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稻麦风里说芒种

稻麦风里说芒种

作者: 晏藜

收麦子的好时机稍纵即逝,于是免不了割麦农人一场“忙乱”的硬仗。在这之后,农人也要做起新打算来。这就是“芒种”。

daybreak-420985_1280-jpg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芒种,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也。”芒种的“芒”字,本义是指麦子等作物种子壳上的小刺;“种”,则是作物播种的信号。中国南北差异大,芒种时节,北方成熟的麦子该收割了,而南方则是播种水稻等作物的时节——不管怎么说,都注定是一个农忙期。“芒种”二字又和“忙种”谐音,农人们都要“忙”着“种”起来了。

田间一年收成重要的时机而关乎百姓生计,所以芒种在古代一直备受重视。《宋史》中记载,南宋时淮河流域曾有动乱,战事稍平后,宋理宗问臣下道:“贾似道已有淮甸肃清之报,不知田畴尚及种否?”这话一问,当时著名的贤相谢方叔回答:“兵退在芒种前,犹可及也。”可见芒种这一节点之重要。

谢方叔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羌族宰相,眼看南宋大厦将倾,他曾强烈渴望有所作为,能力挽狂澜于既倒。但这时的南宋朝廷皇帝昏聩,宦官专权,已经渐渐显露出亡国的征兆来。谢方叔早年曾上书宋理宗,希望他能居安思危,“秉刚德以回上帝之心,奋威断以回天下之势”。谢方叔非常关注百姓生计,有一次,南宋境内连日阴雨,宋理宗问他和一个叫郑清之的臣子:“积雨于二麦无害乎?”郑清之回答道:“目前虽不为过,然得晴则佳。”说了等于没说,可是谢方叔则回答:“麦子似无害,可是蚕事畏寒,恐少减分数。”不仅说出了其然,而且还细致到了其相关联的所以然。这样的一个人,能够一下子关注到“芒种”,就不奇怪了。可惜的是,谢方叔后来在和宦官的斗争中落败罢相,而在他去世三年后,蒙古人攻占了临安。

关于芒种,还能引出一个颇有口碑的官员,年代比谢方叔还要早。他叫阮长之,是南北朝时期南陈人,在当时是出了名的孝子。阮长之为人清正,正到什么程度呢?那时州郡县的官员政绩考核都以田租收入挂钩,而且是以芒种节气作为期限。也就是说,如果哪个官员在芒种节前辞去官职,那么一年的俸禄就都归继任者所有;如果在此后辞去官职,那么一年的俸禄就归前任者所有。这种算法其实不算公道,但却恰恰说明了这个节气的重要,足以决定一年的年成。有一回,阮长之因故离职武昌郡,接替他的人没到,他就在芒种的前一天辞去了官职。阮长之曾对人说,他“一生不侮暗室”,就是说,即便是在无人可见的暗室中,他也不会做亏心的事。言出则践,后来他又去别处做官,无论在哪里,都磊落有风骨,为后人称道。

在古代,芒种这个看似务实的节日,其实也可以有一些浪漫的因子。《红楼梦》中记载了古时这天的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按现在的说法,立夏之后就算夏天了,然而初夏寒热交替,非要等到芒种后“逢花已自难”的时候,才预示着炎热的夏天真正到来。因为再难逢花,所以要隆重地辞花,大观园里的女儿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把园子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枝花都装扮得花枝招展,用来告别鲜花和春天。有实在得扎在土地里的,也有浪漫得飘在风中的,那些漫长年岁里变化着的时节,因此变得色彩丰富起来。

春天里时间划得快,从雨水到惊蛰,简直像飞一般,可是一转眼入夏,一过了小满,时间仿佛就慢下来了。6月5日就是芒种了,分明才是两周的工夫,却让人觉得好像已经隔了很久。小满第三候“麦秋至”过后,麦子成熟的季节就真正到来。麦子成熟期短,且这时节夏雨频繁,收麦子的好时机稍纵即逝,于是免不了割麦农人一场“忙乱”的硬仗。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原文链接:http://bjwb.bjd.com.cn/html/2016-06/03/content_39801.htm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