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梁鸿:不能像鲁迅那样书写乡村了

梁鸿:不能像鲁迅那样书写乡村了

作者:梁鸿

tree-1393647_960_720

几日前,x博士霍启明发表《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描绘了他从视频APP“快手”里所“关注”到的“农村”群体。其文以自虐大妈、自我炸裆的二哥、15岁的准妈咪等人物为例,表达了其对魔幻般的城乡阶层割裂的感慨。

一文激起千层浪。短短的端午假期,网上迅速涌现大量的“跟帖”和“板砖”。一部分网友在知乎、豆瓣上撰写长文追忆了自己所经历的艰苦的农村生活,支持舆论对农村衰败问题的持续关注;另一部分网友则频频质疑霍文所描绘的是不是真实的农村场景,抑或是借助“农村”的标签猎奇博眼球,实际是将失语的农村进一步逼迫到所谓“野蛮”“暴力”“低俗”的重重污名之中。

此外,以“理客中”为旗帜的各路大V们则纷纷表示其文不过是“春节返乡体”文章的余波。其中,委婉者认为“这篇文章好,好就好在能分清读者是小布尔乔亚还是人本主义者,是投机的缓则还是真正的缓则”。尖锐者认为“近年来屡屡有’返乡体’文章刷屏,基本都出自’博士’之手……它们建立在一种不自觉的优越感视角上,关心底层的同时又有自欺欺人的一 面。自欺是让自己感觉在关心农村弱势群体,欺人是不自觉地扭曲基本面……看似关怀农村底层,反而是以一种猎奇的方式满足城市精英的窥探,不如说是 一款app的好广告”。

网络是时代和社会的一面镜子。

从 “春节返乡体”的流行到越来越热的农村污名论,或许,我们应当承认其中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农村存在着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所引发的不安全感和焦虑情绪正在蔓延和扩散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也许,真正引发舆论大战的,不是霍文结尾自伤自怜的“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而是国人们对血肉相连的农村的感情,以及对二元割裂的现实的迷茫。

对于长期以来,我们对农村的悲情书写,梁鸿认为,鲁迅发现了已死的村庄。“苍黄的天空下横着几个萧瑟的村庄,没有一丝活气。”“故乡死了”,在现代思维和中国现代文学中,“故乡”一出场就死了。100年后,我们还在写“故乡之死”。

只有当我们谈到乡村时,不再有作为一个整体概念的“乡村”;谈农民时,不再承载那么多的象征,文学里的“乡村”和“农民”才可能走出鲁迅的视野,才可能有更加独异的个人的存在。“不能像鲁迅那样写乡村”,不是背向鲁迅,而是迎向鲁迅,走过去。

全文阅读链接>>

《探索与争鸣》专稿|梁鸿:不能像鲁迅那样书写乡村了 (澎湃新闻官网)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