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从学校小菜园开始,挑战整个世代

从学校小菜园开始,挑战整个世代

这套课程让孩子种菜、拔菜、卖菜通通自己来,不仅学校排队抢着合作 连总理梅克尔都埋单

ackerdemia_3

作者:刘致昕

跟着狂奔的小孩,我走进了柏林东南的一所小学,老师正大叫着。

“喂!不要踩到菜!”两个十岁的男生跑来跳去,场景跟台湾没什么两样,只是他们刚刚跨过的是一排还在土里的马铃薯。“万一你踩坏了,那你要自己卖出去喔,”两个男生停下来看着老师,高的那个抓了抓头,旁边的说“没问题,我爸说只要我种的他都买!”语毕,两人沿着田埂继续狂奔。

老师边摇头边走向我。“没办法,明天放假,他们都疯了。”

你没看错,这里是柏林市区小学里的一亩田,负责种菜的是高中低年级组成的“农耕队”,二十五种作物在不同时间收成,孩子们照顾了田里的“孩子”之后,还得负责卖给家长、学校餐厅、附近的厨房,然后再以消费者的身份好好品尝。

maxresdefault

这不是什么农村限定的扮家家酒游戏,这是社会企业Gemüse Ackerdemie(后称GA)的食农教育计划。学校把大门打开,拿出1500到2500欧元不等的初始基金以及一片校地,让GA来自己的学校里开课,教学生,也教老师。

别以为这是个赔本的纯公益计划,每一个采用GA食农教育计划的学校,不只是有完整的教材可用,还有GA提供的助教,每一季生产的蔬果收入,远远超过支撑每期耕作所需成本,几年内打平初期投入不是问题。

计划推出的第二年,德国就有跨四个邦、超过二十所学校聘请GA,甚至连在地的企业、幼儿园也都找上门来。“因为试过计划的学校发现,孩子带来的中餐蔬果都变多了,孩子会跟家长要求每天至少要一个苹果!”GA的公共关系主任包曼(Susanne Ceron Baumann)笑着说。

csm_Gemu__seAckerdemie-Mentor-3_f4aac882e3

农村来的博士生,如何改变整个社会?

GA的创办人施密兹(Christoph Schmitz)是一位来自农业家庭的博士,从学生时代,他看着学校带着学生来产地拜访。但沾水式的“体验”最多就是知道胡萝卜来自土里。

“之前(食农教育)的做法没有效益,两三个小时没办法改变生命、消费选择,没有让人真正知道植物的价值。”施密兹说,“能不能培养一个永续思考的消费者?”、“能不能用教育让人更健康?”

csm_Bedburg__4__575ec82bf9

他一边写自己的博士论文,一边思考着家中田里发生的事。

他摊开数据,告诉我为什么这件事重要。在德国,每个人每年丢掉82公斤的食物,有44%的蔬果被丢掉。他认为人如果知道食物的价值,就不会浪费。

第二,六到十一岁的孩童,每日摄取的甜食饮料量是建议标准的218%,同时每日摄取的蔬果量却是建议标准的40%以下。吃太少蔬果了,一个是不认识,一个是觉得不好玩。

把孩子带回自然食物的生产链中,重新培养人跟土地、食物的关系。然后让人活得更健康、吃得更好、更少浪费,这是施密兹为自己许下的目标。

在生下第一个孩子之后,他一边带孩子一边打着学校的主意。

“然后他就跟他姊姊一起开始了,”包曼代替正在休第二次育婴假的施密兹回答,2013,GA的商业模式就在他姊姊执教的学校开始测试。

gemueseackerdemie-header_gauck

做学校的“地下农务主任”

他们发现,学校有地、有意愿、有学生,但老师们都太忙了。于是学术界出身的施密兹与农业教授、农人们合作,将学术知识与实务经验化成整套教材,并且分成教师手册以及学生习作。

接着,他们为合作学校提供三天的教师训练,利用无法进行田野工作的冬天培养每一所学校的种子教师。气候许可之后,为学校整地、处理种子,每个星期提供两个小时的田野课程,由GA在每个区域的助教以及合作农人担任。

“因为每个地区的自然条件都不同,所以每一周我们都会带相对应的教材过去,”包曼说。

每一个环节的设计,GA都试着将门槛降低,让对食农感到外行的学校,也能大胆的投入食农教育。同时,他们试着为学校加值。

image

首先是创造跨年龄的互动。“农耕队”必须由不同年级的学生一起组成,让学生培养跨年龄的社交技巧,练习团队合作。第二,除了学生之间,GA也让农耕成为父母、社区民众与学校互动的方式。最直接的是蔬果的贩售,当地孩子种的蔬果,新鲜、无毒,成为学校厨房、社区餐厅、家庭的首选。

过程当中,“最重要的环节是吃,”施密兹说。要食物卖到学校餐厅、家长或是任何一个厨房、餐厅,是为了确保孩子吃到自己种的蔬菜有多美味,并且在餐桌上跟父母分享种植的过程。

“其实当他们在试着卖出自己种的菜的时候,就已经从自己嘴里一次一次说出种这个菜有多辛苦了,”包曼说,孩子因此深刻的体验、了解并传播好食物的得来不易。

“而直到他跟家人都吃进去的时刻,就完全了解了嘴中的这个味道,是多少时间、努力换来的,那就真正达成我们的目标了。”施密兹说。

Wolfsburg__3_

从一间学校开始,挑战整个世代

已是两个孩子的爸,施密兹希望GA能走向全国,能够改变整个世代。

GA的计划去年接受第三方机构评量,证明学童大量改变饮食习惯,家长们也普遍表示受到孩子影响,认识更多蔬果,家中的消费跟饮食跟着改变。加上GA为每间学校创造的收入以及在地的互动,好生意跟好形象,让学校之外的组织也开始提出合作邀约。从一间学校开始,今年年中已经突破二十个合作对象,明年瞄准六十间学校。

“我们的目标是让GA的计划纳入正式课程之中,”包曼补充,弘大的愿望不是痴人说梦,计划推出的第二年就接连受到德国经济部、农粮部的奖项肯定,资助第一阶段的发展,去年六月,更得到德国总理梅克尔颁发社会创新类奖项,证明了他们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解决社会问题的能力。

“我们希望创造全新的一个世代,对食物生产熟悉,而且反映在他们的消费行为上。”施密兹说。

而当每一篇关于食农议题、食安风暴的报导都强调消费者的关键影响时,GA直接从校园切入,将学校转化成生产、培育、交易基地的模式,或许正是培养生力军、解决食安风暴的聪明解方。

csm_Bedburg__3__0180eb19cc

Gemüse Ackerdemie的网站:http://www.xn--gemseackerdemie-1vb.de/

文章来源:社企流

原文链接:http://www.seinsights.asia/article/3290/3268/3584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