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为什么我们需要城市农业?关系每一个人

为什么我们需要城市农业?关系每一个人

作者:裘成

5月22日晚,「社创分享」第4期,嘉宾裘成在线上与400多位朋友直播分享了《城市+农业产生多少可能?欧美实践分享》。其中探讨了如何通过城市农业减轻城市有机垃圾的压力,变废为宝;城市农业如何与共享经济和共享生活方式相结合,发挥构建社区的作用;城市农业如何结合社会创新、教育创新、建筑与景观设计、生态设计等各种创新,为城市带来巨大的社会、环境、经济好处。本文为分享内容整理精华稿。

特拍视频介绍了华盛顿三个有代表性的城市农场:

城市农场的形式

视频中介绍的第一个城市农场是社区农场,侧重教育孩子、亲子互动、休闲娱乐和构建社区。这些小型社区农场遍布城市之中,附近居民可以将厨余垃圾“贡献”给城市堆肥网络,做成堆肥来增加城市农场的土壤肥力,同时减轻城市有机垃圾压力。

华盛顿马里奥街城市亲子社区农场  图片来源:裘成

华盛顿马里奥街城市亲子社区农场  图片来源:裘成

第二个城市农场是一家社区支持农场,为居民种植各种新鲜有机蔬菜。它与多家社区支持农场合作(如提供蘑菇与蜂蜜的城市社区支持农场),更进一步丰富了城市消费者的食物选择。它把城市中的废地变成了茂盛的蔬菜园,改良了城市土壤。

华盛顿“三方和谐”城市社区支持农场   图片来源:裘成

华盛顿“三方和谐”城市社区支持农场   图片来源:裘成

第三个城市农场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租赁给居民种菜的“一米菜园”,主要为低收入的家庭提供福利。另一部分是社区食物森林(Community Food Forest),结合生态设计来种植各种各样的果树。农场提供非常多的社区活动,比如露天音乐会、烹饪、务农和园艺培训等。

华盛顿旺加里城市社区农场与食物森林  图片来源:裘成

华盛顿旺加里城市社区农场与食物森林  图片来源:裘成

除了视频中提到的三种城市农场形式外,城市农场还有很多其他的形式,比如:屋顶农场。

纽约布鲁克林格兰奇屋顶农场  图片来源:网络

纽约布鲁克林格兰奇屋顶农场  图片来源:网络

例如在华盛顿和餐厅相结合的屋顶农场,让食物运输的距离为零。华盛顿的一位美国名厨José Andrés在市中心开了五家餐厅,其中有一家餐厅的楼顶就和商业化的屋顶农场公司合作,做成了屋顶菜园,种的菜可以满足他所开的附近五家餐厅所需一部分菜的供应。

纽约布鲁克林格兰奇屋顶农场   图片来源:网络

纽约布鲁克林格兰奇屋顶农场   图片来源:网络

其实,屋顶菜园还可以有其他众多好处,可对屋顶地面辐射起到遮热和冷却的作用,可以冷却城市的热岛效应,减少能量的消耗。在美国很多新建筑属绿色建筑,将这些绿色建筑的屋顶改造成屋顶农场成本更为低廉。

屋顶农场也可以结合做社区支持农业、城市食物森林,还可以举办非常多的活动,比如聚会、晚宴、婚礼、观光等等。

屋顶食物森林  图片来源:网络

屋顶食物森林  图片来源:网络

城市农场还有其他形式,比如无土栽培、室内垂直农场等。

城市农场会大大促进社会创新。因为有了城市农场,很多社会企业也应运而生,比如:出现一些企业帮城里的居民设计菜园、种菜,这些企业也吸收了部分城市劳动力,推动社会发展,经济发展。

利用城市农业有效处理城市有机垃圾,让城市更可持续

640 [18]

之所以要做城市农业,除了前文提到的诸多好处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能有效处理城市有机垃圾。这是和城市农场相辅相成的。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城市化与有机垃圾的数量增加呈正相关。中国正处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城市生活垃圾中有机垃圾占到50%-60%。这些厨余垃圾如果到了垃圾填埋场,会产生大量甲烷等温室气体,而甲烷是比二氧化碳要强20多倍的温室气体,会造成全球变暖、气候变化,威胁我们的生存。

减少厨余垃圾和其他有机垃圾的办法   图片制作:裘成

减少厨余垃圾和其他有机垃圾的办法   图片制作:裘成

图片中的倒金字塔列出了减少城市有机垃圾的办法,从顶部到底部分别为最优至最劣办法。最优的办法当然是从源头减少有机垃圾产量,但是厨余垃圾中食物的很多部分是无法食用的,比如果皮、废叶,产生垃圾不可避免。很显然让这些垃圾最终到达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场不仅破坏环境,也非常消耗资源和能量,是一种不可持续的方式。

怎么样处理城市中大量的有机垃圾呢?

有两个比较好的方法:一是政府投资建设厨余垃圾发电厂;二是居民和社区制作堆肥,并结合城市农场为土壤增加肥力。方法二是我认为更为可持续的方法。中国家庭垃圾中的一半以上都属于有机垃圾,可以将它们做成堆肥来恢复土壤,让健康的土壤来为我们提供健康有营养的食物。

我们家庭垃圾中的一半都可以用来制作堆肥,恢复土壤  图片来源:FAO

我们家庭垃圾中的一半都可以用来制作堆肥,恢复土壤  图片来源:FAO

华盛顿的城市堆肥网络(Community Compost Cooperative Network)主要采用三箱式有氧堆肥系统。居民必须参加一小时的堆肥培训,培训后就可以使用堆肥箱。

制作有氧堆肥所需的成分是非常简单的,主要为两种:一种是含氮量比较高的绿色肥料,如:厨余中的废叶、果皮、咖啡店的咖啡渣、头发;另一种是含碳量比较高的褐色肥料,如:落叶、秸秆、纸、硬纸板、木屑。将绿色肥料与褐色肥料按比例混合是制作堆肥的基本原则。制作有氧堆肥的必要成分还包括水和氧气。

华盛顿城市堆肥网络中的三箱式有氧堆肥系统  图片来源:裘成

华盛顿城市堆肥网络中的三箱式有氧堆肥系统  图片来源:裘成

堆肥实质上是模拟自然系统将营养物质回归土壤的一种方式。在任何一个生机勃勃的自然系统中,无论是草原还是森林,都会有营养物质的循环使用;掉落的果实、死亡的植物与动物、以及动物粪便,都会最终被土壤微生物分解,变成有用的营养物质重回土壤,再被植物吸收,被整个生态系统所使用、循环。例如,森林无需人的干涉土壤就可以很肥沃,这是因为含碳量较高的树干和树叶死亡凋零后落下,含氮量较高的果实成熟后坠落,加之含高氮成分的动物粪便落在森林地面,这些土表物质被土壤微生物所分解,变成营养回归到土壤中被植物所利用。

如果我们总是从农业的生态系统中索取果实,而不把这些可以用来循环的营养物质回归土壤,年复一年土壤的肥力必然下降。做有氧堆肥,把绿色肥料和褐色肥料混合,让微生物来分解,使它重新变成农业可用的肥料,在实质上模拟自然系统来实现资源的循环,这就是堆肥的意义。

堆肥可以快速的恢复土壤健康和肥力,哪怕是土壤板结非常严重的土地都可以通过堆肥的方式在三五年后就可以恢复得非常好。健康的土壤中含有不计其数的微生物,一小勺健康土壤就有约75000种细菌和25000种真菌。我们脚下的土壤是一个活的、生机勃勃的世界。土壤微生物与植物之间存在着共生的关系,植物根部渗出糖分等能量供微生物使用,而微生物则提供植物以矿物营养。添加堆肥到土壤中增加了农业中土壤微观世界的生物多样性。

土壤有益微生物基本都是好氧的,在有氧的环境下制作堆肥会让对土壤有益的微生物占主导。因此正确制作堆肥是不会有任何异味的,相反它会有一种香甜的味道。假如堆肥有难闻的气味,这是因为堆肥没有被正确制作,这些难闻气味其实反应出能量未被微生物所完全利用。

除了三箱式堆肥之外,还有很多制作有氧堆肥的方法,比如:堆肥卷筒,堆肥柱等。

其他有氧堆肥方式  图片来源:裘成

其他有氧堆肥方式  图片来源:裘成

美国奥斯丁城的一家公司利用堆肥自行车来收集当地厨余用于堆肥。这个主意非常棒,居民把专放厨余的绿色筒放到门口,骑堆肥自行车的成员就会来收集,收集厨余的整个过程都不使用任何化石燃料。公司在过去三年间把23万千克的厨余变成了价值约8万人民币的天然有机肥料都捐赠给了当地的种植者。

640 [2]

假如每个居民都将厨余垃圾分类并贡献它们用来制作堆肥,将此变成习惯,我们对厨余垃圾的看法也将会发生改变,不会再视它为垃圾,而是能够让城市农业、城市农场变得生机勃勃的肥料。

需要强调的是:开头的视频中所介绍的华盛顿的城市堆肥网络,其实是非常近的事情,华盛顿的堆肥网络是从去年才开始的,西方在城市农业和堆肥上并不比我们先进非常多。我们国家的城市在规划和建设发展中可以借鉴西方经验,根据我国情况来前瞻性的思考如何处理城市中的有机垃圾、如何让它变废为宝,可考虑把堆肥网络系统结合城市农业融入到城市的基础建设的规划中,让城市变得美丽、可持续。

城市农场发挥教育创新作用

城市农业还可以发挥教育创新的作用。比如,美国纽约的“布朗克斯绿化机”公益教育计划创始人Stephen Ritz老师发明了教室里的菜园塔,通过水培的方式让学生们在教室种菜。

640 [25]

校园里的城市农业让孩子们有机会接触大自然,从大自然中学习,从照料植物中学会关爱,同时也会让孩子们养成健康的饮食习惯。

640 [19]

例如,华盛顿的一个高中学校中整个班的学生们集体创业做社区支持农业,主要产品是在学校的温室里培育一些菜苗。非常要强调的是:通过校园里的城市菜园,孩子们从中学习并同时带来了整个家庭的改变。美国的饮食习惯以及农业和食物体系的问题造成了诸多健康问题,例如肥胖症、心血管疾病以及糖尿病,都与饮食有密切关系。孩子的饮食也往往受父母的影响,但是在校园里推广城市菜园,孩子们的参与让他们意识了到食物与健康的关联,会多吃蔬菜并影响他们的家长多吃蔬菜,从而让整个家庭意识到食物与健康的关联并带来改变。

华盛顿某所高中的学生们全班集体创业做社区支持农业

华盛顿某所高中的学生们全班集体创业做社区支持农业

政府重视,用城市农业绿化首都

巴黎政府意识到城市农业的多重好处,决定利用城市农业来绿化首都。今年2月份启动的“巴黎城市农业计划”(Les Parisculteurs)覆盖总共约450亩的城市土地,并希望在2020年达到1500亩(100公顷),目前已在巴黎市中心选址了47处,地点遍及屋顶上、墙上、院子、公园、停车场、空地等等。项目要求不能使用任何有害的化学物品,并需有效的节约用水。巴黎政府也支持巴黎市民利用公共土地建设成社区菜园,目前已有130个社区菜园。

巴黎社区农场Potager des oiseaux  图片来源:Michel Koenig

巴黎社区农场Potager des oiseaux  图片来源:Michel Koenig

巴黎政府看到了城市农业能为城市带来极大的经济、环境与社会效益,它将自然带回城市,提高城市土壤、水源和空气质量、居民生活水平、改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教育孩子、也可以帮助缓解气候变化。

城市农业的建筑创新

城市农业可以带来建筑创新,建筑师、景观设计师、园艺师都可以共同加入到城市农业的创新中。

图片中,米兰的城市森林在一个建筑物中可以融入那么多的绿色。如果建筑设计、景观设计能够把城市菜园融入到建筑物中,将会是城市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米兰的城市森林

米兰的城市森林

城市农业的生态创新

城市农业可以带来众多生态设计的创新,例如城市食物森林的生态设计。

马里兰州的Hyattsville想设计一个城市食物森林,让居民收获食物森林的果实。市政府邀请了我在森林农场的老师来做食物森林的设计。(注:森林农场是我在华盛顿学习森林生态农业、朴门永续农业和土壤生态学的地方。)在两个街道之间仅为1000平方米土地上就设计种植了40多种不同的作物。比如生态设计图纸中左上角的土地种植了核桃树与美国山核桃树,在这两棵树下种了柿子树和梨树,因为植物对于光的需求不一样,运用不同的层次可以种植多种作物。几周前(2016年5月14日),Hyattsville的城市食物森林剪彩,剪彩的当天居民们一起做志愿者,种下果树。城市食物森林不仅提供果实,也可以发挥构建社区的功能。

马里兰州Hyattsville城市食物森林生态设计图纸   图片来源:Forested LLC

马里兰州Hyattsville城市食物森林生态设计图纸   图片来源:Forested LLC

 橙色区域为马里兰州Hyattsville城市食物森林  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橙色区域为马里兰州Hyattsville城市食物森林  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马里兰州Hyattsville城市食物森林剪裁当天,市民共同种植果树   图片来源:Hyattsville市政府

马里兰州Hyattsville城市食物森林剪彩当天,市民共同种植果树   图片来源:Hyattsville市政府

什么是食物森林呢?

食物森林是模仿自然森林来种植我们所要吃的食物的多年生生态农业系统,它结合朴门永续(Permaculture)的理念,根据阳光、地形、人类活动等,因地制宜的进行生态设计。在食物森林里有最高的果树或坚果树(如核桃树、栗子树)、一些相对较为低矮的树(如苹果树、梨树、李子树)与更为低矮的灌木和草本植物(如灌木樱桃、枸杞、蓝莓),而藤蔓植物(如葡萄、奇异果)就缠绕在树上,这些都是植物在自然界原本的生长方式。如图中的食物森林层次所示。

食物森林的层次   图片来源:Forested LLC

食物森林的层次   图片来源:Forested LLC

在食物森林中,我们通过模拟自然森林系统来种植多种多样的作物,并同时利用生态系统服务,在生态设计中加入固氮植物(如固氮树)来提供氮肥、加入可以吸引授粉蜜蜂和授粉昆虫的植物等。动物也可以加入食物森林之中,提供肥料和帮助除草等。

目前主流的工业化农业使用大量化肥和农药,流入土壤、水源造成污染。食物森林则可以利用生物之间的相互作用来施肥和提供营养物质,生成各种各样食物的同时不造成任何污染,循环使用系统中的资源。

640 [5]
作为多年生的农业,它会让整个农业生态系统有更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恢复环境和生态的功能更为强大。在英文中食物森林被称为Food Forest、Forest Garden、Restoration Agriculture。它并不受限于土地面积大小,小到像家后院的一块地,大到像美国威斯康辛州的一百多英亩商业化的食物森林,不同大小的土地都可以因地制宜来做食物森林,只需符合生态农业+多年生农业体+朴门永续理念即可。

总结和建议

城市农业可以带来社会创新、生态创新、教育创新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它可以结合堆肥系统来有效减轻城市有机垃圾的压力,变厨余垃圾为增加城市农场土壤肥力的资源。城市农业不仅可以提供新鲜有机食物,还有益居民身心健康、发挥构建社区作用、寓教于乐、节省食物的运输距离、合理利用城市空间、美化城市,以及吸纳部分城市劳动力来发展与城市农业相关的产业,会带来经济、环境、社会等多重好处。

城市农业的多重好处  图片制作:裘成

城市农业的多重好处  图片制作:裘成

我所介绍和推广的城市农业的很多形态是生态、有机、可持续的农业。可持续城市农业作为可持续农业的一种形式,可以把空气中的二氧化碳通过固碳的方式将碳回归土壤,是扭转气候变化的契机。这也是法国在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所提出的“千分之四”倡议。“千分之四”计划倡导通过可持续农业每年增加千分之四的全球土壤碳含量,以解决气候变化。利用可持续的城市农业也可以发挥这种作用。

我国中央政府已有明确的政策导向来支持城市农业,提出了加快发展都市现代农业,促进生态文明等。地方政府应意识到城市农业能带来环境、经济、社会等多重好处,予以支持,利用城市农业来建设可持续城市、低碳城市、生态城市。

社区、学校、企业、公益组织、地方政府应该共同合作来推动城市农业。社区和公益组织可以教育社区居民怎样制作堆肥,建立堆肥网络。学校一来可以将城市农业融入学生教育,二来也可以提供城市居民学习务农的机会。例如,华盛顿和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城市中的高校提供城市居民“园艺大师培训项目”(Master Gardener Program),提供课程培养居民成为园艺大师,参加园艺大师培训项目后的居民可以得到园艺大师证书。(注:园艺大师实际上是指“种菜大师”,因为种菜和园艺在英文中都是Garden。)项目要求这些获得证书的居民每年必须在社区有一定时数的志愿服务,给予各种社区农场以指导,促进城市农业发展。我国城市中的高校也可以考虑借鉴这种方式,提供居民城市农业的培训。此外,华盛顿市政府的城市农业项目也提供非常多的课程,为感兴趣学习务农的城市居民构建桥梁。

城市农业还可以融入共享经济、共享生活的模式。社区菜园、社区食物森林、堆肥网络、社区堆肥自行车服务、园艺工具共享等等,都是共享生活的体现。

最后给大家推荐一些纪录片和Ted演讲视频。例如体现美国城市农业的很有意思的新纪录片Can You Dig This? (2015),可以从中看到城市菜园给当地社区带来的变化。该区域本来是犯罪率很高的区域,很多人吃得也非常不健康,甚至只吃肉、从不吃蔬菜,患糖尿病等慢性病人数也很多。城市菜园积极的改变了这个社区的状况。

推荐:

Ted演讲视频:
A Guerilla Gardener in South Central LA, Ron Finley
How we can eat our landscapes, Pam Warhurst

城市农业纪录片:
Can You Dig This? (2015)

其他有关农业、食物、健康的影片:
解决气候变化与食物安全的“土”办法 (微信搜索能找到文章哦)
Crops of the Future (2012), Marie-Monique Robin
Forks Over Knives (2011)
 Our Daily Poison (2011)
Dirt! The Movie (2009)

让我们把城市农业有机地融入城市空间中,让我们的城市变得更美丽和更可持续,并推动生态文明建设。

分享嘉宾:裘成

社创客Fellow,现居美国华盛顿,就职于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从事发展中国家的农业、脱贫、营养与健康政策的影响力评估与研究。

她致力于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的研究与推广,包括生态有机农业、朴门永续农业、自然农法、 食物森林、再生型畜牧业、城市农业、社区支持农业、食物枢纽、另类食物网络;跨学科的从社会经济、农业、环境、生态、营养、健康等领域结合来研究食物体系,探索如何让我们的食物体系变得更可持续、更安全、更有营养和健康,并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

主职工作之外,她在华盛顿附近的一个10英亩的森林农场务农,实践和学习一种模仿森林来种植食物的多年生生态农业。她同时是非营利组织World Hunger Education Service(世界饥饿问题教育服务中心)的董事会成员。

也许你想收听直播分享的全部内容与有料的问答互动(扫描二维码收听吧)

640

本次分享的PPT,请在电脑上打开以下网址下载:

http://pan.baidu.com/s/1o8q08VS

640 [24]

文章来源:社创客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5JXXF8MUN9eacjNJpgrL8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