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丹麦“时鲜”:以电商模式实践社区支持农业

丹麦“时鲜”:以电商模式实践社区支持农业

作者:上下游新闻市集记者 蔡佳珊

一个农夫,一个厨子,一个蔬果箱加一张食谱,掀起了席卷丹麦全国的有机浪潮,也启动了金融业挹注投资农业的开端。

丹麦农社“时鲜”公司(Aarstiderne)的执行长安奈特‧哈特维格‧莱森(Annette Hartvig Larsen)近日受邀来台,分享时鲜以电商平台模式实践“社群协力农业”(CSA,也译作“社区支持农业”)的成功经验,并吸引具有永续理念的特里多斯银行(Triodos Bank)跨界投资,共同发挥更大影响力。

Annette Hartvig Larsen演讲中(摄影/蔡佳珊)

Annette Hartvig Larsen演讲中(摄影/蔡佳珊)

9/1由丹麦商务办事处、CCS台湾企业永续研训中心以及CSRone永续报告平台筹办的共享经济高峰论坛,可说是台湾首次连结友善农业与金融业的破冰活动。主持座谈的合朴农学市集负责人陈孟凯指出,“时鲜公司的例子说明,绿色的友善农业,也可以是一个好的投资标的。”

论坛前一天,上下游专访莱森女士,与协办单位资诚永续发展服务公司董事长朱竹元,提出可供台湾农业与金融业合作借镜的建议与发展方向。

CSA网络平台,用食物箱串起产地与餐桌

时鲜公司于1999年成立。Aarstiderne是“季节”之意,公司愿景是:再造农夫与厨房之间的紧密连结,将土地的赏赐,转化为真诚、营养、当季与鼓舞的盛宴。

时鲜创办人Thomas Harttung是一个农民,深深领悟到有机农业对环境永续的重要,但发现有机通路被传统大零售商所把持,希望创造另类食物供应网络;另一位创办人Søren Ejlersen则是一位厨师,非常清楚消费者的喜好。两人理念一拍即合,莱森形容他们是绝妙拍档。

客制化的食物箱,是时鲜公司的主要产品。所有食材都经过有机验证,来自于跟65位常态合作的农民,装箱后,宅配到55,000个时鲜会员的家门口。“为了因应市场需求与消费型态,大家都太忙不煮东西,所以我们设计了各种搭配组合,会员可上网自行选择,并且附带清楚的食谱,很方便就能上手。”莱森说。

时鲜公司食材组合篮(图片提供/时鲜公司)

时鲜公司食材组合篮(图片提供/时鲜公司)

食物箱包括蔬果与鱼肉,从1人份到4人份、3天份到5天份,份量计算得刚刚好,避免浪费。有考量儿童口味的组合、低卡组合、本土食材组合、素食组合等等,让会员感觉有如量身订作,增加烹饪意愿。

时鲜公司创办之初,多数人都不看好,初期也曾因大量采购设备而负债。但在三年后便开始获利,会员持续成长,销售成绩亮眼,至今占丹麦有机市场的30%。公司目前有170位员工,2015年营业额达7500万美金,近两年的成长率都高达30%。莱森双手一摊笑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Annette Hartvig Larsen(摄影/蔡佳珊)

Annette Hartvig Larsen(摄影/蔡佳珊)

频繁互动建立互信,有温度的电商

莱森表示,时鲜公司茁壮的关键,就是与顾客的密切沟通。公司设有“对话部门”,无论是电话中亲切回应的客服,或是社群媒体上的实时回应,都强调开放、透明、诚实、平等对待。“倾听顾客的声音,建立信任。”莱森说,他们有些送货员甚至拥有顾客家里的钥匙。

这样的信任,使得时鲜在规模扩张的同时,仍能有别于其他有机商业通路,维系住社群协力农业互信互赖的初衷。“重点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莱森说,

所有新会员加入时鲜,都会受邀到他们自营的实验农场吃晚餐,建立对产地到餐桌的了解。每周四天,整个春天下来,大概宴请了大约五千个会员。每年也都会有丰收祭的活动,邀请会员共襄盛举,与农夫面对面交流。

丹麦有7%耕地是有机种植,约20万公顷,2600个农庄,日前丹麦政府还宣称要成为百分之百的有机国。莱森微笑道,现在换党执政,好像没这么坚持了。但是丹麦民众确实非常支持有机农产品,也越来越多农民转型有机栽培。她表示,丹麦最有名的畜牧业因贷款太多而负债,“现在赚钱的反而是有机农民。”

时鲜与合作农民亦保持密切联系。农民会上网预告下周将要采收的作物,以便公司设计配送内容。时鲜也会为农民拍摄影音介绍,放上网络,拉近消费与生产的距离。

时鲜公司食农教育互动园区(图片提供/时鲜公司)

时鲜公司食农教育互动园区(图片提供/时鲜公司)

为环境永续,金融业与农业破冰携手

时鲜公司的努力在2001年获得荷兰特里多斯银行注意,因对环境永续的理念一致,买下20%股份。2005年,时鲜加码50%全数购回。2014年特里多斯银行再推出有机成长基金(Triodos Organic Growth Fund),继续投资时鲜公司,目前持股20%,创造金融界与农业界携手合作的佳话。

资诚董事长朱竹元表示,绿色金融浪潮是全球趋势,国际间对于永续投资越来越重视,但台湾在这部份尚处于萌芽时期。以“社会责任投资”(SRI)来说,2014年全球规模已超过21.4兆美元,且迅速成长中。但亚洲的SRI发展远不如欧美,“亚洲只占全球的0.2%,而台湾又不到亚洲的2%。”

朱竹元介绍,社会责任投资可分四个方面:清洁能源、绿色债券、保育和节约项目融资、和影响力投资。特里多斯投资时鲜就是影响力投资的范例。目前台湾的企业大多以公益角度的慈善捐赠在履行社会责任,未来可更积极朝公益创投和影响力投资方向迈进,友善农业即是一个共同发展永续经营的选择。

朱竹元举例,金融界可尝试绿色信贷、绿色保险、绿色投资等作法,对于友善耕作的农民,提供优惠利率、农业保险或长期投资。更进一步,可从公司本身的核心技术或产品出发,与农业合作,“譬如信息系统业者可以协助建立生产履历,财务会计专业者可辅导农业做财务报表。”

不过朱竹元也指出,要吸引投资,农业经营者本身也要具备一定资格。大面积、高效率、制度化的农企业,比较容易受到金融界的青睐。

然而,友善农业通路或生产者,大都是理念先行,若要接受投资,该如何维持对等的合作关系?对此莱森表示,投资者必须具备长期投资的心理准备,“我们不欢迎只为了赚钱的投资者。”以时鲜为例,投资的银行只持股20%,时鲜经营团队仍握有主导权,能维持独立不受影响。

金融业与农业的语言虽然天差地远,但在时鲜的案例中,看到对话与合作的可能。CSA最初的核心精神──由一群人(消费者)支持一群人(生产者),看似是对资本主义主流市场的反动。但陈孟凯认为,资本原本是中性的,这个丹麦经验,对台湾的金融业和方兴未艾的友善农业,都具有正面的鼓励作用。

时鲜公司共同创办人Thomas Harttung (图片提供/时鲜公司)

时鲜公司共同创办人Thomas Harttung (图片提供/时鲜公司)

文章来源:上下游新闻市集

原文链接: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87776/

图片来源:见标注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