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一年之中有半年休耕,这家纯素农场的底气何在

一年之中有半年休耕,这家纯素农场的底气何在

图文视频作者:张茜

00

“我们追求参差多态的现实可能更多地依赖于生存的自然环境。只有爱护环境,敬畏自然,才能让我们更多、更长久地拥有这份美好景象。复杂结构的生态系统才是健康和充满生机的。”

——笔者在杭州植物园看到的一段话

龙泉慈心是北京为数不多没有大棚、不使用粪肥的农场,一年之中有半年时间休耕。这里有上千亩的土地被呵护着,除了蔬菜,也种着五谷杂粮,农场自己榨油、制作绿肥,已然建立起了一个小循环系统。

龙泉慈心位于北京延庆县永宁镇盛世营村,距市区大约3小时车程。延庆是北京上风上水的宝地之一(另一个是密云),作为北京的后花园,燕山山脉贯穿延庆,使它充满了骨气。从北京市区沿八达岭高速一路开过去,穿过居庸关隧道之后,天一下子就变蓝了。

提起自然农法,人们头脑中有一条惯常的反射弧,诸如“不除草、不翻耕、产量低”等。然而,时代在变,我们所谓的“自然”也在变。曾经农村对茅厕习以为常,如今却也修起了马桶就是一个例子。徐晓明推崇的是现代自然农法,他在摸索一整套实践方法。如果没有龙泉慈心,那么,这里不过是荒地一块,被农民随意地种些玉米之类的打发了;如果不是龙泉慈心,也许这里会出现许多大棚,自由旺盛的生命将从此被约束在人的意志范围内。

五月末的农场,正在移栽小苗

五月末的农场,正在移栽小苗

五月底,我去了一次农场。徐晓敏在田间巡视、指导农民移苗。他已经种了八年地了。曾从事医药工作的他,与佛教结缘后,便放下了世俗的打拼,回归田园,探索食物、生命、医疗的新方向。身为董事长的他,喜欢与土地打交道,也喜欢一个人在田间地头观摩自然。

本文根据徐晓敏先生答有机会记者问整理而成,探讨(吐槽)了土壤修复、有机肥、现代自然农法等主题。

13

种地从土壤开始。

自然农法结合了当下的有机和传统农业。有机是可以量化的,从对生态的修复角度来看,自然农法是最高标准。“每个地方有土种植方法,是农民经过几十年积累下来的。但肥料这些要用我们自己认为好的东西,甚至可以不用。”将在地实践的好方法留下,有害的方法统统放弃,形成了徐晓敏自己的一套自然农耕方式,“可推广、可操作。到了南方又不一样,需要重新学习。”

农业种植,第一解决吃的问题,第二解决安全问题,“现在是在提高但没有达到真正的安全”。徐晓敏认为,食物含有许多微量元素,可以治疗人的身体,但这与食物自身的能量有关。“讲到食物能量的话,有两种情况会导致植物的生长期不够:一是大棚里的反季节蔬菜,二是肥料使用过多、催熟的作物。本来要长70天但40天就长成了的蔬菜,它与天地交换的能量是不足的;这种情况下,它含有的可能是负能量。人吃了之后,反而能量被吸收走了;吃完饭后,并不会感到能量充沛。”

14

微生物群、矿物质组成了土壤的能量和营养。单一的营养是不好的。现在所谓的氮磷钾是化学的东西,没有能量在里面。真正的肥料是微生物群形成的有机质。有机质多了之后,土壤会产生微生物群,各种各样的营养元素全部包含在里面,氮磷钾只是针对一棵菜的开花、长茎等,为了省工、高产。“土壤中没有有机质,微生物存活不了,即使添加菌种,也只是活跃一段时间,但之后就死掉了,土壤的活力并未被激发,所以需要不停地添加外来物质。”

“我们吃的是植物整个生长周期吸收的能量,土壤给它的养分,而不是这些营养成分。”

将小苗从育苗棚移至大田

将小苗从育苗棚移至大田

使用动物肥面临一个问题,即重金属、农药、激素等的残留。将这些不好的肥料放进土里,就是对土壤的二次污染。即使吃自家种植的玉米或粮食的动物,那土壤是不是干净的呢?过多地添加动物肥,土壤会产生依赖,没有激发它自身的能量。像猪粪、牛粪,氮肥很重。过多的氮肥会产生亚硝酸,对人体是有危害的。“你看那些菜,多么绿、多么嫩,全靠这些东西催起来。”

我们最终要解决土壤的重金属和蔬菜的农残,这些不解决用什么肥都失去了意义。“这些东西是降解不了的,只能通过植物吸收掉。最关键的是,重金属没有了、农残也没有了,但土壤的活力也没有了。活力靠什么?靠每年大量的肥,肥从哪里来?养殖厂来的安全肥基本找不到。”

秸秆堆肥

秸秆堆肥

肥就是肥,就那么简单。

龙泉慈心不使用动物肥,植物肥的来源有三类:一种是所有的秸秆,每年会收起来打碎,然后垒起来,每垒一层会往里加酵素渣,盖上薄膜让其发酵,这就是绿肥。“夏天种地、太阳很毒的时候,会把这些绿肥铺在每棵苗的下面,起到遮阳、保持水分、促进微生物群生长的作用。苗收完了之后,绿肥会被翻到地里去,增加土壤中的有机质。有机质越多,土壤越松软,水分保持得越好,菌群多,蚯蚓多。对苗的长势来讲,它往上窜的劲头猛,非常快。”

发酵室(不多见的塑料棚)

发酵室(不多见的塑料棚)

 

发酵室内温度高,狗狗在这里养崽子

发酵室内温度高,狗狗在这里养崽子

 

烂豆、碎豆、米糠、油渣等发酵

烂豆、碎豆、米糠、油渣等发酵

第二类肥料是烂豆、碎豆、米糠、油渣等混在一起的发酵物。这种肥力相当强。许多人会问,这些肥够不够地里的菜用呢?“他们用肥的方式基本还是在地里满铺,再追肥。我这种肥只要每棵作物下埋一拳头,就足够了。”两种施肥方式的目的不同。徐晓敏并不指望通过施肥来优化产量,只要保证植物在正常的生长周期内肥力旺盛就好。“菜的生长与水有关,水不到位,菜也长不好。两者结合,产量就有提升,不会比所谓的现代农业差多少。”常规农业种植的油菜花一棵可以催到30公分那么大,自然农法做不到,“但我们可以把株距缩小,株数增加,产量也差不多,还可以套作,方法其实很多。”

施肥过程(农场供图)

施肥过程(农场供图)

施肥过程(农场供图)

施肥过程(农场供图)

农场自己还做酵素。酵素渣放在地里是第三种肥。“土壤里的有机质增加到一定量,就不用施肥了,里面有菌、矿物质,自己会运转。蔬菜会生长到一个常态,不像市场上人工干预的那样大或小(现在人们喜欢吃嫩叶菜),也不像大家想象中用自然农法种出来的那么小。一亩地的茄子用化肥的话产量在7000斤,使用现代自然农法可以保持在5000斤。”

施肥现场(农场供图)

施肥现场(农场供图)

施肥现场(农场供图)

施肥现场(农场供图)

农场有自己的方法堆肥。不管用什么肥,菜长好了才是关键。“他们(有机种植者)还在寻求一种捷径,寻求所谓的宣传亮点。其实,肥就是肥,就那么简单。现在很多人种东西追求口感,导致原有的一些营养元素丢失,人的平衡发生偏移。”真正的好东西有其本身的口感,但被市场搅乱了。“有些人尝不出来自然生长的作物的口感,比如草莓,现在都拼草莓香啊、多甜啊、多大啊,真正的草莓不是这样子的。”龙泉慈心曾在露地种过草莓,但因为当地人都想尝尝(露地草莓在现今来说太稀奇了),几乎被采光了,今年农场就没有再种。露地上的草莓结实,那种香味和大棚里的不一样,“一种是草莓原有的清香,一种是被人为开发出来的乱七八糟的味道。”

不是粪肥就是有机肥。

用不用化肥光凭嘴巴是很难辨别的,露地上的菜即使用化肥也比大棚里的好吃。在徐晓敏看来,所有做有机农业的人都有一个未涉足的领域。“不是粪肥就是有机肥。有机肥的重金属和农残怎么去控制?几乎所有的有机农业都未涉及这一块,根本没有!这个肥要不要去检测,是不是安全的?很多人在菜上打概念,就没有从土和肥上考虑。农家种的菜,可能比有机好,可能比有机差,可能也就是普通的菜,很难去辨别。不做认证情有可原,但得把整套种植体系拿出来给大家探讨,是否经得住推敲。”

育苗棚

育苗棚

大棚的菜好种,不受天气的影响。

在北方,有些菜不提前育苗是长不出来的,像西红柿、黄瓜等,达到了育苗的温度再下苗的话,生长周期就极短。为了育苗,出现了大棚。龙泉慈心农场会用小拱棚育苗,但徐晓敏仍情不自禁说道:“搞农业都知道大棚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为了追求更高的产量,把这种技术运用在了一年四季。”

“大棚菜好种,不受天气的影响,育苗、移栽、开花、结果的时间都算得出来的。它有一套化学实验体系下的生产技术。所有从正规农业院校出来的都是这一套。这一套我们也可以用,但时间上就与他们不一样。”

田间巡视

田间巡视

能吃本地的吃本地,吃不到本地的吃健康。

不用大棚种植,怎样满足北方人冬季的饮食呢?“南北蔬菜的统调是可行的。所有的加工食品基本都不是本地的,我们要适应现代的发展。‘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个概念要放一放,不然会把自己做死掉,而且也不太现实。包括大米、小麦,有多少是北京产的?先吃健康的,等到某一天某一个地区人们的欲望降到最低了、冬天每天给我一棵白菜吃就够了的时候,就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了。那时候的人就真健康了。现在只能做到把外来的重金属、毒素先停下来(少吃点不干净的食物)。所有东西都吃本地产的不太可能,但本地产的要多吃,对人体还是有好处的。”
对徐晓敏来说,作为一个修行者,他可以做到“只吃一棵白菜”,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减少欲望还只是天方夜谭。现在不是不够吃,是浪费太多。

观念上要与时俱进。

如今,有人提倡“古法”。在徐晓敏看来,环境不古了、土地不古了、人心不古了,哪来的古法?“自然农法不用翻地、不用除草、自由生长,听上去很浪漫很艺术。我就问他‘你家几亩地?’‘一亩地。’‘我给你50亩地能种吗?’‘种不了。’吃得不健康玩得再好(有些从事自然农法的农人,仍是大量购买外来的食物和投入品),大家看得到吃不到(有些从事自然农法的农人,因为产量太低,所以产品售价奇高),没用!”

徐晓敏住处自搭的葡萄架

徐晓敏住处自搭的葡萄架

自然农法提倡的“不翻地”只限果树和粮食。“种菜不一样,菜的根很浅,用锄头刨一刨,算不算翻地呢?种苗的时候铲一下,也算翻地啊。这些东西不能去死掰从前的理论。自己娱乐一下可以,对整个社会来讲,就是大问题。”

自然农耕是应季、自然生长、自循环的耕种体系,但并不是不管理。“自然农法的关键是努力把土壤修复起来,把环境治理好。很多做有机农业的挺用心,从大兴安岭把土运过来,那我们还要不要呼吸呢?通过一个概念把东西做出来然后卖个高价,这只是商品;大家一起动手慢慢改良环境,我们希望做到这个。我们尽量在现有的条件下去改善它,在人力范围内做到最好,而不是空气不行就不做了。”

徐晓敏住处的自制锅炉

徐晓敏住处的自制锅炉

龙泉慈心最大的问题是一年之中有半年是没菜的。“在南方做自然农法就更适合,一年四季都可以有,不需要休耕,水分多,有机质多。做到极致的话,就轮作。”徐晓敏接下来有一个计划……(请听下回分解)

农场考察花絮—春季移栽

草西
草西,写作者,有机会网COO,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