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变革、创新食物体系:记第二届荷兰Food Otherwise大会

变革、创新食物体系:记第二届荷兰Food Otherwise大会

作者:余甜

1596995_250290415144454_930614606_o1

2016年2月中旬,第二届荷兰Food Otherwise大会(荷兰语voedsel anders)在瓦赫宁恩大学成功召开。Food Otherwise是一个汇集来自荷兰、比利时农民(包括渔民、养蜂人)、科学家、记者、艺术家、政策制定者、学者、学生及其它积极的社会公民,旨在创建健康的食物体系的组织。在现代工业化农业食物体系下,土壤污染,生物多样性遭到破坏,大量温室气体排放导致全球气温上升,农民被挤出市场等问题给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此背景下,2014年,一些荷兰当地的,国家层面的,甚至国际的个人或组织,首次聚集在一起,倡导建立一种不同于现有食物体系的新的农业食物体系,在尊重自然及生物多样性的前提下,希望以健康的、本地的、价格公平的食物可持续地养活自己。今年召开的第二届Food Otherwise大会规模超前,有超过1000人参会。更为值得称道的是,会议的组织工作,由75位志愿者组成的团队无偿承担,大大降低了构建创新食物体系交流平台的成本。

会议持续两天,内容主要涵盖四个议题:生态农业、土地权利、公平的农业与贸易政策、食物供应短链与城市农业。围绕不同议题,会议组织了将近70场兼顾理论与实践的研讨会。期间,巴西生态农业运动协会主席、世界粮农组织官员、荷兰奶农协会会长、荷兰农业部官员,以及农业政策研究学者同台,就生态农业、农民生计和世界粮食安全等问题进行公开辩论。此外,还举办了收回种子权利(Reclaim the seed)、农民主题电影放映等活动。

为什么需要建立新的食物体系?

从全球来看,有20亿人口,由于系统性饥饿,和不平衡的饮食结构,而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与此同时,超过5亿人口患有肥胖症。让人觉得可悲的是,绝大多数营养不良的人口正是生活在乡村的食物生产者。更为讽刺的是,尽管我们能生产出远远足够养活世界人口的食物,而饥饿和营养不良却仍是导致人类死亡的最主要原因。问题出在哪?

因大量生产化肥农药,使用大型机械设备进行农业耕作,大规模养殖畜牧,大温室气体在农业生产中排放,最终导致气候变化。而大量农药化肥等化学品被投入土地后,土壤不是肥力耗尽就是富营养化而不利于可持续种植。更不用提,地表和地下水被化学药品污染,农业生物多样性被破坏。尽管欧洲已经制定严格的保护环境、动物福利和公众健康的农业生产标准,但是越来越多的国际自由贸易条款正使这些标准受到冲击。

从荷兰来看,作为世界第二大食品、农产品和园艺品出口国,荷兰在面对经济和气候波动问题上显得尤其脆弱。为维持密集型农业、园艺和花卉栽培的高产出,大量化学杀虫剂和除草剂被应用于农业生产中,这在荷兰导致许多环境问题和公众健康问题。除此以外,作为世界上畜牧最为密集的国家,荷兰承受着牲畜疾病传播的巨大风险。在过去14年里,为维护出口带来的利益,有超过4000万头牲畜被宰杀以防止猪流感、禽流感、手足口病、疯牛病的传播。这种密集型的农业和畜牧业给南方国家同样产生负面影响。每年荷兰从南美大量进口大豆,导致当地对大豆的大规模单一化垄断种植,产生土地兼并、毁林造地,以及大量使用化学除草剂等问题。

就农民生计而言,由于种子、化肥、农药等供给被垄断,农民的农业生产投入成本增加,而农产品价格却在国际农产品自由贸易的情况下不断降低或波动剧烈,越来越多的农民放弃从事农业生产。在荷兰,平均每天就有6到7个农民退出农业生产。传统的乡村社会,在现代化农业企业的土地兼并和机械化替代劳动力的打击下,不断瓦解,农民被迫进城谋生,在工作无法得到保障时,最后往往陷入贫困而走进贫民窟。

很明显,这样旧的,依靠化肥农药、密集化单一化种植、不公平生产与贸易的食物体系是不可持续的,有害的。因而,新的食物体系需要被建立来取而代之。

生态农业比工业化农业更好吗?

为了改变现状,许多农民创新性地选择以更公平和可持续的方法种植多样化作物,通过这种方法,他们提高自身收入,也增加了生产的自主权。与此同时,城市居民也参与进来,建立城市农园,为获得健康的食物与本地农民合作。其中,生态农业,以其追求生态和社会双重效益,而成为广受认可的新型农业生产方式。然而,正如在本次大会对生态农业的讨论一样,它同样备受质疑,生态农业比工业化农业更好吗?

第一种质疑的声音是,生态农业能否养活世界人口。无论是科学家,还是如世界粮农组织官员,他们对生态农业的最大质疑,或者说对工业化农业的最强辩护即是养活世界人口的问题。然而,首先,我们从事近一个世纪的工业化农业生产,到现在消除了人类的饥饿和营养不良问题了吗?过剩的食物生产,反而被大量浪费,人类的农业生产能力发展到今天,我们面临的到底是能不能养活世界人口的问题,还是如何实现公平生产和分配食物的问题?其次,认为生态农业无法养活世界人口仅仅只是理论上的推理,那么实践如何呢?正如范得普罗格教授在辩论现场指出的一样,中国四千年的传统农业耕作实践尚能基本满足庞大人口的粮食需求,到农业生产技术大大进步的今天,我们就做不到了吗?

第二种质疑的声音来自于从事工业化农业生产的农民。在一个关于杀虫剂破坏物种多样性的研讨会上,当一位农民发言者被问到,为什么不愿意从工业化农业转变到生态农业的时候,他回答道,“从事生态农业生产意味着需要投入大量劳动力,大量劳动力意味着农业生产成本提高,如果将来我们能够制造出足够多的机器人,那么我会考虑向生态农业转变”。劳动力问题看似成为制约农业生产方式转变的症结所在,然而它也正是当前农业生产方式不可持续的结果。从工业化农业向生态农业的转变,并非依靠机器人才能实现,我们所呼吁的正是农业劳动力的回归,重塑劳动力在农业生产中的价值。

如何实现转变?

新的食物体系被提出,它包括生态农业生产方式,本地的食物体系,公平的农业生产和贸易,平等的土地权利等。然而要实现由旧而新的转变需要不同社会力量的参与,以及共同努力。除了农民追求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城市居民追求健康的食物以外,政客和公民社会组织为制定公平的贸易、投资和竞争政策而努力,学者建立更完善的知识体系满足农民生产需要,甚至世界各地人民都站出来,要求获得健康的食物、不受污染的饮水和自由流通的种子。这样也许能够改变根深蒂固的旧秩序。

Food Otherwise正在做的就是这样的事,它尝试推动一场食物运动,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农民、政府官员、公民社会组织、普通消费者、学者、科学家等,以推动新的可持续的食物和农业体系向前发展,并通过不同的方法把它付诸实践。而正如会议主持人在会议开始前喜欢做的游戏一样,她高喊,“现场从事生态农业生产的农民站起来,对CSA感兴趣的举手,做生态农业研究的学者起立”,Food Otherwise大会的目的就是为有志于推动新的食物体系发展的个人或组织,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让你找到和你有相同兴趣的人,大家一起讨论,找出更多更好的办法,让转变从实践、从科学、从政策,到从社会逐步发生。就像巴西生态农业协会主席在研讨会上分享的巴西经验一样,从建立生态农业协会把全省全国的力量组织起来召开会议,到向中央政府请愿,终于实现生态农业从民间运动向政府政策的转变。这些经验也表明,转变并非不可能。

余甜,荷兰瓦赫宁恩大学博士,研究方向有机农业与农村发展。
2016年2月21日

更多信息

Food Otherwise网站英文版:

http://www.voedselanders.nl/towards-fair-and-sustainable-food-systems/

文章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原文链接:http://www.voedselanders.nl/towards-fair-and-sustainable-food-systems/

图片来源:Food Otherwise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