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居家 > 自然建筑,逆势而为抑或顺天应人?

自然建筑,逆势而为抑或顺天应人?

作者:林雅茵(台湾荒野保护协会志工、林雅茵建筑师事务所负责人)

本文刊登于《营建信息379 期》

家是幸福的根本。有一个安稳的托身之处虽不一定就会感到幸福,失去安全的居所却很难有幸福可言。在地球上各个角落,从古至今,人类的居住空间历经长期演变,出现过各种不同的建筑型态与居住型式。

非洲的圆形土屋   

非洲的圆形土屋

柬埔寨的水上人家 

柬埔寨的水上人家

工业革命以后,环境变化加剧。对于笔者的祖父母和曾祖来说,家是三合院、土墼厝、竹拢仔厝、瓦房或砖仔厝。然而,才不过短短四、五十年,家的面貌已经全然改变。

三合院

三合院

自然建筑 应时而生

1960 年代是一个反省的年代。在西方,人们开始思索现代物质文明带给社会,乃至于每一个个体的影响。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自然建筑”运动应运而生,重新检视“居住”这件事情。“自然建筑”一辞源自英文“Natural Building”,是国际自然建筑运动的通称。其主要内涵是就地取材,以自然材料或回收材料、传统或创新的工法、手工为主的方式,来设计与营造建筑物。取之于自然,用之于自然,回归于自然。

那么,自然建筑和古代人盖房子,以及现代的绿建筑、自力造屋或是协力造屋,究竟有那些相同或不一样的地方呢?

● 取之自然、回收利用、手作劳动

土、石、灰、木、竹、藤等,只要能找到人力与成本上可行的方法来处理原材料,并使用于适当的部位,则无材不可用。以竹子的应用为例,国际上这十几年来将竹子视为一种可以解决气候变迁与地球暖化的重要绿色资源,高度加以关注。然而在台湾,多数人的印象仍停留在竹子就是穷人的木头这样的概念上,与竹子相关的产业也大多式微。竹子原是台湾最丰沛的自然资源之一,因此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Image [7]

穷人的木材摇身一变,成为国际高度关注的绿色资源

穷人的木材摇身一变,成为国际高度关注的绿色资源

从工法来说,土,全世界都有,各地用法类似却又巧妙不同,今昔又各有春秋,台湾早期民居常见的有土墼、编竹夹泥、版筑等工法。不唯土是如此,大凡自然材料皆然。国外近年流行一种Straw Bale 工法,以纯干草压制成长条块状材料,叠砌成墙,再于表面依次糊土及抹灰保护,施工快速,规模可盖到物流中心的大型仓储。

事务所在台东阿牛村盖了一栋土房子。这个案子最大的特点是使用自然材料。基础采用水泥浆砌块石,也是整栋建筑物唯一使用到水泥的地方。墙体以地基挖出来的土加上稻草、砂和水,用捏黏土的方式就可以盖起来,结构上属于承重墙系统,惟台东位处强震带,因此仍用了柳杉圆木伴同支撑屋架。此外也使用从后山采下来的莿竹,剖成竹篾,编成骨架,抹上泥与石灰,作成台湾传统的编竹夹泥墙。屋架部份则使用孟宗竹与桂竹,采用藤皮绑束的工法施作。地坪以地基挖出的火山凝灰石碎块作防潮层,面层为纯土造。土地板坚实而温润,调节室内温湿度的能力非常好。墙面以灰作处理,拌和现地的椰子纤维使用,局部施以泥塑增加空间趣味。这栋小小的土房子,前临太平洋,背倚都兰山。在优美的自然环境之间,看起来并不显得突兀。

原木凿榫头

原木凿榫头

竹子与藤皮绑出的屋架

竹子与藤皮绑出的屋架

阿牛村土屋

阿牛村土屋

再举营造中的中坜有机生活作坊“聚福园”为例。这个案子最大的特点是“能拣的就不买,能买二手的就不买新的,要买新的就要买有意义的材料”。用二手木料可搭出花架,也可将小料组成大料,再用传统工法搭出屋架。

友善土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除硬铺面,让窒息的土地重新呼吸。于是将柏油与混凝土铺面打除,改换成红砖衬垫砂的透水工法,并收集屋顶的雨水为水源,在打开来的土地上作一个生态池。目前已经有青蛙入住,未来将作为生态观察解说的重点。挖除的柏油送去回收再制;打除的混凝土块、红砖块、石块经过分类成为级配料与土椅基座;使用三和瓦窑的尺砖,裁切的边料可以手制马赛克。

灶是一个家的灵魂。遂请来当地的老师傅砌了一个大灶。学员的中餐,从摘菜、学习生火、用大灶煮饭开始…。

Image [9]

废木料挖宝,回收再利用

废木料挖宝,回收再利用

打除混凝土铺面,让窒息的土地重新呼吸 

打除混凝土铺面,让窒息的土地重新呼吸

雨水收集再利用的生态池

雨水收集再利用的生态池

打除的混凝土块成为土椅基座

打除的混凝土块成为土椅基座

裁切的边材可以手制马赛克

裁切的边材可以手制马赛克

● 不只是建筑外壳 还要创造能资源循环

自然建筑关注处理的不只有建筑物,还应包含周边土地上生活所及的范围以及必要的生活设施,因此不单在造一个外壳,同样重要的是创造生活中的能资源循环,让来自土地的,回归土地。具体的作法有厨余及落叶堆肥和菜圃甚至杂排水的结合设计、干湿分离的生态厕所、人工湿地污水处理系统、人力扬水设备、太阳能与风力发电设备的应用等等。

粪尿分离式生态厕所

粪尿分离式生态厕所

土制的面包窑可算是西方自然建筑的基本配备

土制的面包窑可算是西方自然建筑的基本配备

● 就个人而言

自然建筑的先驱者,Ianto Evans 先生说:一栋房子应该像一件衣服一样合身。以满足基本需求的最小空间尺度为原则量身订作。又说物似主人形,什么样的人就会盖出什么样的房子。

自然建筑和古代人盖房子最大的差异在于,这是经过有意识的反省之后的积极行动,不同于古时候是随顺外在大环境下必然的结果。其价值非仅止于以自然材料及工法盖一栋房子,在更根本的层次上,简单生活、规律的劳动、将个人的生活作息融入自然循环之中,方为其精神所在。

具创造力的劳动,可以为身心注入正向力量。Dignity Village 是美国波特兰的城市修复计划。在志工的协助下,让游民动手为自己盖房子,改善生活,重建身心,将一个原本脏乱危险的区域变成一个欣欣向荣而有特色的社区。

Dignity Village

Dignity Village

● 就社会而言

协力造屋经常出现在自然建筑活动当中,以互助合作取代单向消费,可以广结善缘,增进人际和谐。

● 就土地而言

自然建筑希望能做到爱物惜物、低耗能、无污染、零垃圾与共生,使建筑及其相关行为从根本上自净。因此在营建方式上希望跳脱工业化材料无法以原貌回到自然界大循环的问题,以及大型施工机具对土地粗暴的对待方式,从而使建筑物在其整个生命周期当中不对土地造成污染,并于其生命周期结束之时不给地球留下垃圾,或尽可能留下最少的垃圾。

逆势而为 抑或顺天应人

然而,以前看来很难的事情,现在做来很容易,反之亦然。

几十年前从台南到台北坐车要一天,现在搭高铁不要两个钟头。

以前土地很干净,现在要找到一小方净土非常困难。

大环境不同,逆势而为是困难的。然而现代生活是建立在无法永续的基础上,各种警讯告诉我们,资源条件及物质环境不可能一直这么充裕。当时候到来,我们是否仍保有基本的生存能力呢?

为什么在工业发达的现代,要做看起来像开倒车的事情?

或许有人会问,自然建筑是在开倒车吗?

笔者如是想:科技进步带来的未必尽是好处。

以前人盖房子可以等茅草、等竹子、等树木,等材料生长到最适宜采收的时间,但是现在混凝土拆模常连14 天都等不了。可惜的是,老祖先们用千百年的时间所累积的,具有美感的古老技艺与建筑智慧,在现代工业化过程中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消失当中。速度改变了这个世界,其结果不能武断地论定好坏,却值得重新审视与反省。

我们常觉得现代人的生活缺乏意义,这其中很大一部份原因来自于人们不知道周遭物品的来历,既无了解,自然不会有感情,也因而能够轻易丢弃。然而当最终拥有了一栋自然建筑时,通常表示我们非常清楚这堵墙里的稻草是七月半艳阳天下挥汗如雨地绑扎回来的,也知道那樘窗户的玻璃是谁家拆下来的。那代表着屋主对这栋建筑物所用的材料可以如数家珍。

劳动让人身体健康、精神强健,又可让人住得健康又自然。

现代人类的建造活动大大地改变了地球表面的景观,雄伟的高楼大厦比比皆是,综横交错的道路系统上天入地,有高架的高铁,也有穿梭地底的捷运。然而在我们住得越来越安全舒适的同时,各式营建废弃物正以惊人的速度在我们的脚下堆积。良田与埤搪经过了我们这三四代人的手里,似乎并不打算留给后代台湾人,台湾的农地被当作建地买卖早就是常态。无节制的营造活动是破坏土地的元凶,其危害比农药与化肥更烈。自然建筑相较于现代建筑最大的差异,在于建筑物当生命周期结束后能很快地尘归尘,土归土,不给地球留下巨型垃圾。

现代的建造活动,让地球表面大为改观

现代的建造活动,让地球表面大为改观

未来课题 从作中学

倘欲使自然建筑重回常民生活之中,需要进一步提升材料前处理与施用工法的成熟度及可操作性。未来针对自然材料的潜力、结构特性与耐候性必须加强严谨的学术研究,并取得必要的实验数据验证。自然材料及工法的适法性亦须同时研究与推动。此外,在台湾,关于自然建筑或传统材料工法的学习一直没有全方位有系统的途径与方法等,关于自然建筑尚有很多重要课题亟待有心人一起耕耘。

那么,什么样的人适合做自然建筑呢?

应该,是能在流汗劳动中找到乐趣的人。想施作自然建筑的人,在时间或预算上至少有一项要非常充裕。体力并非绝对的门槛,只有毅力是不能少的。

缺乏经验的自力造屋者有什么学习与实践途径?

台湾相关资源较缺乏,但是有心人一向可以透过努力自我进修而具备主导能力。导入专业者开设的工作坊以协助起步是一种有效的方式。经济上较充裕但是没有足够时间的人,则可以藉由点工推动工程进度。在工地环境建构完成后,针对某项低技术,重覆性高而需大量劳力的工作,自力造屋者可于掌握施作要领后邀请志工协力营造。

简单生活 体现价值

平埔老师傅村伯告诉笔者:以前他们只要有竹子有茅草就能过下去。想想确实如此,有得吃、有得住,人类生存所需原本很简单。

自然建筑运动之所以成形,继而形成一股力量,主要并非为其虽古犹新的独特建筑方式,更不为制造更多的建筑物,而是为了作为食衣住行育乐各方面整体生活实践的一部份,从而体现简单生活的意义与价值。回到原点不是开倒车,而是为了构筑我们共同的未来。

文章来源:台湾荒野保护协会

原文链接:https://www.sow.org.tw/blog/33/20150710/3899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