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美时尚 > 从乞丐装到木屑裙,时尚产业被“洗绿”了吗

从乞丐装到木屑裙,时尚产业被“洗绿”了吗

作者:OPEN开腔

香港慈善组织Redress创始人Christina Dean曾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从种植原材料到后期制作加工,时尚产业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渗透着污染之毒。” 时尚产业到底对环境造成怎样的影响?作为设计师该如何以身作则减少时尚产业对环境的污染?OPEN特邀大拿,为你解读。

111

主持人:Sway

本场大拿

  • 张娜NATOO:著名服装设计师,再造衣银行创始人;
  • Christine Tsui:冷芸,独立时尚撰稿人,商业顾问;
  • RED:传统文化传播者,佛教、道教、茶、科学哲学;
  • Matthew-Girantex:纺织十五载从业者;
  • 王海:打假维权专家。

Sway:我曾经看到一篇文章上面说,“根据计算,一条约400克重的涤纶裤,预定其使用寿命为两年,它’一生’所消耗的能量大约是200千瓦时,相当于排放47千克二氧化碳,是其自身重量的117倍。“时尚生产的哪个环节会对环境造成不好的影响呢?

Christine Tsui:数据的可靠性不敢确认。但是纺织能源消耗大,是真的。最主要水资源。

王海:主要是印染环节排放污水废气。印染污染普遍存在地方保护,政府都帮忙隐瞒。

Matthew-Girantex:对于涤纶面料不单纯是生产中造成的污染,抛开印染不说,最大的隐患是不能降解。所有的化纤面料、涤纶和尼龙首当其冲,在不可降解这个难题前,跟那些白色垃圾塑料袋毫无差别。再生涤纶纤维只是在原料过程中使用了回收材料,比如塑料瓶,但是一样不可降解。

Matthew-Girantex:其实抛开化纤面料不说,比如棉花种植使用大量的杀虫剂,一样对土壤造成不可修复的损害,所以才有了有机棉这个需求。

Sway:除却生产环节,产业链中还有其他的环节会有环境隐患吗?

Christine Tsui:消费、物流运输,所以国外现在也有localization本土生产,本土消费概念。

RED:应该还有原材料的工业收集化学材料的生产过程。

Sway:大家听过“道德时装”这个词吗?网络上的定义,道德时装(Ethicalfashion),又名“绿色时尚”,指时装从制造、穿着到处理的全过程都以关照和保护人、动物和环境的原则进行。其核心概念是时装必须在“使用公平贸易产品”、“有机产品”及“循环再生的原材料”三项标准当中至少满足一项。一直在倡导的绿色低碳时尚有什么具体的定义呢?

Christine Tsui:没有标准定义,很多说法:绿色时尚、可持续时尚、道德时尚。巴黎有个道德时装周,后被messe frankfurt收购。这些定义,本身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也就是争议性。比如,有的认为时装应该是有长久寿命的。但这类衣服都很贵。所以对于倡导时装民主化的人来说,昂贵的衣服就产生了社会不公。

王海:道德说教作用有限,中国是劣币驱逐良币的环境,得靠强制性规范。可惜中国没有绿色和平之类的环保组织。我觉得应该让质检总局做一个强制标准,把每一件商品消耗的能源和排放量标示出来。就好像食品标示热量值、电器标能耗一样。

张娜NATOO:道德服装。衣服本身就是满足人的欲望的,承载不了那么多。

Sway:很多人选择服装的时候会注重舒适度,然而是否有机却不是关注的重点。那么,什么样的原料可以算是有机产品呢?循环再生的原材料又指的是什么呢?

Matthew-Girantex:有些国内古法的印染工艺,能满足道德时装的含义,比如蜡染,蓝染,日本的型染。有个相同的地方是都使用了植物染料。

王海:严格说有机原材料得经过认证的。有机靠谱很难,得生产过程不许用化学农药,都不污染环境等,几乎不可能做到。即使厂商拿出来有机棉认证,咋保证你买到的就是有机棉呢?

Christine Tsui:很多土壤本身已被污染。要真正有机,土壤清理就很大工作量。国外有认证组织。类似gots. cradle to cradle。中国现在有那么几十家获得国际认证的纺织厂。他们是在国际品牌要求下做的。暂时国内无销售商。

Sway:我观察到低碳服装在款式和材质上好像都比较简单,版型也以立体剪裁为主。有机材质相比非有机材质会有什么样的区别呢?请各位老师从功能性、获取难易程度和价格成本来说说吧。

Matthew-Girantex:说实话我们也分不清是不是有机,只看吊牌,也看那些服装品牌的良心了,做有机假吊牌的也大有人在。

Christine Tsui:从消费者角度目前尚做不到,但未来会,需要通过跟踪系统做,而非依靠手感目测。index指数,分成不同等级。会包含耗能源多少,原材料等。瑞典一家公司在和几家老大企业开发一个指数条码,未来扫码消费者可以跟踪到衣服来源。

王海:消费者无法区别。咋证明农民种植过程不用化肥化学农药?现阶段只能在中国呼吁,先建立价值认同。

Sway:可持续时尚和反时尚是一个悖论吗?时尚产业产品迭代迅速、能耗奇高的特征和环保概念本身是非常矛盾的吗?

Christine Tsui:两者不矛盾。可持续时尚有很多种。慢时尚只是一种。有设计师认为可持续时尚中一个重要观点是反时尚。因为他们觉得现在时尚太浮夸。我不如此认为。可持续时尚定义本身有许多矛盾之处。面料也都是各有利弊,大家都觉得棉舒服,但是它又很耗水。现在的问题是,普通消费者不知道服装和环保有啥关系。所以普及教育很重要。

RED:不矛盾。时尚本就是迅速短暂的,绿色观念不应仅仅是时尚的(时下崇尚) 更应该是可持续的价值观。

王海:时尚与可持续没有关系,重点在建立大多数人的共识,即环保是必须的。环保不应该成为时髦,而要成为价值认同。棉洗涤污染问题,可以通过环保洗涤剂比如自己做酵素解决。环保应该是时尚的前提,也要提倡适度消费。

Sway:旧衣服的解构再创造和对边角料的再运用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有些新型材料,比如ECO CIRCLE,它是一种新型的环保面料,可以像普通织物一样被裁剪成时尚服装,然而它的前生,却又可能是旧衣服、废报纸,甚至可乐瓶。当这种衣服脏了旧了时,穿着者可以把它送回指定回收地点,再次粉碎,制成衣物,如此无限循环往复,一件衣服在轮回中实现永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它们并不是十分受欢迎。慢时尚在快速更迭循环的时尚背景下会受到什么样的阻力呢?

Matthew-Girantex:这个方法DIY不错,不过不是人人都能做女红。

RED:慢时尚的经典在很多商人的眼里不属于他们心目中的可消费品。

Christine Tsui:慢时尚更多的阻力是消费,而非商业,就好像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Sway:如今快时尚品牌们的更新速度已经跨越了以“季度”的标尺,朝着“周”的惊人速度高歌猛进。Zara如今的新品开发周期只有5-15天,平均每周能推出200多新款。在快时尚的环境下,对于大设计师来说可能还比较好做,但是对于刚刚开始设计的新人来说,有些困难,甚至有些高定品牌都做不下去了。那么,设计师如何在快时尚中生存?

Christine Tsui:要从消费者去看这个问题。审美是基本。大家知道快时尚怎么来的吗?我1996年开始在服装圈做,那时一年开2次订货会,现在1年10次。一是竞争压力所致;二是快时尚对商业不完全是坏事,因为可以相对有效控制库存,周转加快。

张娜NATOO:快时尚符合当下人们的心里需求,也实现了人人平等,是有价值的。服装从业者和设计师就需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引导消费者,不能只因为环保而让消费者买单,一味打着环保的外衣而缺乏独特审美和功能性的设计,是不会有生命力和好市场的,需要勇气和智慧。

Sway:是否有一些旧衣改造的品牌?

Christine Tsui:伦敦有个junkystyling,做二手衣再设计,很成功,衣服设计得很棒。如果大家都关注这个,可以关注德国1messe frankfurt下属ethical fashion week,green show room,portland fashion week 和 copenhagen fashion week。

张娜NATOO:伦敦的LF也是做旧面料改造衣服,很不错。

Sway:我记得Martin Margiela也是解构主义的大师,他也总是使用一些天马行空的废旧材料去拼贴成时装。除了环保理念加成,坚持低碳,设计师要如何在快时尚的大潮中脱颖而出呢?张娜老师可以说说做乞丐装的灵感吗?
张娜NATOO:先分享一个再造衣银行的最新作品。这是由2条长裤2条短裤,再造而成。我一直认为,产品设计还是核心竞争力,再造衣银行考验的就是设计能力:清水变鸡汤,垃圾变新装!消费者会为了这独特的美学价值买单,同时也进行了一次环保行为。

Sway:所以老师觉得设计师和品牌应该用自己的创造力去引导他们的消费选择,而不是生拉硬扯,倡导“政治正确”。

Sway:似乎大家大都不愿穿别人穿过的衣服,二手衣在中国一直没推广起来,跟中国人的避讳有关系吗?

Christine Tsui:二手衣在中国一直没推广起来,除了捐赠的,虽然确实有实际意义,其一卫生,其二,担心别人误解买不起。

RED:应该有选择的,本来随身衣物会有物主的信息。

张娜NATOO:其实大众对于二手衣还是很有兴趣,只是没有好的平台,目前还是小圈子。

Matthew-Girantex:二手衣在国内应该是个灰色产业链吧,有完整的经销渠道。

Sway:动物是环境的一部分。从皮草皮革制作源头的角度来说,动物皮的皮革皮草材料在根本上已经破坏了生态。然而,动物制品是可以完全被自然降解的。那么,从环保主义的角度来讲,动物皮的皮革皮草材料到底是环境友好还是会很大程度上污染环境呢?

张娜NATOO:全世界的皮草,在宰杀环节都极为不人道!但较真的人也会说有本事你们都吃素,也不要穿皮鞋。并且人造毛也超级不环保。所以,平衡这个生态圈食物链很重要。

RED:举个不一定非常恰当的比喻,人的排泄物可以处理得很好,也有可能处理的不好,但排泄物臭还是臭的。皮草皮革处理上可以尽量环保吗?也许有人说可以。但如果说是动物皮草,说破大天也是对环境的破坏。

Matthew-Girantex:皮革生产的过程中所产生的水污染是所有纺织行业中最严重的。经过鞣制的皮革可以穿上很多年,在鞣制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臭气,添加大量的化学物质,比如重金属铬、动物脂肪、蛋白质全都在废水里。

Sway:谢谢各位老师,热爱自然就是热爱人类自己,让我们自然自由做自己。最后请每位老师送给时尚界的从业者和所有的消费者们一句话吧!

Christine Tsui:良心设计,良心制造,良心消费,即可。

张娜NATOO: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Matthew-Girantex:不要被时尚牵着鼻子走,喜欢什么就穿什么,时尚是人云亦云的产物。

RED:常回家看看,热爱大自然。

文章来源:OPEN开腔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