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柬埔寨的生态农业: 农民与土地的故事

柬埔寨的生态农业: 农民与土地的故事

作者:王佩君

原文发表于 2015年11月23日

unnamed

去年(2014)我以背包客的身份从曼谷过境到柬埔寨,走访的多是背包旅游景点。这回再次到访柬埔寨则是以亚太农药行动网 (Pesticide Action Network, Asia and the Pacific,PANAP)的工作身份与同事们策划了生态农业(Bioecology based Agriculture, BEA)的交流活动。交流活动为期4天,共有10个非政府组织参与,交流的对象是一家社会企业组织——柬埔寨农业研究与发展中心(CEDAC)。

根据联合国农粮局的数据,2012年柬埔寨的农业贡献了37%的国内生产值,雇用约67%的劳动力。而柬埔寨的当地香米Romdoul Rice连续三年(2012-2014)荣获全球最佳稻米荣誉。

柬埔寨农民同样面对土地掠夺事件。欲从事农业的年轻人面对无土地或拥有太少土地的情况。当年红色高棉(Khmer Rouge)之后后,每户人家被分配到平均3至5公顷的土地;如今孩子成家后,土地被瓜分出去而变少了。有限土地需靠多元种植(diversify farming)才能生存。

从合作社储蓄小组开始

CEDAC成立于1997年,目前共有277位员工。该中心主要负责的项目包括当地发展计划、培训与研究计划、健康与环境计划、出版农业相关刊物等。当年CEDAC以合作社储蓄小组的方式来组织农友,一开始只有6名农友,每个月每名成员仅储蓄一美元。

发展至今,CEDAC有1128个储蓄小组,6万个储蓄会员(多数为女性),储蓄金额达3500万美金(约1亿5000万令吉)。会员可借贷储蓄金并缴付比银行低的利息。

CEDAC提供农友各项培训,包括建造天空菜园(Sky Garden)与制造生物炭(biochar)、圆圈花园(circle garden)、选择与保存种子知识(seed selection and storage)、制作有机肥、制造农床(making bed)等等。

举例来说,选择优良种子,就是了解一条丝瓜中间部分的种子会比起左右两边的种子来得优质;而制造农床则是将土地放置于垫高的空间内种植。农民之间互相学习、教导,也分享种子。

社会企业的行销策略

4c97bd12bea74db7f59c49afbc40474f

CEDAC也有自己的米厂(见上图),其中一半的稻米出口至欧美市场,另一半则在国内销售。60%的收入归农民,30%归投资资金、其余10%则归CEDAC。

完整米(full grains/long grains) 一公斤是1美元;碎米则是一公斤0.70美元;碎米再加工制成米酒,每750毫升为1.50美元。

除此之外,农友也自行组织有机市集。

而目前CEDAC也在金边各地区开设8家店铺,售卖有机与天然农业产品。

耕耘社区有机米厂

来到茶胶省(Takeo)的皮卡巴斯(Prey Kabas),我拜访了社区领导。他是第三代农民,孩子都在城里接受教育,对从事农业不太热衷。在他的社区,大部分的农民年龄介于42至45岁,男女皆有。其中,储蓄小组共有510位成员,而米厂成员则有265位。米厂成员每个月开一次会,探讨所面对的问题包括购买稻米的预算、难题管理与稻米生产。

受询及转向有机稻米种植后,农民社会与经济有何影响,他说:“米售价更好,而没使用农药与化学肥料后,我不用去看医生。稻米市场能永续经营下去。”

对于稻米害虫控制法,他表示只要以天然方式种植,害虫还是能控制的。

转向有机耕作的农民

6d1c9dccf14fea635a4f11022a62ea98

另外,我也拜访茶胶省特里昂(Treang)的农民。过去没有政府机关介入,他们并不知无农药种植法,经CEDAC介入后才开始意识有机种植。经过CEDAC五年的努力,他们终于欲转向有机耕作。

这批惯行农友们表示,早期使用农药是经农友间互相介绍,而现今多数由农药与种子公司的代表推荐与指导使用农药。由于所属地区靠近越南边境,多数的除草剂、杀虫剂、与成长激素(hormone)以合法途径运到柬埔寨。

农友们种植品种为RO504的稻米,属于高产量稻米品种(High Yield Variety),但需依赖农药的辅助才能提供高产。他们表示,过去农田里的开销,50至60%是用在种子、农药与化肥上。

农友说种植RO504时喷洒的农药,比起传统当地品种Romdoul使用的农药量更高。当害虫出现,使得稻米产量降低,农民使用农药的成本也接着提高。以下图表可显示,化肥及农药给农民的金钱负担如下:

02

高产量品种不利稻农

所谓高产量品种实质上并不利于稻农,高产量品种需依靠农药辅助来提高产量,因而对环境带来负担。

当地品种稻米Romdoul一年只能种一季(6个月),相对于高产品种一年可种植三季。当地品种稻米在当地稻米市场不受欢迎,因此农民种植小部分本地品种,仅供个人食用。

所谓农民的食物自主权是自己能决定要种什么,而不是由市场来决定。

农友表示一公顷的产量是5吨,每公斤是0.18美元,因此每公顷的收入是585美元。扣除以上花费,一季净收入是约160美元。之前提到高产品种一年可种三季,换句话说,农友一年依赖稻米所带来的收入约480美元。

所以,他们除了种植稻米也种蔬菜与养家畜。

化学农药带来严重问题

所谓的高产品种是靠化学农药来辅助提高产量,而农友的经济与社会价值并没有因此而进步。高产品种给环境带来负担,农友也表示喷洒农药剂量高的农友也纷纷早过世,目前还继续使用农药的农民也面对一些健康问题,如哮喘、呼吸困难与癌症。

七年前,曾有个婴孩出生时有“大头症”,农友们相信这与农药的使用有关系。去年当地政府已立法,学校上课时间农民不能喷洒农药。

他们也分享,害虫已有抗药性(pest resistance),他们需要放更多农药并也开始混合各种农药配方以增强药性。农民俗称“cocktail”。

询及农民对于未来展望,他们表示希望能脱离使用农药,实行有机种植,除了有机稻米的价格好,对农民和消费者健康也好,也为环境带来零负担。

尽管如此,他们也预料转型成有机种植后,将会面对一些困境,包括土地贫瘠导致首两年的产量低、缺乏天然与有机肥、认证问题。但他们相信,土地变肥沃以后就会改善产量低的问题。

农民的故事:罗斯

03d77ad38e5cddc5cee6781defd35027

拜访罗斯(Ros Mao)的有机农场时,主人正外出指导其他农民有机耕作。接待我们的是罗斯的儿子(见图),他告诉我们,在2003年以前,爸爸还是名嘟嘟车(tuk-tuk)司机。参与CEDAC的生态农业学习课程后,他开始进行有机种植,并用一年的时间建立起自己的有机菜园。

2007年,罗斯开始向大学生与其它农民授课,他也简介影响周围的菜农,减少使用农药。

罗斯的蔬菜主要供应给周围的社区居民以供家庭食用,他也常烹煮给拜访他菜园的参观者。而他所售卖的蔬菜价格比起市场价高出10%,一年净收入是5000美元。问及儿子是否欲跟随父亲脚步,他说:“当然!”。自己当家做主,田园生活比起在城市里讨生活来得自由多了。

参观他的农地时,我观察到茄子树叶上有真菌,但他说真菌问题并不影响农作物。询及如何有效控制虫害问题,他表示混合种植法的虫害问题不大。

9c1837d09e45596049d35d9ab4452f8e

除此之外,罗斯也有一些小发明。例如面对土地不足时,他就使用天空菜园的概念来种菜;或是建造空中养鸡场(见图),用网来收集鸡粪,发酵后经由雨水冲洗浇到植物上。

农民的故事:妮恩

37岁的妮恩(Nhem Sovannary)以“水稻強化栽培系統”(System of Rice Intensification,SRI)的方式种植水稻。2004年她开始经营农友合作社,2011年她转向有机种植,并与CEDAC合作来销售所生产的稻米。

问及她为何选择转型有机种植,她说为了环境、消费者、和个人健康,当然也在乎农产量。转型有机后,她的年净收入是7500美元。她表示CEDAC不单培训农友有机耕作,也定时向农友跟进种植状况。

83600c6d24e4bed252c15ae1fe93b0aa

妮恩(见图)目前也是现任合作社领袖,其合作社有73名成员,其中59名为女性。除了种植水稻,她也种植蔬果。她的田园主要由5个家庭成员帮忙,两个女儿(19与18岁)在金边城里上学。

她拥有1.5公顷的稻田,其中1.2公顷的土地种植普通米,另0.3公顷种植本地红香米。种植红香米每季使用约4公斤的种子,产量平均为2.2吨,一年可种植两季,产量共约4吨。由于没有灌溉问题,她1.5公顷的土地一年共可生产约6.5吨稻米,卖出给CEDAC米厂的稻米量为4吨,其余供家庭食用。

01

每年她会保存大约20至30公斤优质的稻种作为下季的播种,因此目前并未向任何人购买种子。她也不使用机器来犁田,反而使用最原始的方式:牛只犁田。她认为机器会破坏土地结构,导致土地里的微生物死亡。

最近CEDAC举办比赛,妮恩取得了最成功稻农奖,奖品是三头犁牛。此外,经CEDAC的技术培训,她也利用沼气发电(biogas),以减低碳排放量,确保农业能永续经营。

农民的故事:9名女性农友

9位女性农友中,有的丈夫在赤柬统治时期遭屠杀,有的目前还是单身。由于个人所拥有的土地太小,于是她们将土地拼凑起来,形成现在的社区农田。她们一起讨论种植什么作物,也平分盈利,农产品售价则与CEDAC一同商讨。她们主要种植稻米与蔬菜,平均每月每人的收入是205美元。

问及是否有获得负责妇女相关课题的政府机关协助,她们表示相关政府机关主要协助有家庭的妇女,而单身妇女面对的问题不受政府机关关注。问及单亲妈妈的孩子是否有兴趣从事农业?她们表示孩子都到附近的工厂工作,而农业一向给人劳动力高、日晒雨淋的形象,孩子对农业不怎么兴趣。

据当地朋友Monorum向我解释说,许多外资工厂设在乡区,里头的工作环境差,人工最低薪金是每月120美元。也有虚报年龄的童工,因雇主也偏好雇佣18至30岁的工人。有趣的是,其中一名女农民说她选择务农,因为她超龄了不能到工厂打工。

事实上务农每月平均收入是205美元,比起在工厂打工不是好多吗?女农友也向我们表示工厂与当地政府其实有向他们征地,但他们不卖地。尽管如此,若是周围都建了工厂围城,灌溉系统将受影响,他们说到时也许会低头。

离开乡区的路上不时看见一辆辆挤满人的货车,当地友人告诉我货车上的都是工厂员工。

作者简介

王佩君,目前在公民社会组织-亚太农药行动网 (PANAP)学习着与农业相关的议题,盼学习的路上能与众人分享交流,可关注部落格 https://storify.com/pe1ch1n及推特 https://twitter.com/pe1ch1n

文章来源:当今大马

原文链接: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320680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