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带走财富,留下病痛:解密铝元素

带走财富,留下病痛:解密铝元素

作者:孙玮孜(看守台湾协会研究员)

在看完这部由奥地利作家兼导演厄加那(Bert Ehgartner)于2013年完成的纪录片《解密铝元素:肮脏的小秘密》(The Age of Aluminum)之后,您将发现“铝”渗透我们生活的程度超乎想象。

而且在享受铝的便利时,我们看不到的是提炼铝元素过程对环境的破坏,炼铝产业对当地劳工的压榨,以及各类铝制品对健康的潜在影响。

《解密铝元素:肮脏的小祕密》剧照。图片来源:天马行空数位有限公司

《解密铝元素:肮脏的小祕密》剧照。图片来源:天马行空数位有限公司

因为“铝” 年消失1.83平方公里热带雨林

铝是地表含量最多的金属,然而因为它极具活性,几乎不以纯金属元素方式存在,于是唯一划算的萃取来源,是广布于热带森林地下的铝土(Bauxite)。在影片中,跟着“挪威水利”公司的员工乘着飞机(是的,由于铝只有铁的1/3重,我们才得以自由自在遨游天空),我们来到了南美洲的特伦贝塔斯(Trombetas),看着一片片热带雨林被铲除。

红褐色的铝土沿着输送带,24小时不间断地输入特伦贝塔斯港(Porto Trombetas)的工厂,接着耗费大量水资源来初步将铝矿与其它泥沙等杂质分开,干燥后由一艘艘货轮载至巴西另一处的水厂“Hydro Alunorte”,一座于2011年被挪威水利并购的炼铝厂。

从google空拍图中,可看见Hydro Alunorte炼铝厂以及旁边二倍面积大的废土倾倒区。图片来源:Google map

从google空拍图中,可看见Hydro Alunorte炼铝厂以及旁边二倍面积大的废土倾倒区。图片来源:Google map

带走资源财富 留下污染病痛

在这座炼铝厂中,强碱与铝土混合,产生氢氧化铝;而剩余无用的有毒红土则遭弃置于炼铝厂一公里外,挪威水利买下这座工厂后,当地居民不仅无法在那工作,连生活质量都大打折扣。

氢氧化铝粉末把天空变得白蒙蒙地,经由呼吸进入人体后,可能会造成大脑病变。有毒红土经雨水冲刷,其中的毒物更随之进入地下水层。即使有幸穿着光鲜亮丽的制服,在炼铝厂工作,也得承受骨软化症、肌肉病变、贫血与化学灼伤等风险。

工厂中的环境恶劣,而挪威水利对其产生之有毒红土却没有成熟的减污计划。虽然他们预计要把这些废土中的苛性钠尽量洗净,干燥后可作为砖瓦等建材,然而目前技术上仍在摸索阶段。即使能够中和这些极碱性的废土,影片中提及,这些红色废土中还包含砷、汞等大量有毒物质,仍待解决。

台湾也有钢铁公司尝试把具强碱性的废炉石定义为“产品”,当作级配或土方,用在铺路等工程上,而后更发生旗山废炉渣事件。这种将主产品之外的废弃物包装为产品的作法实在令人难以苟同。“Hydro Alunorte”炼铝厂旁的有毒废土倾倒区,足足是工厂面积的两倍多大。在铝的全球库存量还很足够时,企业应该负起责任,减慢开挖的脚步,多花些成本在降低废弃物的污染上。

芭蕉树下的炉碴。摄影:廖静蕙

芭蕉树下的炉碴。摄影:廖静蕙

科学家杠上科学家

除了铝门窗、建筑与运输工具这些立即浮上脑海的用途,铝的各类化合物更被用在化妆品、清洁用品、肾脏用药、制酸剂(胃药)等等;甚至因为它容易引起免疫反应,而被加在许多疫苗中作为佐剂/增效剂。而一如其他被大量使用的物质,铝本身对健康的影响也一直是科学争辩的主题。而本片也很真实地记录了正反两方的立场。

虽然受僱于产业的科学家声称铝是无害的、几乎不会进入血液、目前无系统性研究证明铝对健康的风险,但同时越来越多科学研究指出,除了会造成过敏(一种异常免疫反应现象)之外,生活中的铝制用品或药品可能有更多对身体未知的影响。

比方说,虽然目前没有铝会导致癌症的证据,然而对体外培养的乳癌细胞株(MCF-7),铝可能会加速它们的转移潜力。

比方说,即使许多人声称铝不会残留在体内,但已有研究发现在62位健康男性的精液中,平均的铝浓度为每公升339微克,且铝的浓度与精虫稀少有关。同时,影片中基尔大学的埃斯里博士在今年6月发表于PLoS One期刊的研究更发现,采自五十多个自然大黄蜂族群的蜂蛹,其干重中平均百分之5是“铝”,而最大数更高达20%。

铝真的会危害健康吗?

片中奥地利的肾脏科专家赫伟格霍哲更发现,在洗肾病人中出现类似阿兹海默症等神经缺陷的现象。之后也发表了一篇研究,以64位平均洗肾达43个月的患者为对象,观察他们血中的铝浓度、脑电波记录与IQ测试等结果与相关性。其中六位病患经临床观察与心理测试后,被确诊为失智症;而这六位病患的血中铝浓度为平均每公升409毫克,与其他58位病患的每公升189毫克有非常显著的差别。而在58位患者中,23位有脑电波异常的情形,而同样地,脑电波异常与血中铝浓度也有显著关联。

高血磷症是慢性肾脏病患的普遍并发症,而一些抑制血磷浓度的药物(通称为磷结合剂,phosphate binders)便含有铝。含铝的磷结合剂虽然效果较其他类的磷结合剂要好,但因为严重的副作用如脑病变、骨软化症、肌肉病变与贫血,而逐渐被其它药品代替。

另一类成份相似的药品—制酸剂,也有一些是利用铝化合物作为中和胃酸的有效成分。据卫生福利部食品药物管理署统计,台湾光在2013全年就吃掉了22亿颗胃药(制酸剂),而若大家记忆犹新,今年四月才发生许多国产胃药中的碳酸钙、碳酸镁不符合药品标准;会不会有人就因为担心而改吃以铝剂为主成份的胃药呢?但许多药品其实并不伤胃,是不需要佐以制酸剂的。国人实在必须改变“药都会伤胃”这概念,并减少制酸剂的服用。

小心“铝”

影片中,基尔大学的埃斯里博士投入所有心神研究铝对身体健康与自然环境的影响;虽然本纪录片完成于2013年,但这两年来,片中的科学家们累积了更多的科学证据,提醒我们要小心看待铝的相关制品。

正如埃斯里博士所说,铝是地表上含量最多的金属,但没有任何一种生物的正常生化反应,会运用铝来的辅助(而微量的铜、锌、锰、铁等重金属却常在生化反应中扮演辅助酵素的作用)。因此我们对于“铝”这所谓“现代社会的金属”,在享受它带来的便利时,更不能轻忽它对健康的可能危害。 我们更须要求各大铝生产商负起企业责任、减缓开采的角度,并停止将减缓污染的成本,外部化到当地居民的健康和生态环境的牺牲上。

免费在线看《解密铝元素:肮脏的小秘密》链接:

http://enw.e-info.org.tw/movies/2716

文章来源:环境通讯网

原文链接:http://enw.e-info.org.tw/content/2938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