态/有机农业耕作,都是按照化学农业的农资来进行分发。所以,对于一个生态/有机农场,这部分的补贴就相当于没有了,自己拿到也不能用,或者干脆就不领取了,这真是一个尴尬。

同时,我们再看一组数据。首先,看化肥,40斤/人,对于案例中的家庭,6个人就是240斤。对应的土地是7.23亩,那么平摊到每亩土地上就是33斤/亩,进而一公顷就是差不多500斤(250千克/公顷)。而国际公认的化肥施用安全上限为225千克/公顷,也就是说,就这么一个政府的化肥补贴,就让我们的化肥使用量超出了国际安全上限。再加上农民们自己买的化肥量,实际的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其次,我们再看看农药补贴,仅仅是水稻一项,一亩地补贴一瓶农药,那么就是有多少亩水稻,就对应多少瓶化学农药了。这个数据也是挺可观的。然后农膜,1.1斤/人,以此类推,全国就是多少亿斤的农膜补贴。这些农膜不少都是残留在地里,很难回收,很难降解,造成土地的白色污染、广泛的面源污染。

这几项补贴,除了少部分的化肥、农药被作物有效利用外,大部分是残留在地里,以及进入河流、地下水层了,造成水体富营养化、土壤板结、土壤酸化、地下水污染、农药残留污染,以及大量农膜造成的白色污染……这里主要提到的是种植业,还有工厂化的养殖业问题,饲料中添加的抗生素、重金属泛滥(2013年,中国年产抗生素约20万吨,使用总量16万吨,其中一半为兽用抗生素),对环境和食物安全造成进一步的影响。2010年国务院公布的面源污染普查报告,显示农业已经超越了工业和城市生活的污染,成为中国面源污染第一大贡献,也就是说农业造成的污染远大于工业、远大于城市。这些污染来自于哪里,不就来自于这些地方吗?

生态/有机农业的对口部门

生态/有机农业,其本身是众多农业生产方式的其中一种,属于农业领域。但是尴尬的是,在农业部门领域却没有相应的办公室或者工作版块,至少在我们当地的省市一级是没有这样的职能部门的。相应的对口职能部门都没有,缺乏相关的代表,何来相应的政策配套呢?生态/有机农场就如同每人要的孩子。虽然,生态/有机农业占整个农业的比重目前并不大,甚至还很小,但毕竟这也是其中一块,是众多农业发展方式的其中一种呀,也代表了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农业的一个方向呀。不论是世界,还是中国,生态/有机农业都显现出一种新生的生命力。希望今后能够在农业部门里有相应的,负责生态/有机农业板块的办公室和伙伴板块,至少能够有相应比例的政策和财政配套呀。

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有机农业。这几年,由于政府的支持、消费者对有机食品的市场需求,以及农民对转型有机农业不断上升的兴趣,美国有机农业得以快速发展,有机农场的数目与有机种植面积逐年上升。美国农业部部长汤姆·维尔萨克在近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有机生产是美国农业中最快速发展的一部分,正是农业部对有机农业的大力支持使得有机农场与加工商数目不断增加,为美国乡村提供了更多工作机会。”在2014年农业法案中,针对有机农业的研究、教育、补助以及数据收集的总财务支出超过1.6亿美金。

美国农业部下属的自然资源保护服务部(NaturalResourcesConservationService),其下属的“有机农业环境激励项目”(EQIPOrganicInitiative),为有机农民与向有机转型的农民提供财务与技术支持,帮助农民设计有机保护性农业与牧业、恢复土壤、减少水土流失、提高灌溉效率、提升作物轮作与营养吸收、恢复授粉昆虫栖息地等等。有机农业环境激励项目对申请者的财务支持为每年最高为两万美金、以及六年总共不超过八万美金,以帮助农民向有机生产转型。自然资源保护服务部还开设了免费网络培训讲座,如机农业转型的指导讲座。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参考借鉴的地方。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于这些好的政策和方式,我们是否也可参考借鉴,以促进生态/有机农业朝着正向的方向良好发展。

生态/有机农业与环境保护

2006年中央一号文件就已经强调了发展多功能农业,2007年我们提出了生态文明的理念,2008年中央十七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了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农业。后又提出到2020年实现化肥农药零增长的目标,以及强调质量为主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生态/有机农业本身就是契合这样的倡导和改革方向,其生产过程本身就属于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对环境的正外部性,以及对食品安全的正外部性。其本身就是一种环境保护的方式和过程,带有环境保护的功能。但这个似乎并没有得到农业部门的认可,至少没有配套相应的政策措施。国家发改委课题组在讨论支农补贴时,也说到目前的农业补贴,对环境友好型补贴不足,一定程度延缓了农业发展方式的转变。一些中小型生态农场由于生产规模小,其还可以采用既能提高生产力又能支持生物多样性的劳动密集型、气候智能型农业技术(2016全球粮食政策报告)。每一个生态/有机农场就是一个环境保护单元,每一个生态农人就是一个环境保护人员,这样的社会和环境价值是应该被看到和得到肯定的。

关于国情资源与中小型家庭农场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加入家庭农场这个词汇。在国内,目前对家庭农场的基本定义是:从事农业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生产经营,并以农业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家庭农场的下线是生计标准,其最小规模能养活全家,满足家庭成员的生活,哪怕你只有五亩地。家庭农场的上线是生产力水平,在现有的生产力、技术条件下,家庭成员可以照顾的最大面积(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家庭是无与伦比的最佳利益共同体,只有家庭才能实现农业效益的最大化。在发达国家,美国家庭农场占86%,法国占88%,欧盟15国平均占88%。在中国,2亿多个农户进行家庭经营,用占世界1/10的耕地生产出占世界1/5的粮食总产量,养活了占世界1/5的人口,这是最有力的证明(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作者:刘奇)。

当下世界范围内,几种典型的家庭农场类型:以美国为代表的大中型家庭农场,多为上千亩的经营面积;欧洲国家的中型家庭农场,一般以百亩为基本单位的经营面积;日韩地区的东亚小型家庭农场,一般经营面积数十亩;然后就是中国的2亿多的小农户家庭,户均耕地10亩左右(按照当下的社会阶段和定位,目前这类小农户家庭还只是小农户,基本没有归入家庭农场的范畴)。

美国总人口3个亿,中国总人口13个亿,日本总人口1.2亿。美国耕地面积29亿亩,中国耕地面积20亿亩(以前的数据时18亿亩),日本耕地面积7900万亩; 在美国,平均10亩耕地养活一个国民;在日本,平均0.66亩耕地养活一个国民;在中国,平均1.3亩耕地养活一个国民。东亚地区是典型的精耕细作农业。人多地少,这是中国的长期国情,是中国的土地资源硬约束。中国目前13个多亿的总人口,约20亿亩耕地,人均耕地也就1亩多地,一亩三分地也是中国一种流行的说法。2014年,中国城镇化率54. 77%,农村常住人口比例约45%(按户籍算的话,则农村户籍人口接近64%的比例),2亿多个农户家庭,户均耕地仅仅10亩地。按照目前每年1个百分点的城镇化速率,即使20年后中国城镇化率达到70%左右,且实现真正的城镇化(大量农村进城人口能够真正融入各个城镇社区,享有正常的城镇社会公共品资源,有序退出农村的情况下)。那么这个时候,中国的农村人口依然是4个多亿的庞大基数。农户家庭1亿户左右,户均耕地也才仅仅达到20亩左右。这样一个水平,算是基本步入日韩地区东亚小型家庭农场行列。而这,还是20年后的一个状况。

我们目前的政策,是否能够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呢,而不是一味的追求美国式的大农场,越大越扶持,越扶持越大,反而视而不见众多的,符合长期国情,环境友好型,可提供大量就业岗位的中小型生态/有机家庭农场。为了防止贫富差距过大,一些成熟的国家和地区还设置了农业最高补贴额度以及小农场特别补贴项目。超过限度,不论一个农场再大,你只能获得小于等于最高额度的补贴,同时针对小农场的特别补贴,超过一定面积,就没有资格获得。通过这样的方式,防止社会贫富差距过大,让这些政策经营的小农场和乡村家庭能够持续稳定的存在,也让这个社会更加稳定。

文章来源:唐亮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p/23041845969e980102wgm8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