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一年内野生萤火虫暴增20万只,他们怎么做到的?

一年内野生萤火虫暴增20万只,他们怎么做到的?

作者:冷杉

湖北咸宁市通山县
大耒山硚口村

冷杉/摄

冷杉/摄

大耒山夏日有火辣辣的阳光,
晒得稻田一片金黄色,
老农正弯着腰在稻田里除草。

吴晓瑜/摄

吴晓瑜/摄

一年蓬在阳光下开得晃眼睛,
各种昆虫也来闹腾了。

吴晓瑜/摄

吴晓瑜/摄

天空渐渐褪去颜色,
一盏盏黄绿色的小灯亮了起来,
忽明忽暗,飞来窜去。
“哇,萤火虫!”

转角遇见萤火虫

大耒山风光 黄卫/摄

大耒山风光 黄卫/摄

发现大耒山的萤火虫是在2014年。原本只是一次平常的外出活动,“守望萤火虫研究中心”一行人却被一片绿野引入了“仙踪“。

大耒山这个地方,夏季虽炎热,背阴处的植被却保持着湿润,泉水在山谷汇集成一条河流,带来充沛的水源,“守望萤火”的主任付新华说,这里肯定有萤火虫。

一只端黑萤 吴晓瑜/摄

一只端黑萤 吴晓瑜/摄

三叶虫萤、端黑萤、胸窗萤、拟纹萤……经过数月调查,“守望萤火”在大耒山发现了17种萤火虫,其中还有三种珍稀的水生萤火虫——黄缘萤、武汉萤和疑似条背萤,种数约有20余万只!

然而尽管大耒山的萤火虫种数比较丰富,但是付新华并不乐观。

当地种植农作物无不使用农药和除草剂,整个村庄没有一个垃圾桶,村民直接把生活垃圾和牲畜尸体往河里扔,这条从大耒山淌下的涓流俨然成了运输垃圾的臭水沟……这些现象都严重影响着萤火虫的生存和繁衍。据村民们回忆,现在大耒山的萤火虫没有过去那么多了。

一条堵了10年的河道

大耒山生态保育园 吴晓瑜/摄

大耒山生态保育园 吴晓瑜/摄

为了保护大耒山地区的萤火虫,“守望萤火”与当地政府合作,启动生态修复和保护工程,建立大耒山萤火虫生态保育园。

付新华他们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北山河8公里河道内积累了10年的垃圾清理干净。

每个村民小组都配备的垃圾桶 吴晓瑜/摄

每个村民小组都配备的垃圾桶 吴晓瑜/摄

为此,“守望萤火”招募了一批志愿者和当地农民一起淌水捡垃圾,并通过众筹方式募集到300个垃圾桶,提供给北山河沿岸6个村庄使用,雇请环卫车定期将垃圾运往山外垃圾场填埋。几月的辛苦,换来的不仅是澄澈的河水,还有村民们的信任。

大耒山的涓流汇集成河,河上是一座数百年的古桥 吴晓瑜/摄

大耒山的涓流汇集成河,河上是一座数百年的古桥 吴晓瑜/摄

村中小孩们踩水嬉戏,这是多么令人怀念的情景啊 吴晓瑜/摄

村中小孩们踩水嬉戏,这是多么令人怀念的情景啊 吴晓瑜/摄

亮火虫大米

大耒山当地的农业水稻种植为主,稻田也是水栖萤火虫的主要繁殖区域。然而由于常年使用农药、除草剂直接对萤火虫造成了威胁,因为萤火虫幼虫的食物,主要是一些田螺。

回归原始的种植方式,是为了给萤火虫一个生存的空间 吴晓瑜/摄

回归原始的种植方式,是为了给萤火虫一个生存的空间 吴晓瑜/摄

“守望萤火”流转了硚口村100亩农田,村民不仅可以获得流转费用,还可以继续种植水稻发展生产,前提是不施化肥和农药进行种植,而部分农药残留较严重的田地则需闲置一年再耕种。这种按照自然农法种植出来的生态大米被付新华命名为“亮火虫大米”,如今成了大耒山萤火虫保育园最好的周边产品。

亮火虫大米 吴晓瑜/摄

亮火虫大米 吴晓瑜/摄

回到乡村,萤火虫保育

在城市难以见到萤火虫的今天,萤火虫主题公园却在全国兴起,商业萤火虫放飞活动层出不穷。试问,这么多的萤火虫从何而来?

看着火烧云,等待萤火虫的到来 吴晓瑜/摄

看着火烧云,等待萤火虫的到来 吴晓瑜/摄

付新华说:“人工繁育萤火虫的成本是每只10到20元,但野外捕捉仅需要5毛钱,这些‘被放飞’的萤火虫实际上是从野外捕捉得来的。”野外捕捉的行为对野生萤火虫是致命的,辗转到城市的过程它们几乎就死亡大半,剩下的也难以在新环境中存活至繁衍出下一代。

一只武汉萤 黄卫/摄

一只武汉萤 黄卫/摄

萤火虫是一种环境指示性物种,良好的自然生态才能让一个种群得以稳定繁衍。在光污染、水污染、园林绿化广泛使用农药的城市中,萤火虫消失似乎是无法挽回的事实,乡村更有可能成为人们接触萤火虫最近的地方。“我们提倡野外科学观赏萤火虫”,良性的商业模式必须以科学为基础。

清理河道,生态种植为大耒山萤火虫保育提供了比较稳定而安全的生态环境,同时,“守望萤火”还尝试了人工培育萤火虫。

硚口村的廖阿姨在养萤火虫 吴晓瑜/摄

硚口村的廖阿姨在养萤火虫 吴晓瑜/摄

廖阿姨是硚口村村民,平时在村中照看孙子,如今在“守望萤火”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养起了萤火虫。

每天早晨8点半左右,她就到基地里忙碌,摆在她面前的一个个白色箱子里的是萤火虫的幼虫。幼虫太小了,只有0.1毫米,廖阿姨要用滴管一只一只吸出来,再放到清澈的水里。而距离这些萤火虫长大,还有一年的时间。

农田中的萤火虫慢慢飞舞,寻找命中注定的光 吴晓瑜/摄

农田中的萤火虫慢慢飞舞,寻找命中注定的光 吴晓瑜/摄

今年4月,大耒山迎来了第一波萤火虫的爆发,“守望萤火”的工作人员说,三叶虫萤的数量从去年的一万只暴增到了十万只,整个大耒山,今年萤火虫总数预计爆发到四十万只!

“我活了50岁,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萤火虫。”硚口村的徐村长说,“在付教授来村里之前,我还真没注意过这些虫子,不晓得它们长啥样”。每次付新华到村里来调查,徐村长也一定跟着去看,数月下来,都能叫出各种萤火虫的名字了。平日夜里无事,他就开着车在山里转,看看萤火虫的情况。

目前,大耒山还没有对外开放赏萤,用365天和整个大耒山区域来衡量四十五万只萤火虫,不过毫厘。而做出一套融合自然教育的可持续旅游运营模式,“守望萤火”还需继续探索。

廖阿姨和小孙子 吴晓瑜/摄

廖阿姨和小孙子 吴晓瑜/摄

廖阿姨还在忙碌着,小孙子跑过来,嘴里衔着一枚李子,左瞧瞧右瞅瞅,问:

“奶奶你在干什么呢?”
“我在养虫子呀!”
“养虫子干什么呢?”
“虫子长大了可漂亮哩!”
“那我也要快点长大。”

关于“江河守护者计划”

“江河守护者计划”是由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资助,“秘境守护者”策划执行的项目,通过招募传播志愿者,前往全国六个环保公益组织,进行体验生活,然后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的方式记录该机构的人物故事、机构事迹等,帮助环保公益机构进行宣传报道,希望通过他们的宣传报道,让更多人知道这些环保机构的故事,让更多公众参与到环境保护工作中来。

关于秘境守护者

“秘境守护者”是一个由媒体人、公益人共同搭建的新媒体平台,旨在利用互联网连接城市、乡村和荒野,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传播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元理念。

文章来源:秘境守护者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