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关于国际有机农业发展趋势,最新数据都在这

关于国际有机农业发展趋势,最新数据都在这

原作者:瑞士有机农业研究所 (FiBL) , IFOAM 国际有机联盟( IFOAM-Organics International)

编译:正谷有机农业技术中心

1

一年一度的有机产业发展统计年鉴(The World of Organic Agriculture)于2016年2月中旬在德国纽伦堡的世界有机博览会期间正式发布了,这是IFOAM国际有机联盟(IFOAM-OI)与瑞士有机农业研究所(FiBL)长期合作的产物,今年发布的是这两个机构合作编写的第十七期年鉴了。从发布的内容和数据看,信息越来越全面和准确,信息的来源也越来越多样化。在全球经济发展动荡不断的形势下,世界有机产业一枝独秀,始终保持着持续平稳增长的势头,充分证明了这个产业的勃勃生机和良好发展前景。中文版年鉴由正谷有机农业技术中心摘译。

全球有机农业概况

根据瑞士有机农业研究所(FiBL)对全球范围内172个国家(2013年为170个国家)有机产业发展的最新调研,经过一年多的数据统计与分析,于2016年2月在德国BIOFACH展会上发布了截至2014年年底的最新数据。

截至2014年底,全球以有机方式管理的农地面积为4370万公顷(包括处于转换期的土地)。有机农地面积最大的两个洲分别是大洋洲(1730万公顷,占世界有机农地的40%)和欧洲(1160万公顷,27%),接下来是拉丁美洲(680万公顷,15%)、亚洲(360万公顷,8%)、北美洲(310万公顷,7%)和非洲(130万公顷,3%)(图1)。有机农地面积最大的三个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1720万公顷)、阿根廷(310万公顷)和美国(220万公顷)(译注:中国的有机农地面积为190万公顷,世界排名第四位)(图2)。

2

3

有机农地面积占调查所覆盖的国家总农地的1%。从地域上看,有机农地占有率最高的两个洲分别是大洋洲(4.1%)和欧洲(2.4%)。欧洲中的欧盟国家有5.7%的农业用地为有机农地。部分国家有机农地的比例更高,超过10%的国家有11个,前三个国家或地区分别是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36.3%)、列支敦士登(30.9%)和奥地利(19.4%)(图3)。然而,还有97个国家或地区的有机农地占有率不足1%。

4

与1999年的1100万公顷有机农地面积相比,2014年有机农地面积几近其4倍。与2013年相比,2014年全球有机农地面积增加了约50万公顷(+1%)(图5)。

 

5

全球市场

2014年全球有机食品(含饮料)的销售总额达到了800亿美元。有机产品的销售额在过去十年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增长态势,“有机观察”(Organic Monitor)预计有机产品市场在未来几年将会持续增长。欧洲和北美洲拥有世界三分之一的有机农地,贡献了超过90%的销售额,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虽已成为重要的有机农作物产区,但这些地区的有机产品主要用于出口。2014年,全球最大的有机产品市场依然是美国、德国和法国,销售额依次为270.62亿欧元、79.10亿欧元和48.30亿欧元(译注:中国位于第四位,销售额为37.01亿欧元)(图13)。

6

全球有机食品人均消费最高的国家是瑞士(221欧元)、卢森堡(164欧元)和丹麦(162欧元),瑞典(145欧元)、列支敦士登(130欧元)和奥地利(127欧元),人均消费水平均高达100欧元以上(译注:世界人均消费约8.3欧元,中国人均消费约3欧元(约22元RMB),市场潜力很大)。

市场份额最高的国家为丹麦(7.6%)、瑞士(7.1%)和奥地利(6.5%;2011年数据)(译注:中国有机市场份额约为0.29%)(图16)。

8

00

2015年亚洲有机农业概况

摘要

2015年对于有机行业来说是均衡的一年。有机生产和国内市场在亚洲这个地区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在一些区域有机行业的规模虽然比较小,但是政府正在积极推进行业的发展。

在喜马拉雅高原,不丹政府批准了一项生产和供应生物投入的计划,并启动了不丹有机本土保障体系(Bhutan Organic Domestic Assurance System)。经过几年陆续的支持,尼泊尔在其农业远景规划框架涵盖了有机农业的推广,并且在其最新的2015农业发展战略中也采取了一些对有机农业的支持性措施。印度新的中央政府计划给两个有机农业项目提供6400万美元的支持。同时,梅加拉亚邦(印度邦名)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20万公顷农田转换为有机生产。

对于亚洲东北部地区来说,中国扩大了用于有机认证的有机产品目录清单,并且简化了认证规则;蒙古承担了一个在世界粮农组织项目下的咨询任务,项目的目的是发展有机法规、建立国家PGS和有机出口认证。虽然日本已经和欧盟、美国和加拿大达成了有机互认协议,日本的有机行业却并没有多少增长。国家的经济停滞并没有展现出多大的改观。JAS有机标准将进入第三个五年修订周期。核辐射问题一直困扰着福岛,日本也正期待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对其经济的推动。

在东盟,马来西亚正在努力解决由于推行国家有机标签法规所带来的问题。泰国农业和合作部改写并将有机列入前五个“紧急议程”,与此同时,此部门还在考虑转基因作物的立法。对于此地区的首次国家层面的有机市场研究已经完成了。虽然在泰国建立了公共和私人认证计划,关于是否实行标签法规还存在争论。报告揭示,越南政府并未在推动有机行业发展中起到积极的作用。然而,国内市场仍在繁荣发展,私人机构也在这个国家研究有机索赔的真实性。

在这个地区,能使消费者对有机产品感兴趣的一个关键原因是食品安全问题。由越南工商部和东盟和东亚经济研究所共同举办的在湄公河地区关于开发农业价值链研讨会上,来自于老挝、柬埔寨、缅甸和越南的三个政府部门(农业部、商务部和交通部)的副部长和包括来自于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日本的参与者共同参与,他们认为食品安全是首要关注要素,保证生产、加工操作,包括运输中食品安全的能力是可以为食品增加价值的,虽然也有很多人并不认为运输是增加价值的一个方面。在越南的某些区域,如永旺超市,其采购政策正在关注国家良好农业规范或者有机认证。

挑战

正如在2014年报告中提到的,当某一地区的国内市场建立起来并且发展势头良好,政府和私人机构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如何保证产品是有机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很快速的应对方法是实施有机标签管理办法。然而,尤其是对于那些有着频繁进出口的有机行业的新兴市场来说,管理办法很难执行。通过政府系统执行管理办法很复杂,因为从初级农产品到零售的产品链通常比司法部的管辖权跨度还要广。此外,由于政府与政府之间并没有达成互认,对于有机产品出市场也会带来一定的障碍。互认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社区支持农业(CSA)和参与式保证认证体系(PGS)作为第三方认证方案的替代品正在发展。遗憾的是,即使国家当局(不丹、印度和蒙古除外)自己在实施高成本的第三方认证中挣扎,也并不重视这两种方式作为有效的,低成本的以社区为基础的解决方案。显然,有机产品要成为主流,就必须有符合成本效益的系统以服务传统市场,在这个新兴市场中,大多数工人阶级消费者会发挥他们的购买力。

向着一个东盟和国际的有机经济社区迈进

在2014年完成了东盟有机农业标准(ASEAN Standard for Organic Agriculture;ASOA)之后,AOSA专案组接到任务,跟进2015年认证认可的发展。针对于发展解释条例、对等评估和针对ASOA成员国国家有机标准的同行评审的研讨会分别在巴厘岛、印度尼西亚、巴科洛德和菲律宾进行。一个战略行动计划草案(2016-2020)将于2016年完成并开始实施。

欧盟、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的有机从业者之间的任何两方交易只需要一个单独的认证体系即可,但是在其他国家的有机从业者与以上四个市场的交易就需要多个认证体系(最少三个)来实现。有机行业对于国际性认证体系的需求越强烈,对于建立一个单独的认证体系的兴趣就愈少。现在,互认已经成为双边共识。东盟将10个成员国纳入其组织,建立了多边认证,让我们期望东盟成为接纳世界其他国家的范本吧!

不丹正朝着100%有机努力

不丹向着实现100%有机的目标迈出坚实的一步。农业和森林部门已经批准了关于生产和供应生物投入品的计划。这其中包括通过政府系统来辅助生物投入品的分配,以保证全国的有机种植者都能拿到他们所需的生物投入品。2015年12月5日,政府启动了不丹国内的有机保障系统。

同时,不丹也和IFOAM合作,一起检验他们的国家有机标准是否达到了国际的认可,他们想要建立一个有机认证的系统。更重要的是,有机可能是更好更有吸引力的农耕方式。高中生和大学毕业生都有人选择有机农业作为谋生之道和商业发展的机遇。企业家们对于有机行业从生产到销售的过程都非常感兴趣。商业机遇信息中心会根据政府出台的经济计划向本地的商户提供低利率的财政支援。希望可以通过这些行为刺激当地的经济(用当地的材料进行生产)。信息中心报告97%已通过的项目是和农业有关,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关于有机生产的项目。

同时,不丹政府也着手准备建立专业研究有机生产和营销的研发中心。不丹有机行业的发展前景非常光明。如果限制,哪怕一丁点,也会成为人力资源去支持来自于农民和企业家兴趣渐长的短板。

尼泊尔正式推广有机农业

在经过了几年对有机农业全面的支持后,尼泊尔政府正式将有机农业的推广纳入了农业发展的框架计划中。2015年农业发展战略中也包括了对有机农业支持性的措施。

  • 修改2014年的政策:对有能力建立有机肥料厂并且能够给农民每购买1公斤有机肥料补贴10尼泊尔币的厂家以资金支持。
  • 支持进行牛棚的改建,并将该项目纳入国家项目中并扩展到尼泊尔的60至75个地区。
  • 另外给乡村发展委员会增加25%的预算用于有机农业实践,比如在村庄中实现有机的“一揽子计划”(organic pockets)。
  • 继续为出口认证提供补贴并且要补贴建立内部控制系统(ICS)。

国家有机农业认证委员会(NOAAB)已经开始对认证机构和组织进行认可,其中尼泊尔有机认证协会(OCN)已经得到委员会的认可。

不论是在国际市场还是在国内市场,有机咖啡和有机茶的需求都非常大。90%以上的咖啡小农场都豁免为有机种植方式。这是因为之前推广咖啡的有机种植方式是用于进行防止水土流失而并非将咖啡转化为商业种植的作物。Helvetas是一个在尼泊尔的基金组织,他们在2015年修改了与咖啡相关的政策,包括推广用于出口目的的已认证的有机咖啡。如今,有近50%的咖啡已经经过了有机认证。

印度的大动作

今年印度有机农产地的面积没有太大的增长,但是在商业上有长足的进步。有机产品出口增长了25-30%,国内市场增长更快,达到了40%。今年新中央政府有两个主要的动作:一是政府投入了10亿卢比(约为1600万美元)为了发展印度东北部地区(8个州)的有机市场。二是政府承诺在2015-2016年投入30亿卢比(约为4800万美元)用于启动PGS项目。

在所有的州中,梅加拉亚邦做出了承诺,即从2015年的4万公顷有机农地开始,到2020年,有机农地面积要达到20万公顷。印度有机农业中心(ICCOA)是该项目的重要合作伙伴。锡金的目标是达到100%有机,总理和州总长有望会在2016年初宣布该项计划,之后会在2016年上半年举行州赞助的相关会议。促进有机行业在印度内外发展的机会有很多。但是中央和州政府对于市场的期望和目标的数量都过高所以可能不能够完全认识到实施计划的复杂性。

斯里兰卡在提供出口支持的同时也开始提供对国内有机发展的支持

多年来,斯里兰卡出口发展协会一直在推广斯里兰卡的有机展品并且协助出口商们寻求新的有机产品市场。现在其他政府机构也参与到推广有机农业生产中。2015年,有机行业也从新的政府政策中获益,例如政府禁止使用草甘膦,政府为农民提供肥料津贴,也包括提供有机肥料。

虽然大部分的有机商品还是出口至美国、加拿大、欧盟、日本和澳大利亚,出口至中东的数量也在增长。国内的有机市场正在从城市社区扩大到农村区域,农业生产也在农村中扎根,本地的社区已经成为有机商品消费的主力。

国内现有的4个主要的连锁超市都对有机市场非常感兴趣,其中两家已经开始涉足有机领域。作为一个新成立的受欢迎的周六市场平台,Good Market已经将PGS下的有机商品作为自己的特色产品了。当地的认证是国内有机市场发展的影响因素,这些认证可以提供市场担保并且提高消费者对产品的信心。除了第三方认证外,PGS也开始做认证了。兰卡有机农业运动委员会(LOAM)是国家有机食品协会,已经参与到了这两个不同的保障系统的开发中。

由LOAM发起的最新调查中显示,78502公顷土地已经在2015年末进行了有机方式管理。这些土地中包括了用PGS方式管理的土地以及处于转换期的农地。总计共有62560公顷的农地已经得到了认证。有机农业用地总面积占总农业用地的4%。农场共有1213个,其中524个和62个农民组织已经得到了认证。近223个出口商出口1346吨有机商品,价值2.28亿美元。

中国简化了认证程序并派出了更多的检查员

在中国,《有机产品认证目录》中增加了30多种产品。从公众的评论来看,国家监管部门有可能会将认证产品名单改为未获得认证的产品名单。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检查员在海外进行中国有机标准的认证工作,以保证海外有机产品符合中国有机标准并可以贴上中国有机认证标识。

有机认证机构的注册规则已经被简化了,有机认证检查员现在也只需要参加一个考试就可以完成注册成为检查员。之前,他们必须在参加培训和面试后才能参加考试完成注册。中国有机认证机构现在不用事先取得国家权力机关的授权就可以直接开始对海外有机证书的检查和认证工作。但是,认证活动还是需要上报给监管机关。

在基层的有机活跃分子越来越多。11月在北京举行的第六届世界社区支持农业会议和第七届国家社区支持农业会议有超过700个参与者。IFOAM国际有机联盟的会员数量也在持续增加。

日本备战东京2020年奥运会

和之前的报告相似(Ong2015),日本的有机证书数量没有明显的增长,违规的现象全年也只有2例。开始于2015年的每五年一次的日本有机标准复核,目前还在进行中。福岛核电站还依然是个集结点。去年8月,5个与有机相关的国际机构在福岛核电站集合商量后续处理核能源和核事故的方法。参与IFOAM国际有机联盟世界大会和会员大会的IFOAM日本代表团也包括福岛的生产者。

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可能预示着更光明的未来。有机食品市场推广组织计划在2020奥运会之前到每个和奥运会有关的活动上推广有机产品。为位于马来西亚的日本连锁超市AEON供货的马来西亚供应商已经宣布,将会为2020年奥运会提供获得清真认证和有机认证的食品。

马拉西亚解决认证实施问题

马来西亚有机联盟刚解决了关于进口等效互认的确认和对于加工商和进口分销商的认证等问题,国家有机商品协会在马拉西亚农业部(DOA)的任命下开始负责对加工商和进口经销商的认证,同时卫生部也发布了商品加工和进口的有机认证标准和流程。这种解决办法的初衷是为了填补之前让行业内非常困惑的政策空缺。这造成了一种新的局面:两个政府颁布的有机认证标准和流程有两个不同的名字和标志,且由两个国家部门负责执行。据说今年将全年实施该类政策,但是运营商阻碍了该政策的实施,所以现在的状况是大家在等着两个政府部门和企业代表的对话。

企业更希望只有一个有机标准和流程并由一个或多个政府部门监管执行。在该过程中,最好可以安排企业的代理商参与,这样就可以至通过一个部门或代理商进行申请。同时,如果认证过程发生任何问题,都能得到更加专业的帮助。与此同时,实施受阻的话,执法也不能保证顺利实施。

泰国绘制有机市场地图,有机成为五大重要议事日程之一

泰国最主要的大事件是泰国商务部举办的有机和自然博览会,此博览会依然是泰国有机行业最大的盛会。作为泰国有机行业的长期支持者,泰国商务部还出资展开了对国内有机市场的调研学习(由有机发展中心和地球网络基金主导开展)。泰国是东盟国家中第一个将有机市场按照标准在地图上标注并且让这些信息可查的国家。

新改组的农业与合作部已经将有机农业的发展纳入到5大重要议事日程之中。但同时,他们也在考虑转基因农作物的合法化。然而,转基因作物的立法倡议遭到了有机人士、环境学家、消费者和非政府组织的强烈反对。

马来西亚政府并没有放弃要将有机标签进行规范的努力,关于是否应该规范有机标识和标签使用的辩论一直在进行中。泰国有机贸易协会认为没有规范的必要,因为邻国也面临着具体实施的诸多问题。大众对于PGS的兴趣越来越浓厚,2015年,泰国的“PGS+有机”标签计划已经启动。PGS工作组将会使用PGS的logo加上他们的自己的logo组成一个新的标志。这又为现有的政府或私人第三方机构的有机认证项目提供了另一种担保选择。

越南

越南的海外订单越来越多。很多公司都询问过有关茶、香料和精油的出口有机认证事宜。传统茶市场的下滑也是很多公司寻求其他发展的原因。食品安全问题依然是全社会关注的热点。媒体多次报道有机产品,国内对于有机产品尤其是茶和蔬菜的需求正在增加。在河内的许多“有机”经销商都经营茶和蔬菜。有机产品的真实性现在是个问题,2014年由农业及农村发展部(MARD)发起的有机标准和准则的起草还在进行中。越南的海外认证机构正在逐渐扩张,他们主要关注出口证书的颁发。PGS也在扩张,在越南的6个省中都有分布。现在有机会建立本地的有机认证检察服务。据报道,2015年11月,有4个年轻的专业人士抓住机会成立了Mekong Cert认证机构。

亚洲的有机农地

2014年亚洲有机农地面积将近360万公顷,占该地区总农地面积的0.3%,占世界有机农地面积的8%。相较于2001年的42万公顷而言,有机农地增加了八倍。2013年至2014年,亚洲有机农地面积增加了约15.85万公顷(+4.7%),自印度2012年减少50万公顷后开始逐渐恢复增长。2000-2014年亚洲有机农地发展情况请参考图43。

9

在亚洲,中国是拥有最多的有机农地面积(190万公顷)的国家,比2013年农地减少了约20万公顷。印度和哈萨克斯坦分列二、三位(图44)。

10

印度拥有最多的有机生产者(65万)。有机农地占总农地面积比例最大的国家是东帝汶(6.8%)、斯里兰卡(2.3%)和巴勒斯坦(译注:中国有机农地占总农地比例为0.4%)(图45)。

11

《2016年世界有机农业概况与趋势预测》全文(104页)免费下载地址>>

http://www.oabc.cc/about/pdf/2016年世界有机农业概况与趋势预测-正谷摘译.pdf

文章来源:正谷有机农业技术中心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wxy001 06/22/2016
    :mrgreen:
  2. wxy001 06/22/2016
    :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