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中国的“爆买族”与日本的“极限民”

中国的“爆买族”与日本的“极限民”

作者:唐辛子(腾讯·大家专栏作者,旅日华人作家)

2月26日《南方日报》撰文《如何留住“行走的钱包”》:“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2016春节旅游报告显示,春节国内游客出境人数预计将达到570万-600万,如果以人均海外消费1.5万元计算,预计中国游客出境花费将达到900亿元。”

而不久前,日本政府观光局也公布了2015年海外游客访日的一组统计数据,其中中国游客从人数到消费额都位居榜首:2015年访日中国游客499万人、共计消费1兆417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92亿元),人均消费28.3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

人多势众、购买力强的中国游客,因此在日本留下了“爆买”的美名。现在日本的商家一看到说中文的人,就双眼炯炯发光:每一位中国游客都是一只可以自行移动的钱包,塞满了钞票和购买欲,正鼓鼓囊囊地朝他们奔过去……全世界现在中国人的钱最好赚,日本人想赚日本人自己的钱,则变得有些困难——现在日本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极限民”。

所谓“极限民”,源自英文的Minimalist,在日文中被音译为“ミニマリスト”,意为“极简主义者”“极小限主义者”,日文汉字统称为“极限民”。“极限民”的特征是:舍弃一切可有可无的东西,只保留极小限的生活物品。“极限民”们的理念是“最小限的物品,最大限的幸福”,“极限民”们的口号是“我们不再需要物品”!

1000

35岁的佐佐木典士便是一位典型的“极限民”。2015年因出版《我们已经不再需要物品—从断舍离到极小限主义者》(ぼくたちに、もうモノは必要ない。—断捨離からミニマリストへ —)而倍受日本媒体关注,包括NHK在内,多家日本媒体都对佐佐木典士进行过专题报道。

现任东京某出版社副总编的佐佐木典士,爱读书、爱音乐、爱漫画、爱摄影……因为爱好广泛,佐佐木典士的房间曾经塞满了物品:书本四溢的书架、堆成小山包的CD/DVD,成套的系列漫画,按年代不同收藏的各款老相机……佐佐木典士为此十年没有搬过家:因为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改变佐佐木典士人生的,是2013年的一次克罗地亚之旅。当时,在旅行途中正好下雨,佐佐木典士和同伴被困在酒店无法外出,古老的酒店空旷质朴,充满禅意。同伴因此感叹有如“Minimalist”(极小限主义者)一般。同伴的感叹引起了佐佐木典士对于Minimalist一词的兴趣,回到日本之后,在网络搜索Minimalist,于是看到了只拥有15件物品的“极限民”安得烈·海德(Andrew Hyde),和史蒂夫·乔布斯坐禅的一组写真——史蒂夫·乔布斯也是一位奉行极小限主义的“极限民”。

佐佐木典士感觉这才应该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于是开始动手处理生活中包围自己的物品:扔掉多余的衣服,搬走了家具和电视机,书籍连同书架一起,都处理给神保町的旧书店,成长过程中的纪念册统统数码化……在处理完生活物品之后,佐佐木典士搬了一次家。搬家时间包括安装电灯在内,只花了半小时:没有床、没有电视、也没有桌子,佐佐木典士的新家里空空如也,衣橱里只挂着三件一模一样的白衬衣和三件外套,以及三条裤子。佐佐木典士认为一年之中,穿这几件足够了——私人着装制服化,可以节省更多时间,令生活更有效率。

white-845071_960_720

“私人着装的制服化”似乎是当下的一种流行趋势。世界上有不少成功人士都是“私人着装制服化”的实践者。例如史蒂夫·乔布斯。在网络上可以找到一张名为“Steve Jobs’ timeline”(史蒂夫·乔布斯的时间表)的图片,这张图片使用乔布斯从1989-2010在不同场合拍摄的照片,时间跨越了二十多年,照片中的乔布斯在慢慢变老,从胖变瘦,但着装却丝毫没有改变:永远的牛仔裤+永远的黑上衣。“保持饥饿,保持愚蠢”——这是乔布斯的名言。而除此之外,他还保持了他的“乔布斯式制服”。

而另一位“私人着装制服化”的实践者,是Facebook社交网的CEO马克·扎克伯格。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扎克伯格,永远穿着一件千年不变的圆领灰色短袖,或是外加一件黑色外套。扎克伯格曾在Facebook上晒出他的衣柜——衣柜里挂满了一模一样的圆领灰色短袖T恤和黑色外套。

“我尽量不做任何对于社会毫无贡献的决定。其实这是基于心理学的理论基础的。每天决定吃什么,穿什么这类小事,不断重复就会消耗能量。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上消耗能量,会令我感觉到自己没有在工作。只有提供最高的服务,将十亿以上的人联系起来,才是我应该做的事。”看扎克伯格的这段发言,感觉小扎也应该是一位优秀的“极限民”:将物质生活极小限化,将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去做对人类有意义的事。

成功变身为“极限民”的佐佐木典士,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感觉非常满意:在抛弃了生活中多余的物品之后,佐佐木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开放感,他不再为物质而烦恼。现代社会,物品的更新换代太快了。例如人人渴望的iPhone新机种,当你想要的iPhone6刚刚到手时,紧接着iPhone6s,iPhone7也出现了——无上限的更新换代,引诱着人们对于物质无上限的占有欲,其结果,是你发现自己生活中的物品越来越多。这些物品不仅占据着你的生活空间,还占据了你的生活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你开始为物质所控,并习惯性地依赖它们。

而现在佐佐木典士将自己曾经依赖过的那些生活物品全部扫地出门,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自由与轻松:他为自己的生活留出了惬意的余白,体重也减轻了近十公斤,因为精神焕然一新,工作也变得很有效率,并因此从一名普通编辑而被提升为副总编。

佐佐木典士说:“我们这个社会的长期政权,并不是自民党,而是其背后的‘金钱党’,‘物品党’和‘经济党’这一联合政权。”抛弃了物质生活的“极限民”佐佐木典士如今已经走出了这一“联合政权”的重围,在《我们已经不再需要物品》一书中,佐佐木典士总结了他成为“极限民”之后的12条好处:

1.有了自己的时间;

2.生活变得愉悦轻松;

3.感到了自由与解放感;

4.不再与他人做对比;

5.不再畏惧他人的目光;

6.拥有更强的行动力;

7.注意力更集中,更彻底地做自己;

8.更加节约,也更加环保;

9.变得更健康,有安全感;

10.改变了人际关系;

11.开始深刻地品味到“此时”“此地”;

12.能够心怀感谢。

如今,类似佐佐木典士这样的“极限民”,正在日本悄然扩张,并越来越拥有人气。在日本的出版发行的生活类书籍中,凡是与“ミニマリスト”(极小限主义者)相关的书籍,都拥有极好的销售市场。在日本亚马逊输入“ミニマリスト”,会出现一大堆关于如何实践“极小限”生活的书籍。

2015年,日本Oricon公信榜公布的年度畅销书排行榜上,美国作者詹妮弗的《法国人只须十件衣》名列年度畅销书第三名,年度销量超过65万册。这本书讲述了一家法国贵族后裔极小限的精致生活:没有家庭影院、没有高大的音响、出门尽可能步行、用餐时慢嚼细咽、永远保持体态,总是穿相同款式的服装。作者詹妮弗发现:许多法国人的衣柜里,通常只准备几套可供不同场合穿戴的服装,除了必要的几套,决不会画蛇添足地再多添一件。衣服虽然不多,但每一件都质量上乘,量少而精。更重要的是:这些法国人不管什么样的年龄,都能保持美好的身材。通过法国人的衣橱,美国人詹妮弗看到了一种充满自律精神的品质生活。

我也从书店将《法国人只须十件衣》这本书带回了家,并在看完之后推荐给我家的女中学生看。小女孩看完这本书之后,当晚就做妥了一件事:将她房间衣橱的衣服,清理出整整6个大垃圾袋,并全部扔掉不要。我不动声色地旁观小女孩做着这一切,内心里却是心疼不已——那些漂亮的衣服,可都是她爸爸妈妈辛辛苦苦赚钱买来的啊。

view-918493_960_720

文章来源:腾讯大家

原文链接:http://view.inews.qq.com/a/NEW2016030304462802

图片来源:腾讯、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