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乡村博物馆:为时代留住乡愁

乡村博物馆:为时代留住乡愁

作者:杨樗

2016年4月14日,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开展的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拯救老屋行动”在浙江松阳县下阳村正式启动,为乡村古建提供修缮资金,保护乡村建筑。这一行动是人们留住乡愁、建设美丽乡村的努力和尝试,外在的关注对乡村文化景观保护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但若要形成内生的持续动力,建设乡村博物馆则可以提供更多帮助。

rice-1028152_960_720

乡村博物馆建设长期缺席

文化景观是大自然与人类的共同作品。在大规模城市化之前,乡村是主流的社区组织形式,也是人与自然结合最紧密的地方,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化景观。乡村文化景观由生业经济、历史遗产、传统聚落、建筑民居、田园风貌、生活文化(如语言、服饰、习俗等)等要素构成,反映出该地区的文化体系和地理特征。

从学科意义上讲,文化景观是一个地理学概念。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文化人类学界对人与环境互动关系的关注,环境考古和景观考古学相继发展,文化景观作为专门的遗产门类于1992年被纳入《世界遗产名录》中,调和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中文化遗产与自然遗产截然分离的局面。文化景观在世界遗产体系中甫一出现,就成为遗产保护和利用的新热点。在各类文化景观中,大量存在的、反映地域特色的是乡村文化景观,而这一文化景观正在面临破坏与消逝。

乡村在几千年的社会中滋养着整个社会的发展,是中国社会的根基。这里留存了大量的传统文化基因,在老宅、祠堂、牌坊中,在片砖只瓦、门楣题字上,都反映着一方的风气和教化,折射出深厚文化底蕴的滋养;从村民独特的生业方式上,也可以看出祖辈先民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存智慧。在快速城市化过程中,乡村的人力、物力大量向城市单向集中,造成了“乡村的衰落”,使得乡村成为“落后”的代名词。目前,乡村文化景观破坏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是乡村“空心化”带来的村落文化景观消逝的危险,二是乡村旅游中乡村文化景观面临同质化和被破坏的危险,三是乡村城镇化带来的文化景观破坏。保护村落文化景观就是保存社会文化的根基、保持地域文化的多样性。

乡村文化景观保护是一项系统工程,最大的挑战是人们尤其是村民对当地文化景观的认知和珍惜程度。在这一点上,乡村博物馆可谓村民的文化管理组织,是乡村文化景观保护的一种持续的内生机制,培养村民对乡村文化的认知,使其真正成为乡村文化的拥有者,增加其对乡村文化的自豪感,只有文化持有者的觉醒才能使乡村文化景观真正得到保护、传承和永续利用。目前,新博物馆学理念在中国的实践已经形成生态博物馆和城市社区博物馆两种格局,但对于大量存在的传统村庄,新博物馆学的实践还未真正触及。

乡村需要“自我发现”

在乡村博物馆建设的操作层面,比较具体的规定体现在“六枝原则”中,它首先强调了社区居民对文化具有所有权,即“村民是其文化的拥有者,有权认同与解释其文化”,“文化的含义与价值必须与人联系起来,并应予以加强”,“博物馆的核心是公众参与,必须以民主方式管理”;其次强调社区文化资源的永续保护和利用,如“当旅游和文化保护发生冲突时,应优先保护文化”,同时,“促进社区经济发展,改善居民生活”。

自上而下的支持将给村落文化景观保护带来快速有效的改观,但可持续的保护则依靠当地居民在思想认识层面的提高和行动上的积极配合和主动参与。学者徐坚认为,“真正的社区博物馆应该和社区考古学、乡村档案、聚落史等观念结合在一起”。因此,提高村民对村落文化的认知首先要开展村史写作计划,在专家的指导下,村民自己书写本村历史,认识自己的文化,以增强文化自豪感。

其次是持续开展村民文化教育活动。村民对长期居住生活的地方可能会毫无新鲜感,更不可能站在更高的层次观察当地文化景观的独特性。就建筑而言,比较有地方特色的建筑,如吊脚楼、围屋、粉墙黛瓦的江南民居、窑洞、蒙古包、桦树皮帐篷等,每一种建筑都是一种文化景观,而当地居民却未必知道他们朝夕生活的破旧建筑与钢筋混凝土的现代建筑相比有哪些优势。不能全面认识他们的文化景观的价值,往往会带来无意识的破坏行为,即使在梭戛这样发展多年的生态博物馆中,村民仍然在放弃原有的特色民居,在生态博物馆内部建立起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现代建筑,无形中破坏了景观的整体风貌。可见,让村民认识自己文化的价值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最后是让村民“走出去”,了解国内外村落景观保护状况,建立起对自己文化的自豪感,增加村民对现代城市景观和城市文化的了解,增加对文化多样性的认识,改变他们对农村文化就是落后文化的固有看法。乡村文化景观除了蕴含传统文化的因素外,乡村作为与城市相对应的概念,越来越多地包含了人们对城市化、城市生活方式的反思和对乡土文化的重视。乡村文化景观、乡土文化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资源,村民对这一资源越珍视,在未来越会得到更多的回报。

发展与保护之间的矛盾亟待解决

乡村文化景观与其他文化遗产一样,似乎呈现出矛盾与背离:经济落后使独特的乡村文化景观得以保存;旅游利用乡村文化景观推动经济发展,却难免对文化景观的独特性和完整性造成破坏。事实上,旅游开发者与村民既是利益共同体,又存在利益冲突。旅游开发者强调经济收益,当地文化景观仅被当作资源加以利用,而不顾及地方经济与文化的可持续发展。因此我们会看到,在旅游经济促使下有许多过度消费等行为,如傣族聚居的旅游区人们每天都过泼水节,许多地方都以建立水车作为乡土的标志……其实,这些做法恰恰破坏了文化资源的稀缺性,削弱了文化景观的真实性,同时也造成许多文化同质化的问题。

在旅游经济中,村民因为对自身文化缺乏足够认识,往往无意识地让渡其文化权利,而不能成为文化景观的真正拥有者和文化解释者,他们也并不知道,这些行为已经侵害了他们的文化和长久的经济效益。在乡村博物馆建设中,整个村落将是一个活态的博物馆,当地居民是各种活动的主导者,他们真实地生活其中,他们的生活、居住环境、生业方式都是文化景观的一部分,吸引游客参观只是文化景观的副产品,而乡村博物馆可信赖的真实性反而会持续吸引参观者的到来。

乡村保持传统文化与当地经济发展似乎天然存在着矛盾,这一方面源自无秩序的旅游开发,另一方面则来自村民本身。在梭戛生态博物馆的试验中,人类学家发现,受益情况不同的人群态度也不同,“经济利益是放在第一位的,文化保护与否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视短期利益,对文化保护、长远利益的维护缺乏远见,仍然是影响社区博物馆发展的重要阻力。因此,持续的人力资源投入和专家指导是社区博物馆成败的关键问题之一,从而避免在法国早年生态博物馆建设中出现的“克勒索蒙特索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保护当地的文化景观不是保护落后的文化面貌,乡村博物馆的设立应该注重资金和专家人力的持续投入,保证村民经济文化生活的正常运转,避免村民陷入对短期经济效益追求的误区之中。在乡村博物馆中,居民保持传统的生活方式从而放弃选择其他生活方式,为维持文化多样性作出了贡献,社会对其进行必要的补偿也是应尽之义。

村落文化景观是人类世代创造的成果,现代人类的互动仍在改变、影响和塑造着已有的文化景观,为这些景观添加时代的印迹。当然,时代在发展,研究者无权要求当地居民机械地保持某种生活方式,但要帮助村民意识到他们生活的本身以及他们生存的环境所具有的价值,让他们有意识地记录这些景观,为后代留下永久资料,为明天而记录今天。同时,保持村落文化景观良好的文化风貌、历史风貌,抵御因旅游开发或片面的经济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减少人为破坏,为乡村留住持续发展的核心资本,为时代留住乡愁。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原文链接:http://iwep.org.cn/zx/201606/t20160603_3055637.shtml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