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不用化学农药,如何种出健康蔬菜?

不用化学农药,如何种出健康蔬菜?

作者:正道农场

编者按:前段时间,我们开启了第一次微信直播,并打算以此平台作为与朋友互动的一个窗口。直播内容以解答朋友们的困惑和我们自身的探索成长为主,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增进与朋友们的互动和理解。因为每一个问题背后都有层层现象和本质,都需要我们不断探索和思考,欢迎志同道合的朋友跟我们一起走进这复杂而美妙的世界,领略大自然的奥秘,感悟人生的正道!

这一期分享的内容源于朋友们在微信群里提到的困惑,我们觉得可以跟大家展开讲解一下。本期由农场菜头李亮和农场场长吴云龙作主讲,讲述我们这三年在农场实践中的学习、体会及成果,带大家一起去识自然,感恩自然,探寻人与自然和谐的正道。

(朋友群里朋友提到的问题,有人说不打农药的蔬菜不能吃。)

(朋友群里朋友提到的问题,有人说不打农药的蔬菜不能吃。)

小龙场长:大家好。我们的朋友群里有人提到种植蔬菜的用药问题,现代人普遍觉得在农业种植中必须使用化学农药才能种出蔬菜,似乎不用化肥可以,但是不用化学农药确实有些困难,连我们园区的老总(七十年代的农机手)也这么觉得。但是通过我们在农场三年的实践和摸索,我们越来越认识到,现代农业大量的使用化学农药、化肥以及其他化学制品,破坏了土壤的生态系统,一旦土壤处于板结的状态,蔬菜种植过程中的病害和虫害就非常严重,从而进一步加大使用化学农药的力度,形成恶性循环。

2013年我们刚到农场的时候,就在种植过程中遭遇了比较严重的病虫害问题,经过后来几年的土壤改良,恢复生态,状况才慢慢变好。所以我们种植蔬菜不是在植物得病后考虑用什么药,而是首先尽量保证植物不生病,这是根本所在。

接下来我们就讲一讲在有机农业种植中“治未病”的思路。

健康的蔬菜种植需要“治未病”

菜头李亮:还有一些朋友觉得农药有毒性大小之分,用少一点也没问题,这种认识的背后还是用不用药的问题。如果植物处于不健康的状态,再怎么打药都是没用的,只能是弥补一时的问题,起不到根本的作用。所以就像场长说的,治未病才是蔬菜病虫害防治的关键,这也是我们这三年来实践得出来的切身的感受。其实刚来到农场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这个思路。

小龙场长:是啊,刚开始我们并没有定下来完全不用化学农药,也跟大多数人一样,考虑减少用化学农药或者用一些低毒农药。但是后来我们发现,用药是外围,最根本的是要去保护土壤,保护环境,要首先停止对土壤和环境的破坏。

因为土壤有自我修复能力,就像人的身体一样,当我们停止吃垃圾食品,停止吃用化肥农药、激素、添加剂制造出来的食品时,身体就会有一个自我修复的过程。所以停止破坏确实是最根本的改变。

菜头李亮:大家知道植物是生长在土地上的,它们的首要环境就是土壤,如果土壤不健康,对于植物的生长是很致命的。

小龙场长:刚来的时候,我们用PH试剂检测土壤的酸碱度,PH值大约在4.5-5.5左右,是属于比较重度酸性土壤。后来的一年里,我们没有进行过大量土壤修复的工作,也没有投入肥料等其他修复土壤的材料,我们单是停止了对土壤的破坏,不用化学农药、化肥,一年后再去测试各块区域的土壤,PH值已经到了5.5-6.5,这个过程中土壤自身在自我修复。

菜头李亮:后来我们就开始着力于改良土壤。经过三年的努力,我们的土壤得到了初步的改善,虽然还不是特别理想的土壤,但就在我们改良土壤的过程中,我们蔬菜的病虫害也在明显减少,我们防治病虫害的压力也在降低。

小龙场长:举一个例子。2013年我们刚来的时候,赶上苹果树开花,苹果树上有大量的金龟子,这是果树的常见害虫,会吃苹果花。当时我们把金龟子从树上打下来,收集了好几麻袋。

等到2014年尤其是2015年的时候,果园的金龟子虫害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第一年一摇果树金龟子像下雨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到现在,经过这几年的土壤和环境的改良恢复,金龟子虫害已经很少见了,其幼虫蛴螬的数量也在降低。(蛴螬属于地下害虫,外面常规种植会用辛硫磷、甲拌磷之类的剧毒农药杀死这些害虫,而长期使用这些农药会导致土壤板结、地力下降等,进一步造成破坏。)

菜头李亮:所以经过实践,防治病虫害的第一要害就是持续不断地改良土壤。当我们不断往土里施有机肥、秸秆还田的时候,土壤逐渐得到修复,就会逐渐给我们回报。

起初,由于对蔬菜、土壤、病虫害等各个方面都不了解,确实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例如蚜虫、菜青虫、蛴螬等虫害以及其他一些病害,面对当时的很多情况我们很头痛,不知道该怎么办。

记得2014年5月菜地蚜虫害爆发,蔬菜上爬着密密麻麻的蚜虫,冬瓜、南瓜的叶子上也有,第一次遇到那种情况,我很着急,雇佣的师傅阿姨们也很着急,就建议我们打农药,打市场上那些很便宜的菊酯类农药。那个时候我们很纠结,不打药,我们的努力就白废,打药,自己的良心又过不去。

后来就在我们犹豫纠结的时候,天气发生了变化,蚜虫没有了,陆续出现了很多瓢虫以及瓢虫的幼虫,在叶子上消灭蚜虫。那一次也让我深刻地感受到,蚜虫并不是不可治愈的,当大的环境改变了,再加上自然界的扩繁,不仅蚜虫是完全可以被抑制住,可能很多其他病虫害问题都是可以改变的。这让我更深地感受到自然界神奇的力量,在我们着急的时候总能够带给我们希望。

(瓢虫大战蚜虫,黑色的是瓢虫的幼虫,白色是蚜虫的躯壳)

(瓢虫大战蚜虫,黑色的是瓢虫的幼虫,白色是蚜虫的躯壳)

小龙场长:实际上,蚜虫灾害的爆发跟我们这么多年的环境破坏是有很大关系的。因为以前的虫害一般都是大型虫体的虫害,像蝗虫一类的大型虫害,随着这几十年土壤、环境的变化,现在的虫害逐渐小型化、微型化,地下害虫比较多,隐蔽性比较强,如蚜虫、潜叶蝇,这些都是隐藏性比较好又不容易消灭的害虫。

所以在整个大环境被破坏的情况下,农场在整体大环境之中也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局部灾害,类似蚜虫害。这也是现在很多农业种植都会碰到的问题,甚至自家菜园、阳台种植也会有这样的问题。但是随着我们不断地改良土壤、改善环境,这些问题慢慢就会消退,就像刚才提到的菜地蚜虫灾害,其实大自然本身就在做工。

菜头李亮:嗯,所以当我们只想着祛虫祛病的时候,我们并不一定能种好菜,而当我们做一些看似不相关的事情,比如停止对土壤和环境的破坏,并在土地上持续不断地投入去改良土壤的时候,蔬菜反而会长得既抗旱又不生病,产量高口感还好。

所以我们常说我们不是种菜的,我们只是给蔬菜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它们就开始“为人民服务”。这一切都是太阳在做功,大地在做工,植物在做功,这也是我们越来越感恩天地、感恩自然的原因。

土壤改良的法宝

场长:是啊,在我们越来越深入的过程中,这种体会也会越来越深刻,比如土壤改良的过程。

土壤改良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恢复土壤微生物系统,现在越来越多人也逐渐认识到微生物在改良土壤中的重要性。长期用化学农药,土壤中大量的微生物被杀死,土壤的活性遭到破坏,土壤的生态系统遭到破坏的时候,植物更容易生病。

因此我们在土壤改良中也会更注重微生物系统的恢复。例如我们会培养一些土著微生物,通过去深山采集沃土并扩繁,培育出许多本土的微生物菌群。

(我们在农场培养土著微生物。)

(我们在农场培养土著微生物。)

在这些微生物菌群中,有益菌群在土壤中又发挥很重要的作用。它们可以让植株保持健康的状态,避免植株生病,也可以提高动物的免疫力。所以不论是植物还是动物,微生物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提高动植物本身的抗性,防止它以后生病,这也是治未病的思路。

(环保酵素就是以有益菌为主发酵而成,我们在园区制作了大量的环保酵素)

(环保酵素就是以有益菌为主发酵而成,我们在园区制作了大量的环保酵素)

场长:同时,我们把这些菌种加到动物粪便、秸秆中进行发酵,促进粪肥的腐熟。因为肥效较好的腐熟有机肥或者生物有机肥,也能够尽快让土壤得到改良。

起初,因为农场的条件不够成熟,我们自己没有生产追肥,用的都是生粪,就是没有腐熟的动物或人的粪便,效果不是很好。

14年起,我们开始堆肥,在动物粪便中加秸秆、加微生物菌种进行发酵,但是由于条件限制,我们并没有大规模生产,只是人工翻堆,肥效仍不是很理想。很多肥料并没有完全腐熟,还夹带着草籽和病菌,进入到种植生产中,影响植物的生长,极容易引起病虫害。

(用翻抛机翻粪的同时添加环保酵素)

(用翻抛机翻粪的同时添加环保酵素)

15年我们开始自己生产有机肥,并购置翻抛机定时翻抛,促进粪便的发酵腐熟,在过程中也会添加酵素和本土的微生物菌种。这样的腐熟有机肥肥效既好,又可以改良土壤,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这些发酵肥料的过程中我们会使用大量的秸秆。每年麦收之后,我们会在周边农村收集大量的小麦秸秆,或者低价购买农户的秸秆,既解决了农村的焚烧秸秆污染的环境问题,又可以使这些有机物能够存留下来,作为堆肥使用。

如果有多余的秸秆便用来做秸秆覆盖,解除草害的问题,部分蔬菜是可以用秸秆覆盖的方式抑制杂草、保墒保水的。所以秸秆的回收和利用对于改良土壤、改善生态环境是一个很重要的应用。

(把多余的秸秆还田)

(把多余的秸秆还田)

(翻粪肥过程中添加玉米废料)

(翻粪肥过程中添加玉米废料)

除此之外,还会用到周边粮站的玉米皮、玉米杂等废料,用来增加土壤的有机质,这也是长期改良土壤比较重要的一部分。土壤改良除了增加微生物菌种、提高微生物活性、停止破坏外,还要增加有机质,把秸秆大量回田,这样就可以持续为微生物提供良好的栖息环境。

所以,改良土壤的过程就是在体会自然循环的过程,很多表象上是具体的技术,但深层次上就是在不断回归自然,遵循天道!

遵循植物的天命

李亮:说到遵循天道,除了改良土壤外,我们还有对于蔬菜种植的另一方面的探索。

大家知道蔬菜是大自然的产物,它有自己的生命力。如果我们能够调动它自身的生命力,让它提高自身的抗性,那它的病虫害也会相对较少。其实这也是中医治未病的思路,就是当我们调动起身体的阳气,气血比较旺盛的时候,就不用太担心会得病。所以我们就按照这个思路去思考怎么提高植物的抗病性和耐性。

对于植物而言,根、茎、叶、花、果,哪个最重要?相对来讲是植物的根系,植物的根系是吸收土壤的水分、养分的直接的来源。按照这个思路,我们有意地去调动植物自身的生命力。例如给植物控水,提供一个干旱的环境,这时候植物为了生存下去,就会努力把根系往土壤里深扎。

今年我们开始使用滴灌技术,初步得到的反馈就比较神奇。比如我们的番茄,在控制浇水后,番茄的根扎得特别深,结出来的果实也又多又大,口感还很好,而且即使结了这么多果,也仍在植株体的承受范围之内。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确实是可以通过这样的思路来提高作物的抗性和耐性,产量和品质。按照我们实践的效果来说,这个要比我们单纯地去防治病虫害要靠谱得多。

0 [2]

(农场的番茄长的像树一样,走在里面像走进了森林,番茄植株生命力非常旺盛。)

(农场的番茄长的像树一样,走在里面像走进了森林,番茄植株生命力非常旺盛。)

其实提高作物抗性的思路一直都有,起初对我触动比较大的是日本的《永田农法》。书里讲到,番茄的根系可以长到一米长,这让我意识到植物的生命力是非常顽强的,并非我们想的那样娇贵。当我们在打破自己心里的思维定式,植物也在打破我们对它们的思维定式,它们也会突破它们的极限去生长。虽然这只是初步的反馈,但已让我们惊喜连连,感恩不断,内心也越来越感受到自然的神奇和人类的渺小。所以当我们走的越深,也就越能感受到自然的本真,本真的伟大!

生物制剂作配合

场长:所以,不断地回归自然,回归正道,就是“治未病”思路的根本。

但这个过程中我们是不是就完全不用药了呢?也不是,必要的时候,我们也会用到一些药,是可分解的生物农药。

我们会做的一些中草药剂。有的是用烧酒提炼一些中药的有效成分,比如用酒泡苦参、黄芪、当归、生姜等,可以提高植物的抗逆性,也可以用来喂猪,动物吃了也可以保健。

(我们不断制作和尝试的各种药剂)

(我们不断制作和尝试的各种药剂)

(偶尔也会购买一些生物制剂)

(偶尔也会购买一些生物制剂)

另外通过现代工业化方式,可以提炼一些中药中的有效成分,例如鱼藤酮、苦参碱,这有点像去年获得诺贝尔奖的青蒿素,是从蒿子中提炼的有效成分。

还有一些微生物活体的菌剂,用来防止病虫害。像今年我们草莓种植过程中用来抑制白粉病、灰霉病的寡雄腐霉菌、哈茨木霉菌,这些都可以用来防治病害。白僵菌、绿僵菌用来防止地下害虫等虫害的。这些用来作为辅助手段,在大量病虫害出现的情况下,也可以帮助土壤和自然生态的恢复。

这些生物制剂虽然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从整体的种植角度而言,就属于下下策了,最根本的还是要持续不断地改良土壤,改善环境。大环境慢慢恢复了,整个生态系统也在慢慢恢复,回归到自然的正常运作当中。

所以,总结这三年我们在农业种植上最深的体会,就是要不断回归自然之正道,让人与自然的相处越来越和谐。而这一切的探索和成长都源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在有一个不断开阔的心,因为体会到现代农业的弊端、食品安全的危害,我们内心有着深深的对于化学农药的痛恨,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条充满希望的出路。有这样一份心在,我们就会在正道上越走越开阔!

最后,再总结一下我们在种植方面的思路:

1、最根本的是停止对土壤的破坏和对土壤持续性的改良。

2、环境的持续性改变。

这也是我们意料之外的收获。我们14年种了一些小米,都被鸟吃完了,颗粒无收。这让我们认识到当我们持续不断地恢复农场的整体生态环境,鸟类在明显增多进一步增多,虽然像麻雀、啄木鸟、喜鹊等虽然不能消灭蚜虫、潜叶蝇这些小虫,但是它们可以吃金龟子幼虫蛴螬、菜青虫之类的虫子。

3、激发植物的天命和神性,提高植物自身的耐性和抗性。

4、适当使用生物制剂。

实在有比较严重的虫害时,比如春天的黄瓜、西葫芦上蚜虫害较严重,可以用一些有机农业允许使用的农药,比如苦参碱、烟叶浸出液、中草药剂。但是大多数蔬菜可能一次药都不喷,像番茄、辣椒、茄子、甘蓝、花菜这些菜,一辈子也不打一次药。

5、最后就是提高我们的承受能力。

我们的底线是不用化学农药,所以当有一些病虫害用以上措施仍然不能抑制的时候,我们只能提高我们自己的承受能力,以此作为我们在探索过程中交的学费,毕竟我们透支环境这么多年,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是我们人类必须要去承担的。

文章来源:正道农场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