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观察 > 寻找古村落的现代“再生路”

寻找古村落的现代“再生路”

作者:工人日报记者 赵昂

在刚刚过去的第11个“文化遗产日”,其主题“让文化遗产融入现代生活”引起了人们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xitang-86528_960_720

6月14日,住建部等部门对外发布通知,公布了2016年列入中央财政支持范围的750个中国传统村落名单,涉及23个省、市和自治区。让文化遗产融入现代生活,是避免城乡记忆消失的有力保障,“增加了文化的厚重感和归属感,让人得以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在中国文化管理协会遗产保护委员会理事长安然看来,在城市化的大潮下,保护古村落,让古村落在现代生活下依然保持活力,对于避免城乡面貌趋同、提升城乡品位具有重要意义。

面临消亡的“农耕文明之根”

安然向《工人日报》记者表示,几千年来,我国一直受农耕文明影响,村落则是农耕文明的重要物化表现形式,也因此成为构成中华文化的最基础元素。“古村落的建筑,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集中体现,研究古村落,也可以使我们了解过往先人的生活状态。”在他看来,古村落保护不仅有文化意义,更具有社会意义。因为,农业、农村和农民,在目前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进程中,地位依然举足轻重。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文化厅厅长张妹芝表示,“保护传统古村落,就是要让我们记得住乡愁,留得住根、留得住魂。”

但是,这样的“农耕文明之根”,正因种种原因面临消亡。根据住建部公布的数据,2000年时我国村庄总数为353.7万个,到2013年时下降为265万个。在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中,村落大量消亡,传统村落也不可避免,传统村落现存数量仅为全国行政村的1.9%,具有较高保护价值的传统村落,已经不到5000个。

现有的传统村落,集中于工业化影响力较弱的偏远省份。住建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和财政部关于全国传统村落的调查结果显示,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上报了11567个传统村落信息,其中数量最多的为云南省,贵州省位列第三。

2012年,国家启动了传统村落名录编制,目前已有三批总计2555个村庄入选。在传统村落的认定评价体系中,以村落传统建筑、村落选址和格局、村落承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三方面分类打分。换言之,能够入选的村落,在上述三个方面都有很大的保护传承价值。

在2012年年底公布的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中,列入名录的许多古村落处于国家级贫困县。以湖南省为例,该省列入名录的30个传统村落中,位于国家级贫困县的超过半数。对于贫困地区而言,保护资金的筹措,并不是一个简单易解的问题。

住建部总经济师赵晖,在任村镇建设司司长时曾对媒体表示,传统村落不仅现存数量很少,其发展还滞后。大量传统村落分布在贫困地区,经济发展落后,村民收入低。

重塑田园生活并不容易

在城市中居住了近50年的陆女士,在北京市门头沟区的山区里租了一个小院,打算过“没有PM2.5”的田园生活。门头沟区,是北京古村落的集中区域,该市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16个村落中,有10个位于门头沟。在陆女士租住村庄附近,就有一个传统村落。

但很快,陆女士就发现,村庄生活有太多不便。“公交车很久才有一趟,进村的路全是泥,上下水和厕所也不好弄,买东西也不好买。”最关键的是,去一趟最近的卫生机构,要走很远,还是个有些简陋的乡卫生院,这与原本想象中舒适自在的田园牧歌式生活大相径庭。她曾经想带亲戚朋友一起到乡下住,但一个旱厕,就难住了所有人。

在京郊山区的一处传统村落里,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到了午饭时间,村子里飘满了饭菜香味,但进入村中的背包客们,要么靠着院墙啃着自己的面包,要么钻进车里准备下山找饭馆,“看了这里的灶台,不想吃了。”

基础设施薄弱,工作岗位不足,使得传统村落的人口大量流失,形成“空壳村”。“村民选新址、建新房,致使部分古村落无人居住或仅留老人居住,逐渐成为空心村。”张妹芝说。

“古村落所面临的人口流失问题,其实和其它村落一样。保护古村落,要保护其‘生活状态’,让古村落里的乡村生活,是舒适的、现代的,这样才能吸引人、留住人,让传统村落能焕发活力。”安然坦言,“我们的大城市和发达国家相比,居住设施并无太大差别,但是乡村的人居环境和发达国家相比,甚至和我们自己的城市相比,差距依然很大。”

根据《城乡建设统计年鉴》,2013年,我国村庄道路总长度为228万公里,而在2006年时,这一数字是221.9万公里。全国乡市政公用设施情况显示,乡村人均公园绿地在2013年为1.08平方米,仅比2006年增加0.23平方米。而在医疗方面,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9月到2015年9月,全国村卫生所数量减少3572个,诊疗人次减少320万人。

缺乏相应的配套设施,空有建筑物本身,传统村落依然难以融入现代生活。而这些配套设施,仅依靠村庄力量是难以完成的。

古村落“新生”需要多方协力

从2014年到2016年,中央财政按平均每村300万元的标准提供114亿元补助资金,支持传统村落保护。而要获得财政支持,入选名录的村落需完成相应保护规划等材料并通过住建部等部门审查。

在省一级,财政对于传统村落保护的支持力度也在加大。

以传统村落大省浙江为例,全省共计176个传统村落位列名录之中。从2012年开始,浙江省提出每年确定40多个重点村,每村由省财政下拨资金500万到700万元,并安排15亩建设用地,用于缓解历史建筑保护和农民建房的矛盾。

现阶段,第一批40个重点村的三年建设周期已经结束,近半数的村庄已经引入了适合的业态形式,呈现多样化发展的趋势,从休闲旅游、纪念品开发、农副产品到餐饮、民俗,形成了一系列衍生产业链。古村落焕发了经济活力,也推动了当地发展和人居环境改善。

据介绍,目前,浙江第一批40个重点村“三年建设周期”已满。在专项财政资金的撬动下,大部分村庄的古建、古道风貌得以修复和提升,近一半村庄还引入适合的业态形式,呈现出多样化的发展态势。

但是,也有专家向记者表示,并不是每一座古村落都适合发展旅游。许多古村落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当地也缺乏有吸引力的旅游资源。“旅游兴村”的案例,对于偏远省份而言并不见得一定成功。

“古村落保护,需要嵌入到‘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这一大课题之下,才能得到更好的解决。”安然说,“而这,需要多方协力,仅靠文化部门和文保部门是不够的。”

目前,我国传统村落长效保护管理机制正在不断完善中,相关投入力度也在加大。以江西省为例,为“培育出一批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完好、特色产业发展成熟、人居环境优良的传统村落”,省级财政每年统筹整合资金1亿元左右给予支持。

文章来源:工人日报

原文链接:http://media.workercn.cn/sites/media/grrb/2016_06/20/GR0501.htm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