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台湾经验 | 城乡农协力,重建信任之路

台湾经验 | 城乡农协力,重建信任之路

作者:张雅云1

2014年联合国公布的《世界城市化前景报告》即指出,全球70亿人口中已有半数居住在都市地区,然而全球都市人口比例将持续升高,到2045年时,估计全球生活在都市的人口将超过60亿。

长久以来的城乡二分法之下,台湾的城乡发展也展现出这样的样貌:城市的金融业、商业服务业似乎象征着进步,而乡村的农林渔牧生产却无形笼罩在一片落伍低迷的氛围中。然而,农业食物是链接城乡的关键元素,生产端和消费端本应是往来热络的;当产地通往餐桌的路径有了障碍,“生产”出的是一包包失去生产者脸谱的农产蔬果和加工食品,也酿成了一桩桩的食安风暴事件。安心食是奢望吗?近二十年来,台湾经历经济起飞、环境破坏、农食崩解的危机,正因为有这些崩坏,也促成人们思索:乡村是城市的农食基地,城市不该是乡村的掠夺者;城市有义务、有责任成为乡村的协力守护者;透过农食的牵引,找回消费者对生产者的信任,召唤出人们对土地的遗忘情感。

台湾一些关注三农(农民、农村和农业)的非营利组织,在发展城乡友善农业协力的路径上,各自开启不同的生产消费对话,大家的努力都指向重建农业协力的信任之路。2015年10月香港社区伙伴在浩然基金会的安排下,拜访台湾各地友善小农的组织,希望了解IFOAM倡议的PGS2在台湾的发展样貌,几乎是环台一圈的走访,才发现有些组织推动的工作本质是和PGS的精神一致的,但并未使用PGS这个词汇;有的组织对照自身的实践,上网查询研读原文数据,也到国外参访已有执行PGS的组织,并反复自问这样做是PGS吗?当然也有组织直接在组织介绍里就表明是遵循PGS的六大精神来经营。国际场域一个农业新概念的提出,到底是全然的新,或是它原本就有其在地经验,以下就以台湾主妇联盟生活消费合作社和喜愿共合国的经验来说明。

比邻用图46

之一:主妇联盟,倡议自主管理

在台湾,主妇联盟合作社是少数从团结消费者出发,以共同购买为方法,致力于共同守护环境、支持台湾本土、友善小农的合作社组织。也因为开创运动的先锋者是具备农业背景的女性,能够很务实地了解农友生产面的困难,以长时间的专业陪伴和稳定的购买支持,在运动初期就已建立生产消费两端的沟通交流、信息透明及诚信互动的基础。

主妇联盟合作社目前社员数已有六万人,其中约有五万是常态购买的社员,约有一万是不购买的社员,约有一百五十位合作菜农和果农。在主妇联盟也因主张“与农为友”故合作社的菜农果农都称为“农友”,每年与这些菜农果农的聚会交流讨论则称为“农友大会”。

主妇联盟从一百多户家庭发起直接向农民购买的消费运动,历时二十年扩大到五万户家庭的共同购买。组织规模仍小的时候,消费端和生产端的互访交流密切且频繁,早期为了游说农友转作有机,发起人林碧霞博士、翁秀绫甚至是自己载着做好的液肥,送到新北市近郊的三芝供农民使用,在进行减农药栽培之初,菜种不出来、或者种出来不好看、被虫咬得坑坑洞洞,被大家说是蕾丝边菜,主妇联盟还是坚定收下并珍惜食用,农友觉得不好意思,林碧霞等人只说:“农友家餐桌有什么菜,我们就吃什么,就用‘种给自己家人吃’的心情来栽种,这样就行了。”这样的体贴心意,也成为日后农友的自豪,现在他们都会骄傲地说:“我们是以种给自家人吃的心情,来交菜给合作社的哟!”

主妇联盟合作社产品开发部钟元鸿说,以往种有机的农民可以随口标,或是手写都不会罚,随着《农产品生产及验证管理法》规定,以及有机的法条化进展——《有机农产品及有机农产加工品验证管理办法》上路施行,主妇联盟合作社的实务运作也受到一些影响。

台湾为推广有机农业,行政院农委会在1999年公告实施《有机农产品生产基准》、《有机农产品验证机构辅导要点》、《有机农产品验证辅导小组设置要点》等行政法规作为管理依据。这些法规在2007年有一次大修改,并于2009年正式开始实施。这次的修改,藉由“强制性标示”的规定,减少消费者买到假有机的困扰,但是却对有心加入有机生产行列的农民造成了阻碍。

因应修法,主妇提出自主管理

因为主妇联盟合作社的农友以小农居多,农友栽种面积、农家二代是否愿意接班、农作种类等因素都影响着农友申请有机认证的意愿。基于支持本土农业与友善小农,主妇联盟合作社务实认知农友栽种的困难,考虑农友申请认证的经济负担,以“作物自主管理”来因应,与农友协议共同遵循的规范,不标榜供应有机农产品,而是将符合自主规范生产的产品分为四级,以更谨慎的态度自主规范,在照顾弱势生产者的同时,也提供给社员高质量的安心农产。

简单来说主妇联盟合作社的自主管理分级大致是:环保/环保移行/无药物残留/安全残留,鼓励农友从减农药栽培迈向有机。但台湾地处亚热带,高温多湿病虫害多,在果树方面要达到有机难度很大,所以农友是采减农药、草生栽培、不用除草剂居多。向社员提供环保、健康、安全的生活必需品也是主妇联盟的主张。环保是组织的理想,也是最难达到的目标,故主妇联盟的产品分级最高级是“环保级”等同于有机栽培;再依次为“环保移行期”即有机移行期;“健康级”为减农药栽培并无农药残留;而“安全级”则是减农药栽培,但采收时农药残留符合主妇进货标准。

主妇联盟合作社作物自主管理分级表

主妇联盟合作社作物自主管理分级表

钟元鸿说,主妇联盟合作社的“作物自主管理”规范以台湾的有机法规为基准,修正不合理的部分,例如:允许作物生长所需的微量元素添加。如果不去考虑台湾的作业环境,只会是流于立法严格、执行薄弱。台湾有机农药可用的很少,因为药商登记一支就要上百万台币。没有登记在可用农药的清单上,有机就不能用此资材;有些药可用在蔬菜,但却不能用在其他作物。例如:在茶叶中检出蔬菜的用药就是违法,因为没有登记为茶叶的用药。主妇联盟合作社杭白菊的合作农友曾经连续几年都碰到用药问题,即便上架前合作社和农友分别送验都合格才上架,但碰到公部门抽检不合格,农友就被冠上违法的大帽子,而主妇联盟合作社也被媒体报为“卖毒菊花茶”。

主妇联盟合作社内部也曾讨论是不是就不要进杭白菊,避免一直碰到检出的问题,但对于市场充斥大陆农药超标的杭白菊,本土农友种出安全用药的杭白菊却无法得到支持,主妇联盟合作社也觉得矛盾,于是决定依旧年年相挺,最后农友提出转为有机栽种,彻底解决用药的问题,即便产量更少了、卖相也不佳,但透过不断的社员教育和宣传,社员大都会支持这得来不易的本地农产,相信这也是生产、消费两端持续沟通相挺才有的好结果。

自主管理标准如何产生共识

又,主妇联盟合作社的自主管理标准是怎么订出来,又有哪些成员参与呢?钟元鸿表示,参与制订规范的成员包括外部专家学者、内部理事及职员,农友是在规范条文讨论到某一程度时再加入讨论,农友比较在乎的是“规范合不合理,在田间是不是做得到”。产品开发部可说是面对农友的第一线,成为合作的农友至少需要一年以上。钟元鸿说起寻找合作农友的不易:“到底是要快速开发新农友,入门把关不严,然后再常常担心农友违规?或是我们花一段时间观察,了解农友栽种习性和栽培管理?负责的态度应该是我们前端与农友彻底沟通,了解彼此需求和期待,农友也愿意遵循自主管理的规范来栽种。这样虽然会花比较长的时间,但才是比较良好的互动机制。”

主妇联盟合作社需要反复花些时间了解农友的所言和所行是否一致,产品开发部对一位新进农友至少要进行四次的访视。钟元鸿表示说,“尤其现在的年轻农友都愈来愈会说,但实际上的栽种技术可能不到位,还有农友是否有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此外,到现场也是保持对农友现况的了解,例如:有些农友即便有取得外部第三方的有机验证,但不见得会取得合作社自主规范最高‘环保级’的标章,因为我们可能看出他隔离带不完善,可能会有潜在风险,这些不是单靠检验报告、书面数据,或打手机和邮件往返可以做到的,而是一回一回与农友的互动累积出来的经验。”

在合作社的货架上有很小颗长得丑丑的橘子“火烧柑”,这被太阳晒到焦焦丑丑但风味不减的小橘子,原本农友不打算出货,因为在一般市场这样规格的小橘子根本卖不出去,就舍弃不采收了。没想到在产品部到现场访视后,鼓励农友采收出货,把“火烧柑”的田间故事如实告诉社员,一样得到社员的好评购买。

期待社员购买的当下不是只有看价格,也会想想背后的价值,对农友有信任,对农作生产栽种有基本了解,共同寻找农业生产和环境保护的平衡之道,这是社员透过绿色消费持续实践共同购买运动的初衷。多年下来,合作社产品开发部的同仁们依旧在产地和餐桌之路往来,社员也透过各式的生产者之旅了解农家生产者的心声,农友生产者也会到合作社各地的站所分享,合作社的网站、月刊、周报和脸书3专页也持续放送所有来自产地的讯息,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当社员买下一把菜、一件产品的时候,脑海里可以浮现农友生产者的脸庞,而农友种菜的当下也会想起一张张社员感谢的笑脸。

一间座落在台湾彰化乡间的面包坊和PGS有什么关系呢?喜愿面包坊因为号召农民种植本土小麦,进而组成了喜愿小麦农友团、喜愿大豆特工队、喜愿咱粮聚乐部,后来陆续又有喜愿谷物制粉所等成立,像是一颗因理念聚合的能量球一般,这些不断长出的小芽小组织全都纳入喜愿共合国,它也有个长长的全称叫“喜愿社区协力农业营生群组”,从这名字不难体会一群以农为业的社群卷了进来。

之二:喜愿共合国,推参与式生产

喜愿社区协力农业营生群组

2007年的全球金融风暴也连带影响与每日生活相关的国际粮价飙涨,喜愿面包坊负责人施明煌回忆到,在全球化的漩涡里,一般乡下地区或农业地区对全球化是“钝”的,直到前个月面粉才一包五、六百元,下个月已来到七、八百元,面包坊瞬间感受到生存压力,他也才惊觉到台湾高蛋白谷物几乎全仰赖进口。

施明煌发现“原来不是农民不种,而是没有人要”。于是施明煌开始设想自立型的生产能量,所以喜愿小麦的出现是从需求端出发,因为有需求所以来种。

2007年底到2008年初,施明煌先和台中大雅农民张春炎契作一公顷的小麦,用一期的田间观察仔细体认作物的基本特性。在2008年施明煌再提出本土小麦复耕的论述主张:

  • 小麦可作为在地生产加工食用。
  • 活化休耕地,提高粮食自给率。
  • 丰富单一的地景,除了原有的水稻地景,小麦田也创造了可食地景,让农村的地景地貌更有风趣。
  • 增加农民收入。

因国际粮价波动而引发的生存危机,施明煌以“麦田狂想”为名,号召农友在台湾各地推动本土契作小麦,2008年筹组喜愿小麦契作农友团,并延伸开启台湾本土杂粮复兴之路。考虑水稻和小麦同属禾本科,在二期稻之后继续种小麦,对地利养护并不是那么好,于是2011年集结农友成立喜愿大豆特工队,推动大豆的种植。2011年9月再陆续成立喜愿咱粮聚乐部持续扩大推广本土复耕的力度,且将多元学习的理念与全国教师总工会合作,在全台各个学校成立咱粮学堂,将食农教育落实于学校之中,而这咱粮学堂的开办,也让喜愿小麦的农友有机会进到校园“会会”学校的小麦小农。迈向第九年的麦田狂想曲仍继续传唱着,也一直出现不同的惊喜。

施明煌的麦田狂想计划也获得主妇联盟合作社和联华实业的支持,从本土小麦复耕走到全面的杂粮复耕,施明煌一面试图组织生产者,另一面也串连消费端共同推广更远大的杂粮中兴。2007年喜愿从一公顷的麦田开始孵狂想的梦、播复耕的种,来到2015年底时,小麦的栽种面积已有五百公顷,而全台各地加入喜愿共合国的小麦农友也来到二百户、大豆农友有三十多户、芝麻和荞麦农友有二十多户,而且栽种农户分布全台各地。这样栽种多元的农友如何组织?如何创造交流?如何形塑农友的共同愿景?如何建构与消费端的对话平台?多年的历程,施明煌是从小麦农友团一步一步培力的基本功做起的。

喜愿社区协力农业营生群组代表着一群共同追寻相同生活方式与协力关系的团体。社区协力农业的具体作为是:知农,要认识并理解农业;亲农,要亲近农业和土地;惜农,要投入时间陪伴;尊农,让农民得到尊重;食农,好好地实在享用在地农产品。把社区协力农业的关系用一个公式来形容的话就是:

(生产者+加工者+消费者+服务者) X 互相承诺=喜愿社区协力农业营生群组

喜愿组织农友的秘笈

2007年喜愿面包开始与小农合作,协助小麦契作,展开麦田狂想的计划时,除了实体栽种计划,有一项云端计划也同步展开,透过友好组织的介绍和信息专业的协助,建置了喜愿小麦行动化生产履历系统平台,提供给生产者、加工者、消费者一个透明、友善的沟通模式,让彼此相互关怀,共同学习、共同成长。

此一平台的特色是自主参与式管理,由栽种农友自行上网登录栽种日志,设计者用友善的操作接口,即便是六十多岁较年长的农民也可以轻松填写,利用此系统可让农作管理程序化,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也都一目了然。施明煌说:“有了网络也改变农友的田间学习,有问题农友会马上拍照给我看,后来有FB和Line4,传递讯息更是方便。”

在实际栽种的生产中,大家一致遵守“友善环境种植”的共识,力行不使用除草剂、不使用农药、不使用化学肥料、不毒(捕)鸟。尤其是碰到“超头痛”的鸟害,那几乎是农友心中最大的痛。苑里农友李信武说:“我们是有方法,用到没方法了。”为了赶鸟,农友什么方法都用上了,不论是稻草人、挂CD光盘片、放老鹰和蛇风筝、放鞭炮和人工敲锣赶鸟,但还是无效。花莲玉里农友曾国旗首次栽种时,原本预计收五千公斤,最后被鸟吃到只收五百公斤。被鸟吃怕了,农友们后来有一默契,不要再谈收成多少,就放在心底吧。也因为鸟害问题一直无法解决,农友只能以扩大栽种面积来抵消鸟害的损失,于是栽种面积从麦向二百5也来到麦向五百。

契作的实力并非财务单一向量,施明煌认为:“关键是在于契作团队农民的认同与行动转化为内在的核心价值,这才是永续经营的基石。”就像是前述的鸟害,也是透过农友共同认可,以扩大栽种面积来对抗鸟害,大家才可以结伴有胆继续种下去。农友相挺的文化也是来自平日的累积,喜愿长年透过喜愿契作会议、好农壮游、农事战斗营、铁牛变形金刚等聚会和活动,来形塑喜愿契作大家庭的团队文化,而这些活动也成为农友连结与交流的平台。

喜愿契作会议

喜愿契作会议也经过几个阶段的转变,最初是2008年喜愿开始环岛方式种植小麦,与各地农友会商种植方式、面积、播种与收成等细节的不定期集会。到了2012年完成环岛环圈后,转为以东部、西部分场举行契作会议。

施明煌表示,为了进一步内化契作团队的合作价值,于是在2013年改为全台契作农友大集合的方式,除了全台农友可跨区交流外,也能有效汇集农友意见。契作会议上,喜愿会发表次年产销《白皮书》;协助小麦采收后贮存和制粉的联华实业,则针对当期小麦质量做出检讨报告;会议中农友会热烈提出问题与建议。喜愿契作会议逐渐成为契作过程中最重要的会议,一些重大讨论都是农友在契作会议上共同讨论决定的。

内心坚信农业运动也是人人可参与的社会运动,2014年施明煌开始构思“参与式民主”的模式,期待形成更具彰显合作价值的运作模式,除倡议“喜愿互助公基金”、组织“喜愿共同管理人”机制外,并实践“喜愿参与式验证”(他律与自律)检核模式。互助公基金来自每位农民和喜愿,农民每契作一公顷缴一千元,喜愿提拨契作总面积的10%(例如:契作总面积是450公顷,喜愿提拨450*1000*10%=45,000)。公基金主要作为农产的灾损补助,减少农友损失,并不用于活动。公基金的管理由各区共同管理人来管理,让权力交回农民,让契作成员也拥有主控权。

施明煌说:“2015年7月在彰化二林喜愿制粉所召开的的喜愿契作会议,会中通过喜愿互助公基金与共同管理人的选任,喜愿的契作正式跨入新纪元。”

好农壮游,参与式验证

除了喜愿契作会议上的民主学习,喜愿共合国也发展出“好农壮游”的田间学习。壮游意谓着:旅游时间长、行程挑战高、与人文社会互动深。平日要农友离开自己农地三天,去和其他区的农友深切互动交流,不是容易的事,因此特别以好农壮游来彰显农友这趟热于求知的远行。农友交流直接去看田是最直接而实际的。施明煌说,最初的互访有人看了别人的小麦长得好,会来跟他说:“施先生,他的长那么好,可能有加什么?”随着彼此认识之后,农友就会分享自己的栽种经验,没有藏私。好农壮游背后的意涵是参与式验证,有农民面对面的情感维系,也有农地上专业和专业的对话,其实最好的验证是农民对农民的验证,这过程中有自律也有他律的部分。随着小麦产量的增加,为扩充通路,喜愿小麦农友也有申请第三方验证,2015申请有机小麦验证的田区已有70多公顷。

施明煌说,好农壮游不是普通的旅行,是透过访视小麦、大豆在产区的栽培技术,让生产者面对面交流,让农友体认作物的差异,除了外在环境,还有种植文化与人文差异。也让农友领略不同作物会形塑不同的种植文化与作物地景,从而思考并开展农村游艺美学。因此,好农壮游是着重农友们跨区域的资源链接,相互学习、欣赏、理解与关怀。例如:西部的小麦农友透过壮游知道东部农友曾国旗有经营堆肥合作社,大家就会集结数量向曾国旗购买有机肥,这根本是大家当初不会想到的资材共购。

比邻用图47

由农友颁奖的“铁牛变形金刚”

当喜愿小麦契作农友团进行一年一度的好农壮游时,也会在行程中进行“铁牛变形金刚”颁奖。施明煌说:“长久以来,农民是阶级的底层,往往只有努力等待在上位者的奖励和赏识。应该要有一种翻转,所以‘铁牛变形金刚奖’是由喜愿共合国的农民颁发给坚守在农业现场守护农业环境的金刚大士。” 截至2015年11月,“铁牛变形金刚”奖章共颁发出八面,包括学者台大郭华仁和卢虎生教授、垦丁畜产分所陈嘉升博士,协力的加工单位联华实业和消费组织主妇联盟等。

农事战斗营

还有“喜愿农事战斗营”,这不是一般农场的打工换宿,而是当喜愿农友有农事困境时才发动的。农事战斗营一期营队通常三天,费用1500元交由农民所得。农民提供食宿,导览当地人文景观,介绍田间农作实务。参与者每天必须有五个小时与农友一起从事农务,协助作物收成。而喜愿则准备1500元福袋(1500元等值的农产品,即喜愿开发的本土小麦和大豆等相关产品),赠予战斗营学员,让参与者更加了解他们参与的农事促成了什么产品的出现,也让大家有机会品尝,此外,农友们也常常还会有米和菜等对学员额外的感谢。

农事战斗营是一场充满欢乐与成就的活动,也最令人怀念;后来也发展成喜愿农友与农友间互相帮忙协助的另一开端。施明煌表示,未来喜愿农事战斗营不仅聚焦在实质生产的劳动协助,更会整合不同作物,举办见学、游艺活动,活络作物的生产环节。喜愿邀请消费者一起从共工中出发、从共学中成长、在共游中欢唱!

咱粮学堂

喜愿另一和消费端大众对话的平台就是咱粮学堂,不仅实现农村即学堂的理念,也让全台各地的老师有机会带领学生向农民学习。喜愿自2011年与全国教师总联合会、主妇联盟和联华实业推广食农教育,也积极呼吁大众关心台湾粮食自给率低落的警讯。2015年,透过工作坊进行脑力激荡与设计,打造出全台湾第一辆的喜愿咱粮学堂教育专车——强纳森行动号,主动走入全台各个校园、农村、都市、部落等社群,传递“食育”对台湾当前农粮生产、农村生活与环境生态的关键影响,并一起守护大家“碗中的未来”。

对于社会议题的关注和呼应,喜愿共合国自 2011年4月成立大豆特工队后,即参与主妇联盟基金会、台大种籽实验室、主妇联盟合作社所组成无基改6农区的推动,用本土大豆的复耕行动力抗衡国外进口的廉价基改大豆。喜愿着力于农民自主意识的启发与对跨国种籽宰制的觉醒,更要求参与喜愿契作的农友,均需签署无基改的承诺书,并在2013年烘焙展中参与承办无基改记者会。

好的理念早已跨越国界在某处发芽茁壮

看了喜愿共合国这么多的活力实践,不正是呼应着PGS的六大精神:共享愿景、参与、透明度、诚信、学习过程与分享。不论是主妇联盟或是喜愿共合国,两个组织并未特别用到PGS这词汇,但细细检视他们多年来的实践经验,就会发觉原来对的事、好的理念有其共通性,它早就跨越国界在某处发芽茁壮。

注释

1.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青芽儿》撰稿志工,关注三农、消费和环境议题,曾任台湾主妇联盟生活消费合作社职员,在主妇联盟合作社的十年间,采访了许多农友生产者,组织社员上街头参与社会运动,体会产地到餐桌的消费生产协力之必要,因此更加确认友善环境的绿色消费可以改变世界,期许成为“字耕农”写下台湾土地的故事。
2. 台湾就PGS一词有不同的译法,除了“参与式保障体系”统一译法外,还有“参与式验证”、“参与式共保系统”等。
3. 脸书即Facebook,流行的社交媒体即时通讯工具。
4. FB,即Facebook(脸书);Line(连我),是在台湾和海外比较流行的两个社交媒体即时通讯工具。
5. 麦向即“迈向”的谐音,意为迈向二百公顷。
6. 基改即转基因。

推荐阅读

文章来自社区伙伴出版的第八期《比邻泥土香》,全本杂志PDF下载地址请复制链接到浏览器:

http://www.pcd.org.hk/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Fragrant_Soil_8.pdf

纸质版购买渠道:沃土工坊、城乡汇(广州);鸿芷咖啡馆、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北京);上海农好农夫市集(上海)。

文章来源:《比邻泥土香》第八期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