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对话:有机食物和有机生活方式

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对话:有机食物和有机生活方式

演讲:邹子龙(绿手指农园发起人)

编辑:象茵

065

大家好,我是邹子龙,很高兴今天在这里跟大家做一个分享,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从事有机农业的推广差不多10个年头,现在我跟一群有情怀的青年人一起经营着一个有机农场。2010年我开始大概10个亲戚朋友种植和提供有机蔬菜,现在给约300个家庭长期提供自己种植的有机蔬菜。今天我给大家讲的题目是《有机食物和有机的生活方式》,欢迎大家收听,现在我开始给大家分享。

我主要从以下五个方面去讲:

1. 什么是有机食物
2. 有机食物的特点
3. 知道健康的食物从哪里来
4. 发达国家比较流行的健康的食物体系:社区支持农业
5. 有机食物和孕妇、儿童有关方面的信息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什么叫有机食物。大家听得比较多,实际上根据我们国家标准,对有机农业是有一个标准定义的:遵照特定的农业生产原则,在生产中不使用基因工程获得的生物及产物,不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植物添加剂等物质,遵循自然规律和生态学原理,协调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平衡,采用一系列可持续的农业技术,以维持持续稳定的农业生产体系的一种生产方式。

这个概念很拗口。从这个拗口的官方定义里面可以提炼几个关键点:非转基因、不使用化学肥料、不使用化学肥料、不使用除草剂、生长调节剂、植物添加剂等有毒有害物质。这是有机农业里的几个基本点。当然,有机农业里面对水、空气、土壤等有具体的标准,实际上国家有机标准是一本书,有几百个环节,在这里我们就不做具体的讨论了。

实际上不同的国家对有机农业有不同的标准,我们接触的比较多的有四个标准:中国的国标、日本的国家标准、欧盟的标准和北美的标准。这四个标准是我们碰到的产品涵盖得比较多的标准。这四个标准实际上都是大同小异的,在能用和不能用里面有细微的差别,但是都不会偏离上述的几个关键点。

另外要说一下的是,标准归标准,标准始终是人定的,并不是说有机的标准是万能的,并不是说有机的产品就是最好的,这是我们首先要沟通的。

07

我再简单介绍一下,大家看一下这张图片,按照我们国家的标准来说,我们的食物是有四个等级的,我们蔬菜来讲:普通蔬菜、无公害蔬菜、绿色蔬菜和有机蔬菜。那么我们从上一张表,我们能够直观看出来,这几类食品在标准上有所不同,相对来说有机是一个比较高的标准。

但是归根到底,这是商业化商品上的一个标准。我更想跟大家分享的是IFORM,也就是国际有机运动联盟,它对有机农业定义了四个原则:健康、生态、公平和关爱。这八个字的原则是超脱于产品的,我觉得更代表了有机农业的含义的。那下面我们来具体的讲一下。

很容易理解,健康是指对人的身体是有益的而不是有害的。生态讲的是对环境是有益的而不是破坏的一种农业生产方式。公平的含义有很多层,首先是买卖之间的公平,生产者跟消费者之间的交易行为是公平的,是平等的;还有就是代际之间的公平,我们并不会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消费了这样的食物而影响到下一代人的生存和发展。关爱呢也是渗透到很多方面的,我举个例子,比如对土地的关爱,对劳动者的尊重和关爱,对生存在这个世界的其他生物的关爱,都是有机农业里包含的一个内涵。

那有机呢其实不应该像大家普遍理解的,从商业化、产品化那样去理解,那样是很生硬的。实际上它除了是产品,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态度,是一种跟自然之间的生活方式,也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生活方式。不知道这样说大家能不能理解。

我举个例子吧,比如从商业化来说,现在有很多有机农场在提供蔬菜,按照我的理解,他们顶多能称为菜场。他们没有做养殖,就没有肥料,就无法循环起来,他们品种很单一,他们跟工厂是一样的,对某种商业化的原料进行高投入,比如说有机肥料,比如说石油、机械,然后产出,有认证的所谓有机蔬菜。我觉得这样的有机是流于形式的,大多是纯粹以赚钱为目的的一种商品。

我们在珠海,可以看到有机产品是比较贵的,特别在超市里面,比如吉之岛,为什么呢?除了它的生产成本确实是比较高的之外,另外还有很多其实是垄断利润和渠道费用。另外我们国家有机认证的公信力有待加强,有一些贴牌现象的出现。实际上有机认证花几万块钱是可以做的,标签是七分钱一个,市场上有以次充好的情况的出现。

04

我刚刚简单介绍了一下,什么叫有机农业和有机食物,我主要以蔬菜举例子。下面我们讲有机食物有什么特点,也是以蔬菜举例子,因为我是做这行的嘛。但是所有的讨论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

首先相对于普通的蔬菜,有机蔬菜是更安全的。为什么呢,我举几个例子。在有机农业里面是禁用化学农药的,我们看到农药有几个问题,首先研究普遍表明,农药是致病的甚至是致癌的,还有我们农民在操作农药的过程中经常会拉肚子,这是很明显的。还有很多农药中毒的现象的出现,比如海南听得比较多的毒豇豆事件。我在海南看过,农民如果高密度的几万亩去种植豇豆,普遍要定期施用农药,他们施完农药标准化动作是去医院打点滴,这种点滴是解毒性的预防性的点滴,那挺夸张的,说明农药的危害是比较大的。

还有除草剂,实际上危害也比较大的。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我们(国内)用得比较多的除草剂,比如说百草枯、草甘膦啊,很多是类雌性激素,有研究表明它是现在造成男生不育的很主要的原因,和比如说男生的阳气不足、娘娘腔是有一定关系的,因为它是类雌性激素嘛。

化学肥料。一般认为化学肥料没什么危害的,实际上不是的。比如说氮肥,我们在土壤施用过多的氮肥,也是会造成土里面的氮元素会转化为不稳定的亚硝酸盐。实际上亚硝酸盐我们知道是致癌的,这几年曝光比较多的,火腿肠等一些食物中的亚硝酸盐,作为保鲜剂,是会致癌的。实际上这种亚硝酸盐在土壤中也会出现的。

还有有机农业里面是禁止使用转基因及其产物的。那转基因的问题在这里不是重点,我稍微提一下吧。实际上转基因是有很多种技术在里面的,不同品种是用的不同转基因的手段的。比如说我们的大豆,是转了抗草甘膦的基因,也就是进行了转基因操作的大豆,再去喷草甘膦它是不死的。菜农就可以对大豆田施用高浓度的草甘膦去除草,草死了而大豆不死,通过这种方式去降低成本。又比如说玉米,玉米一般在做转BT基因的操作,BT也就是苏云金杆菌,原来是自然界存在的一种微生物,它的代谢产物能够溶解翘翅目、鳞翅目昆虫的肠道系统,让它们的肠道崩溃从而死亡。虫子吃了转基因玉米之后,虫子也就死了。这就是转基因大概的原理。然后西红柿转基因主要是转耐储运的基因,那我们以前吃的西红柿皮是很软的,但是有一个问题他们很难长距离运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些公司科学家开发了一些转基因的番茄品种,它的皮是很硬的,我们叫它石头番茄,它们很耐储运的,西红柿的转基因大概就是这样的原理。

那我们在这里小范围地讲一下,因为很多既得利益者说转基因没什么危害,但按照我们读书的时候翻阅的一些论文表明,国外很多转基因实验表明转基因是有一些问题的。比如德国一个实验,测试不断提高转基因玉米占奶牛日粮中的比例,不断地去提高,然后观测它的反应,观测奶牛的胃肠道的反应。转基因玉米提高到90%以上,奶牛胃肠道的微生物比如说乳酸菌等微生物基本上灭活了。另外,很多奶牛得了胃癌,还有更恐怖的是(转基因玉米的)日粮占比提高了以后,奶牛不断地死亡。实际上是有这个实验的。再举个例子,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和草甘膦的配合使用,现在在我们东北也是大规模使用。大家可想而知问题是挺严重的,转基因大豆就基本代表了草甘膦的过度使用,那草甘膦这个除草剂带来的问题就会更加地恶化。所以我们不能盲目地相信,转基因是无害的。

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说,我们对自然要有一点敬畏。我们虽然不能准确地说转基因是不好的,但是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一个看法。

然后我们讲一下有机食物的第二个特点:更营养。为什么呢?第一个,总的来说它的生长期更长,积累更多的养分。比如说小白菜,用化肥农药种植的小白菜,在夏天大概是20天能够长成,我们用有机种植的小白菜大概是35天,所以它积累的养分是更多的。第二个呢营养元素是更全面的。实际上大自然是有一百多种元素的,然后我们化肥实际上只用氮磷钾,大不了再加上硫钙镁,化学的肥料实际上是不超过这十几种的。但我们有机肥料是一个复合的东西,里面可能有一百多种元素,这个肥料施到土壤里面,作物吸收以后呢实际上是更加营养的……

03

它还有很多特点,我们不能一一说完,因为时间有限。比如说有机蔬菜一般都是应季种植的,自然的一个食物,还有品种是相对单调的,应季种植嘛没有用激素没有催花。比如在有机农业里面,冬天一般是很少种得出青瓜的,温度不够也没有进行化学催化。有机蔬菜的外观是不整齐的、不好看的,比如说有虫眼的。有机肥料不像化学肥料那样种出来(的蔬菜)那么整齐的,比如说我们青瓜种出来是有大有小的、有弯有直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是正常的。

第三大点,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观点,知道我们健康的食物是从哪里来的,这个是很重要的。我再重复一遍,我觉得这个观点非常重要。我们应该了解我们的食物的来源,比如蔬菜,知道是在哪里生产的,谁为我们生产的这些食物,以及这些蔬菜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因为我们对自己的食物是有知情权的,这是我们的权利,我觉得我们不能去漠视这种权利,民以食为天嘛。这也是提高我们生活品质、食物品质和情趣的一种生活方式,但是我们大家对这个事情比较麻木,比如说我们不知道自己每天吃的蔬菜是谁种的、在哪里种的、怎么种的,大家也不觉得这个有问题。那我觉得只有这样才是更好的,知道了之后也是更安全的,出了问题才可以最快速度地去解决,去处理。

分开来讲,比如我们讲一下在哪里种的。我们应该去为我们种植蔬菜的农场去看一看,看是在哪里种的,看一下附近的水土,环境有没有被破坏,我们的蔬菜是不是在健康的环境下种出来的。我们应该更多地消费本地的食物,人有时候水土不服,实际上菜也是一样的,人多吃本地的食物实际上在中医上来说是更好的。

然后我们应该了解是怎么种的,我们应该去观察一个农场的操作流程。看一下它的肥料是怎么堆制的,它的有机肥是怎么来的,一个没有养殖的农场你们能相信它是一个真正的有机农场吗?没有看到堆肥的农场也是不可能真正种出有机菜的。比如说农药瓶满天飞的一个农场,你能相信它是在做有机农业的吗?我们要看一下别人是怎么种的,是否说一套做一套,这个对食物来说是很重要的。

还有一个就是去了解是谁种的,去跟为你生产食物的生产者去交朋友,多交流,去建立信任,尊重为你生产食物的农民。不知道大家初次听起来会不会觉得很陌生,这是非常有必要的我觉得。另外去建立这样一种互相帮助的关系,去对农民。有些对城里人很简单的事情,对农民来说可能是很难的,比如说医疗、教育。比如说我要买一个东西,可能你们听讲座的人帮我去买可能方便很多。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对这样的产销关系已经很陌生了。实际上健康的食物只能从这样健康的产销关系去得到的。在我认为的良性的食物消费体系里,生产者和消费者是面对面的,是互相了解的。这是获得健康的、有温度的食物的必要条件。比如说像今天一样,我作为食物生产者,跟你们作为消费者,面对面或者语音对语音的,在这样一个微信群里面交流,我觉得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反过来看超市里面的食物,我们看到一些问题,食物里程非常长,成分很不透明,过度包装。实际上我们现在花的很多在食物上的钱,很多都花在这上面,还有渠道利润。我们花在了包装、运输、垄断利润,我们都把钱花在这几个方面。实际上花在食物本身的钱是非常少的。在超市里面我觉得不到30%的钱是花在真正的食物上面,我觉得这也是不应该的。

在

我们刚刚讲了第三点,下面第四点跟大家讲一讲,在发达国家比较流行的,我觉得比较健康的食物消费体系叫做社区支持农业。

社区支持农业,这几年我们在珠海的推广一直简称叫“CSA”, 也就是“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更准确地翻译就是说“被社区所支持的农业,上个世纪在在德国、日本、瑞士等国家发展起来的。它的宗旨是跟消费者建立起“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关系。消费者会预付生产费用给生产者,并共同承担来年在种植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风险,这种生产方式跟以往的收益方式不一样,生产者在最初就获得了收益,这种收益对他的劳动付出来说是公平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消费者也获得了生态的、有机的生产的食物。那这种模式在欧洲、北美是发展得很好的。

我们这边叫“社区支持农业”;在英国叫“箱式计划”,叫“Box Plan”,是政府推动的,把一箱一箱的蔬菜从农场直接送到市民的家里面;在日本呢台湾呢叫“TeiKei”,“提携系统”。举个例子吧,比如说我们农场的蔬菜,实际上是按照份来卖的,现在我按照每次6斤、每周2次的量去给300个家庭进行种植,大家按照这个份量预付我生产费用,无论我最后因为虫害、自然灾害而减产还是丰收,我得到的收益是相对固定的,那我种得多大家吃多点,我种得少大家吃少一点。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实际上只有这样我就没有激励去用农药、化肥去造假。

再举个例子吧,这个模式以前怎么发展起来的呢?比如说看瑞士的一个例子,一群妈妈跟你们一样,在为小孩子找健康的食物,小孩子想吃健康的苹果,但在市场上找不到,那怎么办呢?十五个妈妈组织起来,找到了一个叫Peter的人,跟Peter说这一年你给我们十五个家庭种苹果吧,每个家庭给你1千欧,不管怎么样种出来的苹果平均分成15份,我们保证你有1.5万欧的收入,但是你不能用农药、化肥和除草剂这样的物质,大家慢慢达成一种共识,是这样慢慢发展起来的一种方式。

我们看到“社区支持农业”的几个核心内涵,我简单讲一下:第一个是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直接沟通,省去了中间环节的费用,生产者赚一点,消费者也省一点。第二个是“风险共担,收益共享”,比如说我们签订“风险共担”的合同,像刚刚说的,消费者为生产者承担一定的生产上的风险,因为真正的有机生产上风险是很大的,比如说虫害、天气。试想一下,假如我们不签这样风险共担的合同,你要求我每周必须给你家里送12斤菜,那台风来了虫害来了,我只有5斤菜,我只有在市场上买7斤菜去凑够这12斤菜再送到你家里去,是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的。所以说传统的采购(这样的产销关系),它的合作基础是不存在的。那我觉得“社区支持农业”是有机栽培的比较合适的一种产销关系。第三个是这里面有一个互助互信、互相了解、平等交流这样的内涵,不存在说“顾客就是上帝”、“金钱就是万能的”这样营销时代莫须有的一种对话体系。我觉得这个是不对的,我觉得生产者是需要得到尊重的,对不对。

比如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CSA”上我们做的本土化的一些尝试。2007年我们开始在北京做CSA的推广,2010年我来到珠海,一开始我给十个亲戚送菜,他们按照每年六、七千块钱给我,我种得多他们多吃点,我种得少他们少吃点。后来这个推广不是特别顺利,为了适应我们国内消费者的意识和消费特点,我们实际上是做了很多调整的。比如说国外他们的生活习惯是不一样,他们基本上是每周送一次的。我们在国内调整为每周送两次,因为我们中国人始终觉得新鲜的是好的。但是实际上有效的温度和湿度,对食物的保鲜来说,它可以存放很久,它的营养物质的衰败是非常非常慢的。

又比如说我们从来没有实行过很严格的这种“风险共担”的合同,实际上比如说台风打了之后呢,我们采取的方式是,往后再给你补回来,这么多次缺的分量,你也不要找我去索要赔偿了,但是我尽量补回来。我们做了很多调整,那在按照国外(的消费者)有这个意识的话,我们是不用做这个补偿的。但是为了推广(“社区支持农业”),是需要我们去付出一点努力的,这个我也是接受的。

我们现在全国大概有500多家像我们这样的CSA农场,在广州大概有三四十家,简单介绍一下吧因为时间的关系。

最后我花大概几分钟时间讲一下,跟孕妇和小孩子有关的有机食物的方方面面。举几个例子吧。第一个是我们能想到的好处,还是这个原则,药食同源。我们吃蔬菜是为了吸收有效营养,比如说维生素C、叶酸。在有机种植的产物里面,它的维生素、叶酸的含量是更高的,因为它摄取的元素更全面,生产时间更久。另外我们看到一些研究表明,农药的残留会危害胎儿和幼儿的脑部的发育,这个也不用多讲了,这个有很多的例子了。

然后还有激素会造成现在小孩子的早熟、早发育,这跟我们在养殖里面使用过多的激素是有很大很大的关系的。那我们有机里面是不允许使用这些激素的。然后还有我们的肠胃实际上也是一个生态系统,我们肠道里住了很多微生物。那有机农业里面生产的食物,它没有农药和化肥,然后也没有干扰素,吃到肚子里对肠胃的生态环境不会有很大的破坏。但是我们吃了有农药的蔬菜,这些农药吃到肚子里面去,农药会把肚子里的微生物也给杀死了,我们的肠胃会慢慢地改变,从酸碱性、微生物的菌落,到最后的健康状况也会改变。实际上我们的肠道是需要大量的有益的微生物去帮助我们进行消化和吸收的。

还有一点大家很头痛的,抗生素的残留的问题。怎么说呢,因为抗生素实际上在一些绝症里面例如癌症、大面积烧伤等这样的病症里面,我们人类只找到一种方式就是用抗生素去抑制病情的恶化,现在没有其他的方式的,在关键的时候是救命的。但是我们现在过量地摄入抗生素之后,大家知道我们人体会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的。现在养殖过程中大量地使用抗生素,残留在动物体内,我们吃进去到了我们的体内,产生了大量的抗药性,这个问题现在非常严重。比如说我们以前用青霉素是很有用的,但是现在感冒去医院再说用青霉素、先锋、头孢大家感觉是没什么用的,这已经产生了一个的抗药性,在关键时刻我们会失去一个很重要的医治手段。

大概讲了四十分钟,讲了上面的五点,讲得不好、不够深入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指正。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绿手指份额农园

原文链接: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