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不再倔强的柳树,做有机六年来的收获

不再倔强的柳树,做有机六年来的收获

“我叫柳树,在这个时候就做这件事。我们的理想不一样,走的路也不一样,能活着就好。”

这里是古源

这里是古源

请先闭上眼睛,想象一幅画面。

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的房子全部是用可降解材料制成的,我们使用的所有物品都不含矿物成分,也不含塑料……

我们生活在部落里,每个人按兴趣聚居生活。不同部落之间的年轻人互相串门、玩耍……国家的概念就此消失。

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图景,它来自柳树对未来的想象。柳树喜欢幻想,也喜欢孩子。她特别想为孩子们做些什么。“这个世界属于十二三岁的小孩。他们虽然还不能做事,但他们的想象已经超过了我们所在的世界。他们想象的世界就是我们的未来。”

小孩们想象中的世界柳树已经当做存在了:“我天天活在挺有希望的感觉里。我总是从小朋友那里获得力量。”对未来美好的幻想总是拽着柳树往前走:“我基本不会绝望。”

本期人物——柳树

本期人物——柳树

采山货的姑娘

柳树(自然名,相对于社会名而言;当我们进入自然界时,我们需要一个属于自然的名字)自2010年开始就带着山货在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以下简称“市集”)练摊了。从早上7点开始工作,熬一宿然后赶集,柳树心里没有一丝怨言:“我喜欢这种状态,一整天都处在平静、喜悦和努力当中。一旦出现抱怨,我就会对自己说‘那就不做了,没有人勉强你’。”

柳树所在的大兴安岭古源镇,自禁止伐木、养牧后,许多人就离开了。当柳树和家人前往定居时,留下来的是没有能力迁走或非常热爱本地生活的人。

采山是苦活。手机信号到村口就没了,采山人需自备干粮,并应对原始森林般的自然条件,清晨进山、傍晚才回得了家,异常艰苦。采山人对路不熟悉就容易迷山。当地只有少数人愿意进山,一来他们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二来可以赚取额外的收入。

自带干粮,在山里解决午饭

自带干粮,在山里解决午饭

“人靠两条腿,我们村里采山的一共才十几人,地方那么大,采花什么的还谈不上破坏。”只要人不去干预,自然的生命力是非常旺盛的,一米见方的花地来年就可以长出一整山头的花海。“我最不喜欢的是过多的开地。人为的规划让很多东西没有了生存的空间。”按照当地的人口比例来算,漫山遍野的山货是采不完的。真正懂行的采山人有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秘诀。

漫山遍野的山货

柳树家采山有三个原则:第一,不做与动物相关的,包括冷水鱼、林蛙等,都不会卖;第二,不做与根有关的,比如上山挖药材之类的,伤了植物的根会影响繁殖;第三,做到可持续采摘。“我们获取的只是大自然剩余的产品。比如蘑菇、榛子、松塔、玫瑰花等,采了对生态没有什么影响。金莲花依靠花蕊繁殖,即使以后卖得好,每年也不会采太多。玫瑰花就无所谓,它是靠果子繁殖的。”

中国只有坝上和大兴安岭等地有金莲花

中国只有坝上和大兴安岭等地有金莲花

当地面临的生态危机来自蓝莓。8月15日之后,野生蓝莓才成熟,但往往蓝莓果在只有六七分熟尚未变色的时候就被抢摘了。“抢摘蓝莓是一个杜绝不了的事。不知道他们拿回去怎么处理。”经过连续几年的抢摘,蓝莓都不怎么结果了。想要获得高品质的野生蓝莓变得越来越困难,农村环保意识的欠缺使柳树做起事来异常艰辛,却也坚定了她“做可持续采摘”的一颗心。

“在目前的状况下,这就是我最想要的选择,非它不可,什么怨言也没有,就好好做这件事。等哪天心意变了,我也不再勉强。”柳树请人是这样,在生活中交朋友也是这样。不管别人怎么说都不好使,她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坚持做到底。

蓝靛果产量低,生长在森林隐秘处,需格外细心地寻找

蓝靛果产量低,生长在森林隐秘处,需格外细心地寻找

烧不尽的热情

除了野生采摘,柳树还希望按照有机方式种些健康食物(当地部分土地已被开荒了),以免土地继续受到污染。另外,她也希望“柳树家的”摊位上除了有大山里采摘的野货,还有丰富的有机食品。“我希望未来我们的摊位上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有机食品,支持有良心的生产者。”只有支持有机的生产者,他们才有动力持续生产;消费者只要一妥协、选择无添加的而不是有机,对生产者来讲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柳树对产品研发也颇有兴趣。她开始自制麦芽糖了:“大家现在还是请工人或外包来做,我自己认为品控是非常差的。人家都说我事儿多,提的要求都挺过分的。思来想去,那我就自己做啊,不‘过分’到你们身上。”从市集上买糯米、麦子,柳树说干就干。“我喜欢把东西做到极致。每一个细节都要留意,每年不断地完善,直至相对稳定的状态。”

所有的花在适当的时机采摘,晾晒加工都是自家完成

所有的花在适当的时机采摘,晾晒加工都是自家完成

“像食物森林就特别吸引我。现在的有机种植为什么大家都说难难难?方法不对。如果设计方法对了,就不会有问题。”

去年,柳树去了泰国,在善地阿索的净土村看到了一家做了30多年的有机农场。“木瓜、玉米、黄瓜等各种蔬菜混种,形成了非常成熟、漂亮的食物森林。一个人可以管理特别大的一块地。为什么他不辛苦,可以管理那么大的地方呢?因为(农场)设计得特别好。”

没有霉变和烂叶,不完整的花瓣也被挑出去了,能做的都做了

没有霉变和烂叶,不完整的花瓣也被挑出去了,能做的都做了

何为“善地阿索”?

泰国佛教自1975年起出现的革新僧团,“善地阿索”意为“和平无忧”,由菩提勒尊者领导僧俗七众弟子依“六和敬”(身和同住、口和无争、意和同悦、戒和同遵、见和同解、利和同均),先后建起了九大修行村庄,其中有僧院、工厂、学校、有机农场、印刷厂、素食馆、商店……村中人均严格遵守五戒、八戒、十戒乃至比丘戒律,勤俭自励,刻苦耐劳,牺牲奉献,热心服务,不蓄私财,以“六和敬”创当世之净土。(来自网络)

何为“食物森林”?

食物森林主要是以果树和核果树木加上许多多年生的作物为主轴,除了生产食物,它们也有森林的功能。如能多多种树,可以在树林和土壤中储存大量的二氧化碳,净化空气。树林下的土壤可以储存大量雨水,然后慢慢地释出,预防洪水和干旱;可以保护树林下土壤不受风和雨的侵蚀;调节温度;遮蔽我们、住家以及动物,不受风吹和太阳曝晒。树林也是野生动植物的栖息处;掉落的树叶可以循环土壤养分,补充土壤有机质;树木可以防止灌溉后的盐份结晶,等等。(来自有机会网)

“我的热情把金鹏(柳树的老公)都快烧死了。”柳树半开玩笑地说。18岁认识金鹏,19岁两人在一起,“年年都这么烧着。”柳树不解:以前金鹏挺有社会理想的,怎么现在变得安静了?“他说‘我是自保,心脏不好了’。他觉得我不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这么大的热情。”

柳树老公——金鹏

柳树老公——金鹏

“我不看重外界的影响力,只在乎自己的心是不是在路上。外在的大大小小不由我们来决定。当有力量支持的时候,可能就变大了;当没有力量支持的时候,守着这些东西也挺好。”

柳树不愿学别人,想按自己的心意走:“很多人爱总结经验,但其实经验一点用都没有。我叫柳树,在这个时候就做这件事。我们的理想不一样,走的路也不一样,能活着就好。”

金鹏有时也会与柳树探讨:“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法官?有没有参照?我们的参照是否真实?”柳树希望年轻人在进入社会之前,以劳动换食宿等方式,看一看、感受一下不一样的生活,为自己将来寻求多一种的活法。“中国最缺空间,它不仅体现在一个地方,也体现在人的内心。大家的脑袋都在转悠着,不断地评判、想事情,根本没有(多余)空间。我们的活法能不能不只有一种?这个事情我在心里想了很多。”

柳树家在市集的摊位

柳树家在市集的摊位

最强烈的反抗

“我非常喜欢野玫瑰的韧性。它们生命力顽强,无论是牛羊踩踏还是大雨滂沱怎样都不死,一大片都是。”

这是最原始的玫瑰,能结果子;我们平时常见的是四季开花、不结果的玫瑰

这是最原始的玫瑰,能结果子;我们平时常见的是四季开花、不结果的玫瑰

柳树第一次进山采的就是野玫瑰。时至今日,她的微信头像依然是一朵野玫瑰。自然中的道理,人一辈子学不完。柳树是一个亲自然的孩子,她曾经倔强、反叛,如今却愈发地温柔了。“十几岁的时候,其他人站成一排、我自己一个人,你能想象吗?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变换自己的角度,一直活在对抗的状态里。”

对抗到一个程度之后,喜欢做事的人就不愿停留在“想”的阶段,肯定会动手:“一直想、一直想,憋得受不了了。为什么不去做呢?就去做了!”

柳树从十几岁起就开始关注环保,但从未进入过主流社会。“一直是孤独的。我从小学开始就感到与许多人格格不入,直到21岁接触了华德福教育,从那时候起,才找到了同伴。”学习、实践华德福教育将近两年后,柳树从幼儿教育过渡到了有机农业。

 野玫瑰香味足,但一年只开一季,花还很小,没有培育价值


野玫瑰香味足,但一年只开一季,花还很小,没有培育价值

两三年前,在市集上见到柳树,还能感受到她骨子里的倔强,但她说自己那时已经开始变得温和了。“最开始做这些就是为了反对。(我)觉得社会没有信任、很多食物不能吃、教育有问题、医疗也有问题……这件事已经排在所有事情的第一位了,有‘非做不可、不做要死’的感觉,比吃饭都重要。”

“我自己在生活方面有办法存活,不像别人那样需要很多的物质。我可以吃得特别简单,穿二手衣服,可以不洗澡,什么都可以。”去年有一段时间,柳树为了学习朴门永续设计,放下了老公和事业,只身前往云南昆明,在那边做起了志愿者。“每天10元钱的伙食费,我已经吃有机吃很久了,但为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在那边什么也都吃。”

何为“朴门永续设计”?

朴门永续设计(Permaculture)这个词结合了永久持续的(permanent)与农耕(agriculture)、文化(culture)这几个词的含义。起源于澳洲生态学家Bill Mollison(比尔·墨立森)与David Holmgren(戴维·洪葛兰)及其伙伴在上世纪70年代所出版的一系列刊物。朴门永续设计巧妙地利用了传统与原住民知识技术的洞见与价值,让传统和现代科技互助互补。透过完善的规划系统,如元素(果园、水系统、农夫、牛耕等),技术(有机农业、生态社区、环保建筑等),及策略(微气候、相对位置等)结合后所产生的再生关系,朴门永续设计旨在创造出能适用于各式环境的三次元永续设计结构。

攻击和反对的力量被她用在了做事上。通过在做事上的不断深化,对抗性就下来了。“希望有合作,希望关爱他人,态度越来越柔软,就不一样了。”

进山的路上

进山的路上

“但我韧性不好,脆弱。我在做事方面挺不自信的。有时候自己心里稍稍会有动摇,‘这个世界也许不会变好了’啊,心里就受不了。”柳树的内心比较敏感,看到一些事太过粗糙,心就被磨得难受。幸亏恢复得快,趴着缓一缓,太阳升起又满血复活了。“我感觉还有好多事没做呢,有各种让我上心的事,‘一定要做,还不能死’,还在为环保想着,这件事在我心里的分量特别重。”

“人还是需要有契合的朋友,身边有这样的同伴,会受到鼓励,把我给拯救了。有些事我会与金鹏还有市集的Tala说,平衡一下。”

通过做这件事,柳树认识了志趣相投的朋友,把自己从对抗性很强、对社会不信任的泥潭中捞了出来。“只有自己去做,才会真的相信。我与我们的消费者有种社群的关系,这在城市里太难得了,我超喜欢这样的感觉。”

“做一个快乐的人,做一件让人信服的事,做事坚持、不辜负别人,其实就表达了我最强烈的反抗。”柳树一直都未变,只是越来越靠近自己了。

柳树和金鹏在古源的小院

柳树和金鹏在古源的小院

后 记

看着柳树,我感叹道:“以前我也着急过,但现在明白了,一段时间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做,其实已经做了很多。”“因为你获得了内在的品质。人能得到一个内在的品质是最难的。通过做事、坚持,或者你想怎么做,最后内在提升了。”就这样,我知我们是一路人。

柳树说,能获得一份理解,这都是价值。在国内,如果能找到一个人沟通,能把这些话讲出去,就是幸福了,“不需要你写出来,就已经很感动了。我猜想十几岁的小孩会喜欢看你们的网站!”这是迄今为止我听过的最贴心的评价了。

关注由金鹏打理的微博@柳树家的,他会经常分享美丽的风景、采山人的风采和美味的山货。他们家的产品有野玫瑰、金莲花、松仁、蜂蜜、蔓越莓酱、蓝莓酱等,可在柳树家的淘宝店或北京有机农夫市集购买。今年,他们第一次尝试售卖新鲜的蔓越莓果,请多多支持。

作者:张茜

图片:柳树家的、有机会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作家,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艺术、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