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明月村:理想中的新家园

明月村:理想中的新家园

作者:四川政协报记者 黄忠友 刘奕锋

res01_attpic_brief

引子——明月升起

明月村,只要你来过,便再难忘记。

2015年12月16日,在蒲江县甘溪镇明月村,一堂特别的讲座开讲了。著名的“水立方”中方设计师、明月村的“新村民”赵晓钧,在明月村图书馆,与大家分享心目中的乡村生活。一百多名听众挤满屋子,有律师、教授、干部、服装设计师、诗人、画家、小企业家、普通职员、学生以及当地村民。不仅如此,就连蒲江县委书记刘兵、县政协主席徐耘也来了。近年来,赵晓钧致力于新乡村建设,探索如何唤醒人们的善意,促进人与人、人与自然的连接。邂逅明月村,赵晓钧验证了他的思考,在这里看到理想实现的希望。

放眼全国,当前新乡村建设主要分为政府主导和市场主导两种模式。而这两种模式各有其弊端,政府主导容易导致后劲不足,市场主导容易产生利益纠葛。在幸福美丽新村建设中,如何打破固有的城乡社会框架,重新定位城与乡的关系?蒲江县政协思考着,并集各界之智,把对新乡村的思考融入到对明月村的建言中,其建言得到蒲江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和采纳。

0 [30]

一场以文创力量激活古村落的探索实践在蒲江展开了。文化创意产业与乡村旅游互动、产村融合发展的生动局面在明月村逐渐呈现——

政府搭台。蒲江县成立明月国际陶艺村项目工作组,搭建专业管理平台,负责项目策划、规划、招商、推广和管理。

公益助推。引进3+2读书荟、爱思青年公益发展中心、i20青年创业平台、乡香文化四家公益机构,从公益书馆、明月讲堂、新媒体推广及乡建培训、乡建模式研究等不同版块助推明月村建设。

文创支撑。以公司和艺术家、专业人士为投资主体,项目独立经营管理,创建以陶为主的手工艺创意园区。旅游合作社联动,开发当地农民参与的乡村旅游项目,推出吃、住、行、游、购、娱等旅游业态。

这种模式以新村民和老村民安居乐业为最终目标,通过整合文创项目、公益组织、农户等多方资源,引进一批文创和农创项目激发乡村活力并保证业态多元化和谐发展。同时,利用新村民带来的资源,让老村民深度融入产业链,实现新老村民互助融合、共建共创共享。

明月村,承载着新老村民的家园梦想,如一轮明月冉冉升起。一批怀着乡村田园梦的诗人、画家、建筑师、服装设计师、手工艺者、媒体人等,从全国各地聚集而来,成为新村民,与老村民一起,建设梦想中的新家园;美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外游客慕名前来,“首届中国美丽乡村论坛”等一些全国性、区域性活动以此为参观点;《中国日报》等国家、省、市各级媒体纷纷报道。两年时间里,明月村实现了美好嬗变,成为新乡村建设的“新样板”。目前,其经验正运用于蒲江县寿安镇大漕村、白云乡尖峰社区以及鹤山街道蒲砚村等一批新乡村建设中。

0 [33]

1. 再生缘——“明月”几时有

明月村,一个古老的村落,723户2218人,守着7000亩雷竹、3000亩茶田、两口古窑,过着制陶、种茶、农作的平常日子。说起这雷竹种植,还与成都市、蒲江县两级政协分不开。过去,这两级政协联系明月村,引进雷竹,壮大了村里的产业,让村民们在致富路上迈出一大步。

跨过明月村的田埂就到了邛崃,邛崃是南北朝时期重要的陶瓷产地。明月村的古窑,采用的也是邛窑的工艺技术。明月窑是其中一座,也是目前四川唯一“活着的邛窑”。2012年底,有企业相中明月窑,计划投资2.4亿元打造“明月国际陶艺村”,把蒲江的陶、茶、竹等特色文化结合起来,实现创意旅游,提升新乡村建设水平。

沉寂多年的明月窑重新焕发活力。改造伊始,项目的核心是明月窑。至于整个村子的发展思路,仍然比较模糊。蒲江县政协发挥优势,认真研究,集政协委员智慧向县委提出了现在这个模式的建议,得到县委、县政府领导的肯定和采纳。刘兵说,蒲江虽小,但一定要有活力。政府拿捏好自己的定位和角度,明月村的建设就让设计师们去创造、去发挥。

同时,徐耘被指派担任明月国际陶艺村项目工作组顾问。于是,蒲江县政协再次与明月村结缘——依托本土陶艺文化,打造西部第一、国内外知名的“陶艺村”;以旅游合作社为主体,以文创产业为支撑,以乡村旅游为载体,实现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农民增收、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和谐统一,形成特色鲜明的文化创意产业与乡村旅游互动,实现产村一体、共创共享发展。一个理想中的乡村,就这样悄然兴起。

徐耘用了六个字来诠释明月村的发展思路——安居、乐业、家园。他说,过去大多数新乡村建设都是在做旅游,关注点在游客,项目围绕“吃住行游购娱”开展,新老村民没有主人翁感觉,纯粹是在做市场买卖。而明月村的建设是遵循“安居、乐业、家园”的理念,让热爱田园生活的新村民带着多元业态进村来,让老村民守在自己的家园也能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

明月村能循着这种模式走上发展轨道,在徐耘看来,是因为具备“天时地利人和”。明月村自身深厚的历史积淀赶上如火如荼的文创热潮;在“4·20”芦山强烈地震灾后重建中,村道等基础设施建好了;整合特色镇建设、新农村建设多项政策,为明月村产业转型带来广阔的升级空间;距成都80多公里,将来附近的高速公路还会开设一个出口,下高速3公里就能到村,不远不近的距离刚刚好;成都、蒲江的各级领导人文情怀浓厚,认同并引领了这种发展模式,给新村民留出足够的发挥空间;明月村民风淳朴,新老村民能融洽相处。

正是这种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和原生态的乡村环境,让来这里的人都对明月村一见钟情,继而迅速在他们的朋友圈中发酵、扩散,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入住这里:民艺行者、画家寒山,i20青年创业平台等公益基金项目发起人、“曼陀罗茶人生活”创办人陈瑶,台湾中华文教创意产业发展协会理事长薛莉萍,台湾文艺工作者、纪录片导演林楚安等等。不到半年,村里就签下10多个项目。

明月国际陶艺村项目工作组的四名成员,从全县抽调而来,其中政协也派选一名同志。他们满怀梦想激情,成为新乡村建设的参与者、见证者和共享者。

2014年12月,蒲江县城乡建设项目管理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奇被抽调到工作组担任组长。一年来,她和新、老村民打成一片,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奇村长”。这个土生土长的蒲江人,为一个理想中的村落变成“拼命三娘”。每天,她都激情饱满,向到这里来的人介绍着明月村的过去和未来。她的微信,记录着明月村成长的点点滴滴。除陈奇外,工作组还有三个人。其中之一是县政协办公室工作人员王敏。王敏主要是为入驻项目和入驻艺术家提供服务。几个月下来,他把村子都跑遍了,即使路上偶遇,也能和村民侃上半天。村民们经常向他寻求发展家庭产业的妙法,他也乐于当“红娘”,为新老村民牵线搭桥。

新村民越来越多、项目越来越多,明月村“文创+农创”的业态发展模式越发清晰,发展势头鼓舞人心——建成旅游环线18公里,占地4000平方米文化中心、综合文化站1个,公共停车场3个以及谌塝塝微村落;建成川西民居特色浓郁的明月新村,入住 356户 1246人,发展家庭旅舍10家、茶社4家、特色餐饮项目4家;建成文创工作室4个。预计到2018年,将建成核心区17个文创项目,环线21个文创院落,农户自营旅游业态项目30个。

明月村声名鹊起,吸引了众多关注目光。2015年9月,“农业生产方式转化会”在这里举行,周边区县都派了专人来考察学习;10月,以“回归手作·明月田园乡村社区营造”为主题的讨论会在这里召开,政府官员、文创人士、公益组织坐而论道,聊起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生活;11月,首届中国美丽乡村论坛在成都召开,与会人员来此参观,也被深深打动。

0 [31]

2. 理想国——不仅仅是新村民的田园梦

一年来,明月村聚合了一大批寻求大地母亲温情与人际关系温度的人。

原电视主播、金话筒奖得主、服装设计师、作家宁远,率先租下农民院落成为新村民。改造后的院落成为“远远的阳光房”草木染工作室。整个明月村,几乎变成了宁远拍摄新款服装大片的外拍基地。目前,阳光房已成为明月村公共艺术空间之一,除了作为服饰展示空间外,还开展艺术家驻村计划。

赵晓钧第一次来明月村,陈奇带他去参观陶艺项目。那时,恰好遇上电路调整,84岁的陶艺技师张崇明踩在半米高的凳子上去开电源,说什么也要让客人看一看制陶过程。往回走时,他们又遇到美术工艺师李清的房东商琼莲,商琼莲跟着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就为从田里摘两棵青菜给陈奇。这两件小事让赵晓钧很感动。第二天清晨,他给陈奇发了一条微信,决定入住明月村,开一家“呆住堂”艺术酒店。

年过不惑的赵晓钧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田园梦。返乡,是一种心理情结。回归大自然,我们能找到轻松感和安全感。但是,未来的新乡村是一种新的空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村,也不再是传统意义的房地产、旅游,它是一种自然友好、人文舒展、充分开放的空间。

寒山是一名画家,因喜爱明月村的松树和明月而在明月村住下。每日清晨,他背着背篓在村里四处游走,认识脚下的土地和身边的村民,然后回屋画画、研究草木染。一个月后,寒山在明月村开村仪式上献出《明月松间照》主题水墨画展。得闲的时候,他便教村里的小孩画画。大家都很喜欢他,常有村民把自家的鸡蛋、蔬菜、香肠给他送去。

截至目前,明月村已入驻新村民30余位,引进文创项目25个。水彩画家YOLI的绘画工作室、诗人阿野的云里艺术咖啡馆、国学传播者李迎涛的“善本学堂”,文创者胡孝敏和青年建筑设计师梁冰、徐静、向钟等人组成的“农创荟”,文艺餐饮创业者熊英的“樱园”,媒体人苏晓的“七色莲花”,资深文化旅游运营人谢祥德的“望乡”等项目都在设计建设中。随着手工艺创意聚落和文化创客聚落初具规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艺术家、设计师、青年创客聚集于此。

明月村张开怀抱欢迎新村民,却婉拒着大资本的进入。整个明月村的项目规划用地限制为187亩,不再增加,并已经分成大大小小17个地块,每块地基本规定了业态形式。业态的多元化发展,让中青年村民回到村里,增强了乡村活力;多元业态间的平衡和谐,确保了新村民的田园梦不会沦为资本的奴隶。

新乡村文明的创造,新村民实现的不仅仅是简单的田园梦。在地方政府营造的良好氛围中,在与老村民越来越深的情感交融中,简单的田园梦渐渐生发成为一种更加博大的情怀。他们安顿乡村情结的过程,也演变成一种打破城乡文化和意识形态的种种隔阂、打破城乡二元结构、改善和重构城乡关系的社会实践。

爱思青年公益发展中心理事长周玉亮,在明月村改造项目启动前,就和徐耘进行过多次交流,准备用民间的力量把明月村推向更大的平台。后来,周玉亮以新村民的身份,参与明月书馆和明月讲堂组建,邀请从事新乡村建设的学者、实践者前来交流,既引进好的东西,又把这里的创新传播出去。

0 [34]

3. 好家园——不仅仅是老村民的致富梦

曾有媒体报道,云南丽江的一些老村民妒忌租客用他们的房子赚了钱,所以频频毁约,要求成倍地提高租金。化解新老村民的矛盾,必须发挥老村民主体作用,保障老村民的利益。

明月村的一切项目都由村民举手表决,政府起引导和服务作用。对新村民而言,为了保持这里原生态的乡村环境,可以最大限度让利于村民。新村民和他们带来的消费群体和产业链,已经让老村民们尝到在乡创业的甜头,也让其他老村民心中燃起居家增收的希望。

2015年9月,70多岁的老村民杨大爷信心满满地说要在自家的院子里开个豆花饭庄。10月1日,谌塝塝豆花饭正式开张,门口黑板上的广告和店招是9岁孙女画的。开业1个半月,豆花饭庄便开始改造厨房,提档升级。

吴大爷家的“谌家院子”柴火鸡原定于今年元旦开业,结果提前两个月就开张了。此前,镇政府工作人员找到吴大爷,鼓励他将自家院落改造为农家乐时,吴大爷一家怎么也不相信会有人到这里就餐。如今“谌家院子”柴火鸡已经接待了来自英国、北京、上海等地的国内外客人。

“新村民与原村民互助融合,共建共享新农村”是明月村项目总体定位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截至目前,已有40余位老村民参与明月村推出的首个新老村民共创共享示范项目——谌塝塝微村落,各家院落都在热火朝天的建设中。这种充分结合当地资源、依靠村社干部和村民遴选的“产村一体”项目,燃起了大家对明月村未来发展的信心与期待。

为了发挥老村民的主体作用,2015年3月,当地政府引导村民成立旅游合作社,为村民创业提供指导。为了保证合作社的集体属性,蒲江县政协相关人员四进村子,与村民们一起商量,将合作社股权分为三部分:村集体出资占三分之一,村民入股占三分之一,政府财政产业扶持资金占三分之一。其中,政府产业扶持部分不参与经营提成,三年后可转股退出。

有过创业经历的村民曹云刚嗅到机遇,主动报名加入合作社,并与人合作承包了陶吧和茶吧两个项目。他的合伙人、同村村民郑燕在成都打工,听闻家乡有好项目,也毫不犹豫辞职回村。后来,合作社还专门为她报名参加糕点烘焙技术培训。

合作社第一期收到村民30万元现金入股,用于旅游产品开发、自行车骑游等经营项目投资。如今,合作社已推出荷塘茶社、手工烘焙坊、陶艺体验坊、自行车租赁、茶叶水果采摘等项目。在县政协企业家委员的帮助下,合作社还推出了明月茶、明月酒等旅游产业。将来,明月村要把“明月村”三个字变成品牌,而这个品牌也将交由新老村民共同管理。

合作社快速发展,离不开合作社的职业经理人双丽。双丽是蒲江人,在2015年国庆节后,受邀加入合作社。她承诺,合作社不盈利就不领工资。她的工资从盈利中提取,提多少也由村民共同讨论决定。另外,如果有三分之二的村民反对,职业经理人就将辞职。

在明月村,老村民实现的不仅仅是致富梦。深入观察老村民参与产业链、实现增收致富的过程,我们发现基层民主在其中发挥着重要推动作用。老村民不再只是新乡村建设的旁观者、享受者,而是成为重要建设主体,通过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在政府的引导下推动新乡村建设,由此迸发出一种对家园的热爱和自豪感、对身份的认同和归宿感。

0 [32]

4. 启示录——在希望的田野上

农村也能开咖啡馆、猪圈还能改成卧室和染坊……明月村的生活开始发生变化:村子变得更加干净整洁,经常有城里人来休闲,村民们也开始学习品鉴绘画、书法和音乐。

2015年12月12日,旅行者乐团主唱、独立音乐人张智来到这里,弹琴唱歌;12月16日,赵晓钧演讲时,70多岁的老村民周大爷在下面认真地做着笔记。周大爷几乎每天都要到明月书馆看书。

明月书馆是由蒲江县文体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委托3+2读书荟、爱思青年和明月新村民联合托管。馆内有3000余册图书,由政府采购和新村民捐赠。书馆内还设立“明月讲堂”,每月一期,邀请国内外相关专家学者、新村民、艺术家分享乡村建设和文化传承。此外,明月书馆还设立了“明月画室”,每半月一次,由新村民免费对当地儿童进行书画培训。

“农创荟”专注于乡村发展,在明月村建立起政府、社会组织、乡村和企业之间合作交流的平台,孵化当地“三产”项目,为当地村民提供院落改造的指导。由“农创荟”设计的“远远的阳光房”、谌塝塝微村落、明月食堂等项目已完工,备受好评。

00111

在明月村,这种新老村民间的互助融合还在不断延伸,进入明月村的众多文创项目也将为村民服务。“善本学堂”专注于国学、艺术在乡间的传播与普及,将设置国学、艺术乐教培训教室、艺术主题书馆;正在建设的“篆刻传习所”,将在村里培养民间篆刻传承人;工艺美术大师李清将对村民进行陶艺培训,并培育当地手作陶艺产业。这些项目对明月村村民都是免费的。

明月村,正向着艺术与生态共生、新老村民共建共创共享、产业良性发展、人与环境友好、人际关系和谐、村民安居乐业的美好愿景,一步步迈进。明月村由此散发出一种强烈的感召力,这种感召力在明月村各种角色中相互传递并向外发散,形成了明月村巨大的现实影响力。有不少社会学者、研究新型城乡关系的专家慕名前来,探寻未来乡村的发展道路。

亲子阅读活动“夏寂书苑”创始人、社区营造实践者夏莉莉同规划师丈夫王健庭最近到明月村调研时,被这里的特有气质吸引,随即租下一处老村民的院落,成为新村民。他们打算把院子改造成一处幼儿教育实践场所。夏莉莉说,做了十年的社区营造实践活动,现在终于有些热度。此前,他们在别处也有实践基地,但是遇到诸多困难,明月村让他们看到了理想实现的希望。夏莉莉在调研时感言,社区营造主要有三股力量:政府(公权力)、专业者(规划师、建筑师)、新老村民。在明月村,这三股力量从不同层次、不同侧面互相呼应、相互补充,整合起来发挥作用,形成了今天的明月村。

这三股力量的响应、融合,还在向纵深处迈进。新老村民的互助融合正在走向一种城乡情感和文化的融合,变成一种建立新型城乡关系的奇妙生发力和推动力。从解决利益上的“两张皮”到解决文化认同和文明差异的“两张皮”,其间的种种努力探索,消除的,是新老村民因文化文明差异而产生的隔阂;化解的,是理想与现实间的种种坚硬问题;打破的,是城乡二元结构的牢固壁垒。

一种新模式开辟一条新道路。或许,将来的明月村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正如现阶段的它就已经超过所有人的预期一般。

文章来源:四川政协报

原文链接:http://sczxb.sczx.gov.cn/html/2016-01/07/content_24737.htm

图片来源:四川政协报、微信公众号“明月村”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