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重庆东印茶山的立体循环农业实践

重庆东印茶山的立体循环农业实践

重庆垫江打造独具特色匠心农场

——一位农民和副教授关于返生态立体循环农业的实践

新华网报道

一位大山里的农民碰到一位大都市的副教授能做点什么?答案是他们合作做起了一个项目:返生态立体循环农业。

一年多过去,该项目所在的重庆市垫江县东印农场的万亩茶园里,高空雄鹰盘旋,低空蜜蜂嗡嗡飞舞,茶树下鸡鸭成群,一队一队的大白鹅昂着脖子,迈着方步,威武地在它们领地巡视;空气中,则时不时飘来一缕缕的菌香……

专家认为,不要小看这位农民与副教授的这个项目,是当下供给侧改革在生态农业领域的又一次扎扎实实的探索与实践。目前,这已作为一种绿色发展模式而受到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的重视。

航拍重庆东印农场。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航拍重庆东印农场。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茶树下种菇 农民与副教授相寻十年的合作

8月重庆,从垫江县城出发,驱车朝东北方向,10多公里平坦柏油路加10多公里上山的坑洼路,就到了东印农场。

“要是你换个时间来看,金灿灿一片的茶皇菇,那才壮观。”东印农场负责人彭云禄介绍,他们返生态立体循环农业的实践的第一个产物茶皇菇,恰好在最冷最热的季节“修身养性”了,如今只能在茶行下看到一朵一朵的零星分布。

彭云禄是土生土长的垫江人,2005年承包了东印农场万亩千年茶山。然而,他当时面临的状况是农场大多数茶树老化,制茶机器损毁过时,有经验的茶工寥寥无几。

经过几年的改造,茶园全面恢复。“赚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要守住老祖宗留下来的这片土地。”彭云禄说,他如果靠化肥、农药、色素、添加剂等产茶,也许经济效益上去了,但东印农场生态可能就要被毁了。

东印农场位于北纬30°的明月山山脉,重庆垫江、梁平、四川大竹三县交界处的无人区,海拔800-1100米,长年云雾缭绕,茶林共生,霜浸雪润。东印茶始于唐朝初年,由三华山寺庙、东印寺高僧试种成功,历代种茶济世,后成为贡茶。1953建立四川省东印农场至2005年改制,产品主要出口欧美。

也是从2005年开始,位于昆明的云南农业大学茶学系副教授高峻联系食用菌在发展农业循环经济中的纽带作用,开始利用茶园进行返生态食用菌栽培试验。他认为,按传统的生产模式,单一的茶园(树)生产,不仅效益低,久了就会破坏环境。通过多年的试验,返生态农业的理论、技术逐渐成熟,其中农业基地的土壤品质,成为他的研究成果落地最重要的一环。

“为找到足够优质的土壤来验证返生态栽培研究成果,我走了不少地方。”高峻说,去年中期,他来到重庆东印农场,遇见了彭云禄,双方一拍即合。这一合作,双方都已寻找了十年。

高峻在东印农场试种了300亩茶皇菇。虽然知道菇类都是室内设施栽培,但彭云禄还是毫不质疑,从山顶开辟一条泉水管道,直接引入茶园灌溉,然后在茶树之下,埋下了茶皇菇菌包。高峻说,通过为食用菌营造天然野生的生态环境,加之东印农场优质土壤的培育,让整个生长过程回归自然。

如今,茶皇菇已出产两季,它色泽艳丽,体态优美、气味醇香,质地脆嫩、口感细腻,是一种难得的食用菌和药用菌。

128980304_14631041368021n

“虫草鸡”来了 立体循环保证茶山原生态

树枝头,岩壁上,猛不丁扑棱棱飞出几只鸡,它们不是野鸡,而是高峻副教授与彭云禄共同开展返生态立体循环农业研究成果实践下的“虫草鸡”。也不要误会,东印农场这些鸡不是吃补品虫草的鸡,而是靠吃茶园及周边环境中虫和草,以及部分返生态食用菌残次品长大的鸡。

如今,东印农场所养鸡、鸭、鹅上万只。不同的是,这些鸡鸭鹅全部放养,且还能“享受”返生态食用菌。彭云禄介绍,为了让这些鸡鸭鹅适应茶园生态环境,将茶叶和玉米粉粹后,再适当添加返生态食用菌菌粉做成颗粒饲料喂养,还饮着专门为它们熬制茶水,久而久之,鸡鸭鹅们不光吃虫子,也吃茶叶。

数次从重庆主城到农场购买各种农产品的李先生说,“带家人到东印农场不但能观察到原始的生态环境并自己动手抓鸡捡蛋采菇,还可以吃到儿时的各种味道,以东印农场的每只鸡为例,连肠子都有一股茶香和菌味儿,亲人和朋友特别满意这样的农产品”。

高峻解释,养鸡鸭鹅不光是经济增收,严格按照每亩10—15只的数量放养,最重要的目的是形成生态立体循环,维持茶山原生态,自然界的平衡是由大自然本身所形成的,人类最多只能调整环境,协助大自然更顺利地达到平衡。一般传统茶山生产单一,久而久之对环境形成负面影响。他举例说,鸡鸭鹅的粪便形成肥料,在一定程度上为茶树生长提供了所需养分,再配合相关措施,就不再依靠化肥也能保证产量。而鸡鸭鹅吃虫子,茶园就不再用农药杀虫。

不光是菇、鸡鸭和茶树相互提供养份,农场茶园还有一队一队的大白鹅迈着方步,昂着脖子,在茶树下巡视。一群一群的蜜蜂嗡嗡唱着歌,飞来飞去……经过长时间的摸索实践,东印农场的生态形成一条较为完整的立体生态循环链。

彭云禄介绍,鹅在整个茶场中是“警卫员”,比狗还管用。这些鹅尽职尽责,不但驱赶黄鼠狼,有了它们,蛇和鼠也躲得远远的。而对于空中对鸡群虎视眈眈的老鹰,鹅们也是对其严密监控,一旦老鹰出现,大白鹅立即“哦哦”地高声报警,鸡鸭会立即钻进茶树丛。

而蜜蜂则起着环境卫士的作用,帮助监测茶园及周边环境是否安全。这主要是利用蜜蜂对环境信息的敏感性,尤其是对含有有机磷、有机氯农药及化肥的敏感性。目前,一百多箱蜜蜂嗡嗡是东印农场天然的生态和环境“监测家”。任何与蜜蜂生活有关的植物、水、尘埃,甚至空气中的污染物,都会被带入蜂巢,这就给取样分析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同时,安全的蜂蜜又成了提高经济效益的有效渠道。

专家介绍,目前菌类主要是设施栽培,而这类返生态的自然栽培的菌类,还没有相关的品质标准。针对于此,高峻、彭云禄正积极与有关职能部门协商,完成相关工作。

128980304_14631040038701n

任重而道远 返生态循环农业产品市场尚需培育

据悉,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近期已将“茶叶—食用菌生态生产技术模式”列入绿色生产模式,作为新形势下发展绿色茶叶经济途径之一进行介绍。专家们认为,返生态循环农业的发展,也是当下供给侧改革在生态农业领域的又一次扎扎实实的探索。但高峻认为,返生态循环农业作为一个全新的方向和领域,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东印农场的茶叶、鸡鸭鹅,以及蜂蜜等农产品虽然供不应求,但摆在彭云禄面前依然有很多问题。比如,茶场坚持不用化肥农药,经济价值最高的明前茶,每年只能采一次,而其他茶场,则可以采多次。自己的茶叶的品质虽然很高,但在市场又没有完全得到体现和认可下,价格较之其他品牌茶叶无优势。因此,成本偏高只能订单式生产。“当你发现走上一条不归路时,也要义无反顾走下去,前几十年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很多人放弃了初心。我,一个农民,守住本真与清贫,用心搬运产品,在东印农场高山之颠等待众人的良心回归。”彭云禄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因为鸡鸭鹅都是放养,晚上夜宿野外树上,故母鸡四处生蛋,农场捡取不到鸡蛋,部分鸡蛋自然被孵化成小鸡在野外长大,鸡群至今主要靠此繁衍壮大。彭云禄介绍,其实雏鸡最后成活率不到50%,还有一些鸡则跑到深山老林里成了野鸡,一些鸡则被漫天飞的老鹰抓走。这个过程损耗太高。

专门寻找生态农业项目投资的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刘丽红说,该公司接触东印农场,是看好其返生态循环农业的模式,如果合作成功,则能帮助把产品销往美国市场。

目前东印农场的产品主要靠口碑宣传销售为主,许多消费者都是自驾车来到山上进行购买。但彭云禄依然在思考,如果产品生产上规模了,还是需要批量走上市场,目前市场上各类产品鱼龙混杂,都声称自己的产品有机生态,没有统一的标准,怎么让消费者来信任自己的产品呢?

高峻认为,东印这类农产品生态学上的价值已经体现,但经济学上的价值,还有待进一步发掘和培育。目前,彭云禄投入到农场的资金已经近千万元,如何让更高效产出来支撑后续是投入,也是他和其他投资者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此外,硬件设施方面也是高峻副教授担心的,如今上山的十多公里路依然坑洼曲折,而且农场的技术研发设施和基础设施几乎没有,“菌包等不能老是从云南运来吧?”高峻计划,将把茶皇菇、大球杆菇等三十多个菌类品种引进到东印农场。“那里的土壤真的是我见到的少有的适合菌类自然生长的土壤。同时,发展‘农业生态生产力’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他坚定地表示。

文章来源:新华旅游

原文链接:http://travel.news.cn/2016-09/02/c_1119499569_3.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