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书摘|只要“有机”就可以不择手段吗?

书摘|只要“有机”就可以不择手段吗?

【前言 by 雏菊】源于一本书:《讨山记》。全书看下来,突觉惊慌着急:天啊,我小心翼翼不让他人知道的伟大愿景怎就有人提前知晓并且已经在做好几年!我正攒劲默默朝此努力着她怎么就提前做了呢!她怎能把我的愿景拿了去!

推荐读这本书,实在有种心里的秘密花园被人所窥视的感觉,但还是要推荐。

里面有篇幅写到作者有关有机食物与非有机食物的一些见解,我很喜欢,特意找来单独放在这里供人阅读。网上找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相关电子文档,没办法,只能用最笨的方法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出来。

1113910174_title0h

《讨山记》书摘:有机的述思

作者:阿宝

上一篇曾提到“牢笼式的畜牧业”,无独有偶,时下也渐流行起“牢笼式的农业”。因为人们开始畏惧农药,又无法克服病虫害对农作物产质和产量的压倒性威胁,只好搭起一座座温室进行有机耕作。

讨论“过滤的阳光”对植物是否健康,植物是否也有感知,生存品质的问题,远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而有机农产品供作生机食疗的“医药性”用途,讲求绝对纯净,也是另一个我力有不逮的主轴。我比较想谈的是,从大环境的观点来探讨:是不是只要“有机”就可以不择手段?是不是所有的“非有机”都那么穷凶极恶?

我相信台湾的有机农业终究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只要关怀这个议题的人够多,观念够正确,付出的心力够深够远。然而横在眼前还有许多困境,诸如消费者的习惯、生产者的技术、行销业者的观念和态度……都还有长远的路要走。

在生产技术尚未成熟之前,一头栽进“有机”的结果,往往是产品的质、量俱差,这时若得不到消费者的谅解和支持,有几种可能:坚持的理想主义者,资本雄厚的狠命赔钱,徒具名声而无利可图;资本薄弱的,很快成为烈士,让有机领域痛失英才;投机的骑墙主义者,转而招摇撞骗,混乱有机市场。最终实至名归又能稳健经营的,百不及一。

在消费者习惯尚未改变的形势下,生产者要兼顾“有机”,又要使产品物美价廉,必须保证产品质量,也要节缩工本。于是,不能打除草剂就盖塑料布,不能喷农药就盖温网室。温网室里隔离所有的昆虫,遇有种植需要昆虫授粉的作物,就再关进一窝蜜蜂;而一旦阻隔不够彻底,害虫一发生,完全没有相克的因子,后果更加恐怖。我们的田园景观也随之一日不如一日。

更荒谬的是,有人因为不能施打荷尔蒙,又怕水果长的不够好,还会使用“偏方”,一种中药酵素,成分中有犀牛角,可以取代荷尔蒙,听说“效果不错”。犀牛已是濒临绝种的珍贵稀有动物,一只数吨重的犀牛倒在旷野中,何等惊天动地!猎人甚至在它们还没有断气时,就用钢锯生生切下它们的角。这么珍贵的东西,当然连深及骨肉的部分也要挖走,血肉模糊地惨死,只为一只几斤重的角。而台湾和香港竟消费了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犀牛角!我不知道哪天是不是也有什么防病除虫的秘方,会去用什么麝香虎骨蛇鞭熊胆……反正有机农法里规范不到这些。

生产者和有机业者原本都想扮演一部分宣导教育的工作,但随着从业者愈来愈多,素质也显出良莠不齐,渐渐也有恶性竞争,旁门左道也纷纷出笼。最主要的还是不管业者或消费者都离土地和自然生态太远,一有人在言辞上卖弄一点玄虚,就有人捕风捉影,怪谈连篇。有人吹嘘咬一口水果就知道它的向阳背阴,晴旱雨涝(似乎茶界这类大神也是数不胜数);有人标榜让土地“素食”才算健康。试问土地素食,自然中的循环链生生截断,动物的排泄和遗体应该何去何从?这不是核废料,是自然的一部分,从泥土来的,为什么不让它们回归泥土?

牢笼式的畜牧养殖方式,使用了太多的抗生素和重金属(锌、铜……)以及未腐熟的生肥带来的后遗症,是另一个问题,也不是不能解决。而土地的“干净”标准,恐怕和人的主观想象大异其趣。还有人宣称摆动一些什么东西,就能测作物的“能量”;有人可以到农村感应“磁场”,从而判断哪里种出来的东西“能量好不好”;有人不管买卖什么东西,都要标榜“疗效”;有人还可以为食物和水“加持”……尽管自然界的许多神秘力量人们还无法洞悉,但农业产销走到这个地步,犹如宗教到了末流,怪力乱神偏离征途。“有机”有路,却恐怕不在这里。

站在消费者的立场,当然希望用最低的价格买到最好的东西,这个愿望在生产者人数够多,技术成熟,时间也够久,足以转换大规模的恶质环境时,必定可以达到。然而在这天来临前,先锋期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难免要有一些烈士精神,消费者没有高价位低品质(有瑕疵、虫咬的蔬果)消费的心理准备和实际行动,生产者又如何度过试验学习期的高工本低产量?

人和土地、自然的日渐远离,让有机农业的进展雪上加霜,许多都市人高喊爱好自然,却对自然中的一切生疏,惧怕到几近离谱。孩子一玩泥巴,妈妈立刻尖叫:脏,不要摸!然后一番除恶务尽的清洗,殊不知清洁剂之于自然,比泥土之于人还要脏上百倍。这种洁净教育下长大的孩子,动不动就“好脏!好恶心!”,不只不敢触摸自然界的东西,连看到都会恐惧。有一次一位朋友来访,到了用餐时间,我想起菜园里有两条茄子已经长大,可以采收,为了让她体验收获的乐趣,请她去摘。她回来时手上捧了一把还没长大的小茄子,我压抑着心疼问她:不是有两条大的吗?可怜的朋友嗫嚅着回答:是啊,可是都被虫咬了,不能吃了!我喔了一声,只好煮了小茄子。心里却奇怪:什么虫子这么厉害,早上还看到好好的,一个上午就把它们咬烂了。

隔天一早去了菜园,见到两条胖胖的茄子被折断,丢在地上,我着手验伤,发现茄子上确实各有一个小洞,筷子般粗,挖进约五公分深,伤口已经愈合,虫也不在里面,凶手是地下虫无疑(其它虫会在作物上连续地吃,地下虫却吃上一顿就回到土里)。我心里称赞:好茄子,受这样的创伤也没溃烂。把茄子捡回来,切除的部位还没有一块橡皮擦大。

如果消费者对虫的恐惧甚于农药,农人怎能不跟着赶尽杀绝?有机农民能卖的产品又有多少?

听过不少有机农户做到倾家荡产,甚至妻离子散,我由衷敬佩,但不急着效法。对惯行农业发动革命,原本不是我上山的动机,终于在有机路上勉力而为,只因为每次要打药,心里都要抗拒好久。我在枪林弹雨的最前线,当然巴不得停战。但不轻言成仁取义,却是因为看着种下的树苗日日月月茁壮,实在不想弄到撑持不起,而将这片土地交给别人,何况我还希望“解放”更多的土地。我愿意用时间换取技术的纯熟,缓慢转型,也一步步和直销客户沟通互动。

我从惯行农法入手,从减农药、减化肥的方式渐次试验,步步为营。头一年开拓直销市场,每一箱送出去的水果都附上我讨山的动机和果园经营的理念,也附上一纸问卷,试探转入有机栽培可能蒙受损失的时候,消费者是否愿意共同承担,接受我调高的售价。得到的回答可想而知,消费者只愿我维持既有的生产方式和价位。

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我也释然,因为连我设想自己是消费者都会这么觉得——没有农药残留就好,搞什么“有机”?可是这也意味着,我必须继续在化学药剂的枪林弹雨中求生存。

···········

“有机”的界限清楚明白——完全不用任何化学资材。一旦使用了化学资材,就不能叫“有机”。而“非有机”的部分却又太大的范围,如果说“有机”是一百分,“非有机”就涵盖了零到九十九分。我要如何说清楚只是用一种化学资材,和用一百种有什么不一样?而速效化肥作为紧急补救措施和全程施用有什么不一样?全面扑杀的剧毒农药,和针对少数害虫种类的农药有什么不一样?我要不要洋洋洒洒地告诉人家,用在农业上的化学资材除了农药、化肥,还有控制植物生理的生长激素、生长抑制素,促进植物发根的开根剂、刺激开花的氰化物和二氯乙醇、促进果实成熟、催甜的生长素、营养剂……我要不要说明打除草剂和人工除草的果园有什么不一样?我要如何解释,即使同样不用除草剂,人工除草和盖塑胶布又有什么不一样?

农政单位此际正着手重厘有机农业法律的规范,意欲取消“不伦不类”和“准有机”,欣见法规有志正本清源,却也更感叹,在“有机”的范畴内如此用心,而“非有机”的大片江山依然乏人指划,“吉园圃”的安全蔬果验证已经形同虚设,而“零到九十九”还是煮成一锅。如何让高标准的“非有机”农民坦荡荡地站在适当的位置,不致因做不到“纯有机”而遭到否定,随之自甘堕落,恐怕还需要消费者和业者大力牵成。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泥土”,书摘来自《讨山记》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图片来源:《讨山记》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irene1958 02/26/2016
    写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