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过剩的玫瑰:北京珍珠泉村调研侧记

过剩的玫瑰:北京珍珠泉村调研侧记

作者:石嫣

珍珠泉村风景

珍珠泉村风景

(原文发布于2016年8月27日)

昨天我和CSA联盟的同事一起去北京延庆的珍珠泉村调研,之前从未想到在帝都周边还有这样的村子,风景地貌像江南,有山有水,而且按照村书记的说法,30年前这里还能读到当天的报纸,现在再收到报纸都过去一周了。无论互联网+的概念多么火爆,这里到现在还没有物流可以发快递。

这次我们到珍珠泉村来,本来是按照计划继续推进北京市农研中心的课题研究,另外,下个月要准备社区农夫市集提前再调研一次,我这次来之前我们团队已经来村子调研了两次,为了对产品有更好的把握和选择,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亲自来一趟。

种养标准:农民如何理解?

这次调研,村里的第一书记给我们联系了珍珠泉乡三户养鸭子的农民以及种玫瑰的村C书记。培训开始,我先给大家讲了现在食品安全、生态农业的重要性以及对“无公害、绿色和有机”概念的辨别。霍书记还给我们拿出来了村里的鸭蛋的有机认证。感觉三个农户对这三个概念的辨别特别感兴趣,甚至还跟我问到了转基因豆粕、玉米的问题,我们讨论了有五分钟关于饲料的问题,如何获得非转基因豆粕是农户最关心的问题。我相信,肯定是因为很多消费者购买的时候回问到这个问题。三个养鸭的农户现在的鸭蛋大部分都是直接来旅游的游客买走。农户也提到现在珍珠泉的鸭蛋有名,周边甚至有不少打着珍珠泉鸭蛋的旗号卖鸭蛋的,但是价格低,农户说是因为那种鸭蛋是笼养的,而且他们认为即使是跟白洋淀的鸭蛋比,他们的鸭蛋也更出色。

0 [3]

珍珠泉散养环境、鸭蛋腌制

珍珠泉散养环境、鸭蛋腌制

我想到过去考察南方一个有名的“有机”稻米基地的经历,某合作社有几个基地,几个基地之间差不多相差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车程。这个农民本来想做有机的稻米,第一年也许他还在坚持做真有机,但第二年时被一个基金会忽悠了,突然扩大了面积,结果稻米种出来后,基金会以各种原因不收购了,他很着急,就写了一些宣传自己大米的文章,后来就有一些各类的中间商把这个合作社的故事包装成一个动听的返乡故事,这个时候其实农民就被架到这个位置下不来了,只能继续圆满这个故事。一些没有太多经验的消费着,一到现场就被美景和故事吸引了,其实,一两天的消费者考察都没有太多的考察价值,很难看出生产的一些基本点。果然,等我离开参观团再在当地另外一个社区住下后,从侧面了解到一些生产的问题,比如说不用化肥,但根本没有其它足够的肥料来源等等。当然,反馈方也有一些对有机农业的常见偏见,比如,“那个地方周边都有稻田,那水都流过来了,能叫有机吗?”其实,如果农产品的价值真正被认可的话,老品种稻米也可以卖个好的价格,何必被虚假的故事包装让自己下不来台呢?

做农业十年来,我经常听到这样的故事,越来越能听出很多时候农民的话中话。长期的艰难生存,形成了农民面对外来人特有的朴实与自私甚至狡猾的鲜明对照。

访问养鸭户

访问养鸭户

说回到养鸭农户,三次的拜访,我们都没能把所有的信息摸清楚,直到这一次培训,农户还在说“饲料是按照我们要求配比的,是饲料厂加工的,基本只是玉米、麦麸和豆粕还有一些维生素。”这时候有个农户说:“请问那个增蛋宝是啥?去年我用了不明显,今年就没用。”后来我们去三个养鸭农户中一个的基地去看,是来镇上开会的一个女性农民老公带我们去看的他家的鸭场,他随口跟我说在鸭子下蛋不好的时候要用增蛋宝,而且他说他不用鱼粉,用了鱼粉的鸭蛋会腥。所以,如果需要进一步调查的话,下次应该看一下农户订购饲料的流程和饲料全部配比成分,问题只了解到“基本”“差不多”二字是不行的。

访问玫瑰花种植户

访问玫瑰花种植户

还有,培训还没开始的时候,霍书记问种玫瑰的C书记:“你们玫瑰用药了吗?”陈书记看了我们一眼斩钉截铁的回答:“没有。纯绿色的。”但是培训结束后,我们去参观玫瑰花加工基地,老书记如实说:“除草剂、化肥、杀虫剂都用了。”其实,用了这些东西并不是农民的错,但是农民担心的是说用了是不是会影响销路。
初级农产品基本上没有什么暴利可言,即使是常规的农产品,如果说能卖个高一点价格,农民也难一夜暴富,现在市场的低价只能逼农民和中间商编故事来获得个“正常”的收入,从各类电商、餐厅那里看到的这些真实的谎言,实在不少!

农民:谁值得信任?

2008年前后,当时有个老板想要收购玫瑰花,主要是出口用,那个时候湿花的收购价格大概是10元每斤,政府也推动农民转型栽种玫瑰花,但是到2013年前后,老板收购的量越来越少,所以2014年C书记建了玫瑰花烘干车间。后来收购量越来越低,最后老板彻底跑路了,政府支持农民转型种的玫瑰不能言而无信,只能每年补贴着合作社来收购农民的玫瑰花。

玫瑰花茶

玫瑰花茶

现在村里堆积了几百箱干玫瑰花,价值上百万,我能感觉到老书记急于想要销售的心情,今年应付过去了还有明年,但是不知道这些年来了多少领导和专家,像我一样来考察一下,还顺带带走一些礼品,书记的难和农民的难,谁能体会?我们每次都要求团队,吃住拿农民的东西一定要付费,能支持一点就支持一点。无论是说生态还是安全要求,包括我们给鸭蛋农户提出的改造加工屋子卫生的问题,任何更高的要求,对于农民来说如果没有看到前景,都很难采取行动,因为他们不知道提升了标准后有没有更好的市场,甚至可能影响到现在稳定的收入。
农民这些年被骗太多了,也被许诺了太多,看着身边一个个项目,一个个老板来了走了,其实跟村子和他们都没什么关系,难怪我们培训会开完,谈到即将到来的9月份的社区市集,几个农民都跟我说:“希望你们能真干点事。”“希望这事是真的。”

农业补贴:补到哪里去了?

这些年涉及三农的政策很不少,但是补贴和支持是否给了那些真正在农业一线和想干农业的人,有的支持可能没有支持到点上,这也导致了大量资金、资源的闲置,而需要这些的人却得不到相应的信息。

政府把补贴大部分给了自己想支持的产业,一味向高大上看齐,但脱离了大多数农民的生产实践,一努力就可以达到的目标,应该作为农业政策主体支持的方向。现在很多政策支持的规模化、产业化项目,虽然支农资金不再撒胡椒面了,可也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精英俘获,越有项目越多项目,越多项目越少经营,越多精力去申请项目,最后导致不可持续。过去我们农业部门是服务农业生产的,主要是保证粮食的充足供应,我们的农业部门对市场了解有限,所以经常看到一些规模生产和品类就盲目上,什么“玫瑰小镇”“花海”,动辄一个村都改种冬枣、猕猴桃、玫瑰、樱桃,结果就是品种单一生态环境恶化,没考虑市场,产品过剩无出路。

有的项目建设的都是高标准的要求,符合中小农户需求的产品保鲜、加工的要求的机械、设备、设施很少,比如一个沼气池项目上百万,但对农场来说可能无法利用这么大型的沼气池,后来就导致设施弃用,利用率很低。

珍珠泉村现在需要的不是互联网加的信息化大设备,需要的是能有人支持他们把最简单的网店做起来,支持他们去跑市场和销路。

前段时间政府给了农场两台塑料瓶回收机,不知道这些回收机公司从政府项目又拿了多少项目资金,塑料瓶在农村最有效的回收方式就是村里难就业的人捡破烂直接就可以换得收入。一个回收机放在农场还要耗电,利用率很低,基本变成了摆设,而且这些回收机里塑料瓶谁来回收呢?

青年不在:未来谁做农民?

我们在C书记收购玫瑰花的合作社交流的空档,来了一个年轻人,小伙脸黑乎乎的,稚气未脱,他把家里的鲜玫瑰拿到合作社里卖。我跟书记说:“如果村里有这样的小伙可以来我们农场学习,学习一段时间以后可以在村里工作。”书记说:“他是放暑假,帮家里干活,马上开学就去学校了。”“我这辈子不让孩子干农业,这行业没出路,太累。”“你付同样的辛苦应该可以挣相同的钱,为啥干农业?”“以后再过十年这村子就没人了,还开啥物流。”

0

与老书记聊玫瑰花挤压问题

与老书记聊玫瑰花挤压问题

想想书记说的报纸的事情,实际上,传统行业很多都会被淘汰,报纸又何必一定读纸质的呢,现在手机阅读都那么方便了。珍珠泉环境这么好,未必不能成为生活的选择。三个养鸭户平均一户一年可以有10万收入,在乡土生活绰绰有余了,生活的也会很舒服。我们都是望着那生活更好的目标奋斗一生,却忘记了当下我们就可以活的更好。

说到底,农民这个身份大家没有信任感,连农民自己都是如此。哪一天,提供社会公共品的农民能像当老师、医生一样受人尊敬,我们的食品也会更安全,环境也会更好,社会生态也会更好。

文章来源:社会生态农业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图片来源:石嫣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