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昕耕农场:咖啡渣变肥料,蚯蚓对战土壤重金属

昕耕农场:咖啡渣变肥料,蚯蚓对战土壤重金属

作者:Jing

摄影:Jing&Jack

【前言】在上海青浦的岑卜村及其周边,集中着一些小而美的生态农场。他们的耕种方式各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点——产出生态的食材并非唯一目的。他们在土壤修复、生物多样性营造、乡村社区的重建、自然教育、城乡互助等等领域,有着各自的探索。多样化而富有试验精神的行动,让这群外来的新农人显得与众不同。

岑卜第一站,我们来到了由社会企业欣耕工坊创立的昕耕农场。一位新加坡华人,来到中国,从做食品贸易转向服务弱势群体,却最终决定开办生态农场。他决心要探索出一种能快速改造污染土壤的方法,想要建立一套简单、低成本的生态农业体系,并以此来改善乡村面貌、促进城乡连接。

并不是想做农场主,而是要解决社会问题

↑ 朱柄肈先生正在接受采访

↑ 朱柄肈先生正在接受采访

朱柄肈先生来自新加坡,2002年来到中国从事食品贸易方面的工作。当时他并不是去那些热门的发达城市,而是去山东、河南、甘肃、青海等等地区,采购农夫产品。他说,“可能我去过的地方,很多中国的城市人都是没去过的,所以我对中国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2006年,他通过朋友了解到河南的一个艾滋病村,并且去这个村里开始了“欣耕工坊”的第一个项目,建立手工作坊、帮助村民改善生活。

一段时间之后,欣耕工坊来到了上海,在一些社区做残障人士的服务。但后来为什么会想要创办昕耕农场呢?这中间是有不少考虑的。首先是关于垃圾资源化。2010年左右,上海的整个大环境都在倡导垃圾分类,但是朱柄肈觉得仅仅做垃圾分类还不够,必须把垃圾资源化,才是真正解决垃圾围城的办法。很偶然的机会,他想到从咖啡渣的资源化入手。本来是想直接用咖啡渣来种地,但经过和顾问的商量,发现种地的工程浩大,需要循序渐进。于是他把这个行动切割成不同的阶段。前期是用咖啡渣生产适合城市中使用的园艺产品,包括蘑菇种植包、香草盆栽等;后来才来到乡村、正式用咖啡渣和其他废弃资源来种地。目前昕耕每年都从上海市区回收来数十吨咖啡渣,把这些本来没人要的垃圾给利用起来了。

朱柄肈多次跟我们说到,他不是想要做一个农场主,也不想只为金字塔顶端的人群服务。选择生态农业,除了回收垃圾之外,还有着多重目的,“我们考虑到食品安全问题,看到城市人和农村人沟通的不顺畅,我们不了解农村,农村也不了解城市,所以希望通过做农场能够做一个对接。我们也希望通过农业来做环境的修复。希望让独居老人、留守儿童等等得到更好的照顾。包括是不是能够找到更简单、比较有效率的耕种方式,能够让不太懂农耕的、新一代的人通过这样的方式重新回到农村,用最快的速度把一些被污染的土地重新修复起来,在安全的土地上,种出安心的蔬菜……”

带着这些期望,在岑卜村的昕耕农场,从2012年一直运行到了现在。40亩的地,分成三小块,种植了数十种蔬果、五谷杂粮。种这么多品种并非为了满足客户需要,而是为了做试验,尽可能收集更多样化的试验数据。

0.6

生产农作物是一方面,昕耕农场还面对城市人做农耕体验活动,并且在努力建立跟岑卜村当地村民的连接。比如,每到假期,这里会免费为村里的小朋友开办夏令营,希望小朋友能够有更多一些留在家乡的时间,通过这种方式影响他们在外打工的父母。

蚯蚓堆肥、覆土种植,用最快的速度改造土壤

我们知道,一片农地,从常规农业转到生态/有机农业,一般来说,需要经过至少三年的转换期,以让土壤中的一些有害物质降解。对于转换期的要求,让不少农民望而却步,因为转换期的成本很高,产品却卖不出好价钱,产量也低。那么,有没有什么方法能更快地改造土壤呢?

在国内,有少数生态/有机农场买来偏远地区的干净土,替换掉农场原先被污染了的表土,可是这样成本巨大,对于土壤来源地也是很大的环境破坏。而昕耕农场,既没有用当地原来的土,也没有从其他地区运来土,而是用“自己制造的干净的土”——也就是堆肥,覆盖在原有土壤表层。原有的土没有被移走,而是被隔离到下层,任其慢慢地自然净化。

在覆土种植方面,昕耕农场尝试过各种不同的方法。曾经是用咖啡渣等废弃物堆肥后,直接覆盖在表土上。后来慢慢改进,去年引入了蚯蚓养殖。咖啡渣、椰糠,以及来自农场内部及周边农地的动物粪便、食用菌栽培基质、果皮菜皮等等废弃物,混合起来先做“预堆肥”,再用来喂蚯蚓,最终产出蚯蚓堆肥。蚯蚓有吸附重金属和其他有害物质的功能,经过预堆肥和蚯蚓堆肥这两道工序,不仅获得高效的有机肥料,也让动植物废弃物中的病菌、重金属等大大减少,最终得到的蚯蚓堆肥就可以覆盖在农场中原先的表层土上,种出安全健康的食物。经过测试,和2012年相比,昕耕农场目前的表土重金属含量已经下降了十几倍,跟国家一级标准接近。

↑ 蚯蚓堆肥区

↑ 蚯蚓堆肥区

↑ 堆肥中的蚯蚓

↑ 堆肥中的蚯蚓

蚯蚓堆肥其实是一个很广泛的领域,世界各地的生态农业实践者们在用各种方式去做,这里在用的,只是其中一种方法。目前,因为设施还比较简陋,这里的蚯蚓堆肥只是在普通的冷棚中进行,最大的难度就是维持温度。蚯蚓最喜欢的温度是在25-27℃,如果在5℃以下或者30℃以上,蚯蚓就会大批死亡,所以工作人员每天都要多次观察和控制好蚯蚓堆肥温度,冬天更是要用厚厚的秸秆帮蚯蚓覆盖保温。

↑ 露天覆土种植的芦笋

↑ 露天覆土种植的芦笋

目前,覆土种植试验数据仍然不完整,有很多不同形式的种植试验同时在进行。比如,农场部分地块是直接在露天的土地上覆盖土壤,覆盖的厚度是50cm左右。新旧两层土之间没有隔离层,但种植的作物的根系大多不会超过50cm的深度,也就不接触到下层的土壤。

还有一种,是在大棚中、用塑料膜做隔离层进行覆土种植。每个大棚中的地分隔成几块,原有的表土上覆盖塑料膜作为隔离,膜上再覆盖20cm厚度的蚯蚓土。有了塑料膜,上下两层土的隔离更为彻底。做隔离的塑料膜会每年都重复使用,不会形成垃圾污染。

另外一种方式更特别,是将蔬菜种植在花盆中。每个花盆大概50cm高,盆中全部都是自制蚯蚓土,没有任何其他来源的土壤。西红柿、西葫芦等生长期较长的瓜果类菜种植在盆中,减少了杂草和根部害虫的问题,换茬也更方便快速。用花盆种菜,看上去空间有点“憋屈”,但其实,如果营养和水分够的话,植物的根并不一定要长很深。至于将菜种在盆里和种在大田里究竟有哪些区别,农场正在做试验对比。

↑ 上图中右边一排花盆里种着西葫芦,这个大棚中均是采用塑料膜做隔离层进行覆土种植

↑ 上图中右边一排花盆里种着西葫芦,这个大棚中均是采用塑料膜做隔离层进行覆土种植

不管是20cm深的种植槽,还是花盆种植的方法,和普通农田相比的一个缺陷是,土壤比较容易干,因此需要搭配滴灌系统才会更好,而滴灌是农场计划中正要着手去做的。

总体来说,覆土种植的好处是,不仅避免了原有土壤的污染,还能够让杂草减少、病虫害减少,比一般的生态农场产量更高。如果最终试验数据理想的话,那么比较突出的意义是,对于已经受污染的、不适合农业种植的土地,只要用覆土方法,当年就能够产出安全的生态食材。这种种植方法成本并不高,普通农民也可以承担得起。这样,就可大大降低生态农业的门槛。

“我们就是三个臭皮匠”

昕耕农场还有许多其他试验在进行,比如食品加工、环保酵素防虫、适宜当地环境的作物品种的选择等等。

↑ 不同密度种植的生菜

↑ 不同密度种植的生菜

适当增加种植密度也是试验之一,目的是增加单位面积产量。我们看到两片种植密度相差很大的生菜,密度高的那片,尽管每棵菜互相紧挨着,它们却都生长得很健康,这样的效果,可能的确是跟蚯蚓土本身的肥沃有关系。

当地来农场上班的村民们曾经笑话朱柄肈说,“我们从来不这么种的,就你一个人瞎搞……” 甚至有的农民因为对于农药化肥的过度依赖,而不习惯在这里的工作。但是,当亲身体验到,不仅“小时候的味道”重现,而且作物产量很高,部分村民的想法也慢慢有所转变了。

朱柄肈认为这样的试验性农场是介于科研机构和农民之间的一个链接。不管是蚯蚓堆肥还是覆土,当然并不是昕耕发明的,而是在很多科研机构都有利用。昕耕是让中外科研论文里的专业术语变成简单的、容易被农民理解的方法,把数据记录也变得最简化。目的是,“研究出用什么材料,怎么样用最快的方式去处理,把很多分散的技术结合起来,成为更完整的系统”。

现在昕耕农场里并没有农学专业人员做指导,只是由朱柄肈自己和两位当地的农民师傅负责技术,他笑称,“我们就是三个臭皮匠!”因为“外行”,他们的尝试的确是走了很多弯路的。但是坚持试验的决心并没有动摇,并且朱柄肈还打算做更多跟科学种植有关的尝试,一心想把生态农业的成本降低、产量提高。他相信生态食材的价格真的可以不用像奢侈品一样昂贵。

遇到很多难关,未必不是好事情

虽然是想找到“最快”的方法去改造土地,但研究这个方法的过程却是极慢的,尽管已经努力了四五年,却还远未达到成熟。

在探索初期,农作物产量一直不高,而且外观“很难看”,因此在农场刚开始的三年,这里几乎是没有多少收入的,直到近两年才有所起色。在岑卜村,昕耕作为一个外来的社会企业,采用着全新的耕作方法,再加上农业经验不足,遇到的困难是相当多的。但说到这些困难,他也从另一种角度去看待,“困难未必不是好事情,因为一个又一个难关走过去,累积起来的经验其实是非常丰富的。如果一切都是最好的条件,一切都非常顺利,那就不会有这么多收获……”毕竟最终目的是要把生态农业推广出去,而不是要通过农业来为自己营利。因此,经验的累积,不仅对自己有帮助,对他人更是有很大的价值。

朱柄肈告诉我们,过去做社区服务项目的时候,昕耕会在项目进行到三、四年的时候就撤出,把项目回交给社区、让社区自主管理,但是,他笑言,“农业这块,撤出的可能性不大!”他坦诚说,自己过去低估了做农业所需要的投入。现在看来,至少得十年八年才能真正出成效。而要等到整个体系都做完整了,才会想办法去更多地影响周边的、乃至更广范围的人。现在的进展缓慢而曲折,但无论如何,致力于以生态农业为起点来改变乡村,尝试更简单更高效的生态农业方法,这样的探索方向无疑是中国社会所迫切需要的。

【视频】访昕耕农场创始人朱柄肈

联系方式

微信公众号ID:xingeng_workshop

图文来源:有机会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